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脫貧攻堅大型政論專題片《擺脫貧困》第五集 咬定青山

新聞頻道 來源:央視網 2021年02月22日 22:45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解説詞】四川大涼山深處的懸崖村——中國脫貧攻堅史上一個具有標誌性的村落。

  垂直懸挂在絕壁上的藤梯,曾是這裡連接外界的唯一通道。

  這些令人揪心的影像,曾一度刷屏網絡,也刷新了人們對貧困的認知。

  2012年以來,中國以每年超千萬人口的減貧規模,書寫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跡。然而,隨著脫貧攻堅不斷向縱深推進,許多同懸崖村一樣的深度貧困地區,正成為最難啃的硬骨頭和最後必須攻克的堡壘。

  這些難中之難、困中之困能否如期脫貧,決定著整體脫貧攻堅戰的成敗,決定著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能否如期實現。 

  【同期】習近平:各地、各部門務必一鼓作氣、頑強作戰,不獲全勝,決不收兵。

  【解説詞】不獲全勝,決不收兵。這是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中國宣言。

  【字幕】山西省太原市

  【解説詞】2017年初夏,正在山西考察的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了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

  【字幕】2017年6月23日 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

  【同期】習近平:以解決突出制約問題為重點,以重大扶貧工程和到村到戶幫扶措施為抓手,以補短板為突破口,強化支撐保障體系,加大政策傾斜力度,集中力量攻關,萬眾一心克難,確保深度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同全國人民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

  【解説詞】這次會議,首次將以“三區三州”為代表的深度貧困地區,錨定為脫貧攻堅戰後半程的主攻對象。

  “三區”指的是西藏、四省涉藏州縣、南疆四地州,“三州”是指四川涼山州、雲南怒江州、甘肅臨夏州。“三區三州”跨帕米爾高原、青藏高原、雲貴高原和黃土高原,覆蓋了中國西北、西南最險峻、最高寒的地方,自然環境極其惡劣。

  “三區三州”大多集民族地區、邊疆地區和生態保護區于一體,社會文明程度低,群眾受教育水平低,人均可支配收入低。直到2016年底,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仍超過383萬人。

  【同期】國家鄉村振興局規劃財務司司長 黃艷:我們就對2016年底全國貧困縣的(貧困)發生率進行了分析。(貧困發生率)高於20%的縣,“三區三州”就佔了一半以上,高於30%的縣佔了近80%。我們把2000多個縣根據貧困程度進行了排序,(貧困)發生率最高的基本上是集中在“三區三州”地區。 

  就像打仗一樣,你就要集中你的兵力和火力去攻克這些戰鬥堡壘,也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刻,總書記作出了這個戰略部署。

  【解説詞】在太原會議僅僅三個月後,《關於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實施意見》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中央20多個部委相繼出臺40多個文件,一系列系統性扶持政策,一一聚焦深度貧困地區飲水安全、“控輟保學”、健康扶貧和住房安全等現實難題。“三區三州”所在的六個省區也分別制定具體實施方案,瞄準突出問題和重點任務,集中發力。

  【字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地區于田縣烏什開布隆村

  【同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于田縣烏什開布隆村村民 那斯爾·麥提尼亞孜:這條河水太渾濁了,我每次挑六桶水,能喝兩天,喝完第二天還得再來挑水。我今年71歲了,我這輩子就是從這條河裏吃水的。

  【解説詞】一桶水40斤,71歲的那斯爾老人這樣背了整整60年。

  春夏時節河水暴漲,泥沙俱下,背回來的水需要沉澱很長時間才能飲用。每到冬季河面封凍,鑿冰取水更是費時費力。烏什開布隆村118戶人家都和那斯爾老人一樣,日復一日過著滴水如油、惜水如金的生活。

  【同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于田縣烏什開布隆村村民 那斯爾·麥提尼亞孜: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會擔心,第二天早晨起來有沒有水可以用來洗漱,還會擔心其他日常用水。

