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訪談》 20240223 醫美直播 帶貨還是“帶禍”
來源 : 央視網 2024-02-23 20:06 內容簡介 關注
《焦點訪談》 20240223 醫美直播 帶貨還是“帶禍”
簡介
來源:央視網 更新時間:2024年02月23日 20:06
  • 視頻簡介
    本期節目主要內容: 近些年來,很多愛美人士都開始嘗試醫美,從事醫美的機構也越來越多,甚至還出現了醫美直播帶貨。醫美屬於醫療活動,而對於醫療範疇的廣告,國家法律有著明確的規定,禁止以各種形式違規變相發佈醫療藥品、醫療器械等廣告。但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些平臺上,以醫美直播帶貨形式出現的廣告推銷還不少,有的甚至刻意誤導消費者。 (《焦點訪談》 20240223 醫美直播 帶貨還是“帶禍”)
  • 欄目信息
播放列表 更多 >
往期查詢>
精彩看點 更多 >
往期節目 更多 >
播放列表 關閉

正在加載...

關閉
播放列表 關閉

正在加載...

播放列表 關閉

正在加載...

主要內容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近些年來,很多愛美人士都開始嘗試醫美,從事醫美的機構也越來越多,甚至還出現了醫美直播帶貨。什麼是醫美?醫美就是醫療美容,是指運用具有創傷性或侵入性的醫學技術方法,對人的容貌和人體部位形態進行修復與再塑。也就是説,醫美不同於涂塗抹抹的生活美容,它屬於醫療活動。而對於醫療範疇的廣告,國家法律有著明確規定,禁止以各種形式,違規變相發佈醫療、藥品、醫療器械等廣告。但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些平臺上,以醫美直播帶貨形式出現的廣告推銷還不少,有的甚至刻意誤導消費者。

  一些網絡平臺上醫美直播間的帶貨主播在推薦美容醫療機構的同時,還極力推銷各种醫療美容服務和産品。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副教授陶盈:“像直播間這樣通過網絡直播平臺直接推銷醫療美容服務項目、産品並鏈結至購物車進行醫美直播帶貨的行為屬於發佈醫療美容廣告,是一種典型的以營利為目的的商業廣告行為。”

  對於醫療廣告,我國廣告法是有嚴格規定的,比如,類似改善、治療等這些表示功效斷言的宣傳詞,是不能在醫療廣告中出現的。對此,平臺也有相應的限制,所以主播們在直播間説話時,才會遮遮掩掩,還時不時夾雜一些所謂的暗語。

  記者調查發現,除了違規推銷,一些醫美直播帶貨還刻意誤導和欺詐消費者,兜售一些沒有相關資質的醫美産品。

  水光是目前非常受歡迎的醫美項目,通過注射入皮膚來達到美容效果。記者了解到,由於水光針這樣的注射類醫美項目存在較高風險,因此國家對於這類産品按照最為嚴格的第三類醫療器械進行管理,也就是需要通過開展臨床試驗等進行臨床評價後,證明其安全性、有效性,才能取得國家級註冊即“械三資質”,才可注射使用。但記者發現,為了追求更大利潤,醫美直播會兜售一些壓根沒有“械三資質”的所謂水光針注射産品。 

  幾位主播在直播間賣的幾款所謂水光針,記者在國家藥監局的官網查證發現,其備案信息中,都清清楚楚顯示這些是化粧品,根本沒有獲得“械三資質”。

  中國整形美容協會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于鯤:“凡是需要破皮注射的水光針都應當取得‘械三資質’,這種違規銷售的行為利用了求美者和醫療機構之間存在的信息差來非法逐利。如果沒有按照國家規定管理和使用,會對求美者身體、心理造成傷害。”

  李女士,2023年10月在某網紅的醫美直播間購買了一款沒有“械三資質”的所謂的水光針,按照主播的介紹到線下某醫美機構進行注射後,整個臉部開始爆痘。

  除了醫美直播中的刻意誤導之外,記者發現,在直播間還存在線上承諾,線下糊弄的推銷行為。

  比如説,這兩年在醫美市場被商家們炒得火熱的一種美容聚焦超聲治療儀器,簡稱“超聲炮”。它已成為醫美主播們口中所謂的“抗衰神器”,並且還保證經得起廠家推出的包括機構驗真、機器驗真、醫生驗真、治療頭驗真在內的所謂“四重驗真”。

  於是,記者購買了該款産品,來到線下卻發現,所謂的“四重驗真”卻往往不能兌現。

  機構不能驗真,説明這家機構並不是該儀器生産廠家認可的合作方。而在另一家機構,記者要求先對機器進行驗真,但是並不能掃描。

  機器不能驗真,説明這台機器無法保證是正品,既然機器無法驗真,那麼,“四重驗真”中的醫生驗真呢?對此,主播信誓旦旦:“老師你去驗,老師是我們的三星大白。”

  三星大白,是指經過該儀器生産廠家培訓認證過的有資質的操作醫生。按照主播的介紹,記者來到線下這家機構,見到了線上推薦的所謂操作醫生。

  隨後,記者在廠家的推薦醫師欄進行了多信源查詢,均沒有查到這位醫生的認證信息。而醫生無法驗真,至少説明該醫生沒有通過這個儀器廠家的培訓。如此看來,醫生驗真也不靠譜,那還有治療頭驗真呢?

