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藝術新風尚——漫談女性畫家的市場行情

來源:美術報 | 2022年03月07日 17:52
美術報 | 2022年03月07日 17:52
原標題:
正在加載

草間彌生 南瓜 2016年

草間彌生 南瓜 2016年

  在中外藝術市場上,女性畫家與男性畫家相比,往往不太受人們關注,也很少有市場的熱點和焦點,人們能報出女性畫家姓名的恐怕十分有限。根據筆者近年來觀察,在國外女畫家中,以表現著女性真實、現實、隱忍、苦楚品質的墨西哥女畫家弗裏達·卡羅(1907-1954年)在2021年紐約蘇富比現代藝術晚間拍賣中有極其亮眼的表現,她1949年作的油畫自畫像《迪亞哥與我》,儘管尺幅很小(30×22.4cm),但拍賣非常搶手。該作從2600萬起拍,以3100萬落槌,3488.3萬美元成交,打破了弗裏達在2016年所創下的800萬美元的成交紀錄,創下其最新的拍賣紀錄,也成為了拍場上最貴的拉丁美州藝術品。

  類似弗裏達·卡羅偶爾創下天價的女畫家不在少數,但這類畫家缺乏市場的穩定性和持續性。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女畫家草間彌生。據悉她10歲患精神疾病,但也正是這一缺陷,給她帶來了驚人的藝術創造和價值。草間彌生在藝術上有“波點女王”之稱,以其極具感染力的前衛藝術創作、極富傳奇色彩的藝術人生,風靡世界達70餘年。有趣的是,她早年每一幅作品的價值在100美元左右。如今在拍賣行,草間彌生的作品非常搶手,每一幅的價格在100萬美元上下,因而也讓她成為了最昂貴和最暢銷的女畫家。近十年來,她的作品多次刷新在世女藝術家的拍賣紀錄,同時連續多年佔據女性藝術家年度拍賣成交量的榜首。記得2014年,她的早期代表作《White No.28》以710萬美元成交,從此開啟她在市場上高價行情的序幕。近幾年,無論是中國台灣、香港或是內地市場也時有草間彌生作品露面,價格不菲。如在2021年香港佳士得拍賣會上,草間彌生2017年作《南瓜》彩繪獲價5545萬港元成交。而在上海嘉禾2021春拍的最後一天,萬眾期待的“一念永恒”草間彌生《無限的網》原作及區塊鏈數字存證特場正式舉槌。其中,一組《無限的網》+鑒證權益NFT,經過近一小時拉鋸,最終以9150萬元落槌,加佣金約1.05億元成交。這是上海嘉禾拍賣歷史上,第三件過億拍品,也是草間彌生拍賣歷史上,NFT全球首次嘗試。目前,草間彌生以其獨特、強烈的個性成為全球市場最受歡迎的女畫家,未來市場前景十分看好。

方君璧 京都櫻花 布面油畫 1955年 廣東美術館藏

方君璧 京都櫻花 布面油畫 1955年 廣東美術館藏

  在中國女畫家中,儘管近百年來涌現出不少女畫家,但在市場上真正能與男畫家抗衡的並不多,在筆者看來油畫家中首推潘玉良,國畫家中要數陳佩秋。

  潘玉良(1895-1977年),是中國為數不多最早留法的女畫家之一,東方第一個考進意大利羅馬皇家畫院的人,第一位入選意大利國家展覽會的中國女畫家,第一位作品進入盧浮宮的中國畫家,近代以來中國第一位舉辦個人油畫展的女藝術家,並在世界藝壇馳騁40年之久,成為世界藝壇知名的藝術家;她的人生傳奇被多次改編成影視戲曲,搬上熒屏舞臺,並一度在海內外掀起了“潘玉良熱”,成為了家喻戶曉、人人皆知的人物。潘玉良擅長油畫、素描、水墨畫、雕塑、版畫,油畫以肖像和人體為主,題材大多是中國少女,畫風略受馬蒂斯和野獸派的影響。據筆者觀察,潘玉良一生創作了許多自畫像,數量可觀。通過眾多潘的自畫像我們可以感受到她極度的自戀和自信,外面孤獨,內心豐富,活在自我興趣的世界裏。著名美術史家蘇立文曾説:“潘玉良是當代能使中西藝術融合的少數中國畫家中一位傑出的榜樣。”

