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藝評】陳履生:40年來的書房之變

央視藝評 來源:央視網 2021年01月18日 07:21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特邀藝評人:陳履生(中國國家博物館原副館長

一直到上中學時,家裏都沒有幾本書,更談不上書房。書,只有每年不同的課本,後來有了一本《新華字典》。那年頭在揚中還真沒看到哪家有書房的。我見過中學老師的宿舍,也就是一張床和一個書架。

1978年考上了大學,在南京藝術學院宿舍高低床的上鋪,裏面一排堆的都是書,從少到多,日積月累。那時雖然沒有書房,七年下來也有了不少書。但還是有限。不過那時見識了我的導師劉汝醴、溫肇桐、林樹中先生的書房,知道了教授除了有學問,還有書房。先生的書房各不相同,令我羨慕不已,總是想有朝一日能有像先生那樣的書房就好了。

離開南京到北京,沒有幾件行李,卻有幾紙箱積攢了七年的書,這也是節衣縮食的成果。到了北京,依然沒有書房,基本的居住都很窘迫。書還是堆在床上或墻角,而從南京運來的書甚至連紙箱都沒有打開,直到地下室的潮氣使紙箱底下的書發黴。

就這樣過去了很多年。直到在人民美術出版社第一次分到了房,五樓的一居室,有一朝西的陽臺,這就成了我最初的書房。我將其稱為“陽臺書舍”。“陽臺書社”的寬度大概只有1米,正好放一張最小的電腦桌;長約3米左右。這是家中屬於我的世界。我在這裡看了很多書,也寫了幾本書,編了幾本書,還寫了不少文章,這一時期的文章結尾往往會寫上“于陽臺書舍”,自鳴得意。可以説,我的學術研究起步與此有關,所以,我唸唸不忘。儘管後來我有了獨立的書房,而且書房還比較大,但我時常會想起那“陽臺書舍”,或許這就是“不忘初心”。

今天,每當我坐在自己的書房裏就感到非常愜意,這是真正的港灣。這個屬於自己的書的王國,雖然不能和那些圖書館相比,也沒有圖書館那麼大的空間。但是,滿眼都是書的感覺無異於圖書館。雖然我的書房還不夠大,沒有圖書館那麼大的空間,卻有那麼多的與專業相關的書,作為個人的收藏,作為自己的書房,我已經很滿足。實際上,讀書人的書房永遠都不夠大,正好像民間所説“屋有千間總差一間”。2013年,我在常州有了自己的美術館,為了公眾的利益,在美術館中建立了藝術圖書館;2020年,當陳履生博物館群在揚中落成後,又於此建立了圖書館。顯然,圖書館所顯現的公共性,已經超越了一己之書房。所以,書房大小的變遷,反映了國家的發展、社會的進步以及自己的成長。

如今,書房還是與自己關係最為緊密的空間。每天晚上上床前,告別的是書房;晨起下床後,還是回到書房。有書房真好。對於書畫家來説,能夠在書房的邊上有一件獨立的畫室,那更好。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