  【解説詞】“十三五”期間,全國共完成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建設投資2093億元,提高了2.7億農村人口供水保障水平。然而,和那斯爾老人一樣身處南疆四地州的貧困群眾,由於居住分散和乾旱少雨,安全飲水一直是阻擋他們徹底擺脫貧困的最大難題。 

  【解説詞】水利部農村水利水電司的墻上,挂著許多工程倒計時圖表。

  【現場】水利部農村水利水電司副司長 張敦強:那個是進度,這個是解決完了的。就是一個一個就銷號的,最後就是清零了,就放五角星了。

  全國當時(2018年)(未解決飲水安全問題的貧困人口)是104萬人,新疆就有36.15萬,佔全國的三分之一,所以這個難度你可想而知多麼巨大的這個事。

  【解説詞】讓全體百姓都吃上安全乾淨的放心水,始終牽掛在習近平總書記的心頭。黨的十八大以來,他先後到訪過24個貧困村,每次進村入戶,他都關心鄉親們的飲水問題。

  【現場】習近平總書記在甘肅考察

  習近平:這個水是哪的?

  村民:這是我們的泉水。

  習近平:我嘗嘗你的水。

  【同期】習近平:在飲水安全方面,還有大約104萬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問題沒有解決,全國農村有6000萬人飲水安全需要鞏固提升。如果到了2020年上述的這些問題還沒有得到較好解決,就會影響脫貧攻堅的成色。

  【解説詞】2018年,水利部將解決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列為水利扶貧的頭號工程。2019年3月,《水利部推進新疆農村飲水安全脫貧攻堅方案》正式出臺。

  【同期】水利部農村水利水電司副司長 張敦強:真是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這個號召,就是無論有多難也要解決貧困人口“兩不愁三保障”。哪怕少上幾個重大水利項目,我們也要擠出這個錢來解決。

  【解説詞】為了幫助那斯爾老人所在的烏什開布隆村找到安全達標的水源,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水利廳派出經驗豐富的勘探團隊,五次進入河川深谷,累敗累戰,終於在八公里外的山谷找到一處甘泉。

  然而經過評估測算,這項引水工程投資高達近900萬元,戶均成本近10萬元。

  【同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于田縣水利局局長 杜濤:跟我們前幾年那些項目(比),投資差距特別大,所以怕立不了項。最後我們上報以後,咱們自治區(和田)地區決定不惜任何代價,這個村人口再少,我們必須要解決。

  【解説詞】烏什開布隆村世世代代靠背水過活的村民,終於盼來了工程開工的這一天。他們牽上自家的毛驢,自發地加入到施工隊伍中。整整四個月,120多天不捨晝夜,清澈的泉水終於流進了烏什開布隆村。

  【同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于田縣烏什開布隆村村民 那斯爾·麥提尼亞孜:能把水給我們通到房子裏,我們非常感激,現在我們用水很方便,我們非常感謝黨中央,感謝習近平總書記。

  【解説詞】2020年5月,投資規模更大、工程難度更高的新疆伽師縣飲水安全工程正式竣工,總投資高達17個億,鋪設管線超過2000公里。從帕米爾高原奔涌而來的雪山水,讓伽師縣40多萬群眾從此告別了苦澀的地下水。

  從2016年到2020年,中央對“三區三州”農村飲水安全工程累計投資189.48億元,中央專項補助資金49.03億元,解決了近280萬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問題,提升了1219.1萬農村人口供水保障水平。

  凈水潺潺,見證著中國共産黨人不懼艱險,咬定青山、攻堅克難的意志和決心。

  【字幕】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阿土列爾村

  【解説詞】每個週五,是許多阿土列爾村村民最期待也是最焦慮的日子,因為這一天,他們的孩子們要攀爬近兩個小時的藤梯從學校回家。

  【解説詞】這些用藤條和樹枝搭建的簡易梯子,日曬雨淋後非常脆弱,一不小心,就有摔倒墜落的危險,僅阿土列爾村就曾有十幾位村民葬身崖底。

  【同期】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阿土列爾村村民 陳古吉:沒有錢搬出去,想脫貧都脫不了,實在沒有辦法,難受就這樣,不難受也就這樣。

