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青年美展看青年美育

來源:中國文化報 | 2021年11月23日 16:46
中國文化報 | 2021年11月23日 16:46
原標題:
正在加載

▲子曰(文創産品設計) 胡川 徐茜雅 殷文琦 中國美術學院

▲子曰(文創産品設計) 胡川 徐茜雅 殷文琦 中國美術學院

美育不僅關乎個體人格的健全和自身的完善,也關乎未來人類生存質量的提升和美好生活的實現。高校美育在“立德樹人”“以美育人”“以文化人”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優勢和責任擔當。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高校的美術建設也同樣迎來了新征程。在新的時代風氣之下,新生代藝術家、青年學生擁有什麼樣的時代特質?當下院校藝術的創作和教學呈現出怎樣的特點?

“第十六屆上海青年美術大展”“第八屆浙江青年美展”“第三屆兩岸藝術院校優秀畢業作品展”……近日,一系列以青年藝術家和青年學子的作品為主體的展覽相繼舉辦,展現出青年藝術家和青年學子一段時期以來的創作風貌的同時,也讓我們對上述問題有了一些認識。

青年藝術家活力盡顯

今天的青年藝術家和學子,面對日新月異、豐富多元的新世界,以及深厚的歷史傳統和先進的數字科技並存的時代語境,他們以更廣泛的思考、更靈動的情感、更多元的探索來表達自我和回應時代。

正于劉海粟美術館舉辦的第十六屆上海青年美術大展引人關注,劉海粟美術館館長鮑薇華認為,參展作品整體風格充滿時代的氣息,展現了新時代藝術青年的新思考、新探索和新表達。“青年創作者以各自的創作實踐觀照時代和生活,傳達思考和感悟,關注自我與社會、與自然的關係,向中國傳統文化致敬,體現藝術創新精神,突破形式語言和自我意識的界限,去探索更為深層次的精神訴求和積極意義。”鮑薇華説。

11月6日,“叢生”——第三屆兩岸藝術院校優秀畢業作品聯展在浙江杭州舉辦。雖然疫情之下面臨諸多困境,但本屆展覽依然拓展了“多元展示+兩種模式+多場對話”的新板塊,參與本屆展覽的學生達到了329人,參展作品210件。作品形式涵蓋了繪畫、雕塑、影像、設計、裝置等多元創作媒介和展示形態。

從展覽的板塊和參展作品來看,此次展覽突出展現了青年學子藝術創作的跨學科、跨專業性,與此同時,青年學子們的視野更為開闊,表達方式也更為靈活多樣,關注的問題更為當代和前衛。如台灣藝術大學學生施順中的裝置《二十一世紀賽伯格遊記》是對於當前青年人沉迷于遊戲的反思。“我曾經迷戀上一款線上遊戲,在漫長且重復性的遊戲時間裏,我不禁想,若我就這麼變成機器人了,那究竟會是什麼樣的景象?”施順中説。他的作品中,機械裝置不間斷的重復敲打E跟R鍵,是對於遊戲本身的質疑和最終結果的想象。西安美術學院學生陳嘉欣的作品《侏羅夢綺園NO.9-NO.11》中,自然科學與繪畫藝術相結合,在繪製恐龍時,採取傳統的散點構成辦法,營造畫面氛圍,重表現輕再現,減少對恐龍化石復原狀態的摹寫,強調自己的觀察和再創作。

中國美術學院黨委書記金一斌表示:“展覽呈現了青年學子們的共同生活和創作,他們以藝術為媒介,完成了跨專業、跨學科、跨領域的深入合作,讓我們看到了美育的力量,藝術的力量,這歸根結底是兩岸青年凝結起來的力量。”

11月9日,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100週年“第十一屆上海美術大展”在上海中華藝術宮開幕。這是歷屆上海美術大展體量最大的一屆,展品從往屆的300余件增至了500余件,並增設了新媒體、裝置藝術等門類。據悉,此次也是參展藝術家群體最年輕、中青年藝術家比例最高的一次大展。

不難看出,與過往主打名家作品不同,此次展廳中最顯目位置大多“讓位”給青年藝術家作品。其中,青年畫家陳迪的油畫《2021·06·17》佔據C位,描繪的是航天火箭中的空間。陳迪表示:“室內空間一直是我創作的一個重要方向,從古代廳堂到現代客廳,從大工廠到空間站,我都試圖以寫意的用筆、稚拙的造型、簡潔的色彩、單純的形式來闡釋物我關係,從而使作品呈現內在的精神力量。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記錄時代。”畫家齊然以中國畫描繪環衛工人,倪巍以筆墨勾勒出上海這座不夜城的一角,解文金的油畫作品《都市新生活之理髮店》則描繪了理髮店內忙碌的場景。

“第十一屆上海美術大展”評委、上海市美術家協會顧問張培成表示:“整個評審過程給我的最大感受是,新時代的藝術家更年輕,觀念更新,思想更新銳。很多作品思想很新穎,體現了藝術家對藝術形式和藝術語言的探索。各類作品從題材上非常切入今天的時代,作者們都在尋求一種很獨特的語言表達,貼切地言説當今的新時代。完全傳統老派的作品很少見了。評委也尊重藝術規律,盡可能把最好的、有探索精神的、對藝術史會有一點推動的作品評選出來。”

