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大型雕塑《旗幟》亮相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

藝訊 來源:央視網 2021年06月22日 14:51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鮮紅黨旗,是朝霞點燃的一團火,令無數的目光,在凝聚的一刻奔騰。

大型雕塑《旗幟》近日亮相,高高飄揚在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廣場上,五大主題雕塑雄偉矗立,震撼人心。《旗幟》氣勢如虹,深刻反映出旗幟就是方向、旗幟就是力量。雕塑的創作者、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説:“這樣一面迎風招展、氣勢如虹的黨旗,象徵著中國共産黨歷經百年偉大歷程而意氣風發的氣概。 ”

百年來,中國共産黨帶領中華兒女以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大無畏的英雄氣概,譜寫國家發展的壯麗史詩,在中華民族發展歷史上樹立起一面巍然的旗幟。雕塑家通過對黨史的深刻理解,以藝術的形式刻畫黨的光輝形象、彰顯黨的初心使命。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堅定理想信念,堅守共産黨人精神追求,始終是共産黨人安身立命的根本。中國共産黨黨旗是中國共産黨的象徵和標誌,這是一面不忘初心的旗幟,這是一面砥礪前行的旗幟,這是一面永葆革命本色的旗幟,這是一面從勝利走向勝利的旗幟!

基於此,《旗幟》雕塑的整體造型莊重、樸素、概括、簡潔,一目了然,蘊含著強烈的精神指向,既是永遠向前的黨旗,也是一座永恒的豐碑。雕塑坐落在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西側廣場正北側中間,座臺高5米,總高8.1米,金色的黨徽光輝奪目。幾個細節都有特殊寓意:一,數字的寓意。《旗幟》的基座高1米,旗幟部分高7.1米、長21米,象徵1921年7月1日。二,紅色寓意血染的風采。當參觀者走近這面旗幟時,會被這一片大紅色感動,火紅的黨旗是血染的風采,是無數革命先烈緊跟黨、拋頭顱灑熱血的象徵。三,流動的光影效果。雕塑外部以不銹鋼板材進行手工鍛造,以微妙變化的弧面、曲面、平面構成明快、爽朗的體面,形成流暢富於韻律的線條,將起承轉合、跌宕迴旋的節奏和雕塑的塊面、體積、空間融合在一起。由於受光面的不同,使得陽光照射後産生不同的光影,具有流動感,象徵不斷砥礪前行。

吳為山在談創作歷程時這樣説:“從平面到立體,從具象的黨旗到具有抽象意味的旗幟雕塑,這是形式創造過程,是一個由理念、信念轉化為視覺造型並通過造型昇華為崇高,繼而堅定信仰的過程。”因此,雕塑家調動一切藝術手法,通過形態、體量、材質、色質等要素表現這一宏大主題,是充分彰顯藝術特色的關鍵。更重要的是在這形式中體現中國共産黨波瀾壯闊的偉大鬥爭歷程,她是黨史的形象表徵。造型以強健與和暢相結合,風展紅旗如畫,從而具有鮮明的造型辨識度。雕塑的座臺由32級臺階構成,端莊厚重。當人們拾級而上,可身臨其境地感受黨旗的神聖與肅穆,在黨旗下重溫入黨誓詞。雕塑與環境和諧一體,紅色的旗幟、綠色的植物、白色的漢白玉基座與臺階,三色相得益彰、相映成趣,産生明快大方的視覺美感。

“一百年後,一千年後,以至於更遙遠的未來,這面偉大的'旗幟'依然飄揚。這面旗幟意義重大,因為它是方向的引領,是革命的希望,這面旗幟是從建黨初始我們黨的所有方向、路線,旗幟就是一個方向。所以在這裡創作這樣一個作品,它要具有標誌性、符號性,要有鮮明性,這個鮮明性就是要體現黨的本質、黨的初心,要體現波瀾壯闊的中國革命歷史,要體現可以戰勝萬難險阻的一種氣概。”吳為山説。他在創作過程中力求做到四個契合:第一,與中國共産黨的黨性、中國共産黨的初心相契合。第二,與中國共産黨長期以來所倡導的文藝為人民大眾的最樸素的審美相契合。第三,與中國共産黨歷史展覽館周邊的的空間、環境相契合。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黨旗的造型、尺度、空間、精神指向要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相契合。