  【解説詞】出行難、上學難、就醫難、致富難。破解這一道道難題的關鍵就是要打通這條村民進出大山的“天路”。

  2016年8月,州、縣兩級財政籌集100萬元為懸崖村村民修建鋼梯。村民們主動出工出力,200多天的時間,他們和施工隊一起,硬是將重120多噸的6000多根鋼管,一根根背上懸崖,搭建起這條2556級的牢固天梯。

  【同期】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阿土列爾村村民 甲拉以洛:外面的人幫助我們,給我們修路,在這樣一個懸崖峭壁的地方修路,我們十分感激。

  【同期】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阿土列爾村村民 莫色阿旦:為了下一代好過生活。

  【解説詞】懸崖村的變化也牽動著習近平總書記的心,2017年的全國兩會上,他專門提起了這個村莊。

  【同期】習近平總書記:去年媒體報道了涼山州的懸崖村,看到村民和孩子們常年在懸崖上爬藤條,上山下山,安全得不到保證,看了以後心情還是很沉重的,也很揪心。前不久又看到材料,説當地已經建了新的鐵梯,這樣心裏又感覺到松了一下。

  【解説詞】很快,懸崖村又通上了自來水,有了穩定的電能。2017年6月,通信鐵塔的落成,讓這裡擁有了同城裏一樣的網絡信號。

  如今,阿土列爾村已經成為遠近聞名的“網紅村”,僅 2019年,來爬鋼梯的遊客就接近10萬人。2014年,貧困人口人均年收入還不到2000元,2019年已超過6000元。

  村民們特意錄製了一段視頻,把村裏的最新變化彙報給習近平總書記。

  【同期】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阿土列爾村 帕查有格:反正現在我們大家完全就是一副捲起褲腿,甩開膀子,要大幹的陣仗。

  【同期】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阿土列爾村 阿吾木牛:請總書記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幹,讓我們村民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

  【解説詞】脫貧路,行穩致遠;好日子,紛至沓來!

  2020年5月,作為四川省最大規模易地扶貧搬遷工程的一部分,“懸崖村”的84戶貧困戶全部搬出山上的土坯房,住進了縣城的新樓房。

  【解説詞】同樣是在大涼山,另一個曾經閉塞的村莊,也因為一條路,徹底改變了貧困的面貌。

  【字幕】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阿布洛哈村

  【解説詞】阿布洛哈村位於大涼山腹地海拔3000多米的懸崖頂上,三面環山,一面臨河,村民日常出行要走上4個小時才能下山。直至2019年底,這裡的貧困發生率仍高達71.94%。這在“三區三州”也不多見。

  2019年,交通運輸部和四川省聯合製定了“脫貧攻堅、交通先行”計劃,重點任務是讓最後一批沒有通村公路的建制村,務必在2020年通路、脫貧。

  通往阿布洛哈村的公路是全國最後一條通村公路,設計全長近4公里。

  【同期】四川路橋集團總經理助理 趙靜:這條路本身技術難度遠遠超過我們修的其他路,我們公司就來了至少五個博士、十多位專家,到現場來一起探討方案。

  【解説詞】由於項目全線位於高山峽谷地帶,山體岩石破碎和大面積塌方,時常將施工機械砸毀,工程一度停滯。

  直到2019年11月還有一公里沒能修通,這似乎像是一個隱喻——脫貧攻堅,越到最後,越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同期】四川省扶貧開發局局長 降初:這條路再不完成的話,明年(2020年)很可能就有影響。這個階段不攻堅的話,這個是不行的啊!實際上這個也是總書記和黨中央國務院現在作部署的時候提出來打殲滅戰的一個縮影。

  【解説詞】雖然交通閉塞,但阿布洛哈村卻有著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未來,依託金沙江大峽谷開發登山攀岩、戶外探險、民俗體驗等旅遊産品,阿布洛哈村有望成為特色種植養殖和農村旅遊開發融為一體的亮點村。只要有了路,阿布洛哈村未來可期。

