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節目官網-CCTV-2 經濟半小時

《經濟半小時》 20170808 教育扶貧在行動:“寒門”難阻大學夢

來源:央視網2017年08月09日 01:26

努力加載中,請稍後...
努力加載中,請稍後...
分享到: 手機觀看
點讚 收藏 評論 客戶端看 安裝央視影音客戶端,隨時隨地給你精彩!
相關稿件

重要通知

教育部高校學生資助熱線電話010-66097980、010-66096590,于7月21日至9月10日每天08:00-20:00開通。

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官網(www.xszz.cee.edu.cn/)和中國學生資助微信公眾號查詢國家學生資助政策及相關規定,反映相關問題。

周敏150-8558-9474    焦歡歡151-2027-8712

經歷了數年寒窗的莘莘學子們,正陸續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體會金榜題名的喜悅。然而一些來自貧困家庭的學生,卻還在為上學所需的費用而發愁。開學的日子一天天臨近,他們能否順利入學呢?

為省10元路費 姐弟倆背簍步行3小時

今年20歲的周敏,是貴州省桐梓縣的一名高三畢業生。在今年的全國高考中,她考了470分,超過一本線14分。但就在短暫的喜悅過後,上大學需要的一大筆花銷就讓一家人陷入了深深的苦惱中。

今年已經70歲的周大壽,是周敏的父親。長年患病的他,無法從事體力勞動,每天吃好幾種藥,是個不折不扣的“藥罐子”。

周敏是家裏的老大,她還有兩個弟弟,分別上小學和初中。十年前,父母離異,他們的媽媽離開了這個家,再也沒有回來。現在,作為家裏頂梁柱的父親不能下地幹活,一家四口沒有了收入來源,全靠政府每月600元的低保來維持生活。20歲的周敏,本來應該正是無憂無慮的年齡,然而命運卻給這個天生愛笑的女孩,帶來了太多的艱辛和苦澀。

這兩間平房,是周敏現在的家。村裏的施工隊正在給他們家進行房屋修繕。幾年前,他們還住在山下的老房子裏,可是2011年冬天的一場大火,把他們的家燒為灰燼。2012年,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周敏一家搬進了現在的新家。這座外表看起來還算整齊的房子,裏面卻是家徒四壁,一貧如洗。周敏睡覺的床就是一塊用板凳架起的木板。水泥塊撐著的板凳,是床舖的一根床腳。由於沒有窗子,房間顯得十分昏暗。

周敏:在外面光線比較好,我比較喜歡在外面看書,就是一個凳子,然後坐著就看了。我們這邊住了大概有五年了吧。

周敏家的兩間毛坯房,被隔成4個小間,作為臥室和堂屋。屋子裏幾乎沒有什麼擺設。一間堂屋的墻邊,竹子編織成的背簍上,放著一個上了鎖的朱漆木箱,這是周敏家唯一一件像樣的傢具,她説這裡面鎖著這個家裏最重要的東西。

周敏:那時候我們家種的有烤煙,那時候弟弟們也比較小,我媽媽就在旁邊隨便給他們弄一床被子、衣服,就叫他們在旁邊睡覺,我們就在那裏弄烤煙。弄完了一般都是到半夜了,就一起回家,然後我媽媽去弄飯,我覺得那時候其實挺好的。

媽媽不辭而別,爸爸臥病在床,為了支撐起這個風雨飄零的家,從那時起,作為家中長女的周敏就一肩挑起了家庭的重擔。家裏的2畝地裏,各色的應季作物,被她帶著弟弟們打理得井井有條。

周敏:種地沒有人教我們,因為很小的時候就和大人一起在地裏幹活,所以自己慢慢就學會了。

生活的艱辛沒有壓垮周敏瘦弱的肩膀,更沒有壓垮她堅定的求學夢想。

功夫不負有心人,周敏的勤奮刻苦終於獲得了回報。幾天前,她從網上查到了錄取結果,自己已經被貴州財經大學公共管理專業錄取。可是聽到這個好消息,父親周大壽的心裏卻裝滿了苦澀。

周大壽:就是娃兒讀書的事最發愁,家裏生活就靠那點低保。讀書的錢就沒有,一點都沒有。沒收入的讀不起啊。

周敏説,她的高考志願,填的都是省內學費不高的專業,一方面節省費用,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能夠時常回家看看年邁的父親。可是即便如此,一年的學費生活費交通費算下來也需要近萬元,對於這個一貧如洗的家庭來説,無疑是個天文數字。

周敏:我覺得貧窮它有時候,真的讓我覺得很自卑的那種。但是就是因為自己很自卑,就想做什麼事情都努力一點,然後讓自己變得更好。

那些課桌前的挑燈夜戰,那些墻壁上的獲獎證書,還有那些改變家庭命運的樸實願望,是否最終都會因為貧窮,而變成沒有意義的徒勞呢?