  按照主播的説法,記者又要求對即將給自己使用的治療頭進行了驗真。

  看到是無效二維碼,工作人員趕緊拿出了另外一個治療頭插到機器上演示,但掃碼結果還是無效。而就在這個時候,記者發現,這些治療頭的盒子上竟寫著“已用完”。

  據廠家介紹,這種“已用完”的無效治療頭,就是一種用完後應該強制報廢的醫用耗材。而記者在某投訴平臺發現,經歷類似遭遇的求美者不在少數。

  按照我國廣告法第四十六條的規定,發佈醫療、藥品、醫療器械等廣告,應當在發佈前由有關部門對廣告內容進行審查;未經審查,不得發佈。也就是説,醫療廣告應當取得相應的《醫療廣告審查證明》才能上線。但記者調查發現,這些醫美直播帶貨作為一种醫療廣告均未獲得《醫療廣告審查證明》。

  于鯤:“醫美直播帶貨不可能取得《醫療廣告審查證明》。目前醫美直播間開展的所謂‘帶貨’行為,均涉嫌違法發佈醫療廣告。根據《醫療廣告管理辦法》規定,醫療廣告內容僅限於以下八個項目:(一)醫療機構第一名稱;(二)醫療機構地址;(三)所有制形式;(四)醫療機構類別;(五)診療科目;(六)床位數;(七)接診時間;(八)聯絡電話。但是目前,醫美直播帶貨顯然與《醫療廣告審查證明》內容是不相符的,而醫美直播中主播恰恰不會提及這八項內容。因為,這八項內容于賣貨而言是用不上的,反而在直播中還存在大量誇大、沒有依據的虛假宣傳、直播刷單、價格欺詐等欺騙、誤導求美者的行為。”

  那麼,既然違法違規,這些醫美直播帶貨又是怎麼上線的呢?記者首先諮詢了某平臺。

  客服説醫美涉及到醫療是不能直播的。

  既然平臺説不支持這種行為,那每天這麼多的醫美直播,都是怎麼做到的呢?在記者的追問下,平臺向記者推薦了一個專線客服,這位專線客服給記者指了一條在平臺可以入駐的門路。

  根據提示,記者在這個針對商家的後臺管理平臺上找到了客服所説的“美容美體”類目。

  那麼專線客服為什麼要介紹記者先以屬於生活美容的美容美體服務入駐呢? 

  某平臺專線客服:“你先用美容美體入駐,裏面有皮膚管理、SPA美體、脫毛,到時候你自己選一項就可以。入駐成功以後,我們(App)首頁有個全國服務,裏面有一個對接服務商,到裏面去諮詢一下。哪個能幫你操作,你就找哪個合作就可以了。”

  專線客服所説的服務商,是指可以為某平臺上的商家提供廣告投放、內容營銷等一系列服務的商業機構。在這個針對商家的後臺管理平臺上,記者很快找到了一家“可以合作”的服務商。該服務商告訴記者,要想以麗人類生活美容入駐後,再轉幹醫療美容開展直播帶貨,就要按照他們的要求,提交相關資料,並給他們和平臺交納一定的費用,就可入駐平臺進行醫美直播,並且他們還可以幫著機構代播、代運營。

  據服務商介紹,如果資質不符,他們還可以幫助單體店改頭換面挂靠到所謂的連鎖店,照樣入駐。

  記者從一些已經成功入駐到某平臺開展直播帶貨的醫美機構了解到,他們都是按照平臺所説的上述操作流程,先找服務商入駐後,再自己運營或請服務商代運營。

  直播平臺雖然對外説醫美不能做直播,但是實際上只要找對服務商,想做醫美直播並不是什麼難事。記者在調查中甚至發現,某直播平臺竟把這種打著“麗人類生活美容”旗號入駐的“醫療美容”帶貨當作“經典案例”和“標桿直播”在推廣。

  這些違法違規的醫美直播帶貨,有一種是任何人都可以通過搜索很容易看到的,因此被業內稱為“公域”直播。此外,還有一種較為隱蔽的“私域”醫美直播帶貨,需要通過分享鏈結入群,在服務商的小程序觀看。

  如果説,“公域”的醫美直播帶貨還有所遮遮掩掩的話,那麼,這些“私域”裏的則是無所禁忌了。

  “私域”服務商:“像咱們‘私域’直播,我們做了十年了,一直也沒有什麼問題。”

  對於這一説法,記者在另一家“私域”服務商那裏,也得到了印證。

  “私域”服務商:“我們2016年就開始做醫美了,‘公域’國家在醫美這方面管控比較嚴,但是在‘私域’直播沒有風險,只要不違反黃賭毒都沒有事的。” 

  陶盈:“針對醫美直播帶貨的諸多亂象,不僅需要國家強監管政策的有效落地實施,還需要網絡服務提供者切實履行審查監督義務,不能夠知法犯法。同時醫美行業也需要主動以良幣驅逐劣幣,實現行業自凈。”

  誇大其詞,刻意誤導,醫美直播間,問題還不少。主播們顯然對此心知肚明,所以説起話來才會遮遮掩掩,平臺和服務商顯然也知道這是在踩法律紅線,所以才會有各種變相操作。對於醫美直播亂象,需要加大監管的力度,不能對平臺、機構和主播的這些違法違規行為聽之任之。消費者也要提高警惕,切記醫美屬於醫療活動,一定要選擇資質齊全、信譽良好的醫美機構,多方比對、理性嘗試。

編輯:林濤 責任編輯:劉亮
全部評論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