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藝評】吳為山:600年吳門畫派文脈與復興

央視畫廊藝評 來源:央視網 2021年03月19日 15:05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特邀藝評人:吳為山(中國美術館館長)

造物主似乎格外垂愛吳中大地,將無數的美好集聚於此。這裡四季分明、水量豐沛、膏腴萬里、物産豐饒;這裡經濟富庶、社會穩定、教育發達、人文薈萃。“山澤多藏育,土風清且嘉(” 陸機《吳趨行》)的吳中大地,鐘靈毓秀,活力四射,孕育出輝煌燦爛的文化藝術。

就繪畫而言,明清之際的吳地繪畫俊採星馳,成就了中國畫壇的半壁江山。而隨後的幾百年間,更是畫派林立,名家輩出。以吳門畫派為濫觴,衍生出的松江畫派、虞山畫派、婁東畫派,皆為引領風氣的時代翹楚。而海上畫派、新金陵畫派,也無不與吳地畫派或吳地畫家因緣至深;中國現代美術教育的巨擘顏文樑、龐薰琹、吳作人等大師,亦是從這片熱土走出的卓越兒女;至於新中國成立以來涌現的如張辛稼、吳䍩木、張繼馨、孫君良、劉振夏、劉懋善、馬伯樂、周矩敏、徐惠泉等吳地畫家, 均浸淫著吳地的文化氣息,吸收著多元的文化滋養,響應時代召喚,不負人民期待,共同打造出一個氣質獨特的地域畫派新群體。

吳地繪畫底蘊深厚,文脈綿長,面貌多樣。我認為,其中最為鮮明的特徵有四點,即:兼容並蓄、多方融合、含蓄蘊藉和以道統藝。

明·沈周《青山紅樹圖》65cmX147.2cm

一、兼容並蓄

兼容並蓄是吳地繪畫的傳統。究其歷史淵源,在明代中後期個性解放思潮和商品經濟大勢的衝擊下,隨著有錢有閒的市民階層數量劇增,吳地的文化生活日趨豐富,人民也開拓出更廣泛的文化視野。出於日益增長的消費、休閒乃至凸顯個人身價和品位的需要,吳地繪畫催生了各種題材與風格類型的蓬勃繁盛。於是,在題材方面,吳地的畫家們既表現文人雅士的宴飲雅集、品茗酬唱、訪幽探勝,也表現平民生活的閶門舟阻、雜技遊戲、農事耕讀;在風格方面,既有對注重筆墨表現、追求淡遠意境的文人畫傳統的繼承,也有對重視主題結構,講究真景實感的院體畫風的發展。幾百年來,兼容並蓄逐漸成為吳地繪畫的最重要特徵:無論是文人畫家還是職業畫家,無論是個人化的怡情遣興還是有要求的贊助委託,無論是喜聞樂見的通俗娛樂還是曲高和寡的學術探索,皆能襟懷開闊、廣取博收、尊情好俗,主張多識, 不但有效避免了師承 “近親” 繁衍可能造成的偏頗狹隘,也真正做到了趨新求異與復古尚博的並行不悖,乃吳地畫家內心世界之立體鏡像的生動反映。

明·仇英《梧竹書堂圖》紙本148.8cmX57.2cm 

二、多方融合

思想和藝術的兼容並蓄,必然走向異質觀念與風格的融合。故而,多方融合是吳地繪畫的又一重要特徵。吳地畫家們 “有古必參” 卻非 “繩趨尺步”,而是融會貫通、“無體不化”,助時人換眼,替畫史創新。事實上,吳門畫派本身,便是中國繪畫史上文人畫、院體畫兩大傳統的首度融合。比如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四大家,博採眾長,“行” “利” 並存,引領文人畫家與職業畫家群體之間的換血重組,帶動藝術批評和審美取向的重新分化,從中折射出時代的雅俗旨趣嬗變。再如明末畫家張宏, 也是融合多方的傑出代表。他既繼承了吳門畫派的風格和特色, 又師法造化,青睞寫生,所構之境注入現場感的新鮮氣息,令人耳目一新。此外,較之於宋元時期的文人畫程式,吳門畫派還確立了完整而成熟的詩、書、畫、印綜合配置。自此,以詩歌咏志向情懷,借書法寫性靈氣壯,憑繪畫描莊嚴妙趣,恃印章篆金石鏗鏘,成為中國文人畫程式的主流標配——此舉,無疑也是體現其多方融合特徵的有力佐證。長期以來,吳地畫家們梳理傳統,借鑒時賢,兼總條貫,攬其精微,用自己的才智與真誠讓創作實踐適應時代變化的發展道路,努力實現古今中外的融合統一。

