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范迪安:丹青描繪脫貧攻堅的偉大畫卷

央視畫廊藝評 中國美術家協會 2021年03月01日 17:04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李建國,《誓言》,紙本水墨,178×178cm,2019年

李建國,《誓言》,紙本水墨,178×178cm,2019年

       ■范迪安: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

從脫貧攻堅的啟動伊始到決戰時期,中國美術界就積極行動起來,在中國美協、各地美協和各美術機構的組織下,廣大美術家投身脫貧攻堅的各個現場,感受脫貧攻堅戰鬥火熱的場景和感人的事跡,以大量的寫生采風實踐和創作精品塑造這場戰鬥中涌現出的英模群像,表現扶貧幹部傾力奉獻、人民群眾團結奮鬥的時代壯舉,描繪脫貧攻堅帶來的山鄉巨變、山河錦繡和貧困地區人民奔向小康的美好生活,謳歌偉大的脫貧攻堅精神。這場創作參與的美術家之多,持續的時間之長、反映脫貧攻堅的題材之廣,作品類型和藝術形式之豐富,都屬史無前例,在新時代中國美術的發展歷程中留下了一批帶有鮮明現實屬性與時代風采的印記。

郭健濂、褚朱炯、井士劍,《太行山上的新愚公——李保國》,布面油彩,300cm×800cm,2017年

郭健濂、褚朱炯、井士劍,《太行山上的新愚公——李保國》,布面油彩,300cm×800cm,2017年

總覽起來,描繪脫貧攻堅的美術創作具有幾方面鮮明的藝術特色:一是將“現場感”落于筆端。在脫貧攻堅的現場,有許多感人的事跡和故事,更有可視的人物和景象。廣大美術家在深入生活中,不作現實的旁觀者,而是努力成為現場的局中人,把感人的英模勞模事跡和豐富的故事提煉為畫面,許多作品留住了身在現場的真情實感,以新穎獨特的視角使這一主題得以寬闊的展開。二是提煉和刻畫典型形象。一個畫面、一組造型的確定,終究發自感動之後的歸納與提煉,脫貧攻堅的事業是一部波瀾壯闊的現實史詩,一幅內容極為豐富的“全景畫”,許多作品刻畫了黨員領導、基層幹部和村民共商脫貧大計的場景,描繪了奮力拼搏的集體群像,形成了具有時代群體肖像性質的畫面。特別在人物造型上取自現實原型,加以典型塑造,著重刻畫典型人物的形象氣質和精神風貌,避免了概念化造型,也有別於攝影與影像的紀實性。三是展開寬闊的藝術視角。貧瘠山村的整體移民搬遷,家園建設中的現代環境營造,脫貧之後生活富足的喜人景象,都有宏闊的“大場景”,在這個主題創作中,就有不少作品反映了這種“大場景”,在作品中以豐富的“情節”構築成整體,從而使作品産生由宏至微、引人入勝的觀賞效果。中國美術家都有創作“大畫”、在重大主題作品中表達豐富內涵的願望,全國各地決戰脫貧攻堅的新風貌、決勝全面小康的新氣象,為藝術創作提供了取之不竭的靈感源泉,也推動美術家們實現用畫筆為時代精神造像、為祖國山河立傳的使命理想。

劉慶和,合作助手:龐嘯塵、王宏洲、靳祺灃,《春風村的領路人——王家元》,紙本水墨, 300×800cm,2017年

劉慶和,合作助手:龐嘯塵、王宏洲、靳祺灃,《春風村的領路人——王家元》,紙本水墨, 300×800cm,2017年

中國美術家在決戰脫貧攻堅鬥爭中所發揮的作用是多方面的,在開展主題創作的同時,美術家以多種形式參與了扶貧工作,例如中國美協和各地美協連續組織美術家到貧困地區開展慰問活動,在田間地頭為農民寫春聯,送書畫,服務惠及的層面十分廣泛。湖南、河南、甘肅、四川、廣東、新疆等地美協和美術館等舉辦的主題創作和展覽活動,在體現脫貧攻堅這一共同主題的同時,突出了本地區脫貧攻堅的生動故事和脫貧致富的嶄新面貌。

