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文創你會買單

來源:美術報 | 2022年04月28日 17:30
美術報 | 2022年04月28日 17:30
原標題:
正在加載

河南博物院藏“婦好鸮尊”文物的文創産品集錦 新華社記者李文哲攝

河南博物院藏“婦好鸮尊”文物的文創産品集錦 新華社記者李文哲攝

日前,新華社的官方微信推送了一位80後年輕設計師,他讓深埋土裏千年的文物,變成拿在手中賞玩的潮物,讓傳承千年的古蜀文明,變成人人喜愛的流行文化。此條推文一經推出,便引發了熱烈的討論。

如今,“文創+”涉足各個領域,一直爆款頻出,廣受消費者熱捧。所謂跨界,是把一些原本毫不相干的元素融合起來,通過元素的相互滲透,彰顯出一種新銳的態度,並取得消費者的好感,是對潛在消費者內心的需求進行聚合。如果能夠緊密地結合用戶內心的需求,則將會使營銷事半功倍。

近些年來,國潮興起。博物館,有古老文物,也有新潮融入。博物館孜孜探索館藏文物與傳統文化適應現當代年輕人的價值傳遞與傳承新方式。而文創IP本身就是國潮文化的代表,他們跨界合作所推出的産品,挖掘到了用戶喜歡新事物、愛玩愛分享,對傳統文化的認知和需求更為強烈的特性,三星堆彩粧、兵馬俑雪糕等這些有趣又有腦洞的營銷層出不窮,令人大呼驚喜。數據顯示,在2020年,僅上海文創産業的全年總産出就超過了2萬億元。

文創産品實現商業轉化的關鍵在於,把“IP最能拿得出手的點放大,讓消費者對IP産生人格化聯想,為消費者提供差異化的價值”。你會為什麼樣的文創買單呢?

千年文物變潮玩,這套潮玩可以有

“它站了幾千年,一定很累了,就想用一種比較可愛的方式,讓它坐下來”。潮玩設計師曾舟在三星堆博物館看到大立人像時腦海中就有了這個想法。曾舟曾是一名遊戲設計師,1989年出生的他酷愛“周邊”以及各種潮玩人偶手辦,市場價值已經超過百萬,但都是以歐美和日本的影視作品周邊人物為主。曾舟聯想起自己和身邊朋友的經歷,平時大家在國內各個景區旅遊,幾乎買到的都是大同小異的紀念品,這讓他很遺憾:“為什麼我們不能設計出具有中國特色的伴手禮呢?”2018年,曾舟辭掉遊戲設計的工作,成為一名獨立潮玩設計師,不過親人們表示不理解,曾一度認為他是“玩物喪志”。喜歡中國傳統文化的他,一直在思考怎樣把“周邊”和傳統文化結合,設計屬於中國自己的“周邊”。

2018年,曾舟以獨立設計師的身份被邀請到三星堆博物館參觀。博物館裏這些造型奇特、內涵豐富的古蜀王國傑作給了他極大的震撼與靈感。長著“千里眼”“順風耳”的青銅縱目面具加上小小的身子一定很萌吧,那座大氣恢宏的青銅大立人站了千年,要是坐下來休息休息,也會很可愛……

回到家後,曾舟將這些光怪陸離的三星堆青銅文物原型作為創作藍本,結合歷史資料、古蜀圖騰,給本沒有身體的面具和頭像設計出儘量符合原型內涵的下半身。再結合當下的潮玩元素,他將模型比例做了適當調整,頭大身小,一個個帶著厚重感的青銅文物,變成了“天然呆”的潮玩手辦。從最初的觸動到最後的呈現,曾舟前後花了一年的時間。他不斷地考究、打磨設計稿。一本三星堆博物館館長所贈的三星堆文物圖集被他翻得快要脫頁。

有了靈感後,三星堆系列作品便接連誕生了,每一件都保有文物固有的造型,一眼望去就知道源自三星堆,但不再是給人距離感的冰冷文物。變身後,它們個個俏皮可愛。

咧著嘴笑得憨憨的“銅獸面”、瞪眼呆坐的“青銅大立人”、穿上長袍的“金面銅人頭像”……這些來自“80後”設計師曾舟的三星堆福佑青銅像系列文物潮玩作品讓人耳目一新。這一系列作品還獲得了2020年金熊貓天府創意設計獎特別獎,在潮玩手辦圈裏引起不小反響。

“用手辦去影響下一代,讓傳統文化通過這些老少皆宜的玩偶‘活過來’。”曾舟表示,自己想做的不是玩具快消品,而是有內容、有溫度、有意義的文化IP,讓下一代隨手摸到的就是沉澱千年的文化。文化的傳承是一件很漫長的事,就是需要一代一代努力的堅持,幾代人童年之間的觸動與接力,正是熱愛在文化根脈賡續中力量的體現。

隨著文博行業發展和全社會消費升級,博物館文創産品成為文化消費領域“新寵”,文創消費成為文博消費新常態。近年來,中國博物館文創彰顯出強勁而蓬勃的生命力。從“網紅”故宮福盒,到近幾年各大博物館相繼推出的大熱“考古盲盒”,越來越多的博物館文創做到了大眾心裏,讓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圈粉”無數年輕人。

“小時候就特別喜歡玩具,長大之後能把這個愛好變成自己的職業,我覺得算是圓夢了。將傳統文化和潮玩結合起來,就是現在正在做的一個夢。”曾舟説,“我以後的目標就是把國內知名的文化古跡和文博館藏設計成系列的文物潮玩,讓這些文化‘IP’走在潮流前沿。”

編輯:韓丹 責任編輯:
點擊收起全文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頂部
藝訊推薦 更多>>
央視畫廊 更多>>
正在閱讀:什麼樣的文創你會買單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手機看
掃一掃 手機繼續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