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學科擬升級,“大家”有話説

來源:美術報 | 2022年04月06日 17:27
美術報 | 2022年04月06日 17:27
原標題:
正在加載

“全國第十二屆書法篆刻展覽”觀展現場

“全國第十二屆書法篆刻展覽”觀展現場

近段時間,我們可以看到在網上有關於書法學科建設的討論。這緣起于國務院學位委員會下發的《博士、碩士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學科專業目錄(徵求意見稿)》,經過新一輪學科專業目錄修訂工作,面向各省市學位委徵求意見。相比目前使用的2018年學科專業目錄,新版目錄中,法醫學有了一級學科,目錄同時明確了交叉學科的一級學科。新目錄與原目錄相比,授予學位的學科門類增加到14個。這其中,最抓人眼球的,當屬書法和美術合併為一級學科。在上一版的《博士、碩士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學科專業目錄》中,“美術學”是一級學科,“書法學”是其二級學科。當然,目前大家看到的新版目錄還只是一個意見徵求稿,不是定論,但在圈子裏還是引發了眾多的關注和討論。

學科升級,是多年的呼籲

此次看到的徵求意見稿中,書法和美術合併為一級學科,是眾人為之努力的結果。

在2019年5月30日全國政協第二次重點提案辦理協商會上,“加強書法學科建設”成為焦點。該提案是由全國政協委員陳洪武等在當年兩會提出的,經全國政協主席會議確定,列為當年40個重點提案之一,並確定列為7個重點提案辦理協商會之一。

其實,早在2018年的全國兩會上,陳洪武等多位委員提交了《關於設置書法學為一級學科的提案》,指出目前書法學科定位已經不適應新時代傳承與發展優秀文化的現狀。2019年兩會期間,陳洪武提交了《關於書法學升格為一級學科的提案》,再次呼籲書法學科建設問題。2020年的兩會期間,陳洪武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他將在會上從國家文化安全和中國特色學科建設兩個角度,再次闡述“將書法提升為一級學科”的意義,“值得我們高度關注的是,現行的學科設置採用書法隸屬美術的模式,學科建設依賴與效倣美術學,從招生、教學到就業,多套用美術學模式來培養、使用書法人才,導致所培養的人才沒有體現書法自身的專業特色,也沒有達到嚴格意義上書法人才培養與使用的要求。”

中國書協原主席、全國政協常委蘇士澍,全國政協委員宋華平,著名書法張海等也都為書法學科建設積極呼籲。

呼籲將書法升級為一級學科,一方面是學科建設的考慮,另一方面則是現實的需求。

蘇士澍在2019年的全國政協第二次重點提案辦理協商會上就表示,“目前我國高校書法學本科生大多歸屬於美術學,碩士、博士挂靠于文學、美術學、歷史文獻學等。書法學科在招生方式、考試內容、教學內容、課程體系建設,乃至學生畢業等方面,都會受制于其他學科理論與研究體系,無法專注于書法學的研究。”

據統計,2021年全國已有200余所高校招收書法專業學生,有近150所高校開設書法學本科專業,80余所高校招收書法專業碩士,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美術學院、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範大學、首都師範大學、南京藝術學院、浙江大學、吉林大學、四川大學等20余所院校招收書法博士生授予博士學位。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李一撰文表示,今天的書法學科,已得到包括學術界在內的社會各界的普遍認同。眾多高校在書法人才培養上,有著明確的人才培養目標,經過較長時間的探索,在培養書法人才上已積累了一些經驗,並形成了較為系統的課程體系。且當下社會對書法學科培養的人才有較穩定和一定規模的需求。

是壓力,更是動力

中國高等書法教育自1963年成立以來,即將迎來60週年。而自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浙江美術學院組建我國第一個書法碩士點並正式招收研究生以來,書法研究生教育也走過了40多年的歷程。

在2011年版的《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學科目錄》中,“藝術學”開始從“文學”中獨立出來,成為我國學科中的第十三個學科門類。曾屬於二級學科的“美術學”升級為“藝術學”門類下的一級學科,“書法”則從屬於“美術學”,被列為二級學科。