▲ 游離(版畫) 85×65厘米 2018年 劉禹君

▲ 游離(版畫) 85×65厘米 2018年 劉禹君

從“跨界”到“融合”

在多元文化共同發展的今天,藝術形態也早已不再單一,藝術家們常常會從其他領域中獲得靈感。那麼,青年藝術家作品體現了藝術創作的哪些趨勢?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表示,藝術發展的趨勢正朝向“融”的方向,跨學科、跨專業、跨領域的相互交流,而這也更能激發新的思考,更多地關注人文關懷與社會關切。“今天的藝術不僅要立足中國思考問題,也要有向世界開放的胸懷和對國際文化藝術的關注。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回到固步自封的學術圈子裏去,要更多地開展國際交流,儘管疫情給現場交流帶來了阻礙,我們仍要保有這樣一種胸懷和眼光,廣泛吸收人類共同的創新藝術成果。”范迪安説。

的確,“融合”已經成為當前青年藝術家創作的一個實驗方向。這種融合的趨勢,在近日舉辦的“《HOWART後畢業季》暨優秀畢業生扶持計劃——2021城市藝術大展”也得到體現。據悉,此次展覽集合了中國九大美院和海外各大藝術院校200位優秀畢業生的500余件優秀藝術作品。展覽分為“畢業返場,乘風破浪”“跨界碰撞,價值共贏”“多方賦能,審美覺醒”三個單元,從眾多作品本身蘊含的藝術創造力與藝術審美力出發,破圈融合、跨界發展,集中呈現中國藝術新力量。如中國美術學院畢業生彭藝偉的裝置作品《玻璃數據》用漢字為代碼,以虛擬世界中的數據為切入點,展開作者對於信息作為一種隱秘存在的思考。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于皓丞的《無限夢境》是其以新媒體視聽沉浸空間的藝術形式為根本,以夢境、宇宙、自然為主題,對於新媒體的聲音與影像進行的實驗性創作,借此來探討視聽平衡關係的問題,並引發觀眾對於作品內容中具體話題的思考。藝術與更多領域的跨界融合激發了藝術家更多的創意,也給予觀眾全新的體驗。

在深圳舉辦的“青年語際——深圳青年美術家邀請展”也同樣展現了青年藝術家的嶄新思維方式。策展人陳俊宇表示,展覽主要展示當代青年美術家群體如何理解和表現東西方繪畫觀念,並在當下的文化語境中試圖深入探討東西方藝術譜係知識是如何通過青年藝術家的闡釋相互影響和相互兼容的。“無論是本土文化的現代演化還是全球化的普泛,對於青年一代而言並不是藝術家的最終目的,而更像是工具或橋梁。藝術家們運用獨屬於自己的視角和話語,表達對生活以及整個藝術世界的感受和思考。”陳俊宇説。

美術教育要緊隨時代

當今,信息接收的便捷性、生活環境的改變,使得新生代的學習創作環境也與以往不同。與之相應的,高等藝術院校的教育又該如何與時代相適應?這是美術院校和教育者要思考的問題。

為了更加適應時代的發展,變革成為各美術學院發展的主題詞。去年11月,中央美術學院就曾召開研究生教育改革工作專題會議。近日,中央美術學院又召開新文科、新工科研究與改革項目建設專題會。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呂品晶表示,新文科、新工科項目的推進是動態調整的過程,新科技催生了以跨界融合為特徵的新産業新業態,新産業新業態的快速發展産生了對知識複合、學科融合、實踐能力強的新型人才的迫切需求,從而推動對新專業、新課程以及育人新模式的探索。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藝術史論系主任陳岸瑛認為,如何結合社會需求和文化藝術門類發展趨勢,培養複合型人才是美術理論專業要解決的課題。 “社會對同時具有文字功底、學術研究能力、經營管理能力的藝術策劃人才需求非常大,但這類人才稀缺。美院應重視培養一專多能的跨界人才。”他表示。

中國美術學院也通過在藝術院校開展産學研協同育人教育,將創新創業教育與專業教學、産業發展深度融合,形成有藝術院校特色的産學研協同模式人才培養體系。中國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美術教育系主任李勇表示,中國美術學院不斷改變教學方式以適應社會對人才的需求,如美術教育專業更多地將美育、藝術鄉建、在地社會實踐等內容融合在課程中。“把很多不同學科的專家、教授的教學融合在大的藝術教育範疇當中,我們一直在做這方面的藝術實踐。實際上我們已經把原有的繪畫教育轉變為項目化和課題化的同步教育,同時也在以寫生為主的實踐方法中逐漸融合了與社會學、人類學、教育學相關的方法。”李勇説。

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畫學院副書記劉文東表示,當前,社會對於美有極大的需求,而美的發展日趨多元化,時代需要有美感能力的綜合性人才,這一切對美院的學生是非常好的機會。“美很大,‘術’很多,孩子們的拓展空間很大,成才機會很多。美院的學生學的不是美的‘術’,而是審美、人生觀,實現學以致用,就是把自己對美的感受通過不同的方式傳播、傳遞出去。”劉文東説。

編輯:韓丹 責任編輯:
點擊收起全文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頂部
藝訊推薦 更多>>
央視畫廊 更多>>
正在閱讀:從青年美展看青年美育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手機看
掃一掃 手機繼續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