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多樣的世界提問——全球視角下的藝術與設計教育

來源:中國文化報 | 2021年11月15日 16:36
中國文化報 | 2021年11月15日 16:36
原標題:
正在加載

多樣的世界蘊含著無盡的期待,多樣的世界海納了無限的可能。多樣的世界為藝術與設計提供了全新的機遇。日前,由清華大學主辦、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承辦的“2021清華國際藝術與設計教育大會”以線上線下融合的方式召開。全球50余所藝術設計院校,以“向多樣的世界提問”為主題,通過院校長論壇、學術研討會、優秀畢業作品展覽、系列工作坊、學生論壇五大板塊,全面直觀地展示國際藝術與設計教育最新成果,在差異與共識中,探求藝術與設計的時代價值。

設計是應對社會危機的重要力量

作為頂層建構者,各大藝術設計院校長十分關注後疫情時代藝術與設計教育可能會遇到的挑戰與機遇,著眼于未來。新冠肺炎疫情對藝術設計教育産生了深遠的影響,要求各院校設想新的教育模式,以建立更具彈性的教學結構。在探索的過程中,如何平衡好未來與傳統、虛擬與現實、科技與手工的關係,也是各位院校長深入探討的問題。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院長魯曉波表示:“科技革命、産業變革和新冠肺炎疫情,正重塑人類生活方式,顛覆現有很多産業的形態、分工和組織方式 ,改變著人與人、國與國的關係。而設計,作為人類塑造自身環境的能力,始終蘊含倫理與責任。”

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院長納倫·巴菲爾德提出:“工作室是一種相對安全的教學方式,我們需要在工作室中進行遠程合作,以更加流動性的方式進行學習和交流。同時,隨著人們關注點的變化,我們更加需要關注用創新性的方案去解決現實中的問題,比如用新的應用程序、新的材料和設計模式,幫助人類適應新情況的變化。後疫情時代,我們不能再回到過去,我們必須創造未來。”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認為,設計是應對各種社會危機的重要力量,因此,要以開放的姿態討論交流全球藝術與設計所面臨的新課題,以超越性的思維建構面向未來的藝術與設計新的格局,作為藝術教育工作者,更要以跨領域跨文化的方式在人才培養上建立新的模式。在范迪安看來,對於中國藝術與設計來説,有兩個亟須解決的課題:一是如何把握跨界與融合的時代條件,在藝術與設計上超越已有的學科專業界限,朝向新的社會文化需求和人文關懷。二是要解決傳統資源的當代轉化和創新性發展,這也是避免全球藝術與設計同質化的重要路徑。

同濟大學副校長、設計創意學院院長婁永琪認為,可持續發展是一次複雜社會技術系統的挑戰,基於個人創造力的傳統設計思維和實踐很難實現,因此需要促進新的設計文化和設計範式,凝聚新的設計社群,開發新的設計方法和工具,思考如何把大學和設計學院變成可持續發展的實驗室。

顯然,院校長之間觀點的碰撞,反映了全球藝術設計最前沿的思考,如何在新時代以大設計的視野觀照設計發展,以系統創新思維開展設計研究和教學,“何以變?因時而變;何為變?隨事而治;何識變?乘勢而進。” 廣州美術學院院長李勁堃如此回應。

學科交叉背景下的“新物種”

除了院校長之間觀點的碰撞,來自中外頂級藝術學府從事一線教學的教授和學者們,也從不同學科角度出發,圍繞藝術與設計前沿問題展開討論。

人工智慧時代,面對日趨複雜的藝術和設計問題,學科交叉創新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在這個背景下,藝術與設計教育中,也相應出現了許多“新物種”,如何看待新的學科?人工智慧時代的設計交叉究竟意味著什麼?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吳瓊認為,人工智慧時代的設計交叉,尤為強調藝術、設計、人文和科技深入持久的實質性的交叉,而創新的機會通常就存在於交叉的領域中。

美國帕森斯設計學院教授斯文·特拉維斯分享了通過量子計算來優化設計的實例,他説:“人們通常把量子計算局限在物理學家或者科學家的領域,但是我們要知道設計師能夠影響這些技術在未來怎麼發展下去、怎麼使用、怎麼影響,所以作為設計師的我們應該了解量子計算是什麼,至少應該著手去進行預測工作,去了解這樣的技術能夠解決什麼樣的問題。”