  為了如期完成任務,施工方被迫調整方案,從道路兩端共同施工推進。可是,多年來,阿布洛哈村連生活必需品都是靠人背馬馱,大型設備根本無法進村。

  【同期】四川路橋集團總經理助理 趙靜:我就大膽地提出,我説我有一個辦法,弄個直升機。他們説那行,直升機,就這樣出來了。我自己都覺得是天方夜譚,但是我沒想到他們會同意。

  【同期】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阿布洛哈村黨支部書記 吉列子日:那些老年人我們聊天的時候,(我説)我們這邊有可能要用飛機來把這個挖機帶過來。他説你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我説你們不信的話,你們到時候來看一下就知道了。然後他們全村的人就一大早沒吃飯,就直接趕到這裡來坐著。

  【解説詞】在村民們的半信半疑中,2019年11月30日,一架米-26直升機真的出現在村子上空。

  僅用八天時間,這架直升機成功將挖掘機、裝載機、潛孔鑽機一一運到村裏,朝著最後的一公里掘進。

  【同期】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副縣長 姚智:如果不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話,我想在其他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可能,沒誰會做這件事,花這麼大的代價,就為這麼幾十戶人家,兩百多口人去解決路的問題。

  【解説詞】在彝語裏,“阿布洛哈”意為“被遺忘的地方”,然而在小康路上一個民族都不能少的中國,阿布洛哈村不可能被遺忘。

  如今,這個大山深處的村莊已經實現“出門硬化路,抬腳上客車”的夢想,開始迎接山外來客。

  【同期】交通運輸部副部長 戴東昌:對於“三區三州”的交通運輸項目,我們大幅度地提高了投資補助的標準,五年以來共投入大約2800億元。“三區三州”所有的建制村都實現了通硬化路、通客車,解決了行路難的問題。

  【解説詞】今天,包括“三區三州”在內的中國農村公路總里程超過420萬公里,這張巨大的“毛細血管網”,將全國3萬多個鄉鎮、60多萬個行政村與國道、省道緊密相連,也將千千萬萬貧困群眾的小康夢穩穩托起。

  【解説詞】雲南西北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高山峽谷,江水奔騰,森林草場聳立雲端,然而,這世外桃源般的光鮮背後,卻是頻繁暴發的泥石流、山體滑坡和始終無法掙脫的窮困。直到2019年底,全州仍有80個貧困村44000多貧困人口。

  【同期】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地區振興司司長 童章舜:“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老百姓貧困程度極深,生存環境非常地惡劣,只有通過易地扶貧搬遷的這種辦法,才能從根本上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2017年以來,國家發改委向“三區三州”安排易地扶貧搬遷中央預算內投資110億元,支持“三區三州”110多萬貧困群眾實現易地扶貧搬遷。

  【字幕】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阿打村

  【現場】張永雯:我有點怕它滑,因為上面有水。

  【解説詞】駐村扶貧隊員張永雯,在阿打村已經工作兩年了。這是她第28次走過這座吊橋。橋對岸的峭壁上住著苦阿恒一家人。

  【現場】張永雯:阿苦,你來接我呢,好久不見啦!

  【解説詞】這個傈僳族少女已經15歲了,卻從沒有上過一天學。山外的世界對她來説,就像童話一般遙不可及。

  【現場】

  張永雯:咱前前後後都來了好多次了,都有十多回了,而且現在村裏很多村民都已經搬了,到上面大家又可以做鄰居了。

  苦阿恒媽媽妮四香:這裡可以生火煮飯,又可以養豬養雞,搬過去又不能養豬養雞。

  張永雯:咱們打工掙得比那個多呢,好不好?

