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畫市場:回望2021,展望2022

來源:美術報 | 2022年03月03日 17:03
美術報 | 2022年03月03日 17:03
原標題:
正在加載

 郭忠恕(傳) 避暑宮圖 174×102cm 立軸 設色絹本 中國嘉德2021秋季拍賣會中以7762.5萬元成交

郭忠恕(傳) 避暑宮圖 174×102cm 立軸 設色絹本 中國嘉德2021秋季拍賣會中以7762.5萬元成交

  回望2021年拍賣市場,總體呈現“明顯趨暖,穩中走強”的態勢。書畫板塊作為整個藝術品拍賣的半壁江山,也是一樣。2021年中國嘉德春拍,中國書畫總成交9.36億元;2021中國嘉德秋拍,中國書畫總成交14.8億元。2021北京保利春拍,中國書畫總成交8.4億元;2021北京保利秋拍,中國書畫總成交11.23億元。無論中國嘉德還是北京保利,中國書畫的表現都強于2020年。展望2022年,書畫市場依然會有上佳表現。

  古書畫表現略強

  《平定西域獻俘禮圖》4.14億元領銜


  2021全年,古代書畫共誕生了3件億元拍品。分別是,2021北京保利春拍中,清徐揚《平定西域獻俘禮圖》以4.14億元成交,創造了2021年度古代書畫拍賣成交紀錄;2021中國嘉德秋拍,明代周之冕《百花圖卷》以1.48億元成交;2021年北京榮寶春拍,清石濤《山麓聽泉圖》1.2億元成交。相較于2020年只有2件古書畫億元拍品,文同、蘇軾《墨竹卷》1.21億元,朱敦儒《睽索帖》1.5億元,2021年的古書畫成交表現要略強一些。

  價格5000萬元以上的拍品,也比2020年要稍多。如北京保利春拍中的元代楊維楨《壺月軒記》以9027.5萬元近億元的價格成交。在北京保利秋拍中,元代王振鵬《錦標圖》也以7590萬元的不俗價格成交。2021中國嘉德秋拍,宋代郭忠恕(傳)《避暑宮圖》7762.5萬元成交,惲壽平《山水花卉冊》5750萬元,明代尤求《秋窗博弈圖》5313萬元成交。2021中國嘉德春拍,明代唐寅《行書七古詩卷》5750萬元成交。

  2021年古書畫的特點有四:首先,《石渠寶笈》著錄拍品仍然受到買家的追捧,如創出4.14億元天價的《平定西域獻俘禮圖》就是著錄于《石渠寶笈續編》的拍品。其二,元明兩代的大名家,更具有市場號召力,如元代王振鵬《錦標圖》、明代周之冕《百花圖》等。其三,歷史上著錄豐富的名作,更容易出高價,如元代楊維楨的《壺月軒記》就屬於這類拍品。其四,名家舊藏的古書畫,更受到藏家的青睞,如郭忠恕(傳)《避暑宮圖》就是陳佩秋舊藏。

  展望2022年古書畫行情,相信仍將會有良好的市場表現。藏家仍會將眼光向上盯住宋元的高古書畫,畢竟宋元書畫可遇不可求。當然明清書畫的大家或《石渠寶笈》著錄拍品也有機會誕生高價,明四家、董其昌、徐渭、八大山人、石濤的精品也一定會受到市場的格外青睞。但是由於古代書畫真偽難辨,有些甚至5000萬元以上價格成交的拍品,都存在較大爭議,所以買家有時還是保持一份謹慎為好。

  近現代書畫搶眼

  張大千《秋曦圖》再創1.95億元天價


  2021年近現代書畫依舊搶眼,國內誕生兩件過億元拍品。2021中國嘉德秋拍,張大千《秋曦圖》1.95億元問鼎2021年度近現代書畫最高價。2021年北京永樂春拍,吳冠中彩墨畫《甦醒》1.15億元成交。

  2021年,絕對是個“張大千年”,張大千的市場表現最為炙手可熱。應該説,張大千的這股熱,是先從香港傳導來的,因為在2021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上,潑彩《碧峰古寺》就先以2.09億港元成交;繼而2021年香港蘇富比秋拍,另一件潑彩《春雲曉靄圖》又以2.14億港元成交。最終在中國嘉德秋拍造就了潑彩山水《秋曦圖》1.95億元拍品的出現。張大千3000萬元以上成交的也不在少數,如《夏山高隱圖》7245萬元,《倣顧愷之醉舞圖》4025萬元,《丁未潑彩》4025萬元,《鉤金朱荷》3622萬元等。

