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數字化展示冷思考:阿拉丁神燈有多神?

資訊 中國文化報 2020年12月08日 15:36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閒步觀粧——18、19世紀中國平板玻璃畫研究展”虛擬展廳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閒步觀粧——18、19世紀中國平板玻璃畫研究展”虛擬展廳

仍在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使得每一座博物館、美術館都同時面對相同的困境和不同的挑戰:在場館和展廳被迫關閉的情況下,如何拓寬展覽的固有概念將其以多樣化的形式呈現給公眾;在無法直面展品的情況下,如何利用新的媒介手段讓公眾依然能夠“體驗”作品;在保持安全社交距離的情況下,如何開展教育活動並以此搭建起公共交流的新渠道;在限流參觀的要求下,如何拓展多維參觀的可能性;在國際項目幾近停滯的情況下,如何與國際藝術界保持交流與交往;在各項資金相對縮減的情況下,如何維持既有項目的飽滿和豐富……這些挑戰一方面要求博物館、美術館機構與從業人員迅速做出反應並付諸行動,另一方面也透露出博物館事業和博物館學科即將進入深層變革的訊號。

11月27日、28日,第六屆中國高校博物館館長論壇、2020全國高校藝術博物館聯盟年會分別在中國傳媒大學和中央美術學院舉行,與會嘉賓圍繞“後疫情時代博物館的發展”和“疫情常態下的高校美術館:策略與應對”,共同探討了博物館、美術館事業變革發展的新趨勢,其中疫情後的數字化戰略成為討論的焦點。

疫情常態下的阿拉丁神燈

童話故事中的阿拉丁借助神燈精靈的威力,最終戰勝了魔法師當上了國王。技術進步與數字化探索能否成為博物館界應對挑戰的法寶?

當前,我國各級、各類博物館、美術館已全部開放。然而由於全球不同國家仍處在不同的疫情危機之下,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博物館有的仍在嚴格控制措施下進行開放,有的博物館還處在關閉狀態,有些博物館已經宣佈永久性關閉。此次疫情已使得全球經濟社會發展模式和治理體系、生活方式、學習形式發生巨大變化,這也給博物館、美術館發展帶來一系列挑戰。

據國際博物館協會副主席、中國博物館協會副理事長安來順介紹,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國際博物館協會的調查,疫情期間,全世界有8.5萬座博物館閉館,其中18%面臨永久性閉館。同時,許多國家的博物館面臨財政預算大幅削減、社會贊助嚴重萎縮、員工失業或降薪日趨嚴重、大型項目被迫停擺等困難局面。“新冠疫情對全球博物館的社會開放、財政狀況、業務功能的影響是真實可見的,也是深遠的。在我國,疫情對博物館的短中期影響雖尚未明顯顯現,但由於諸多因素,特別是疫情對我國經濟的衝擊以及國際疫情能否得到根本控制,仍對我國的宏觀政策有諸多影響。因此,博物館的財政狀況和展覽舉辦也有很多不確定性。”安來順説,應對疫情挑戰將成為博物館的新常態。

當前,我國的博物館、美術館大多仍實行預約參觀制,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時,發揮著其文化傳承、思想教育和教學輔助等重要的育人功能。隨著新冠疫情的常態化影響,許多博物館、美術館正借助信息技術和互聯網科技的力量,變革原有的服務方式,調整工作思路和發展戰略,通過門戶網站、移動客戶端、微信小程序等載體,加快數字化服務進程,尤其陳列展覽快速進入線上、線下聯動並舉的新模式。“新冠肺炎疫情客觀上讓線上資源和虛擬技術與博物館産生了前所未有的聯絡,數字技術在本次抗疫中的作用得到了充分驗證,社會對博物館線上資源的認可度大幅提升。”安來順説。

敘事才是變革的要害

疫情之下,線上美術館曾一度成為所有實體博物館、美術館的即時性應對方式和選擇。美術館課堂、美術館劇場、虛擬展廳、在線公教等線上課程也使得美術館、博物館成為一個多媒介平臺,甚至發揮出很多綜合性傳統媒體的功用。如今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和檢驗,線上展示平臺的效果如何?怎樣的呈現方式和策劃思路更適合線上平臺?

展覽敘事的改變是博物館、美術館策劃展覽時最為顯著的特點之一。“敘事”原本是文學研究中使用的概念,但如今已應用在很多其他的學科領域。尤其隨著數字技術的應用,美術機構在策劃展覽時更為注意展品及相關物品和配套研究的敘事功能和敘事手法。“2020中央美院線上‘畢業季’採用了3D虛擬技術,每個學院的畢業生作品都陳列在虛擬展廳中,觀眾點擊作品後,會看到作品的名稱、作者、院係、導師、材料、作品簡介、作品詳情等諸多信息,還可以放大圖片,觀看作品的細節甚至機理等。”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張子康説,以往線下畢業季的觀眾約為60萬人次,但此次線上展的點擊量已近2000萬人次,正是由於傳播方式的改變,吸引了更廣泛人群的關注。