在10年後,我們看到,徵求意見稿中,將書法和美術合併為一級學科,從屬到並列,有著“質”的飛躍。

中國美術學院副院長、浙江省書協副主席沈浩表示,書法學升格,與美術合為一級學科,于書法教育工作者而言必然是喜訊。中國文聯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長兼秘書長陳振濂在接受《藝術市場》雜誌採訪時表示:“就我個人的學術生涯而言,如果站在研究書法學學科的學者立場上,我肯定希望書法學能儘快成為一級學科。這是我的願望,也是我們40年來為之奮鬥的目標。”

欣喜之餘,壓力隨著而來。“我們也不希望僅僅是因為政策的傾斜讓書法佔了便宜,而是真正貨真價實地通過自己的努力來獲取。目前看來,如果我們的準備不足,只是一味狂歡,那就會有這種嫌疑。這恰恰是我現在面對狂歡氛圍比較憂慮的:升級對於我們的學術意味著什麼?對我們自己意味著什麼?我覺得是更大的壓力,意味著更新更高的挑戰。而現在,則是小學生交不出合格作業的那種窘迫和跼踀不安。”陳振濂表示。

“書法何以與當下的美術並駕齊驅?今天的美術包含繪畫、雕塑、中國畫、美術學、跨媒體藝術、實驗藝術漫畫等專業,是橫跨中西、兼顧傳統與當代的藝術,僅繪畫還能分油畫、版畫、壁畫、水彩等各個畫種。而書法究竟能以怎樣一個相同邏輯或者相似的學科內涵與今天的美術相並列,我們似乎還很難找到答案。”這是沈浩在思考的問題。

學科建設是一項複雜而龐大的工程,首先要解決的便是二級學科的設立。當然,具體如何設置,還要專家們集思廣益,拿出切實可行的方案。

現實意義在哪

“一方面,偉大的時代需要專業的拔尖人才,書法專業拔尖人才離不開專業的教育培養和系統的訓練。另一方面,社會發展更需要普及書法教育的人才,尤其是需要專業精通的中小學書法教師。”李一表示。

“書法成為一級學科”,功利一些説,有著非常多的“好處”:如有更多學校可以成立書法學院,擁有更多的自主權;書法領域可繼續細分二級學科,發揮每個細分領域的優勢;社會科學基金等項目將會有更大的傾斜;對書法生來説,各方面的機會更多了。

這些年來,教育部積極推進在中小學開展書法教育,但師資一直以來是困擾。

在此前美術報的一個小調查中,書法專業的學生畢業後,33%的人在學校(包括中小學及高校)中任教,35%的人選擇辦培訓機構或者是在培訓機構中任教,8%畢業生進入了與藝術相關的企事業單位(包括畫院、博物館、美術館、報社等),剩下進入到私人企業、成為自由職業者或者是其他。雖然有1/3的畢業生進入到了學校任教,但人數還是遠遠不夠。

首先,因學科歸屬問題,綜合類大學一般二級學科不能成立獨立學院,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本科的招生數量,並直接導致了中小學書法教師師資力量薄弱。其次,由於書法的學科設置,書法教師以美術、語文、歷史等學科進行資格考試,書法教師職稱評聘也要以美術專業評聘,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中小學書法教育的開展。且學校的藝術教師編制本就不多,大部分學校招老師多考慮美術為主,以至於書法老師在學校裏流動性很強,專業畢業生們不願去學校任教,去了也往往留不住人。此外,評定職稱和專業教師資格證以美術為主,這為書法老師的晉陞之路增添了難度。

在2021年版“學科專業設置徵求意見稿”中,“美術與書法”並列成為一級學科,但也有專家表示擔心,對教師資格證考試、招聘考試、職稱評定等來説,是否會和之前書法為美術學下的二級學科一樣,陷於尷尬的境地。

升級為一級學科之後,書法的職稱制度是否會相應出臺,中小學的書法教師編制是否會增加,我們期待著。

同時,我們相信今後書法專業的學生面對的出路會更廣闊一點,限制會更少一些。

點擊收起全文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頂部
藝訊推薦 更多>>
央視畫廊 更多>>
正在閱讀:書法學科擬升級,“大家”有話説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手機看
掃一掃 手機繼續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