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訪談》 20231203 撤了官司 解了心結
來源 : 央視網 2023-12-03 20:02 內容簡介 關注
《焦點訪談》 20231203 撤了官司 解了心結
簡介
來源:央視網 更新時間:2023年12月03日 20:02
  • 視頻簡介
    本期節目主要內容: 有時候群眾和行政機關之間會因為一些行政行為産生爭議,甚至會引發行政訴訟。近年來,我國高度重視並積極對這類糾紛進行化解和調解,不斷完善相關機制,正是這樣的調解曾經一次性使得112個行政訴訟案同時撤訴,本期節目我們就來了解一下這次撤訴背後的故事。 (《焦點訪談》 20231203 撤了官司 解了心結)
  • 欄目信息
播放列表 更多 >
往期查詢>
精彩看點 更多 >
往期節目 更多 >
播放列表 關閉

正在加載...

關閉
播放列表 關閉

正在加載...

播放列表 關閉

正在加載...

主要內容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有時候,群眾和行政機關之間會因為一些行政行為産生爭議,甚至會引發行政訴訟。怎麼化解這些爭議,保障群眾利益,實現群眾的合法訴求?防範化解社會風險,怎麼監督政府依法行政、為民行政?這都考驗著人民法院的工作智慧。近年來,我國高度重視並積極對這類糾紛進行化解和調解,不斷完善相關機制。正是這樣的調解,曾經一次性使得112個行政訴訟案同時撤訴。

  2021年8月,為提升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景區周邊環境,促進企業轉型升級,西安市臨潼區人民政府開始對秦始皇帝陵周邊的標準縫紉機廠社區進行整體搬遷。這個項目是當地的重點建設項目,涉及群眾數千人。

  按照相關的規劃,標縫廠社區居民需要騰出原有住房,區政府將在新的地點為他們建設安置住房,由於標縫廠處於文物區域內,原有房屋要保留。

  陜西西安市臨潼區房地産開發公司黨委副書記邢象峰:“老廠房作為一個歷史博物館,一個是在文物區域內,它只能拆不能建;其二,過去的標縫廠有一定的歷史價值意義。因為當時是支援大西北過來的企業,對西北的建設也做過貢獻。”

  張庚武今年73歲,是標縫廠的退休職工,他在單位分的老房子裏已經住了50多年。

  2020年底開始,區政府到社區宣講搬遷規劃和補償政策。2021年9月28日,張庚武等社區居民與臨潼區政府簽訂了《産權調換協議》,把房屋交給了拆遷指揮部,並約定在交付置換房之前給群眾支付補償費用,15個工作日內到位。

  不過,15個工作日的時間過去了,房子也交給了政府,補償款卻遲遲沒有到位。

  陜西西安市臨潼區秦文化旅遊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李亞鋒:“一個是疫情原因,這項工作暫停了;第二個原因,這個工作涉及的時間緊、任務重,40天完成了1800多戶的協議簽訂任務。這個協議簽訂過程中,資料有好多缺失,或者其他的反反復復,就延長了這個時間,所以各種原因交織在一塊超過了15天。”

  因為疫情和材料不全導致進度慢,可以理解,但社區的群眾們左等右等,幾個月過去了,錢還是沒到位。

  為了討回應得的安置補償款,張庚武和部分社區群眾到臨潼區政府進行協商。

  幾次協商未果後,2022年4月,張庚武、王軍朝等112名標縫廠社區居民分別向西安鐵路運輸中級法院提起了行政訴訟,要求臨潼區政府支付徵收安置補償款及利息。

  2016年司法改革後,西安鐵路中院負責集中審理西安和安康兩市的行政案件,每年會受理不少的相關案件。但是這次一下子接到了112份訴訟材料,該如何處理呢?事實上,由於我國人口眾多,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以各級政府為代表的公共利益與社會成員之間的個人利益時常會發生碰撞,這使得行政訴訟長期以來處於高位運行的狀態,這意味著,單純依靠訴訟解決問題,人民法院必然不堪重負。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副庭長郭修江:“法院審理行政案件一定要從政治上看,從法律上辦,要實現行政審判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因為行政訴訟制度是民告官的一項制度,往往涉及到黨和政府與人民之間的關係,我們處理好行政案件,就是把黨和人民的關係拉近了,讓老百姓受到損害的合法權益得到救濟,讓老百姓更加信賴政府,這決定了我們必須要高度重視行政爭議的實質化解。”

  訴訟不是目的,最根本的是要解決糾紛,化解矛盾。2021年,最高人民法院發佈的《關於進一步推進行政爭議多元化解工作的意見》中要求,人民法院要以習近平法治思想為指導,評估行政訴訟風險,引導起訴人選擇適當的非訴訟方式解決,充分發揮“調解員”的作用。接到這112份起訴材料後,西安鐵路中院首先進行了評估。

