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藝評】吳為山:在路上

央視畫廊藝評 來源:央視網 2021年04月16日 18:36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特邀藝評人:吳為山(中國美術館館長)

我出生於蘇北裏下河地區時堰鎮的一個書香世家。受父親的熏陶,大約在五、六歲時,我開始喜歡家中所藏古書中的插圖和陶瓷器皿上的畫作,那些清雅的山水和古香古色的仕女圖深深印在我的記憶裏。十一歲,我就摸索著寫生,畫小鎮上熟識的老人。

空谷回音—老子出關(青銅)74×93×33cm-2012年-吳為山

1979年,我被無錫工藝美校錄取,學泥塑,學校在惠山腳下。畫室陳列了許多石膏像和石膏幾何體教具。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塑像:維納斯、米開朗琪羅胸像、伏爾泰、亞歷山大塊面像……畫室外的小庭院堆了些惠山土,是製作泥人的原材料,那油性的泥土潤澤而富有柔性。西洋石膏像的潔白和惠山本地泥土的烏黑形成強烈反差,而我的命運註定與之緊密相連。

舉杯邀明月—詩人李白(青銅)58.5×55×26cm--吳為山

第一節課由吳開誠老師講素描,其精煉、扼要的講授與嫻熟的繪畫演示令我一下子感受到藝術世界的燦爛陽光。吳老師強調表現對象要有真實感受,不要有“習氣”,要訓練自己敏銳的觀察力和培養藝術的情感。

令人難忘的是1980年春天,全班去蘇州東山采風,參觀並臨塑了兩處古代彩塑。一處是相傳出自宋代民間高手雷潮夫婦的紫金庵十八羅漢彩塑,一處是相傳為唐代楊惠之所作的甪直保聖寺影壁與泥塑。華蓋逼真,諸神栩栩,滿堂生輝。其氣勢如東海揚波,善緣無疆。作品究竟出自何人之手,歷史上多有爭議。然而,古代匠師身心交融所創造的技藝高超、靈思精妙的藝術,對年輕的藝徒而言,不僅是技和藝的傳承,更是道的教化。這是古聖先賢給予後人的寶貴文化財富,其精神瓊漿注入一代又一代人的文化之脈而生生不息,歷久彌新。中國古代雕塑是中國文化的重要元素,它承載著民族精神和集體智慧,激發著後世藝術家的創作靈感。東山雕花大樓,甪直古鎮融石橋、小巷、建築于一體的構造,江南女子的服飾及其生活方式的優美和嫻然,豐富了我們的創作素材。

問 道(青銅)高780cm--吳為山

同年,吳冠中先生關於形式美、關於手藝和藝術、關於要在生活中發現美的演講,張道一先生關於藝術專業青年學生如何把握人生方向、探求藝術規律的講座,錢紹武先生對希臘菲迪亞斯和意大利米開朗琪羅雕刻特質的深刻剖析以及在書法審美和雕塑審美之間找到契合點的論述等,讓我們大開眼界。雖然,當時我並不懂莫奈和塞尚,並不能清楚地了解青年學徒與藝術大師之間有多大差距,也並不了解中國書法抽象的意與寫實性雕塑造型有多少內在關聯,更不能明白小小的泥人與民族文化的創造智慧之間的關係,但前輩大家言傳身教,一直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們。

我始終未能忘記張道一先生在那間小小的教室講出的鼓舞人心的一句話:“你們要立志,將來在美術史上留下名字。”也許年逾八旬的張先生已經不記得當時講課的情境,但我至今記得,17歲的我在聽到這句話時是多麼的震撼!我還時常回憶錢紹武先生開講座時隨身攜帶的素描人體原作,功底深厚,表現了他對生命律動和對藝術美的歌頌。這些通中西、融古今,在工藝美術和純藝術之間跨界穿越的大家成為我的學術偶像。

在無錫學習的兩年,我們不僅受惠于名師、民間藝術大師,還得益於默默無聞的技師。工藝美術之美中,工藝的美也很重要,在匠師、技師的手藝中有著民族集體無意識。

上善若水—老子(青銅)182×109×63cm-2006年-吳為山

後來,我先後被南京藝術學院、南京師範大學、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錄取,我選擇了南京師範大學就讀。這所大學是中國高等師範美術教育的發祥地之一,自其前身—1902年李瑞清創辦的三江師範學堂始,名家輩出,李叔同、張大千、徐悲鴻、陳之佛、傅抱石諸名士均執教於此。我受惠于秦宣夫、宋徵殷、徐明華諸師,三位老師分別留學于歐洲、日本、,在藝術理念、藝術風格上皆有不同。當然,我的老師中也有中國畫家楊建侯、盧是、閔叔騫等,我留連于不同藝術流派的創造與教學的相互交匯中,吃的是百家飯。記得,當年教學用的石膏像《大衛》《鬥士》《擲鐵餅者》等均是徐悲鴻先生從法國帶回中國的。大學畢業後,我留校成為美術教育理論家蔣蓀生先生的助教,從事過一段時間的美術教學法研究,後赴北京大學研修心理學,繼而被選派至歐洲陶藝工作中心、美國華盛頓大學作高級訪問學者。我任大學教授二十余載,不斷在教學、實踐、研究領域耕耘。創作方面,我的許多作品被立於世界重要的博物館與公共空間。2018年,我當選為法蘭西藝術院通訊院士、意大利藝術研究院院士……雖然取得了一點小小成績,也有諸多理論思考和實踐經驗,但我始終覺得早期在無錫工藝美校的學習是我的藝術母乳,每一個泥塑都有生命,傳遞著一代一代藝人的創造與智慧,那質樸靈動,那滋潤醇厚,那流於指尖的對美好生活的嚮往,養育著我的自信,培植著我的自強。這份恩澤如同“天下第二泉”的微波在月亮的映照裏,清澈寧靜,時時激勵我對藝術的求索,我會永遠在路上。基於早期那刻骨銘心的對泥土的深情,對意象造型的迷戀,在歐美“巡遊”後,我提出了“寫意雕塑”的理論,並以數百件雕塑藝術的創作實踐佐證其理論的合理性。今天,當回望那些屹立於世界多國洋溢著中國人文精神、體現中國人風貌的雕塑,方覺中西合璧、文明互鑒,此道不孤……

紫氣東來—老子出關(青銅)153×63×105cm-2012年-吳為山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