這天一大早,家裏這個一直緊鎖著的木箱終於被周大壽打開了,他從裏面端出兩個裝著豆子的不銹鋼盆。

周大壽:這幾個雞蛋,到街上去趕場,湊少成多,給你籌備點學費。

周敏家裏養了5隻母雞,豆子裏埋著的就是家裏平時不捨得吃,積攢下的雞蛋。這幾乎是這個家能拿出的最值錢的東西了。

周大壽:這是我們自己的雞生的蛋,千萬不要賣少了。

周敏:雞蛋一般都不吃的。

裝好雞蛋,周敏又背起背篼,來到自家的玉米地裏。

掰好了二十幾個玉米,周敏叫上小弟弟周沛,一同向鎮上的集市出發了。姐姐背著背篼,弟弟則小心翼翼地提著雞蛋。從周敏家到鎮上的集市,有將近十公里的路程。坐車要10元錢。為了省下車錢,姐弟倆從來都是走著去。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跋涉,周敏和弟弟終於趕到了鎮上的集市。姐弟倆趕緊把玉米和雞蛋擺好。又等了半個多小時,終於有人湊過來,周敏趕緊上去推銷。幾番討價還價,13顆雞蛋最終以10塊錢賣了出去,算下來,一顆雞蛋還不到八毛錢。可是背篼裏的玉米還一個也沒賣出去,這使她更加著急。起初周敏有些害羞,不太敢跟人搭話,可是一想到自己著急用錢,她還是鼓足勇氣豁了出去,主動向路過的行人推銷起來。最後,菜市場的一位大姐買走了剩下的玉米。姐弟倆總共收穫了21塊錢。

在很多城裏人看來,可能這連一頓快餐錢都不夠,但對周敏來説,已是得來不易。不過,要籌夠上學所需要的費用,這連杯水車薪都夠不上。

這天上午,周敏來到桐梓縣城,準備趁著開學前,找一份暑假工。可是,她沒有工作經驗,工作時間又短,很難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

最後,一家手機店的老闆答應給周敏提供一份發傳單的工作。

周敏:之前沒幹過,今天第一天干。覺得第一次,有一點不好意思,有的人還不接,感覺就很尷尬那種,只不過發著發著就習慣了。

發完一摞,周敏又跑回店裏,再拿一摞繼續發。下午,徵得店長的同意,她又抱著傳單來到了附近的商業步行街。

雖然發傳單的工作是按天算錢,並不會考核周敏發傳單的份數,但是周敏還是幹得很賣力,不放過每一位路過的行人。

周敏中午沒有休息,一天下來,共發出了四五百份傳單。她認真工作的態度,也打動了手機店老闆。了解到周敏是個貧困學生,店主還主動給她漲了20塊錢“工資”。

周敏:第一次發傳單,掙了80塊,覺得就很開心的那種。雖然有一點累,但還是可以堅持的,明天還要過來。

 一天打工十幾小時 只為攢錢上大學

勤奮刻苦的周敏考上了重點大學,然而極度貧困的家庭卻無力承擔她入學的費用。懂事的周敏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開學報到前她會一直打工,雖然每天掙錢不多,但是自己多掙一點,父親的壓力就能減輕一點,離大學校園就更近一點。而在貴州桐梓縣,我們還認識了一位同樣在努力打工賺錢的高考生。

焦歡歡,是桐梓縣的一名高三畢業生。在今年的全國高考中,她以文科465分的成績超過二本線12分,被貴州大學科技學院錄取。但是由於家庭貧困,焦歡歡上大學的費用至今還沒有著落。

高考後第5天,焦歡歡就來到這家餐館打工,希望能用自己的雙手給自己掙點學費。端盤子、擦桌子、拖地、洗碗,這些都是她要負責的工作,每天從早上八點半開始到晚上,一天要工作十幾個小時,只有在客人比較少的時候,她才能坐在角落裏歇一歇。

焦歡歡: 1600元的工資,200元的全勤,每月一共1800元。自己找一點活幹,能湊一點是一點。並不能説所有都壓在我爸身上,他太累了。

這是貴州省桐梓縣夜郎鎮的大山深處,焦歡歡的家就在這裡。這天,已經一個多月沒回家的焦歡歡,專門請假回家看看爸爸。

這座用木頭搭建的老房子,建造于上世紀80年代,焦歡歡在這裡出生。八年前,焦歡歡的媽媽離家出走,至今沒消息。現在,她們姐弟四個還有父親,一家五口人依然住在這個老房子裏。為了照顧年過七旬的爺爺奶奶,還有年幼的弟弟妹妹,焦歡歡的父親,這幾年沒法出去打工,僅靠種地維持生活,收入十分微薄。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為了緩解家庭的壓力,初中畢業後,成績優異的焦歡歡萌生了輟學打工的想法,但卻遭到了父親斷然拒絕。

焦歡歡:再窮再苦我都要叫你讀的,他就説了,叫我不要有這種想法。直接説的,當時還把我臭罵了一頓。

這些年,為了維持生活,焦歡歡家欠了7萬多的外債,前幾年靠政府補貼修建的房子,一直也沒錢裝修。但日子再難,焦元明也始終沒有讓女兒放棄求學的信念。

焦歡歡父親焦元明:將來肯定讓她過好點的生活,不可能像我們這樣待下去,不要像我一樣的。

然而,還有不到一個月就要開學了,背著7萬債務,守著幾畝薄地的焦元明,又能做什麼來給女兒攢夠學費呢?