關紫蘭 瓶中繁星 粉彩 年代不詳 廣東美術館藏

關紫蘭 瓶中繁星 粉彩 年代不詳 廣東美術館藏

  上世紀九十年代國內藝術品拍賣興起後,潘玉良的作品很少露面,主要是當時國人對油畫認識不夠,致使油畫收藏不成氣候。步入21世紀後,隨著國內油畫收藏的急劇升溫,潘玉良的作品時常在拍賣場上亮相,價格上揚較快,2002年《抗日血流》在上海崇源以17.6萬元成交;2003年《瓶花》在嘉德獲價35.2萬元;2004年《浴女》在香港蘇富比以213.4萬港元拍出;2005年潘玉良1949年創作的《自畫像》在香港佳士得獲得熱烈追捧,最後以1021.8萬元成交,價格首次突破了千萬元大關;2014年《海邊三裸女》在嘉德香港獲價1667.5萬港元;同年,《窗邊裸女》在保利香港拍賣中3453萬港元拍出,創下潘玉良作品新高,充分顯示了潘玉良作品良好的攀升勢頭。近幾年,潘的作品頗受歡迎,2018年香港蘇富比上拍潘玉良1952年作《裸女》彩墨畫,以1452萬港元成交;2019年嘉德推出潘玉良《海邊三裸女》油畫,以1740萬元成交;2020年佳士得上拍潘玉良1966年作水墨水彩畫《丁香》,成交價為500萬港元。目前,潘玉良是女性畫家中價格最高的畫家。對潘玉良作品的市場前景,筆者認為,如果將常玉、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等稱之為油畫市場第一陣營,那麼,潘玉良則與林風眠、劉海粟、吳大羽等屬於市場第二陣營。儘管未來潘玉良躋身市場第一陣營有一定難度,但上升空間還是有的,特別是潘玉良作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一代畫魂,加上她又是一位女性藝術家,有獨特的優勢和題材,市場空間值得期待。其她像關紫蘭、蔡威廉、丘堤、蕭淑芳、孫多慈、方君璧等女油畫家的影響力很難與潘玉良比肩,也很難在市場上形成固定的價格,只能一般性的關注。

  陳佩秋(1923-2020年)是海上著名的書畫家、鑒賞家。早年就讀國立藝專,屬於科班出生,當時潘天壽等都是校內院係的教員,但對她早期藝術成長最有幫助的還是要數鄭午昌,是鄭午昌的傳授使她沉浸在五代北宋繪畫的天地裏,使她走上繪畫的正道,後來入“鹿胎仙館”,成為鄭午昌的弟子。新中國成立後,陳受到了謝稚柳的點撥指導,傳統功力日漸深厚。1956年上海中國畫院成立,被聘為首批畫師,也是當時最年輕畫師之一。改革開放後,陳佩秋眼界大開,特別是面對西方繪畫的藝術。陳佩秋不斷地改變自己的風格,她欣賞法國印象派大師馬奈、雷諾阿及德加閃爍的顏色和精煉明確的筆觸,並參照了印象派的用色于中國傳統畫上。在陳佩秋成熟時期的作品中,西方藝術帶來的影響益發明顯見於山水畫和用色方面。從其存世作品看,陳佩秋的藝術道路大致分為三個時期,早期受鄭午昌的傳授,中期受謝稚柳的指導點撥,後期自己借鑒西方藝術影響,銳意進取,把西方的色彩與中國傳統技法和現實生活結合起來。同時,陳佩秋對書法頗有造詣,尤其是行草,其飄逸無塵、典雅靈動的氣韻和格調,讓人賞心悅目,頗為耐看。