  苦阿恒媽媽妮四香:我又不能打工。

  張永雯:去棒球廠,那個工作也不難。

  【解説詞】怒江州生活著50多萬傈僳族、怒族、獨龍族和普米族等少數民族群眾,人口占比超過93%,其中有不少是過去長期與世隔絕的“直過民族”。很多貧困群眾因為不理解易地扶貧搬遷的政策,一開始還是顧慮重重。

  【同期】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阿打村駐村工作隊隊員 張永雯:我就覺得可能他現在是暫時的不理解,但是以後的話,我覺得等他日子過得越來越好了,就會感恩了。就是你推他一下,他以後的日子可能就不一樣了。

  【解説詞】走不出心中的大山,就邁不進小康的門檻。

  為了不讓一個貧困群眾掉隊,2020年2月,怒江州在原有駐村工作隊的基礎上,又精心選派800名黨員幹部組成“揹包工作隊”,背上睡袋和乾糧,走進綿綿群山,挨家挨戶宣傳政策、對症下藥,一一解決群眾的後顧之憂。

  山裏,動員搬遷的扶貧幹部迎難而上;山外,安置社區建設也在攻堅克難。

  【解説詞】怒江沿岸地質條件複雜,施工難度極大,建築成本是平地建樓的近3倍。2017年以來,怒江州騰出峽谷中珍貴的平整土地,先後建起了70多個安置社區。

  【字幕】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福澤安置社區

  【解説詞】2020年1月,怒江州最後一個移民安置社區——福貢縣福澤社區仍在加緊施工。

  恰逢雨季,道路泥濘不堪。為了運輸一台大型施工設備,僅一百多公里的路,卻要走上十天。

  為了如期完工,縣裏的幹部和施工隊已經連續奮戰了9個月。

  【同期】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委書記 楊永鑄:壓力大、時間緊、任務重,睡都睡不著。反正只要我有時間我就會來盯著這個點,讓我們的貧困群眾儘快擺脫貧困,住上好的房子,過上好的日子。

  【字幕】2020年1月12日 福貢縣福澤安置社區

  【現場】施工人員:三、二、一,亮燈!

  【解説詞】2020年1月,福澤安置社區全部竣工,1500間新居正迎接著最後一批來自大山裏的新主人。

  【字幕】2020年3月28日 福貢縣福澤安置社區

  【解説詞】經過扶貧幹部耐心細緻的工作,苦阿恒的爸爸媽媽終於打開心結,願意走出大山,開啟全新的生活。

  3個月後,苦阿恒順利進入專為大齡失學兒童開設的學校,圓了自己的求學夢;媽媽妮四香也在小區的扶貧車間打工;大姐正張羅著租間門面開家早點鋪。

  短短幾年時間,“三區三州”共有110多萬貧困群眾和苦阿恒家一樣,自願搬出深山,實現了生産生活方式的轉變。

  【解説詞】“貧困之冰,非一日之寒;破冰之功,非一春之暖。”貧困群眾脫貧的關鍵不僅僅是物質上的幫扶,更需要思想觀念的轉變。

  【字幕】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族自治縣舀水村

  【解説詞】甘肅臨夏東鄉族自治縣舀水村的馬卡非也,這段時間委屈難受——村裏開了一家扶貧繡坊在招收繡娘,她很想去試一試,可婆家就是不讓。

  【同期】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族自治縣舀水村村民 馬卡非也:我也想像別人一樣,那樣掙錢,然後跟(丈夫)説。然後他説你好好看孩子嘛,你做啥做,然後他把我的東西全部都扔到地上。我心裏也特別難受,憋在心裏壓抑著,不敢總跟他(丈夫)反抗。

  【解説詞】馬卡非也的遭遇在東鄉縣十分普遍,在當地人的傳統觀念中,男人應該出門打工掙錢,女人就該待在家裏。要是女人也拋頭露面出門打工,就會被鄉鄰們看不起。

  馬卡非也全家七口人只有丈夫一人在外打工,即使是村裏的建檔立卡貧困戶,丈夫和婆婆寧可守著窮日子,也不同意她出去掙錢。

  【同期】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書記處原書記 章冬梅: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婦女的減貧事業,頂層設計把這個婦女的減貧納入到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整體戰略部署中。全國婦聯啟動並實施了“巾幗脫貧行動”,從思想、教育、健康、巧手等等各個方面來幫助婦女脫貧。