美術評論家、中國美術家協會美術理論委員會主任尚輝認為,“旗幟”是具象的,這個作為中國共産黨思想精神象徵的“旗幟”,似乎不允許雕塑家進行過多的藝術處理,這或許正是創作的難度。但作為如此寬闊廣場上的一面旗幟,卻要求她始終具有飄揚的動感,並顯現出穩健、凝重、舒展、崇高的形象,尤其是能夠做到由遠及近或由近及遠讓每位觀眾都感覺到不會因視距變化而造成旗幟俯仰的變化。“她很具象,因為人們熟悉的黨旗符號性特徵得到了真摯而飽滿的呈現;她很抽象,因為她體現了形與體、線與面、動與靜之間多重關係的和諧完美,是有形式意味的抽象組合。”尚輝評論説。

雕塑《旗幟》的創意,在於巧妙運用具象到抽象的轉換,吳為山介紹説:“將具象旗幟轉換為曲與直的變奏,既通過造型語言本身隱喻了中國共産黨百年艱難曲折的革命歷程,也形象地展現了無數共産黨人高擎旗幟為理想而不懈奮鬥的精神。而旗幟在縱向上微微前傾的立面,也減弱了觀眾因視距不同而帶來的視感變化,不論走到多遠,這面旗幟始終向你招展,始終給你以向上奮發的崇高激勵。”


吳為山在最初的構思裏,腦海裏閃現過無數旗幟的各種形象,但最終還是回到旗幟造型本身,在旗幟造型與旗幟基座上做文章、下功夫。毫無疑問,這是個由繁至簡、由敘事到象徵的提煉過程。雕塑《旗幟》的創造性在於不露痕跡地將人們熟悉的中國共産黨黨旗形象進行了雕塑化的處理。雕塑在總體上將柔性的、非固定形態的薄綢布轉化為厚達1.45米至3米的寬幅間進行曲度變化的曲面體,省略了旗桿、旗箭等細節,將整面旗幟轉換為曲面體。這顯然有效地將旗幟的具象轉換為抽象。雕塑的飄揚感來自整體上從俯視角度形成的飛燕形,而正面看到的則是這個飛燕形在旗幟中上方構成的面向觀眾的彎曲大弧線。是這條大弧線使整個旗幟形成鼓風飛揚的飄動感。另一道曲線則是旗幟尾口形成的“S”形,它一方面完成旗幟上端飛燕形的大曲線,使其在舒展之後得到自然的收口,另一方面則將旗幟上端的飛燕形轉向較為平直的旗幟下端。實際上,這面旗幟的藝術匠心正在於曲直的變化和交織。上端是飄揚曲折,下端是平直挺立,而這曲與直的交界處也形成了整面旗幟最長的橫向光影,從而更加有力地強化了旗幟高高飄揚的視覺特徵。尚輝認為,《旗幟》是將現代抽象雕塑運用於深刻主題揭示的優秀之作,是用極簡主義藝術進行鮮明、豐約、深刻內涵表達的成功探索。

創作歷經兩年半,前後易稿16次,從初創到最終完成,通過無數次研究、推敲、打磨,達到完善。其中也凝聚了電腦製作團隊和大批工匠幾百個日日夜夜的心血。

吳為山説:“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創造,百年以來,中國美術的創造是伴隨著中國共産黨帶領中華兒女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程,是以美鑄史的創造;是五千年文明史上,既獨特、鮮明,又光輝燦爛的創造。表現了中國共産黨人的初心、使命,它兼容並包,中西合璧,自強不息,體現了中國精神的實質。因此,它是永載史冊的。”

我們堅信,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偉大的黨、偉大的祖國,將更加輝煌。我們的美術創作也將反映和表現這一個一個的輝煌。黨和人民造就藝術家,藝術家也註定為時代立碑,為人民抒懷……

“飄動”的《旗幟》,是紀念碑昂揚與飄動之翼。

是豐碑,也是新的起點。

是我們再出發、再邁進的視覺符號和精神力量。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