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部

用兩年的時間感受一座城的一天是種怎樣的體驗——分集導演 麥克峰

CCTV專區 CCTV-9紀錄頻道 來源:央視網2019年05月20日 15:40 A-A+

似乎從來沒有想過,在自己的城市裏度過一天竟有如此輾轉反側記憶猶新的過程,整整兩年的時間,讓我這個自認為很懂自己城市的人,變得難言“懂得”二字,從開始創編到最終成片,對城市的印象從模糊變成了更模糊,但城市卻越來越清晰。

 

《城市24小時·武漢篇》即將上檔,端起酒杯,正要祝酒慶祝收工時,才恍然大悟,“我去!居然真的兩年了……”。

 

兩年前,一次機緣巧合,我從一位看上去德高望重,年近半百的縱姓爹爹那裏,接到了這個項目。當時一臉懵逼的狀態到現在都清晰的印在我的腦海裏,以我的經驗,這樣的題目往往是乍一聽“興趣滿滿文思如尿崩”,但坐下來細細一想卻是“細思極恐無從下手”。現在想想,不得不佩服自己,果然是見過世面,一番經驗之談後果真被經驗豐富的我一語中的了,6個主體人物,18個快速通過片段,這是當時交給我的唯一信息。從團隊組建到聯絡人物,拍攝故事到初剪片段,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我都處在一個極為尷尬且難受境地之中,從畫風到文風,我們甚至都找不到一個準確的詞來形容自認為無比熟悉的城市,城市的輪廓依舊難辨。項目推進速度之慢,把自己都驚到了。是的,誰又能用短短50分鐘,真正説清楚一個城市的一天呢?頭腦風暴一輪又一輪,吵過鬧過摔桌子,確實,我們太熟悉這個城市了,熟悉到它的相貌都模糊了,早已不記得初見它的樣子。兩年的時間,我成了陪伴這部紀錄片時間最長的人,前期創編的每一個待定人物,文稿的每一筆,拍攝的每一場,後期的每一幀,前後修改的每一個版本,我都目睹了蓋樓、拆樓、再蓋、再拆的整個過程,也被我們調侃道“有錯不怕,錯了就改,改了再犯唄,總是要改的....”。入行以來,從搜街雜誌類電視節目到大大小小的城市宣傳片再到青年文化紀錄片....“武漢”,似乎一直就沒有離開過我的“創作區域”。兩年前,在我心裏武漢是一片江湖之地,有著自己的規矩,有著自己的操守,熱熱鬧鬧咋咋呼呼,“扎得緊”甚至比湖南的“霸得蠻”更具口號色彩,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一種莫名的城市自豪感深深的印在我的心裏,甚至自己都不曾發現,那種發自內心的熱愛和需要冷眼相待的客觀,二者的自我矛盾,互相交織,充斥著整個紀錄片製作過程,也是和縱爹爹,和分段導演,和總剪輯師甚至是自己較勁的寫照,總有人説我叛逆,其實不然,我只是堅定我看到的,我堅信的,説我想説的話,拍想拍的事罷了,是的,無論對錯,我首先必須相信。

 

兩年的時間,好多好多細節埋在心裏卻一時語塞,無法組織一串有章法的語言,只剩下散碎的片段;四次通宵拍攝,穿越夏冬兩季,看著武漢街道從安靜到沸點的早晨,置身青山鋼廠即將消失的紅磚宿捨得傍晚,在武漢長江大橋從未體驗的鐵路層視角觀察這個城市裏人們最熟悉的地標,在大學生人數世界之最的光谷感受這個城市裏的魔幻色彩,懷舊情懷的復古舞廳和裏面那些好似“穿越”的人群、還有一直想拍的“武漢版裏約”,沒想到以這樣的方式在它即將拆遷之前紀錄了下來....在後期工作室裏,和總剪輯師無數次建立工程,無數次推到重來,在北京審片的三人閣樓之旅,團隊也從十來號人隨著進度的變化慢慢的只剩下三人,當然那些最終落選的人物,夜班公交司機、武大櫻頂的滑板少年,江漢關鐘樓的修鐘人、武漢“靠杯酒”攤店老闆,漢正街的運貨“扁擔”,光谷的外賣小妹和創業之星等等也都成了這次創作中難忘的記憶!行走在武漢的角角落落,拍攝的每一個鏡頭,無數酒後討論的觀點,讓武漢在我的心裏又慢慢建立起了另一個模樣,它還是那片江湖,只是不再那麼武俠風,而是市井的,生活的,它的驕傲永遠接著地氣,它渴望著成為世界一流,卻又永遠被自己自得其樂的傳統拽扯著,這裡的人喜歡它,只是因為這裡的所有都不屬於世界,而屬於你我,如今,當其他城市本土文化被人口遷徙所同質之時,武漢又改變著來到這裡的人,或者説他們一起創造了一種叫做“武漢”的文化。

 

要不是那位德高望重的爹爹拉高了平均年齡,我們團隊成員,整個就是一群當時平均年紀還不到30歲的“糙子伢”組成,而且街舞少年、刺青高手、搖滾青年……一個個身懷絕技,一種“新版加裏森敢死隊”的即視感撲面而來;兩年的時間,出走、改行、退出、加入,連德高望重的縱姓爹爹,從“老師”的稱呼變成了極為調侃的“白素貞”。時間和歲月不只是讓一座城市慢慢在變化,還有紀錄著這個城市的人們。

 

或許,城市並沒有變,只是我們成長了。 

 

如今,看到現在的成片,內心是極其複雜的,兩年前很多東西不理解,甚至帶著抵觸的情緒,一定不接受眼前的這個武漢,因為那不是我想的樣子,但兩年後,曾經印象中的武漢已經越來越模糊了,但這個城市的面貌,逐漸清晰的浮現在我眼前,還是熟悉的,只是它開始有了多樣的個性,它開始有了瑕疵,它變得更活生生了。換一個維度看城市,或者換了一個維度熱愛一座城,不一定非要高舉拳頭、肩扛鋼槍,呼著口號,向前邁步,它也可以掀開偶像包袱做一個市井的江湖兒女。兩年的時間,50分鐘的片長,依舊很難説清一個城市的一天,但起碼,這是把武漢推薦給一個不熟悉武漢的人,它應該有的樣子。

 

過年時,在央視總導演張旭老師的朋友圈裏看到一句問話,直擊我心。“紀錄片到底是讓人爽還是讓人相信?”,我想至少大多數人相信武漢的一天是從蒸汽升騰的過早開始的.....

 

 

作者:分集導演  麥克峰

2019,3.28武昌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