明·唐寅《步溪圖絹本》159cmX84.3cm

三、含蓄蘊藉

吳地是水的天堂。滾滾長江、淼淼太湖、綿綿運河以及縱橫密布的河道水網,哺育了吳地兒女並賦予其神采。吳地的水,既沒有波濤洶湧與起伏不定,也沒有氣勢磅薄和一瀉千里,而是一派溫和明凈以及含蓄蘊藉。這,是只屬於吳地的水意象,它在萬年演變過程中,早已內化為吳地畫家的生命特質和文化性格,並通過作品瀰漫出如水韻一般的旖旎、婉約和空靈。因此,吳地畫家的文化積澱與內在修養絕非故作姿態,而是發自靈魂的優雅習慣與自然流露。他們的風流才華,由是也不會噴薄而出、鋒芒畢露,而是深藏節制、曲折釋放,在高明的文化密碼中盡顯美妙。比如肇端于吳門畫派的 “倣” 美學,即為含蓄蘊藉的集中體現。

畫家創作中的 “倣”,並不要求與所倣對象的近似或匹配,相反高揚主體意識,強調自我抒發,在前人審美語匯的基礎上積累提煉、精緻凝結,寄寓作品錯綜交集的深刻意旨,涵映對文化淵源和畫學淵源的通透了解,成為特定的文化場域、文化圈與交際群體綜合作用的産物。透過 “倣” 的創作以及對 “倣” 的解讀,作品的意義將在歷史的延宕中不斷疊加,從而更具蘊藉性。數百年來,吳地繪畫的語言、圖像以及其中承載的知識、思想和志趣, 在歷史性傳播中被豐富、延伸乃至重生。直至今日,吳地繪畫依然優雅恬靜、含蓄蘊藉,畫家們創造圖像觀念符號和新的觀看方式,依怙筆墨程式進行意涵 “編碼”,伴隨筆勢流轉傳遞內在心境。含蓄蘊藉,已經成為吳地繪畫參與地域乃至民族文化建構的獨特姿態。

明·文徵明《山水圖》

四、以道統藝

吳地畫家尤其注重創作的合理性、合法性與合目的性,簡言之即創作應該以道統藝。古往今來,所有傑出的畫家都會思考如何觀照歷史、如何對待當下、如何引領未來的問題。明代中葉, 吳門畫派畫家就從技法和品位上對此前的浙派畫風提出指摘,而他們所倡導的 “倣”,某種意義上也體現了對道統的選擇。道統者,即 “認同、正統、弘道” 之謂也。明末畫家董其昌、莫是龍、陳繼儒等人提出南北宗説,則標誌著傳統中國畫學道統譜係的正式確立。可以看到,以董其昌為代表的松江畫派,以王翚為代表的虞山畫派和以王時敏、王原祁為代表的婁東畫派,都是吳中地區的出色畫派,他們無不強調繪畫的道統意識,也均被奉為當時的畫學正脈。道統意識深刻地影響了吳地的畫家,他們通過確立道統,以道統藝,讓母題限定和價值範式發揮其最大作用,幫助創作者審視、矯正創作主體的絕對自由所可能帶來的虛無和偏激。如今,吳地畫家們立足體現中華民族精神的優秀文化傳統, 正在當代中國現代化進程和新文化建設中重構畫學道統。他們緊貼時代、感悟生活、關注民生、熱愛自然,以個體的思想血液接通時代脈動,以個體的藝術生命融入文化傳統,從而使個體的藝術創作在道統性的彰顯中超越自身意義,獲得昇華,邁向不朽!

憑藉雄厚的經濟基礎、博大的文化傳統以及一代代畫家的群力推動,吳地繪畫在長達六個世紀之中,都保持著文化昌盛、交流活躍、人才迭出的局面,同時也為當今吳地繪畫擁有充分的文化自信奠定了堅實基礎。新時代以來,在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的指引下,中國文藝界風蘇萬物、綠染大地。我相信, 吳地的畫家們也將乘此偉大東風,承襲 600 年的光榮,繼續依託江南水鄉的文化特質,以海納百川的氣度吸收各派文化長處, 淬礪致臻,鑒往昭來,始終航行在偉大新時代的浪尖,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再添輝煌!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