  【解説詞】隨著“巾幗脫貧行動”深入推進,臨夏州因地制宜,專門針對數量龐大的留守婦女扶持了一批適合她們在家門口就業的扶貧項目。即使這樣也還得挨家挨戶上門動員。

  【現場】縣婦聯幹部祁秀莉等人來到村民馬卡非也家

  縣婦聯幹部祁秀莉:你好,我們是縣婦聯的,你的兒媳婦馬卡非也,説是不讓來,不讓她來的原因是啥?

  馬卡非也的婆婆:不能去,兒子出去就行了,女娃娃不能出去,人家看見會笑話呢,不能出去。

  馬卡非也:婆婆讓我去吧。

  馬卡非也的婆婆:不讓出去,我們窮也不讓出去。

  縣婦聯幹部祁秀莉:你看她們年輕,不出去的話,你們永遠一輩一輩就受窮。

  繡坊負責人:我們是在家裏面可以接訂單。

  【解説詞】耐心地説服,細緻地勸解,馬卡非也的婆婆終於轉變了態度。

  就這樣,一家一戶走訪、勸説,許多東鄉女和馬卡非也一樣,來到繡坊,開始了她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勇敢走出家門的婦女們發現,精準扶貧,為她們開闢了更加廣闊的舞臺。對於這一點,積石山縣的馬在乃白體會更深。

  【字幕】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

  【解説詞】馬在乃白的丈夫幾年前突然去世,留下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和十幾頭牛。屋漏偏逢連夜雨,因為不懂養殖技術,她家的牛一頭接著一頭地死去。

  【同期】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積石山縣前莊村村民 馬在乃白:我眼睜睜看著(牛)剛打完針就死了,對我來説是,整個傾家蕩産。

  【解説詞】當馬在乃白深陷困境的時候,從中央到地方,精準幫扶的政策體系正在廣泛覆蓋。

  縣畜牧局的幹部手把手教她給牛打疫苗;扶貧幹部們引導她給牛上保險,幫她貸款購買新品種。

  勤勞肯幹的馬在乃白掌握了技術,圈裏的牛也越來越壯實,可到了該去市場賣牛的時候,她發現,一道難以逾越的障礙擺在面前。

  【同期】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積石山縣前莊村村民 馬在乃白:剛開始的時候,幾個老人站在我背後,説,哎呀,這個女的肯定是不正經的,不去買衣服、逛商場,(而去)逛這個牛街市上。

  【解説詞】自古以來,臨夏州就是“茶馬互市”的中心區,牛羊市場上放眼望去,全是“捏碼子”談價錢的大男人。女人出現在這種地方,往往會遭受非議。

  走上職場、走進市場,對很多觀念相對保守的貧困地區女性來説並不容易。為了幫助她們克服內心的畏懼,臨夏州針對婦女脫貧的各種培訓班,每週都會在各個鄉鎮開課。不僅傳授致富技能,還會對她們進行觀念疏導。

  【解説詞】大字不識一個的馬在乃白被扶貧幹部拉進了課堂。

  【現場】甘肅臨夏州積石山縣吹麻灘鎮婦女技能培訓班老師:害怕的是什麼,害怕的就是不敢往前走,不敢想、不敢做、不敢動。

  【解説詞】越聽,馬在乃白的心裏越亮堂。通往牛羊市場的這條路,馬在乃白曾走過無數次,但如今的她,已經不再膽怯。

  【同期】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積石山縣吹麻灘鎮村民:現在這是大老闆,可以嘛,賺錢沒問題,本事很大。

  【同期】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積石山縣前莊村村民 馬在乃白:女人啥活都能幹,我感覺我是挺自豪、挺驕傲的,趕上了個好時代,還是趕上了個好政策吧。