羅德島設計學院教授修納·基欽介紹了該校最能體現交叉學科理念的技術高地實驗室,該實驗室鼓勵學生通過對話、實踐參與一些前瞻性的科研項目,比如與矽谷的企業做一些前沿的傳感器的研究,比如與美國最好的海洋學專業團隊合作,做了水下海洋學的考察及水下生物學的實驗等等。

上海美術學院副院長金江波分享了如何通過數據可視化來助力非物質文化遺産的保護工作,“用數字化的方式介入到人文研究,特別是一些傳統文化,解碼它們為什麼能成為藝術,為什麼能傳承下來,這當中有哪些基因、哪些密碼還未被科學發現。” 金江波表示,數字化的邏輯不僅是一種科學性的分析和保護,同樣能夠在主題上呈現出人文的色彩,成為我們精神生活的重要一環。

儘管學科的交叉創新已經成為一種必然的趨勢,但天津美術學院教授劉姝銘也指出,學科交叉應該是一種手段,而不是終級的目的,藝術家和設計師的最終目標還是要通過藝術的表達去面對、去提出並且解決自身及所處時代的問題,還是要回到人性,回到人的價值。

形式功能互鑒中的“新價值”

在新時代技術給設計帶來了更多的支撐和可能性,形式與功能作為一個古老的話題在當今仍有巨大的現實意義,形式與功能在互鑒中怎麼産生新的價值?

漢代王符在《潛夫論·務本》中就説道:“百工者,以致用為本,以巧飾為末。” “古人提到的‘以致用為本’的原則並不是説巧飾在造物中就不重要了,只是因由不同的需求才導致致用與巧飾之間的關係時刻發生著變化,功能和形式之間的關係亦是如此。應該將設計的功能放在文明發展的視域下去審視,功能不僅包含造物文化,還包含著商業文化、禮儀文化、民族文化等。形式是具有時代特徵的語言,好的形式一定適合時代發展的、具有美感的語言表達形式。”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視覺傳達系主任陳磊説,新的價值雖然存在,但並沒有明確地顯現,沒有形成一種主流價值觀或者明確的價值引導,所以期待世界向美而行。

如果以教育為內容、以設計為形式,那麼,設計和教育之間是否能産生新的價值?長期致力於兒童及青少年文化創意項目研究的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周艷陽提出,用設計反推教育的概念,即設計有能力把教育的理念融合到空間、色彩、材料、設施、動線以及燈光當中。比如把圖片變成拼圖的形式出現在空間當中,讓孩子更細緻地閱讀圖片所傳達的信息;比如通過迷宮的形式串聯起漢字的造字方式,讓孩子們理解中國漢字造字的精妙;比如通過設計節水宣傳的小型設施教育傳遞給孩子一種可持續的生活方式……以設計的力量來加持教育,為教育增加新的可能性,內容與形式之間産生的新價值可能就在於此。

用人文精神承擔更多社會責任

形式與功能一直處於動態非平衡的狀態。但無論如何調整變化,最重要的是從中發現新價值,並呼喚共同的情感。武藏野美術大學教授北崎允子指出,設計當中需要融入一些倫理的思考,從這個角度上來講,功能需要通過哲學或者是倫理方面的思考來進一步規範。也就是説,作為教育界人士需要鼓勵學生去開展哲學和倫理方面的思考。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染織服裝藝術設計系主任臧迎春以清華開設的雲時尚課程為例,介紹了該課程最終形成的品牌方案,這些方案中,有的將時尚、可持續的理念與服務設計相結合;有的關注氣候變化的課題;有對動物多樣性的關注;有關於包容性的設計;也有關於老齡化人群的設計。

正如中國美術學院副教授陳正達所言:“向美向好的責任感是設計善意的體現,也是我們設計師的自覺。無論有多少研究性的方向,最終都要回歸到設計教育的本質問題,回到社會語境下,當社會錯綜複雜的問題向我們提出需求的時候,設計才是我們回應這個社會最溫柔、最堅定的事。今天的疫情已經成為一種全球化的境遇,如何能夠與危機共生,讓我們在思想碰撞和社會實踐中激發我們的潛能,形成一種合力,用一種人文的精神承擔起更多的社會責任。”

編輯:韓丹 責任編輯:
點擊收起全文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頂部
藝訊推薦 更多>>
央視畫廊 更多>>
正在閱讀:向多樣的世界提問——全球視角下的藝術與設計教育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手機看
掃一掃 手機繼續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