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節目官網-CCTV-2 經濟半小時

《經濟半小時》 20170805 教育扶貧在行動:貧寒壓不垮我的大學夢

來源:央視網2017年08月05日 23:23

努力加載中,請稍後...
努力加載中,請稍後...
分享到: 手機觀看
點讚 收藏 評論 客戶端看 安裝央視影音客戶端,隨時隨地給你精彩!
相關稿件

【重要信息】

教育部高校學生資助熱線電話010-66097980、010-66096590,于7月21日至9月10日每天08:00-20:00開通。

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官網(www.xszz.cee.edu.cn/)和中國學生資助微信公眾號查詢國家學生資助政策及相關規定,反映相關問題。

【聯絡方式】

何艷雲:13527548200

曾輝:13527548344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眼下,高等院校錄取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展開,數百萬高中畢業生已經陸續拿到了錄取通知書,正在翹首企盼大學生活的到來。然而,有一些是失去了父母的孤兒,他們不得不獨自為大學學費和生活費而憂心忡忡。家庭的變故過早地讓他們嘗到了生活的沉重。

父親去世 母親離家 兄妹相依為命艱難生活

重慶市酉陽縣後坪鄉,何艷雲給父親上墳。

何艷雲:爸,我回來看你了。高考已經考完了,我的分數考上了本科線的,我填報的學校是師範類的學校,應該要不了幾天就可以收到錄取通知書。

這個正在父親的墳前和父親説話的女孩叫何艷雲,她來自重慶市酉陽縣後坪鄉。今年順利考上大學,何艷雲特地來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九泉之下的父親。何艷雲5歲時,母親離家出走,7歲時父親去世。12歲時,一直照顧她的爺爺也撒手人寰,全家只剩下何艷雲和大她四歲的哥哥相依為命,生活頓時陷入困境。當時,哥哥何亞正準備參加中考,家中的變故讓他不得不放棄學業,外出打工,供妹妹上學讀書。也就是從那時起,年幼的何艷雲便離開了自己的家。眼前這個曾經屬於她和爺爺、哥哥的家已經有八年無人居住了,這裡封存著何艷雲關於闔家團圓的所有記憶。

從12歲起,何艷雲就再也沒有在這個家居住生活了。平時上學住在學校,寒假在姑姑家借宿,暑假則外出打工掙錢。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14歲就開始利用暑假打工的何艷雲,至今已經有了4年的暑期工經歷。暑期工不僅為何艷雲提供了一份收入,還為她在長假期間提供了一個落腳之地。

年幼的何艷雲幹過服務員、銷售員、收銀員,可是即便她再努力,每天頂多只能賺到30多元。一個月下來,最多也就1000元左右。讀高中時,何艷雲每學期的學費和生活費需要4500元,為了供妹妹讀書,哥哥在外拼命打工賺錢,六年時間裏,只回來過一次。相依為命的兄妹倆很長時間只能靠書信聯絡,眼下已經四年多沒有見面了。這是何艷雲剛剛寫好準備寄給哥哥的信。

何艷雲:哥,咱們不能經常在一起,你要照顧好自己,別老是擔心我,我也會好好照顧好自己的,我會好好學習。哥你知道嗎,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你是我最愛的人。

特殊的家庭背景,讓她的高中班主任老師陳偉很早就關注到何艷雲,幾次提出了資助意向,但都被何艷雲婉言謝絕了,樂觀自信的她總是説自己能行。

高中期間,一年兩個學期,何艷雲需要9000元學費和生活費。學校每年發給她4000元學費補助和助學金,再加上自己打工能賺1000多元,剩下的,就需要由哥哥來承擔。想著哥哥在外含辛茹苦的工作,何艷雲總是能省就省,把一分錢掰成兩半花,平時都捨不得買衣服。

今年高考,何艷雲考了436分的成績,超過了二本線41分。可是,短暫的喜悅過後,她就馬上陷入了深深的苦惱中。上大學所需要的學費、住宿費,還有路費、生活費,這加起來將近一萬元的費用,像一塊沉甸甸的石頭重重地壓在她的心上。就在她一籌莫展的時候,當地一個叫做綠葉義工的志願者協會找到了她,承諾會資助她5000元學費。於是最近,何艷雲來到了重慶,參加綠葉義工為期一個多月的活動,為自己賺取這筆學費。正在長江貨輪上當船員的哥哥何亞,聽説妹妹考上大學正在重慶打工,想盡辦法利用貨輪來重慶的機會,找到了妹妹。見面之前,何艷雲還特意從同學那借了一條新裙子。這是兄妹倆四年多來第一次重逢。

