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當我們説藝術批評的時候,我們在説什麼

資訊 中國文化報 2020年12月28日 16:49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作為一種重要的文化現象或一種國際通用的藝術形態,當代藝術不僅越來越受到國內的關注,也在國際交流中發揮著更為重要的作用。進入新時代,當代藝術的自身發展及其面臨的全球境遇正變得越來越複雜,因此,重新審視中國當代藝術的現狀、問題、思想來源和未來走向是一個重要課題。與中國當代藝術共同發展的中國當代藝術批評,成為窺探和研究該課題的一面“鏡子”。鏡子本身的質地、材料和工藝如何,即其對當代藝術的推動、批評、分析和研究是否到位,同樣對於觀察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具有重要價值。日前于江蘇省舉辦的第14屆中國美術批評家年會以“2000—2020:當代藝術20年”為題,回望和梳理了過去20年間當代藝術與當代藝術批評所走過的路程,以期重新思索、探討藝術何為、藝術批評何為等重要命題。

從“與編輯聯盟”到“與美術館聯盟”

回顧中國當代藝術批評所走過的路程可見,上世紀80年代初至90年代末,伴隨著“傷痕美術”“生活流”“唯美風”“鄉土寫實繪畫”及“現實主義”的真實性、如何對待“中國傳統”和“西方現代”等新的藝術現象、藝術方式、藝術形態和藝術觀念的出現,批評家們不斷直面各種問題和挑戰,並在深入解決這些新問題的過程中逐步成長和成熟起來。

“這一時期先後有三代批評家出場。第一代批評家主要來自三個方面:專業刊物的編輯和藝術院校的史論教員、相繼畢業的中國藝術院校的第一批美術史論研究生、《美術》編輯部通過‘徵文’方式從全國各地發掘的批評‘新人’。這些在當時還是中青年的批評家的介入,為80年代初期的美術理論研究和美術批評建設帶來了巨大活力。”藝術批評家賈方舟説。之後,隨著“新潮美術”的出現,一批更年輕、更富朝氣的批評家先後登場。這一被賈方舟稱作“第二代”的批評家群體,顯然比前輩具有更加開闊的批評視野和充分的理論準備。到80年代末,他們在批評的舞臺上已經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其後,從各藝術院校畢業的史論研究生又陸續加入到批評家行列中來。這些從90年代開始活躍在批評舞臺上的年輕批評家,大多數都是當時裝置、行為、影像等多媒體藝術的倡導者、支持者和闡釋者,他們的出現,使批評與當代藝術發生了更為直接、更為密切的聯絡。而今日活躍的一大批更為年輕的批評家,已是第四代陣容。此四代人無論從生活閱歷到批評經歷、從知識結構到藝術觀念、從學理背景到語言模式,顯然都不盡相同,他們對藝術關注的視角和評判也發生了重大改變。

“就批評家的身份而言,80年代的批評家主要是通過報刊發表‘批評文本’或直接參與編輯工作,編輯身份是其介入當代藝術的主要方式。”賈方舟介紹,90年代,批評家開始向策展人轉型,通過策劃展覽來表達批評家對當代藝術的某些思考,從確立主題到選擇藝術家,既體現出策展人對當代藝術問題的學術判斷,又體現出策展人對參展藝術家取捨的眼力和選擇標準。這在某種意義上是比文本批評更有效的一種批評方式。進入新世紀,當代藝術的重心開始轉移到美術館,特別是民營美術館。批評家更多的是與美術館形成聯盟,並在不斷的工作中構建學術梯隊。“如果説在上世紀80年代是批評家和編輯家的聯盟,現在則可以説是批評家與美術館的聯盟。在這個意義上,批評的價值不再僅僅體現為批評的文本,作為館長和策展人的批評家在當代藝術生態中扮演的角色愈加顯得重要。”賈方舟説。

從藝術“圈子”轉向大眾輿論

在此次批評家年會上,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朱青生從北京大學視覺與圖像研究中心的主要學術工作之一《中國當代藝術年鑒》出發,對2005年至2020年間的當代藝術批評文獻進行了統計:15年來當代藝術文獻共有57146篇,其中紙本文獻有24456篇,網絡文獻有32690篇。早期藝術批評文章發表方式主要以紙媒刊登為主,但近些年來隨著媒體形態的轉換,藝術批評文章的發表也逐漸轉向網絡,尤其是近幾年來,文章發表更傾向於自媒體公眾號等平臺。