王珂,《人民的好縣長——高德榮》,紙本水墨,300×800cm,2017年

王珂,《人民的好縣長——高德榮》,紙本水墨,300×800cm,2017年

多年來,各大美術創作機構和美術學府把脫貧攻堅作為開展創作的重要主題,持續組織畫家、師生深入貧困地區,貼近脫貧攻堅主戰場,開展調研、采風、寫生,在貧困地區開展書畫慰問活動,尤其是把脫貧攻堅作為重大題材創作納入創作科研規劃,組織專題研討,富有經驗的藝術名家在指導創作上的作用,形成集體創研的機制與氛圍。一大批中青年教師把脫貧攻堅主題創作作為創作重點,在藝術表現形式和語言發揮勇於探索的學術優長,精心打造脫貧攻堅美術創作的精品力作,創作了一大批構思新穎、畫面宏大、形式獨到、藝術精湛、製作精良的作品。美術院校尤其積極發揮了“大美術”的學科專業優勢,把設計學各專業和建築學、人文學科的力量調動起來,開展貧困地區的文化遺産調研、“非遺”傳統活化、民間工藝創新發展等活動。建築和環境藝術專業的師生深入邊遠鄉村,為規劃和營造綠水青山生態環境、保護和科學利用鄉土建築發揮專業本領,在美麗新農村建設中再現鄉土傳統建築之美,構築小康時代鄉村風貌,其中産生了不少優秀的樣板。這些年,設計學科為社會服務的重點從城市轉向鄉村,從富裕地區轉向貧困地區,既以“扶貧先扶智”的理念幫助培訓鄉土藝人,在“非遺”技藝的傳承中融入現代設計意識,使“非遺”特産獲得市場效益,同時,在研究貧困地區傳統文化和工藝特色的過程中,深挖民族工藝産業資源,讓藝術扶貧産生了實實在在的經濟效果。

黃禮攸、黃子愷、賈文廣、李海華,《春天來嘍》,布面油彩, 200×600cm,2020年

黃禮攸、黃子愷、賈文廣、李海華,《春天來嘍》,布面油彩, 200×600cm,2020年

表現農業、農村、農民“三農”題材的美術創作,是20世紀以來特別是新中國以來中國美術的重要現象,這個現象也成為中國美術現代轉型的重要標誌之一,在這類題材創作中,既體現了作為農業大國的文化傳統意識,也體現了關切民生、關注普通勞動者的文化情懷,還有歌頌新社會農民當家作主、建設家園精神氣象的時代追求。但是,表現新時代決戰脫貧攻堅的主題創作,體現了中國美術家更加自覺感懷時代的意識,真正把足跡踏在中國大地之上,把身影融入時代潮流之中,用心、用情、用力表達這個與民族命運休戚相關、體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理想追求的重大主題,把歷史的真實、現實的真切與藝術語言的探索研究結合起來,為中國美術的時代發展書寫了新的篇章,積累了可貴的經驗。

關維祥,《脫貧致富話豐年》,布面油彩,220×180cm,2020年

關維祥,《脫貧致富話豐年》,布面油彩,220×180cm,2020年

陳樹中,《2020·扶貧基地的收穫時節》,布面油彩,200×320cm,2020年

陳樹中,《2020·扶貧基地的收穫時節》,布面油彩,200×320cm,2020年

何彥萍,《二月二》,紙本水墨,183×194cm,2019年

何彥萍,《二月二》,紙本水墨,183×194cm,2019年

房巍、喬雲,《開門紅》,紙本水墨,200×183cm ,2019年

房巍、喬雲,《開門紅》,紙本水墨,200×183cm ,2019年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