 陸小曼 黃山清涼臺 紙本設色 1961年 上海中國畫院藏

陸小曼 黃山清涼臺 紙本設色 1961年 上海中國畫院藏

  陳佩秋的作品于九十年代進入海內外拍賣市場。1993年她的《春谷幽蘭》在首屆朵雲軒拍賣會上以2萬元成交,1994年《竹鳥》被蘇富比拍至1.15萬港元。以後,陳的作品呈穩步攀升之勢。1995年她的《春山白雲圖》被朵雲軒以6.82萬元賣出。1996年朵雲軒又推出陳的兩本冊頁:一本為《花果蝦蛙冊》拍得4.62萬元,另一本為《春華秋實冊》拍得7.7萬元。1998年儘管藝術市場受到東南亞金融危機的影響,但陳的作品仍顯示出強勁的勢頭。這一年,她的《雜畫冊》被中國嘉德拍至4.4萬元,《翠林短亭圖》在朵雲軒拍賣會上以14.33萬元成交,首次突破了十萬元大關。1999年她的精心之作《春山訪友》在朵雲軒拍賣會上以22萬元成交,再創陳氏作品新高。2000年陳的《翎毛圖四屏》和《案頭小品冊》在朵雲軒拍賣會上創下12.65萬元和7.7萬元成交的好成績。2010年後,陳的細筆青綠山水異軍突起,讓人們看到了陳的潛力和後勁。2011年《春山飛泉圖》在上海東方以1242萬元成交,價格首次突破了千萬元大關。2013年《萬紫千紅冊頁》被上海嘉禾拍至1782.5萬元,此作為陳佩秋作品市場最高價。近兩年來,陳的作品價格有所下滑,但精品仍有不俗的表現,如2021年華藝國際隆重推出了“唸唸——奇緣齋珍藏陳佩秋書畫專場”,上拍的33件作品100%成交,實現了拍場白手套,成交總金額為2753.56萬元,其中成交排行榜前三為陳佩秋《鴛鴦杏花》1035萬元,《生意盎然》408.25萬元,《元寶山》287.5萬元,成績相當理想。

李秋君 向東海要魚 紙本設色 1959年 上海中國畫院藏

李秋君 向東海要魚 紙本設色 1959年 上海中國畫院藏

  此外,陳佩秋的書法也有不俗表現,2010年《行書》卷和《草書十言聯》分別在榮寶和博古齋以7.28萬元和6.72萬元成交;2020年陳1976年作《草書魯迅詩十屏》在上海嘉泰以64.4萬元成交,此價創下陳佩秋書法的市場最高價。從目前的市場表現看,以陳的青綠山水精品價格最高,大幅青綠山水價格大都已在百萬以上,其次是工筆花鳥。

  鋻於陳佩秋的藝術代表了當今女性國畫家的水平,未來仍有能力再創佳績,值得市場和藏家重點關注。

  除陳佩秋外,何香凝、宋美齡、吳青霞、李秋君、俞致貞、潘靜淑、王叔暉、周鍊霞、潘素、陸小曼、陳小翠、顧飛、謝月媚、沈雲霞、侯碧漪、方召麟、胡潔青、周思聰等也值得適當關注,她們中不少人題材豐富故事多,價位低,有的女畫家甚至還有絕技,如吳青霞的鯉魚、蘆雁,王叔暉和周鍊霞的仕女,俞致貞的工筆花鳥都是享譽畫壇的。所以,挖掘被市場低估的、有題材的女畫家作品至關重要,相信日後會給你意想不到的回報。(朱浩雲)

點擊收起全文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頂部
藝訊推薦 更多>>
央視畫廊 更多>>
正在閱讀:未來藝術新風尚——漫談女性畫家的市場行情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手機看
掃一掃 手機繼續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