何亞 何艷雲哥哥:我覺得你很懂事,然後其實説來説去真的沒有什麼太多的要求,我只希望你以後能……

何艷雲:你不説了,我曉得,你哭我就想哭了,你一哭我就想哭。

何亞:沒得啥子,這麼多年都過來了,有啥子嘛。

何艷雲:我以後曉得,心裏面明白,我做的是什麼。

何亞:就簡單一點。

何艷雲:我不需要活得那麼複雜,我覺得小時候幸福很簡單,長大了簡單就是幸福。快樂一些。

何亞:不管任何時候遇到什麼事情,我都會力所能及的盡我最大的努力。我幫不了我也會想辦法幫你。

在最親的妹妹面前,哥哥忍不住流下了男兒淚。這些年一個人在外闖蕩,只有初中學歷、沒有接受過職業教育,沒有工作經驗的何亞,無數次碰壁,吃盡了苦頭。他在工廠做過工、飯店切過菜、維修過輪船。只要對方給點錢,什麼苦活累活他都願意去嘗試。而支撐他堅持下來的唯一動力就是讓妹妹好好上學。

何亞 何艷雲哥哥:總而言之一句話,我就是希望通過自己努力多掙一些錢,我希望我妹妹在學校跟別的學生一樣,能得到平等的對待這樣子。

這兩天,何艷雲在綠葉義工志願者協會的幫助下,來到一家培訓學校進行為期3天的職業體驗,擔任助教,每天可以賺到100元工資。從小立志要成為一名老師的何艷雲非常用心,她想給學校能留下好印象,這樣以後的假期還能來這裡做兼職。何艷雲説,她已經長大了,不想再成為哥哥負擔,今後她要自己打工掙生活費,她相信心中的彩虹一定會在風雨後飛揚。

他從小被親生父母拋棄 和病殘養父艱難度日 五天不吃飯省錢讀書

重慶市江北區綠葉義工志願者協會創建於2006年,以困境兒童的救助和成長為主要使命,今年高考結束後,它們找到了50位像何艷雲這樣的貧困高考生,他們全都來自重慶市的國家級貧困縣,家庭因病、因殘而一貧如洗。在志願者協會的組織下,這些貧困學子還利用假期,在步行街義賣報紙,為自己籌集大學學費。在這個群體裏,我們還認識了一位叫做曾輝的高考生。

這天上午,重慶市江北區的步行街上活躍著一群年輕人。他們身穿統一服裝,帶著印有統一標識的義賣箱,在街頭義賣報紙。這些孩子都來自重慶市各個區縣的貧困家庭,今年剛剛參加完高考。因此這個假期,他們被綠葉義工選中參加義賣活動。綠葉義工承諾為每個參加活動的孩子提供5000元學費。曾輝正在努力賣報紙,他來自300多公里外的重慶市酉陽縣,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離開家鄉。

曾輝的家鄉酉陽縣是一個國家級貧困縣,而他又來自一個低保戶家庭。為了參加綠葉義工的活動,曾輝已經有半個月沒有回家了。這天他專門請了兩天假,回家看看身體不太好的父親。從縣城坐車到他家所在的興隆鎮,需要2個多小時。從鎮上到曾輝家,又得花上半個小時,沿路都是盤山碎石路。走完大路,還有一段只能步行通過的小山路。眼前這棟有著幾十年曆史的老房子就是曾輝的家。即便外面艷陽高照,屋子裏依然十分昏暗。

曾輝家裏甚至沒有什麼像樣的傢具。衣服、書本都只能亂糟糟地堆在床上。房子的屋頂已經年久失修,一到雨天便會漏雨,甚至會漏到床上。

曾輝的房間裏,這盞40瓦的燈泡,是家裏最亮的一盞燈。但即便在日光條件最好的中午,也不能照亮這間屋子。由於沒有書桌,曾輝只能用一張小板凳壓在腿上寫作業。長期在昏暗的環境下看書,曾輝的近視達到600多度。

曾輝的父親叫曾忠銀,今年已經65歲,是家裏唯一的勞動力。曾輝從小就和他相依為命。其實,曾忠銀並不是曾輝的親生父親。曾輝出生後不久,便被親生父母拋棄,一直跟著養父長大。曾忠銀一直沒有結婚,還有嚴重的風濕病,連走路腿腳都會疼痛不已。現在年紀大了,風濕也越來越嚴重,根本幹不了重活,只能勉強養幾頭豬,再種些洋芋維持生計。一年的收入加上國家的補助也不過五六千元。眼看著兒子讀書需要錢,自己卻幫不上什麼忙,曾忠銀急得寢食難安。

看著日漸衰老的父親,曾輝很想能分擔一些生活的艱辛,但是進入高中以來,他很少有時間幫助父親務農。曾輝高中就讀的學校酉陽一中,距離家裏有三個小時的車程。一趟下來,需要30多元車費。為了節省路費,曾輝在高中期間很少回家。一到假期,教室裏往往只剩下他一個人在埋頭苦讀。

除了努力讀書,曾輝還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高中三年,他只在高一開學時從家裏帶了2000元學費。此後,他再沒有從家裏要過一分錢。學費、生活費,主要依靠自己爭取獎學金,以及政府和社會愛心人士提供的助學金。不過這些錢並不穩定,高二期末考試,曾輝沒考好,沒能拿到獎學金,這讓他吃了不少苦頭。

曾輝:當時一週五天就沒吃過飯,一般是吃餅乾,買點餅乾然後充饑喝水,學校的礦泉水嘛,礦泉水,等到五天結束之後,第五天晚自習嘛,星期六是放假,第五天晚自習,下課之後站起來我腿都沒有力了,差點跪下去那個感覺。