焦歡歡:打暑假工,可能也只有兩三千塊錢,可能就這麼多,然後我爸爸那裏,可能也拿不出多少錢來,反正現在家裏是沒有存款的。

一回到家,焦歡歡就在家裏忙裏忙外,下午,妹妹上山放牛,她和父親背起背篼拿著鋤頭趕去地裏挖土豆,一邊也在旁邊割些喂羊的草。土豆挖完了,草也割完了。他們又背起背篼,準備下山回家,路上也聊聊心裏最想説的話。

焦元明:這個你不要考慮,萬一沒有我借貸,找人借,反正也要你讀書。好好讀書,好好努力點,大學四年出來,安排好一點的工作。

焦歡歡:我填的志願基本都是師範類的,我想像我的老師一樣,把知識帶給我們那裏的人,讓更多人走出去,改變自己的命運,知識改變命運,我也希望他們和我一樣,能為我們那個小山村做一點貢獻。

深處大山的孩子心裏清楚,只有努力學習考上大學,才能改變自己和家庭的命運。事實上,“教育改變命運”既是源自自身發展需求的切身感悟,更是國家意志的強力推動。

這天一大早,周敏就和父親就一起趕到了桐梓縣教育局。在這裡排隊的,都是等待辦理助學貸款的大學生。最近一段時間,桐梓縣教育局每天都要辦理上百份助學貸款。

貴州省桐梓縣教育局學生資助管理中心工作人

員范正堯:針對每個學生,只貸學費和住宿費兩項之和,加起來有多少就是多少。針對專科和本科來説,最高金額是8000元,但是如果兩項學費和住宿費加起來不到8000元,能貸多少就貸多少。

范正堯:周敏,叫你爸爸一起進來簽字,你名字簽到這裡,稍微寫大一點。

審核完周敏的貧困證明、錄取通知書等和貸款申請表,不一會兒,周敏的助學貸款就辦好了。父女倆終於松了一口氣,之前還在為上大學一籌莫展的一家人,臉上終於有了些笑容。

周敏:現在住校費和學費都解決了,大的部分都已經解決了,就差生活費了。接下來就去打一點假期工,繼續打假期工那些之類的,掙一點生活費。

在排隊的學生中間,記者看到焦歡歡也在這裡了解貸款詳情,等通知書下來,她就可以過來貸款了。

記者在貴州省桐梓縣教育局了解到,目前,像周敏和焦歡歡這樣的建檔立卡貧困家庭的大學新生,每年可申請獲得1000元的扶貧專項助學金,同時,本科生和專科生可分別獲得3830元、3500元學費補助;另外,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本、專科學生每學年最高可貸款8000元,研究生每學年最高可貸款12000元;同時還對大學新生入學資助路費,省內500元、省外1000元。

2016年,貴州省桐梓縣共有4732名貧困家庭大學生申請辦理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貸款額度達2860萬元。

貴州省桐梓縣教育局學生資助管理中心工作人員李偉:精準扶貧戶的子女,我們要保證他能上起學,能上好學。他的資助首先我們可以給他的,一就是我們的貸款,第二個有個精準扶貧專項資助。我們的這上面的資助,全部他都能享受。然後他還可以根據他考取的院校和他的分數,來享受我們社會上給予的資助。

【半小時觀察】:教育是脫貧的持久力量

節目中我們看到,出身寒門的大學新生,經過了十幾年的寒窗苦讀終於有了令人欣喜的收穫,但是拿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她們無一不是喜憂參半。為了減輕家庭的負擔,為了最終能走進大學校園,周敏、焦歡歡都在暑期裏努力打工賺錢。更欣慰的是,從國家到地方政府、慈善機構,都在向包括他們在內的寒門學子伸出援助之手,為他們實現大學夢,鋪平道路。“扶貧先扶智”,一個從貧困中走出的大學生背負的不僅是整個家庭改變命運的希望,也是整個國家和社會脫貧的希望,祝願這些在逆境中自強不息、刻苦求學的學子,走過坎坷便是坦途。

  • 視頻簡介
  • 欄目介紹

來源:央視網

更新時間:2017年08月09日 01:26

視頻簡介:本期節目主要內容: 母親出走,父親病重,小背簍承載著沉重的大學夢;賣雞蛋,打餐館工,飽受生活困窘的他們渴望走進大學校園。從國家到地方政府、慈善機構,都在向寒門學子伸出援助之手,為他們實現大學夢,鋪平道路。(《經濟半小時》 20170808 教育扶貧在行動:“寒門”難阻大學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