  其他近現代大師也有不俗表現。吳冠中彩墨畫《甦醒》1.15億元成交,是吳冠中晚年中國畫抽象化變法的一件巨制。齊白石《廣豳風圖》9200萬元,是齊白石早期草蟲花卉精品。傅抱石《為羅時慧作柳蔭仕女圖》9775萬元成交,畫僅兩平尺多,可謂“畫小价高”的典範。溥儒生平第一巨幛《松岩訪友》以3047.5萬元成交,創造溥儒作品成交紀錄。

  2021年近現代書畫的最大特點是“張大千一人獨秀,傅抱石小畫驚人。”兩件拍品,一大一小,但都是博物館級別的藏品,自然受到買家的熱烈追捧。張大千《秋曦圖》自問世後,從未登錄過大陸,是張大千晚年潑彩山水的代表作,1.95億元實至名歸。而《為羅時慧作柳蔭仕女圖》僅2平尺多的小畫,居然能估價待詢,起拍價8000萬元,恰恰説明了畫的精彩程度。其他多位大師如齊白石、徐悲鴻、黃賓虹、潘天壽、李可染都算中規中矩,在這一年中沒有太亮麗的市場表現。

  展望2022年近現代書畫行情,相信張大千和傅抱石依然會有可能保持強勢,同時希望稍顯沉寂的徐悲鴻、潘天壽、黃賓虹、林風眠、劉海粟都能在2022年有上佳的市場表現,也希望價格上長期欠缺表現的一些二線大師如吳作人、李苦禪、陸儼少、葉淺予、陳大羽等能有一些補漲行情。近現代大師的行情經常是輪流爆發,你方唱罷我登場,各領風騷兩三年,2022年也許會有其他大師給市場帶來驚喜。

  當代書畫冷熱同在

  崔如琢《山水四條屏》3.45億元


  2021年,“當代書畫”可謂火爆與理智同在。在2021年北京永樂春拍中,崔如琢巨幅《山水四條屏》以3.45億元成交,價格超越近現代大師,令人瞠目。與此同時,2021年中國嘉德春拍“當代書畫”總成交3135萬元,2021年北京保利秋拍“當代水墨”專場總成交5598萬元,大體與往年持平,顯示一種平穩與理智。

  2021年,當代書畫拍賣市場一直比較活躍的多位名家,也都有不錯的市場表現。如何家英《人物四條屏》448.5萬元,黃永玉《故鄉之憶》230萬元,史國良《訪狀元》172.5萬元,李小可《千岩競秀圖》862.5萬元,王西京《小站》281.7萬元,王明明《幽園四季四條屏》276萬元,但除了個別人外,價格大多有所下降。而田黎明、范揚則連百萬元都沒有突破。當代水墨方面,徐累《天花》287.5萬元,李津《五色譜圖》207萬元,也不再有往日的高價。

  當代書畫和新水墨前些年價格上漲過快,價格明顯“發虛”,現在價格回落十分自然。究其緣由,其一,前幾年當代書畫和水墨行情炒作過度有點透支,現在適當調整非常正常。其二,當代書畫和新水墨在經過快速上漲後,開始進行洗牌,一些缺乏學術支撐的畫家價格開始快速回落,一些畫風長期不變缺乏創新的畫家,也開始被市場拋棄。就2021年當代書畫的高價拍品看,除了極個別畫家是近年新作上拍外,大部分都是往年舊作,而當代書畫的收藏,藏家往往更“喜新厭舊”,價格難有新高也就非常自然。

  展望2022年,當代書畫板塊總體還是屬於小眾市場,買家參與人數不多,一個大拍專場的總成交額會徘徊在三四千萬元左右,即便中國嘉德的當代書畫專場也不過如此。當代書畫的投資升值效果較差,價格有時也不抗跌,起伏較大,不適合大資金進入。(牟建平)

點擊收起全文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頂部
藝訊推薦 更多>>
央視畫廊 更多>>
正在閱讀:書畫市場:回望2021,展望2022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手機看
掃一掃 手機繼續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