早在2015年,天津美術學院美術館在推出“審物——張其翼繪畫藝術與文獻展”時,46天的展期中即在微信公眾號上進行了16次推送。“該展覽準備了兩年多時間,很多有價值的文獻資料和圖片不能在展廳中呈現,非常可惜。我們在微信推廣的過程中鏈結了作品的方方面面,比如草稿、照片、創作筆記、學術文章等,既增加了展覽的厚度,也擴寬了展覽的包容性和可讀性。更有意義的是,觀眾在公眾號上的互動和留言使我們發現了很多新的、有價值的研究線索,這也使我們更加注意展覽策劃的敘事方式。”天津美術學院美術館常務副館長王偉毅説,數字技術為美術館的展覽敘事提供了新的可能,即使不“搭建”模擬美術館的線上展廳,也可通過展品的相關“鏈結”“搜索”“互動”等功能,滿足不同觀者的需求。“‘深度鏈結’可使不同層次的觀眾獲得不同於線下展覽的觀展體驗,補充線下展覽所不能為之的部分。”王偉毅説。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在今年2月至5月的3個月時間內,在清華藝博官微共發佈微信42篇,其中“展覽、藏品欣賞、直播微信”36篇,總閱讀量約 22萬人次,而以往這一時間段的觀眾量為10萬人次左右。由此可見,數字化加快了信息傳播的速率,博物館通過“雲端”傳播展品故事,實現了“連接”象牙塔內外的交流。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常務副館長杜鵬飛認為,疫情期間加速發展的各種線上活動,將在今後成為實體博物館活動的重要補充,而疫情期間積累的經驗和成果也使博物館重新思考未來建設與發展方向,為今後實體空間的展覽提供更多可能性。

不是點綴和引線,是另一種探索著的生活

數字化的快速發展使博物館、美術館的公共文化服務得到更多關注,這也使得博物館、美術館與社會的粘合水平得到進一步提升和強化。然而,今天的數字技術是否可以實現無墻的美術館?數字展覽對人的美育功效和感知是否與實體美術館相同?這一問題仍值得探討和思考。

“疫情發生後博物館、美術館都在做線上展覽,但大量的展覽卻遠遠沒有達到應有的水平或觀眾期待的水平。”在王偉毅看來,建立在收藏和研究基礎上的展覽是美術館的基本工作,觀眾走進美術館參觀,並在觀看中不斷提出與自身相關的問題,或尋找相關疑問的答案,其感悟是通過對藝術品的欣賞體驗而完成的。而基於數字技術的線上虛擬展覽,則使最基本的展覽構成品——傳統意義的物(藝術品)與人(觀眾)都消失了,而失去了體驗性的藝術品也失去了其完整性和吸引力。尤其是在參加博物館、美術館線上活動的人群中,目前僅有不到五分之一的人群使用了館內的數字藏品資源。因此,如何突破線上資源僅僅局限于宣傳推廣策略,而將自身的藏品和文化藝術資源進行有效延伸,使其真正具有教育意義是值得探討的命題。

廣州美術學院美術館疫情期間在線上、線下做了很多嘗試,尤其圍繞美術館作為多種媒體平臺做了眾多活動。但該館也在思考數字資源和實體美術館對於觀者的意義。“雖然多樣化的媒介突破了物理空間和專業壁壘的限制,讓藝術作品獲得更廣泛的傳播,但是在這種傳播的過程中,視覺藝術到底是被削弱了還是加強了?它們只是作為一個插圖出現還是獲得真正的有效傳播?在線公教項目看上去非常熱鬧,拍出的圖片非常好看,但是在啟迪智識、推動市民美育的過程中它們是否有效?”廣州美術學院美術館副館長陳曉陽認為,越來越多的線上展覽正使人們變得麻木,因為無論多麼深刻的思想和凝重的作品,都是觀者用手機“玩”的東西,無法真正觸碰其內在的感知系統。“美術館的展廳非常重要,它提供原作的力量,觀眾可在此形成自身與作品的關係,這樣的場域不可缺失,這也是數字媒介永遠無法代替的。因為‘物’是有靈的,而數字媒介恰恰最缺乏這一點。”在陳曉陽看來,運用公眾號或其他方式推送展覽消息和展示作品正在逐漸失去吸引力,藝術機構應該進一步思考數字技術帶來的新變革,博物館、美術館的線上資源不應僅僅局限于博物館的宣傳推廣策略,更應是博物館藏品和文化藝術資源的有效延伸。

在張子康看來,博物館、美術館傳播方式的轉變和創新使觀眾的視角更為廣闊,獲得藝術信息和藝術知識的渠道更為便捷。數字技術所帶來的不僅是便捷的觀展體驗,更是一種生活方式和獲得方式的改變。而隨著當代藝術創作與數字技術越來越緊密的結合,博物館、美術館的數字化應用也為推動當代藝術發展提供了不可忽視的動力與平臺。

在當前疫情常態化階段,美術館和博物館如何維護藏品的管理、展覽展示以及公共教育活動有序地進行,如何發掘文化藝術的力量,如何發揮美術館的社會美育的功能……這是每個館都需要解決的問題,也是美術館策略變革的一個契機。尤其在當前行業內廣泛採用的策略中,哪些是在疫情這一危機時刻下較為有效的,哪些不僅短期有效更值得納入到博物館未來發展規劃之中,哪些又存在短板和進一步調整的空間?此刻,在疫情常態化與國內疫情防控形勢向好之際,在國內各類博物館普遍開放之際,已經是時候對危機策略進行總結反思,並在此基礎上對未來趨勢進行前瞻預判。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