為了省錢,整整五天時間,曾輝沒有吃過一頓飯。而事實上,他早就有靠餓肚子來省錢的習慣。進入中學以來,為了節省開銷,處在長身體關鍵期的曾輝長期不吃午餐,一天只吃兩頓飯。

除了靠饑餓來省錢,曾輝在別的方面也能省則省,別的同學一個月吃飯、生活要花好幾百元,他卻只花一百元,相當於一天只花三四元錢。

酉陽一中老師石玲平:給我印象比較深的就是已經入秋了,我去查寢,突然發現他的床舖上挺單薄的,結果發現就只有床單鋪上,我就想著天開始涼了,冬天怎麼過,但是他手裏面有錢,是我轉交給他的,但是他都沒有去買棉絮,我就想著那孩子挺懂事,挺節約的,沒有想著有錢,就給自己買一床棉被,挺不容易的。

吃不飽,睡不暖,靠著節衣縮食,到高中畢業時,曾輝硬生生地從不穩定的獎學金和社會資助中摳下了4000多塊錢。曾輝説,這筆錢是他上大學的基金。其實,生活的苦,曾輝並不在乎,從小沒有母親,才是他心裏最深的傷痕。看見有同學家的母親中午來給她的孩子送飯,心裏總是特別難過。

可是,即便沒有母愛的呵護,即便總是餓著肚子,生活的不易都沒有阻擋住曾輝求學的步伐。今年高考,他考了559分,高於一本線67分,被福州大學錄取。苦熬了這麼多年,終於可以上大學了。曾輝説,自己最大的夢想就是能早點畢業,讓相依為命的父親能跟著自己過上好一點的日子。

曾輝: 我父親年紀大了,65歲了,我大學一讀四年,讀完就70歲了吧。就怕他身體抗不住,擔心。

眼下,曾輝手頭只有高中時期攢下來的四千元錢,年邁的父親根本拿不出來什麼錢。9月一開學,曾輝與何艷雲就需要好幾千元的學雜費和交通費,這對他們而言顯然是一個難以承受的壓力。綠葉義工雖然承諾會幫助他們解決5000元學費,不過兩人還是打算去縣教委了解一下國家的資助政策。

教委工作人員:家裏是建卡或者低保戶嗎?

曾輝:建卡。

教委工作人員:你這種情況的話就可以最高可以貸16000塊錢,在你的學費和住宿費沒有超過16000元,就是需要多少貸多少。

這是由國家開發銀行等金融機構向符合條件的家庭經濟困難的普通高校新生和在校生發放的助學貸款,幫助他們支付在校學習期間所需的費用。不需要擔保和抵押,貸款期限原則上按全日制本專科學制加10年確定,最長不超過14年。學生在校期間的利息由財政全部補貼。除此之外,酉陽縣教委還聯合社會力量,推出了更多的助學項目。

重慶市酉陽縣教委計財科科長白玉華:今年我們貧困大學生的資助有四項政策,第一項政策是助學貸款,第二個就是泛海資助行動計劃,第三個就是金秋圓夢計劃,第四個就是新生入學路費資助,主要通過四項資助政策,確保每一個貧困學生都能夠正常入學,實現他們的大學夢。

今年暑假,同何艷雲和曾輝一起在街頭義賣報紙的貧困高考生共有50人,他們全部來自重慶市的國家級貧困區縣。

在重慶、在全國,還有很多像何艷雲、曾輝這樣成績優異的孩子,他們為了自己的大學夢,十年寒窗苦讀,雖然家庭貧困、生活不易,但在國家多種助學政策的支持下,他們始終堅信,只有有夢,希望總會實現。

【半小時觀察】

陽光照耀下的大學夢

曾輝與何艷雲都是在不完整的家庭中長大的。母愛缺失,生活艱辛,殘酷的命運讓他們經受了比同齡人更多的磨難。但是家庭的貧困並沒有讓他們意志消沉,他們不約而同地選擇勇敢面對生活的考驗。靠著自己的樂觀與堅強,一路走來,即將順利跨入大學校門。我們在感嘆孩子們成長的艱辛和不易時,也欣慰地看到,國家教育部門、公益機構都在向他們這些貧困學子伸出援手,讓他們正常的學習不再受生活窘迫的困擾,成長的腳步不再步履艱難。祝願他們接下來的道路越走越陽光。

  • 視頻簡介
  • 欄目介紹

來源:央視網

更新時間:2017年08月05日 23:23

視頻簡介:本期節目主要內容:眼下,高考錄取工作正在如火如荼的展開,數百萬的高中畢業生已經陸續拿到了錄取通知書,正在翹首期盼大學生活的到來。而有些失去父母的孤兒不得不獨自為大學學費和生活費而憂心忡忡,家庭的變故讓他們過早嘗到生活的沉重。本期節目就讓我們認識這樣一位貧困學子,她叫何艷雲。(《經濟半小時》 20170805 教育扶貧在行動:貧寒壓不垮我的大學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