“在媒介化時代以前,藝術批評形成了一套精英式的系統,其正統地位一直為專業化的、學術性的批評方式所定義,批評家群體基本上由藝術史、藝術理論學者、大學研究者等知識分子構成。正統藝術批評的主要呈現方式是長篇的理論研究文字,文章強調邏輯性、史料性,主要用於學術問題研究、交流,預期受眾為藝術圈的專業人士。21世紀以來,藝術批評從精英地位逐漸走向大眾,進入媒介化時代,這一特徵在當下越來越凸顯。”青年批評家艾蕾爾説,隨著藝術的繁榮和當代藝術創作與科技、新媒體的密切結合,普通大眾産生了藝術科普的精神需求,而學術型批評可能在這一塊無法完全滿足大眾。於是,以深入淺出、文筆生動、形式活潑的文風普及藝術展覽的紙媒和自媒體便成為媒介化批評的重要渠道。尤其自媒體不再像以往那樣跟隨少數精英批評家的想法,而是為所有人提供了“評論者”與“被評論者”的雙重身份。面對這一現象,藝術批評又該何去何從?批評家的工作是否也應有所轉變?

“媒介化時代以前,批評理論側重於建構某種整一的、宏大的、同質化的本質性定義,出現了重理論、輕實踐,重批評、輕媒介的現象,批評實踐往往依賴於一種名頭很大、很空泛的批評方式。這些方式都難以再對當下複雜的、鮮活的藝術現象進行有效應對。因此,藝術批評也應該從建構宏大的話語轉向呈現個人話語的多樣性、微觀性,從而使得宏闊的歷史敘事分散為不同媒介平臺上的碎片現場。”艾蕾爾説,媒介化批評更看重對現場的呈現而非論斷,媒介的隨意性、草根性、娛樂性特質將批評與思考的權利返還給了更多人。希望業界逐步建立個人性與公共性結合的批評新模式,催生社會輿論場,走出狹小的互動 “圈子”。

批評的價值在於肯定什麼

在過去很長時間,藝術批評曾被看成是一種“良心”的寫作,批評家們獨具慧眼的、富有洞察力的、熱情洋溢的寫作,對藝術家和大眾起到關鍵性的指導作用。但近20年來,中國藝術批評的地位直線下降,“藝術批評死亡了”的警告時有出現,藝術批評的嚴肅性也受到質疑。尤其資本市場對藝術無所不在的強勢操控和左右,致使批評家的聲音愈益微弱,學術判斷被市場炒作的聲浪淹沒,甚至個別批評家也不自覺地成為資本市場的“幫閒”。於是,當代藝術批評不斷“被批評”,似乎批評的“失語”成為“共識”。

多年來,對批評家非議最多的一個問題是“有償寫作”。在我國,商業批評是伴隨上世紀90年代末的藝術品市場繁榮而出現的,其重要標誌是收取報酬,尤其是來自畫廊、美術館或藝術家本人的報酬。在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商業化的藝術批評也很發達,很多藝術批評家有著明確的收費標準,但商業藝術批評不可避免地會出現吹捧和批判的兩極分化,批評家通過吹捧獲取報酬,通過批判獲得關注。這也是為什麼當下的許多藝術批評幾乎無人問津,因為它們既不夠吸引人,也缺乏學術性,普通人不會讀,藝術史學者又不屑一顧。尤其某些為畫家或畫展所寫的以宣傳為目的的評論,更像是只追尋買方口味的工廠産品,為了給藝術作品拔高,常常一堆詞彙拼貼,理論堆砌,令人不知所云。但並非所有的藝術批評家或藝術批評都傾向商業,以捍衛主流意識形態和維護學術價值為目的的藝術批評在近年來也快速發展。  

“作為藝術批評圈的一員,聽到過圈外人對藝術批評的諸多詬病和圈內人的自我鼓勵,但追根究底的深入研究一直寥寥。如今的當代藝術圈,藝術批評屬於弱配置,學術的主導作用日益減弱。但是,對當代藝術創作和活動,以及視覺藝術知識和智慧的生産來説,藝術批評依然具有核心作用。”在藝術評論家馬欽忠看來,中國還未形成系統的視覺藝術論,尤其對當代藝術論的研究更為薄弱。這是因為中國高等藝術院校的史論專業往往以史代論、重史輕論,甚至無“論”。

