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款藝術品變成了一段代碼

來源:光明日報 | 2022年04月08日 16:31
光明日報 | 2022年04月08日 16:31
原標題:
正在加載

梵高《星夜》畫作借助聲光效果在多個巨幅寬熒幕上實現緩慢流動。(資料圖片)

梵高《星夜》畫作借助聲光效果在多個巨幅寬熒幕上實現緩慢流動。(資料圖片)

數字藏品火了。今年1月,國畫大師齊白石的原作《群蝦圖》首個社交化數字藏品在上海嘉禾首屆冬季拍賣會競拍,最終以30萬元落槌價成交;北京冬奧會舉行期間,國際奧委會官方授權的冰墩墩數字盲盒發售,售價99美元,售出當天“秒無”。當下,國內外各大博物館、企業甚至藝術家個人都開始試水數字藏品,這已經成了一個不可忽視的文化現象。

所謂數字藏品,是指使用區塊鏈技術,對應特定的作品、藝術品生成唯一數字憑證,在保護其數字版權的基礎上,實現真實可信的數字化發行、購買、收藏和使用,具有可追溯、難以篡改等特點。將專業的解釋翻譯一下:這些作品雖然在線上,不可摸不可碰,但也具有稀缺性特徵,也是收藏品。傳統藏品和數字藏品相比,前者鎖在保險櫃裏,後者則在網絡賬號裏。

這可能會把千百年來的收藏形態給徹底改變。傳統意義上的收藏,都是實物形態的,珠玉寶器、簡牘書卷,無論如何得有一個可觸摸的“實實在在”,來提供一種佔有感。數字藏品就不是這樣了,它是虛擬的,超物理形態的,説是一個藏品,其實只是收藏了一段代碼。

數字藏品可能會避免一些傳統藏品的遺憾,比如不會有那麼多毀損,金字塔不用拆下來搬進博物館,《富春山居圖》也不用分開收藏,蟲蛀、風化、腐蝕,這些收藏大敵將不復存在。

當然,這不代表數字藏品就更耐久,一個技術性的變化,可能就會導致藏品消失。小説《三體》裏未來人類選擇留下文明的形式依然是石刻,這是個有啟發的假設。所謂藏諸名山、紙壽千年,恐怕沒有哪個數字載體可以超過物質留存,人們怎麼可能指望千變萬化的互聯網出現“海枯石爛”的故事?

在現階段看,不同的收藏方式還是各有優劣,人們不妨各取所需。不過數字藏品的出現,依然足夠有衝擊力,讓傳統的文化定義開始發生轉移。傳統的藝術創作,追求的是經典化、古董化、精英化,那麼今天有可能變得日益技術化、日常化、平民化。人類對文化的欣賞、擁有與滿足,開始擺脫物質限制,走向一種超現實。人們在純粹的物質世界之外,製造了一個平行空間,這裡有全新的價值模型,有獨特的闡釋邏輯,解構的同時也在建構,讓人迷惑也充滿刺激。

或許,對許多人來説,接受數字藏品還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但對數字藏品,我們不妨用一種歷史觀去看待。現實世界的發展總是會帶來很多意外,顛覆認知的畫面也會不斷出現,文化與藝術,也可能變成代碼與符號,以虛擬的方式,貼近人們的生活。

可以想見的是,作為新生事物,數字藏品可能會出現許許多多讓人大惑不解的景象。這些問題,可能還需要從實踐中去找到解決辦法,但沒必要以一種排斥的、傳統的、懷疑的態度去對待新生事物。每一次技術變革、審美重建,總會帶有一點頭腦風暴的眩暈感,人們應該有這個準備。

(作者:羅兵,係南京大學文學院博士)

點擊收起全文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頂部
藝訊推薦 更多>>
央視畫廊 更多>>
正在閱讀:當一款藝術品變成了一段代碼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手機看
掃一掃 手機繼續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