  【解説詞】現在,馬在乃白已成了遠近聞名的養牛大戶,和當地眾多走出家門的婦女一樣,正用勤勞的雙手,改變著自己和家庭的命運。

  【同期】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韓陜家村村民 馬阿舍:(以前)我老公只有他掙錢,現在(我)又有錢掙,心情也好了跟著。

  【同期】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松家灣村村民 馬秀蓮:以前我們都沒有見過什麼工廠之類的。長見識,知道這麼多,原來世界可以這樣。

  【解説詞】針對深度貧困地區婦女的系列精準扶貧措施,融化了傳統觀念的堅冰,不僅幫助千萬貧困女性贏得人生出彩的機會,也將她們的孩子和家庭帶進廣闊的新世界。這是“三區三州”脫貧攻堅戰超越當下、點亮未來,長久而溫暖的力量。

  【字幕】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喜德縣烈火村

  【解説詞】新學期開學第一天,涼山州喜德縣烈火村的孩子們早早出發,要趕往山腰上的幼教點。

  【解説詞】剛開始上課,又有一位村民領著孩子來到了幼教點。

  新來的小朋友叫皮特克哈,已經六歲了。本該是上小學的年紀,他卻是第一天走進幼兒園。

  既聽不懂老師説的普通話,又不能隨性玩耍,皮特克哈在教室裏如坐針氈。

  【同期】四川涼山州喜德縣烈火村幼教輔導員 吉木説鐵:我們倆剛來的時候啊,全部都是這樣的。(孩子們)家裏邊是語言環境一點都沒有,全部都是母語(彝語),包括四川話一句都不會,普通話就更不用説了。

  【解説詞】在“三區三州”,很多少數民族孩子在學齡前沒有學會普通話,進入小學後就無法跟上教學進度,因此輟學率極高。

  2018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涼山州看望彝族同胞時,特別關切這裡孩子們的教育問題。

  【同期】習近平:教育一定要搞上去,不能夠説下一代還繼續這樣地輸在起跑線上。一開始就是語言也不行,你們語言不行就不可能進入社會。文化不夠,你也不可能做更多的事情,就業上也受限制。

  【解説詞】教育扶貧是打贏脫貧攻堅戰、徹底斬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本之策,而在“三區三州”,當務之急是讓學齡前兒童學會普通話。

  2018年7月,國務院扶貧辦、教育部聯合印發《關於開展“學前學會普通話”行動的通知》,對四川等9省份少數民族學前兒童學前學會普通話行動作出部署,並在四川涼山州展開試點,著重提升幼教老師普通話教學能力,幫助學齡前兒童“聽懂、會説、敢説、會用”普通話,養成講衛生、愛學習、守紀律、懂禮貌等良好習慣。

  同樣是在這一年,在涼山州府西昌市,一座幼兒師範高等專科學校正式落成,點亮彝族孩子未來的師資力量,正在這裡培育。

  【解説詞】從中央到地方各級層面的幫扶,為村級幼教點注入了新的活力。從那以後,每週都會有專業的幼教老師來到烈火村,給孩子們帶來耳目一新的課程。

  幼教輔導員吉木説鐵和沙馬小龍也經常參加教師培訓,用規範的教學方法教孩子普通話。

  【解説詞】小皮特也已經喜歡上了幼教點的生活,短短幾天時間,就有了很大的變化。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財政先後為中西部地區累計投入支持學前教育發展專項資金1312億元,其中為“三區三州”投入高達302億元。2018年後,教育部又聯合國務院扶貧辦、財政部,明確提出中央財政教育轉移支付資金繼續向“三區三州”所在區域傾斜。

  這一項項強有力的政策和支持,必將為同小皮特一樣的孩子,開啟與他們父輩迥然不同的生活。

  【解説詞】獵獵經幡,傳遞著藏族人民世世代代對健康和吉祥的祈盼。

  【字幕】西藏自治區昌都市 丁青縣

  【現場】援藏醫療隊隊員:我們車子陷進去了,不能開了,就只能是走路走了。

  【解説詞】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的援藏醫療隊,正在趕往次旺塔孜家,試圖勸説他去醫院做手術。

