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兩江競技宣佈退出中超 大連人或遞補回歸

副標題:

來源:北京青年報  |  2022-05-25 07:57:24
北京青年報 | 2022-05-25 07:57:24
原標題:重慶兩江競技俱樂部宣佈退出中超
正在加載

  重慶兩江競技俱樂部于5月24日上午公開宣佈退出中超聯賽並停止運營球隊,即將揭幕的新賽季中超聯賽將不可避免面臨賽程調整。

  官宣告別

  並停止運營球隊

  24日上午,蔣哲、陳傑兩位重慶兩江競技隊球員通過社交平臺發文向球隊道別,其感傷的語氣傳遞出某種“不祥信號”。實際上,兩位球員連同自己昔日的隊友、同事已經確認俱樂部解散。在他們離開之前,俱樂部工作人員已于近日陸續搬走辦公室裏的個人物品。換言之,在官宣之前,俱樂部內部對於最終的結果早有預判。

  在5月16日兩江競技一線隊球員集體罷訓的消息曝出後,中國足協、中足聯籌備組就已經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5月23日傍晚,中足聯籌備組通過官方渠道發佈了新賽季中超聯賽開賽海報。但海報信息內除了開賽日期、賽事口號以及早已成為舊聞的3個賽區遴選結果外,並沒有其他內容。

  賽事主辦方遲遲未能公佈中超聯賽賽程及具體對陣的一個重要原因便是重慶兩江競技俱樂部面臨的危機。

  5月24日上午,重慶兩江競技足球俱樂部通過官方渠道發佈公告,宣佈退出中超聯賽並停止運營球隊。

  公告稱,俱樂部自1997年代表重慶征戰中國職業足球頂級聯賽,已成為重慶的一張體育名片。2016年年底,當代集團斥資5.4億元接手俱樂部,六年多來累計投入逾30億元,取得了中超聯賽歷史最好戰績。然而,受疫情等因素影響,俱樂部目前已經負債纍纍,無力再維持俱樂部運營。

  公告表示,自2021年年初起,當代集團曾和政府相關部門多次探討股改工作,以期讓俱樂部得以延續。然而由於客觀條件的變化,股改工作未能如期推進,俱樂部債務不斷累加,賬戶被凍結,員工生活極度困難。經俱樂部股東會慎重研究,最終決定退出中國職業足球聯賽並解散球隊。

  關於俱樂部停止運營之後的安排,俱樂部表示,將通過後期的訴訟追償、債務回款、資産出售以及集團借款等方式,持續籌措資金,盡最大可能逐步清償欠薪。

  審慎抉擇

  是否遞補一支球隊升超

  官宣結果的公佈,意味著賽事主辦方必須對原有中超競賽方案進行調整。換言之,在重慶兩江競技隊退出後,要不要遞補一支球隊升超,從而保證18隊的參賽規模,需要主辦方審慎作抉擇。

  據悉,在此之前賽事主辦方曾考慮不遞補,也就是按照重慶隊既定各輪比賽以“0比3告負”計算成績。這是因為目前各級職業聯賽準入及參賽確認工作已經告一段落,現在距離開賽只有不足兩周的時候,臨時遞補球隊入超,牽扯的麻煩問題會有很多。例如,獲得不同級別聯賽準入及參賽資格的球隊分別按照各級聯賽不同政策來落實季前人員儲備工作。而中超、中甲的外援政策有別,中乙聯賽目前不允許外援登場。

  需要説明的是,如果確認不遞補,那麼新賽季中超聯賽只有17隊參賽。雖然重慶隊既定比賽均被判負,但每輪賽事均有一支球隊輪空,那麼客觀上就可能對公平競爭造成影響。舉例來説,如果最後一輪輪空的球隊恰好涉及奪冠、亞冠入場券爭奪、保級等類別的競爭,那麼與其有競爭關係的球隊會否因此而受益,就存疑問。

  北京青年報記者獲悉,中國足協、中足聯籌備組接到確認信息後緊急“碰頭”商討應對措施。據了解,出於維護聯賽公平競爭等因素考慮,中國足協與“籌備組”不排除分別緊急遞補一支球隊躋身新賽季中超聯賽,遞補一支球隊躋身新賽季中甲聯賽的可能性。如果這一方案被最終推出,按照職業聯賽俱樂部遞補的辦法,原本分別被編入新賽季中甲參賽陣容的大連人隊、新賽季中乙聯賽的上海嘉定匯龍隊分別有望以相關級別聯賽“第一順位球隊”身份分別遞補至新賽季中超、中甲聯賽參賽陣營中。

  當然,如果確認遞補,賽事主辦方需要作出的調整內容會比較繁雜。舉例來説,如果大連人隊能夠替補入超,那麼作為賽區東道主球隊,他們會否留在大連參加中超比賽?目前,中超、中甲各俱樂部均按照主辦方通知做好了進駐既定賽區的準備,受疫情影響,部分球隊還不得不提前進駐賽區。那麼在個別參賽球隊及分組結果調整後,相關各隊也將面臨其他連帶問題。

