央視網|中國網絡電視臺|網站地圖
客服設為首頁
登錄

中國網絡電視臺 > 藝術臺 > 畫廊 >

藝術家彥涵最後的時光:叮囑孫子做好人

發佈時間:2011年10月12日 10:23 | 進入美術論壇 | 來源:北京晚報


評分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頂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彥涵 2004年

       2011年9月26日,從20點鐘開始,彥涵的監護儀上所顯示的血壓和血氧就開始下降了。

       主治醫生通知家屬:“彥老恐怕過不去今天晚上了。”儘管這樣,醫護人員仍然在繼續進行搶救。21點10分,彥涵的血壓開始回升了,守候在旁邊的護士和家屬,其緊繃的臉上開始露出了一絲輕鬆。然而不久,很快就又開始下降了。22點30分,“多巴胺”已經加大到了最後的極限,但是仍然沒有出現預期的歸轉,血氧、血壓、脈搏都還在下降。此刻,彥涵的呼吸漸漸地微弱下去了。22點50分,突然間,監護儀上所有指標都如同墜落的電梯,可怕地、同步地、不可抑制地下滑,全家人都面面相覷,神情緊張地集中在彥涵的病榻前。主治醫生這時説:“再打這最後一針,如果不行就沒辦法了。”22點56分,一針下去後沒有出現反應,心臟監護已經成為了一條直線。就在這時,彥涵的臉色突然間變黃了。此刻大夫正式宣佈:“他已經過去了。”立即家人淚如雨下,都沉浸在無限的悲痛之中。彥涵去世了,他所代表的中國美術的一個時代結束了。

       2011年5月,95歲高齡的彥涵被發現患上了肝癌,在其生命的最後一段日子裏,他被腫瘤折磨得骨瘦如柴。一天,他努力地睜開眼睛,用枯瘦的手握著孫子彥風的手,費力而又艱難地説出了這樣一句話:“記住,你要做一個好人。”從此以後,他就再也沒有開口講話了,直至生命的結束,他沒有留下任何遺言。

       苦難童年磨礪叛逆人格

       中國美術史上很少有這樣的畫家,他有著傳奇的、跌宕起伏的個人經歷,他的作品集中體現了中國不同歷史時期的時代精神、他的藝術觀念不斷地充滿了創造力的演變和發展,他有著一種不同於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中庸思想的反抗精神。他是激越的,立體的,他——就是彥涵。

       他曾經有過苦難的童年,由此形成了他叛逆的性格,他曾領導過三次學潮。他一手拿槍,一手拿畫筆,在太行山面對面地與日軍的戰鬥中,在鮮血與烈火的生死考驗中,他的作品凝聚了時代。正如已故著名美術理論家江豐曾經寫道的:“如果將彥涵的作品連接起來,將會是一幅壯麗的、史詩般的畫卷。”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也曾在2010年初講過:“彥涵的版畫對於中國革命的貢獻是不可磨滅的。”改革開放以後,彥涵的藝術發生了驚人的變化,他迅速地融入到世界藝術的潮流之中。其思想之深刻,觀念之更新,使得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成為了對時代的歌頌和對保守的無情批判。正如著名美術評論家齊鳳閣講過的:“一個藝術家創作出代表性的作品是不容易的,而創作出經典作品就更難了。而一個藝術家不僅能夠創作出經典作品,而且能夠在他的每一個作品時期都創作出經典作品,這就更是難上加難了,彥涵就是這樣一位藝術家。”縱觀彥涵的一生,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曾給出了這樣的結論:“彥涵本身就是一部大書。”

       多舛人生造就勇敢戰士

       説起彥涵,在人們的印象中是一個一手拿槍、一手拿畫筆的戰士畫家,然而卻不知他在與疾病做鬥爭時也是一個真正的戰士。説起彥涵的疾病,從戰爭年代開始他就一直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下與疾病抗爭。四年艱苦的太行山生活,幾次日軍的大掃蕩都沒能使這個硬漢子倒下去。但是1943年發生在他身上的瘧疾,在高燒之後的寒戰卻將他打倒了。挖野菜,吃地上颳起的硝鹽,他還是硬挺了過來。1957年,他被打成了“右派”,1960年就發生了急性胃穿孔,如不是及時搶救,後果不堪設想。他咬著牙,硬是忍受著劇痛而熬過了生死的四個小時。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他又幾次發生了殘胃大出血。2005年初,彥涵發生了大面積的心肌梗塞,他頑強的生命力又一次把他從死神的魔爪中拽了回來。就是這樣,他在身體極端虛弱的情況下,依然面對著白色的墻壁,用手比劃著,勾畫他心中壯美的構圖。更令人感動的是,2008年,彥涵突發了在常人來看是九死一生的急性化膿性膽管炎,由此引起的敗血症讓死神又一次露出了猙獰的面孔。當彥涵喉嚨裏插著呼吸機的管子時,在“約束帶”極其痛苦的捆綁下,他看不見自己的手,僅憑著感覺摸索著寫下了“老八路”三個字,就是從那以後他就再也沒有走出醫院。

       2011年,彥涵雙目失明了,他説:“我最大的痛苦就是不能繼續作畫了。如果我的眼睛瞎掉了,那麼生命對我還有什麼意義。”就是在這種全盲的情況下,突然有一天他要來了紙和筆,在病榻上,在完全看不見的情況下憑藉著感覺在紙上勾畫出他想象中的構圖,這種情景甚至使護士都潸然淚下。這些圖畫雖然在紙面上呈現出的是面目皆非的景象,但是人們依然能夠通過那些淩亂的線條窺測到其內心深處的激越。在那些兇猛的左劈右砍中,我們看到的是一個鐵血硬漢的不屈意志。對於這一份感動,著名青年版畫家代大權創作出了彥涵形象的木刻作品——《永遠的戰士》,這幅作品獲得第十一屆全國美展的優秀作品提名獎。如果説,代大權的《永遠的戰士》 是以精湛的刻畫,表達出對人物性格的詮釋,不如説是通過肖像畫,闡述出了一種人生的價值,一種民族性格中的偉大的和不可戰勝的精神。

       在那以後,終於有一天,彥涵不顧大夫的勸告,做出了一個勇敢的決定,堅持做復明手術。奇跡又一次出現了,他又闖過了這一關,當大夫揭去他眼睛上的紗布時,父親又看到了他所熱愛的家人。他久久地凝視著兒子的臉,對他説出了這樣一句話:“你看上去是多麼的漂亮,但是看得出你也老了。”

       2011年9月26日,彥涵與世長辭。在他的晚年,他曾這樣説過:“我一生沒有做過對不起人民的事情,我今年90歲了,我只有到了這個歲數才配畫這幅油畫《方正昭示,棱角分明》。他的好友、著名版畫家王琦在給彥涵最後的題詞中寫道:“一生無悔”。

       2008年,彥涵曾畫過這樣一幅巨幅的彩墨畫,取名為《迸裂》,他説:“有一天我會離去,但是我會像煙花一樣迸裂開來,留給人世間最後的美麗與輝煌。”

責任編輯:張筱曼

熱詞:

  • 彥涵
  • 藝術臺
  • 中國網絡電視臺
  • 藝術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