  西安鐵路運輸中級法院立案庭副庭長左昆:“這是一起因為行政機關沒有按照安置補償協議約定兌付安置補償款而引發的一個群體性案件,涉及到秦始皇帝陵博物館保護的問題,也是當地政府一個重點項目。涉及到的群眾多,如果處理不好,會影響當地社會的穩定,也甚至會引發不必要的一些因素。”

  於是,西安鐵路中院並沒有像往常一樣立即立案受理進入訴訟程序,而是啟動了預防協調處理機制,向臨潼區政府送達了《重大敏感案件告知函》。根據機制,西安鐵路中院聯合當地司法局,協調區政府與群眾進行調解。然而,同時面對112個起訴案件,協調難度可想而知。

  左昆:“這個案子在協調過程中,我們認為最大的難點和挑戰就是涉及的人數非常多。在這個協調過程中,如何在人民法院的主持下,讓各方都能積極參與到協調中來。既能依法維護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又能依法監督政府,同時還能發揮司法服務保障大局的作用,促進推動重點項目,這是一個最大的挑戰。”

  第一次調解中,群眾的不滿意、不信任情緒還比較多,而且涉及行政機關及主體責任單位也比較多。在規定的訴前協調期限結束時,雙方沒有能夠達成一致意見。

  左昆:“在這種情況下,我院及時終止了訴前協調,對112件案件進行了正式的立案受理。”

  面對涉及人數眾多、涉及重點項目的行政訴訟案件,如何審理,考驗著人民法院的定力和智慧。立案後,西安鐵路中院並沒有按部就班地走訴訟流程,而是繼續積極協調臨潼區政府和群眾進行溝通。目的還是按照中央的一貫的精神,要協調各方共同努力,實質性地去化解這樣的爭議。而且,對於這批特殊的112個起訴案件,如果簡單地進行判決,難以實現案結事了,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司法資源的浪費。

  左昆:“一審如果做出簡單判決,當事人不服,可以提起二審,二審又多了100多個案子。如果有一方當事人不服,還可以向上級人民法院提起再審,在這個過程中又多了100多個案子,如果進入執行程序那也是100多個案子。”

  有了第一次的鋪墊,這次協調時目標更明確,承辦法官多次深入實地走訪座談,尋找問題癥結。

  中國標準縫紉機集團有限公司退休職工王軍朝:“重視到什麼程度,當時中院派了管我們案子的主審法官,還有法院的一個工作人員一起到臨潼來,召集了我們112戶選派的代表。當時我記得好像是20個不到,在我們拆遷指揮部的3樓辦公室專門召開了座談會。”

  在區市兩級政府的配合下,西安鐵路中院制定了化解方案,並指導臨潼區政府完善了項目資金專戶設立、協議審核等工作。通過不懈的努力,調解終於取得了成效。臨潼區政府承諾,要加快履行合同義務,並且給群眾先行支付了一些補償費用。

  王軍朝:“通過做工作相互諒解,我們僅僅是要個理,要個説法,政府也體諒我們,也給了一定的行政訴訟補償費用,所以我們也覺得滿意。”

  到2022年10月底,相關群眾的安置補償款基本都分發到位,最終這批112個行政起訴案全部撤訴。同時,與本案相關聯的數十件政府信息公開案件也全部撤訴。

  李亞鋒:“通過調解維護了老百姓的利益,也維護了政府的公信力。這個過程中,增加了我們對法律法規的學習和應用,政府要依法行政,一旦跟老百姓有矛盾要及時化解。”

  溝通,變通,説通,讓這起重大、敏感而複雜的糾紛,打通了堵點。

  通過化解,不僅讓群眾利益得到保障,群眾心裏的“疙瘩”也解開了,也讓行政機關提高了依法執法水平,真正實現案結事了人和。據統計,2023年1月到9月,全國訴前調解行政結案1.4萬件,同比上升34.17%。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副庭長郭修江:“積極推動地方行政爭議多元化解平臺建設,通過平臺建設讓老百姓更多通過非訴的機制去解決行政爭議。下一步將完善府院聯動的頂層設計,加強與相關行政機關的聯絡,從源頭上預防和治理行政爭議的發生。”

  法官講法、群眾説理、政府糾錯,使得這一批112個行政訴訟案同時撤訴。這樣的協調化解,不僅解決了人民群眾的急難愁盼問題,解開了老百姓心裏的“疙瘩”,也促進了整個重點項目安置補償工作的規範開展,保證了重點工程的有序推進。用這樣的主動作為來實質性化解糾紛,可以説,是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法治建設的有益之舉。

編輯:甄濤 責任編輯:劉亮
全部評論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