  在前不久的包蟲病篩查中,21歲的次旺塔孜被發現病情危急。

  包蟲病嚴重時又被稱為“蟲癌”,狗和牛羊是重要的傳染源,牧區是包蟲病的高發區。西藏農牧民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現象極為普遍。推進健康扶貧,是西藏脫貧攻堅戰的重中之重。

  看到醫療隊登門,次旺塔孜一家很熱情,但是當醫生們提到手術治療時,他的媽媽卻十分抗拒。

  【同期】次旺塔孜媽媽:擔心,擔心兒子出事。

  【解説詞】在西藏的偏遠地區,許多牧民都害怕做手術。這一輪篩查中發現100多例病人,竟然沒有一個人前來接受治療。

  這次醫療救助行動,將為貧困家庭患者提供免費治療。醫生們特別希望這一家人能抓住機會。

  【現場】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醫生 陳敏:你哥哥的病灶在這個地方。在肝的左邊,他的病灶有這麼大,這一片都是。你給媽媽説一下好吧。必須要手術的,要是不手術它會越長越大。

  【解説詞】經過醫生的耐心勸説,次旺塔孜的媽媽終於同意讓孩子做手術。

  【解説詞】2017年以來,覆蓋全域的包蟲病綜合防治工作在西藏啟動,對西藏290多萬人進行包蟲病篩查,並對26000多名確診或疑似患者提供了免費救治。

  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出臺的《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特別提出:全面實施“三區三州”健康扶貧攻堅行動,重點做好包蟲病、艾滋病、大骨節病、結核病等疾病綜合防治。

  【解説詞】次旺塔孜是丁青縣第一個接受手術治療的包蟲病患者,他的康復讓其他患者看到希望,他們紛紛走進醫院。

  經過三年的努力,西藏包蟲病高發態勢得到了有效控制。

  為了從根本上解決西藏地區的醫療難題,中央又提出從“輸血式”支援向“造血式”支援轉變,幫助當地開展住院醫師培訓,為他們留下一支“不走的醫療隊”。

  【同期】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 李斌:2018年以來,中央財政累計為“三區三州”安排了240.6億元的資金投入,為1126個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加強建設,每個鄉都設置了衛生院,每個行政村都設置了村衛生室,並配備了合格的醫生,群眾基本醫療有保障的問題得到了徹底的解決。

  【解説詞】2020年是脫貧攻堅戰的決戰決勝之年,我國對未摘帽的52個貧困縣和1113個貧困村實施掛牌督戰,其中,“三區三州”佔比近一半。

  【字幕】2020年3月6日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

  【同期】習近平:要繼續聚焦“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要較真碰硬“督”,各省區市要凝心聚力“戰”,啃下最後的硬骨頭。

  【解説詞】中央和省對52個貧困縣給予332億元財政支持,各省財政也對1113個貧困村重點傾斜。

  四川涼山州對照“兩不愁三保障”核心指標,對七個未摘帽貧困縣的所有貧困村逐戶排查,補齊弱項短板。

  新疆和田地區兩萬名幹部紮在一線,助力五個未摘帽深度貧困縣發展特色養殖業,開辦現代農業産業園。

  怒江州在最後三個未摘帽貧困縣發展草果種植、修建“産業溜索”,解決貧困戶的運輸難題。

  咬定青山不放鬆,“三區三州”捷報頻傳,到2020年底,“三區三州”貧困人口全部如期脫貧。

  【解説詞】“山,快馬加鞭未下鞍。驚回首,離天三尺三。” 

  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三區三州”咬定青山、闖關奪隘,一舉攻克最頑固的貧困堡壘,打贏中國減貧史上最艱巨的戰役。

  “三區三州”的脫貧攻堅,走過了一段攻城拔寨、佈滿艱辛的非凡歷程;貧困群眾實現“一步千年”的歷史跨越,同全國人民一道邁入了小康社會。  

  歲月銘記,山河為證!

編輯:錢景童 責任編輯:劉亮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