  據悉,在重慶兩江競技隊解散後,中國足協很可能為該隊球員臨時開啟一段轉會窗口期。而如果“遞補方案”獲得通過,那麼遞補球隊亦存在按需補充引援的可能性。

  客觀來説,兩種意見都具備一定的合理性。截至5月24日中午,賽事主辦方還沒就“遞補與否”做最終選擇。

  人物

  張外龍:手寫信向重慶兩江競技隊道別

  在重慶兩江競技俱樂部宣佈退出中超聯賽並停止運營球隊後,球隊韓國籍主帥張外龍動情發表個人手寫信,向自己的球隊道別,同時向俱樂部所有堅持的人表達感謝。

  張外龍在信中表示(經中文翻譯),“首先,2020年、2021年和到今年的解散通知為止,我們的球員、工作人員和球隊的所有成員一起經歷了很多困難,尤其是基本生活費的保障都沒有得到,還有那些為球隊獻身幫助的餐廳服務員們,運動場管理員們,洗衣服的人們,包含著我的真心,我表示感謝。”

  在信中,張外龍希望重慶隊能夠延續通過足球展現出的“一個隊,一個家庭”的精神。

  信的最後,張外龍“真心感謝重慶市政府、體育局、當代集團、兩江新區政府和重慶球迷們,希望今後所有人都能夠過上健康幸福的生活,並熱愛足球。也感謝作為你們給予重慶隊的教練員和隊員們的厚愛”。

  李章洙:重慶隊解散令人痛心

  在重慶兩江競技俱樂部官方宣佈退出中超聯賽並停止運營球隊後,曾經在重慶執教過的韓國籍教頭、現任中超深圳隊主帥李章洙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重慶足球到了今天的地步不止是重慶足球的問題,是整個中國足球的問題。”

  李章洙表示:“球隊如今宣佈解散,我感到非常痛心。我對重慶這座城市有濃厚的感情,能幫得上忙的話,我也會義不容辭。像重慶這麼大的直轄市城市,如果外界能給予俱樂部更多的關心與支持的話肯定不會出現如今局面。”他坦陳:“最終走到如今肯定不是單純重慶足球的問題,只能説是整個中國足球的一些問題吧。希望重慶足球早日捲土重來。”

  李章洙曾于1998年-2001年在重慶執教,他曾率隊在2000年獲得足協盃冠軍,這也是重慶職業球隊目前為止獲得的唯一一項全國賽事冠軍。

  觀察

  當26歲的重慶足球停下腳步

  距離新賽季中超聯賽開幕的日子越來越近,千呼萬喚的2022賽季眼看就要拉開大幕,擁有26年曆史的重慶職業足球卻戛然停止了腳步。“經俱樂部股東會慎重研究,我們非常遺憾地決定退出中國職業足球聯賽並解散球隊”,2022年5月24日這一天,註定將成為重慶足球歷史上的至暗時刻。

  26年的沉浮,讓重慶足球早已成為中國職業足球版圖的重要一部分,它雖鮮有傲人的戰績,卻也曾經扛著西部職業足球的大旗負重前行。然而,受到疫情的影響,以及整個足球行業發展模式的影響,重慶足球負債纍纍,在這個原本該收拾行囊啟程奔赴新賽季賽場的時候,最終難以維繫。股改工作無法如期進行,重慶職業足球的火種熄滅,重慶球迷自發前往俱樂部送別,有嘆息有哭泣。

  股改,是過去這段時間各中超俱樂部改革的重中之重,有的已經順利上岸渡過難關,有的還在岸邊掙扎前途未卜,而有的已經徹底沉淪告別江湖。負債纍纍的俱樂部在中國足球職業聯賽中不是個案,中超已經連續三年都有球隊退出,先是曾經用金元風暴風光一時的天津天海,再是奪冠即解散的江蘇蘇寧,現在是26年的老牌球隊重慶隊。球隊改得了名字,俱樂部改得了股權,卻如何也改不了中國足球以及職業聯賽的窘境和不堪。如今,中超球隊已經開始陸續進駐各賽區,但這並不意味著各隊都已經妥善解決了各自的問題。

  重慶隊的今天,是多少球隊曾經險些成為的樣子?又是多少球隊可能會遭遇的明天?對於中國足球來講,這些並非危言聳聽。當發展跟不上時代,當水平被遠遠落下,中國足球不能總是習慣於講情懷、談空想,現實的問題總該有人來承擔和解決。

編輯:胡廣東 責任編輯:王曉遐
點擊收起全文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
全部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體育精彩視頻
體育視覺係 換一換
正在閱讀:重慶兩江競技宣佈退出中超 大連人或遞補回歸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手機看
掃一掃 手機繼續看
A- A+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