此外,策展實踐也正在改變藝術批評、藝術史的傳統面貌。“策展實踐既是針對藝術史的工作,同時又是一項拓展藝術史的當代藝術批評工作。這種狀況促成了以策展人為核心的藝術批評話語權的重組,也構成了藝術史寫作和當代藝術批評的新的話語方式。”馬欽忠提醒,正是由於上述情況,部分策展批評家和藝術創作人員越來越像一個藝術表演團隊,他們在許多城市做了許多展覽,但展出的內容卻是同一場。“這種策展理念與藝術家之間的觀念聯動趨向於一個聯合體,這是按藝術史方式創作,還是以批評為導向的方式在創作?那會不會陷入觀念預設然後由作品圖解的泥潭?還是策展人提出藝術史主題,藝術家以作品實現主題?是不是藝術史和藝術批評找到了結合點?我對此持懷疑態度。”馬欽忠説。

在賈方舟看來,沒有制度的保障和制約,“有償寫作”無法避免,該問題目前仍完全取決於批評家自身。但他同時談到,也不能認定對一個藝術家正面評價就是因為拿了稿費,因為批評家之於當代藝術的價值和意義不只在負面批評,甚至主要不在負面批評。“批評的價值和意義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肯定的是什麼,也即對他所認定的藝術家或藝術流派的正面評價,羅傑·弗萊之於塞尚、格林伯格之於美國的抽象表現主義、丹托之於安迪·沃霍都是如此。批評家應該是那些真正‘懂’藝術家的人,只有他‘懂’了藝術家探索的價值和意義,他才有可能支持、扶持、幫助、研究乃至維護他們。批評家全力維護他所看重的、認定的藝術家和藝術流派是天經地義的,也是批評家應有的批評眼光和歷史責任。”賈方舟説,中國的藝術批評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所顯示出來的聲勢和力量有沒有可能再度崛起,並積極參與到中國當下的藝術建構之中,繼續為中國當代藝術推波助瀾,是藝術批評自身建設的一個重要問題。

建構藝術批評的人文之維

此次年會還提出了中國當代藝術批評所面臨的三大挑戰:一是批評主體的挑戰,即主體身份的多元化;二是批評客體的挑戰,即批評載體的變化和信息爆炸與碎片化;三是批評本體的挑戰,專業人士的跨界和草根的參與所帶來的文體的變化,從微博體到微信體再到直播所帶來的語言風格和話語方式的轉變。這些挑戰無疑對當代藝術批評的建構和走向提出了新的要求,而在此挑戰下,如何建構高水平的藝術批評也是業界不能回避的課題。

藝術批評和藝術創作歷來被視為藝術不斷向前發展的鳥之雙翼、車之兩輪,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實踐充分證明,藝術創作的不斷前進,從來都離不開藝術批評的重要作用;推動新時代藝術的繁榮發展,更需要切實加強和改進藝術評論工作。如何建構高水平的藝術批評?如何在受眾引導、創作鏡鑒、審美風尚等方面發揮更大的引領作用?

藝術批評雖沒有固定不變的標準,但每個國家、每個時代都在不同的歷史階段有著不同的底線和高線。藝術評論的科學性係建立在對藝術規律和審美特點的深刻理解之上,優秀的藝術評論首先要夯實價值觀和專業性這兩個基礎,與人為善、求同存異,在大是大非上保持正確的價值觀。有態度、有溫度、有力度,觀點鮮明、開門見山的藝術批評無疑可讓讀者在審美中收穫啟迪,而坦誠、大膽的藝術批評也意味著批評家願意將自己評論的作品與過去的作品進行比較,同時用以往批評家的判斷來對照自己的判斷。人們往往會被那些嚴肅對待判斷的批評家所吸引,因為他們不僅提供判斷,他們還會停下來評估那些判斷,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曾把批評家比喻為藝術理論領域中的一批‘超低空飛行’的人,因為他們必須隨時關注那些剛剛發生的藝術現象、藝術潮流,剛剛冒出來的藝術家和藝術作品,必須緊貼當代藝術的實際。批評家如果不關注這些還不成型但卻具有新的可能性的藝術事實,如果不具有對這些事實的敏感,就很難稱得上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批評家。”賈方舟説,回顧中國當代藝術批評近20年的歷程,無論是對“85新潮”的推波助瀾,還是90年代當代藝術的快速發展,抑或在新世紀所面對的諸多挑戰,這些關注當代藝術的批評家都發揮了毋庸置疑的作用,也不難看到他們所肩負的歷史責任和自覺付出的努力。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