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全民偶像蘇東坡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9月14日 18:08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北宋 蘇軾 枯石怪木圖

北宋 蘇軾 枯石怪木圖

  九月伊始,美術圈最吸引眼球的新聞莫過於蘇軾主題書畫特展于故宮博物院上演。文華殿前觀者如潮,加上大數據鋪天蓋地全方位呈現,儼然掀起了一股全民東坡風。雖然身處古典文學和藝術的“雲端”,以政治家、文學家、詩人、書法家示人的蘇東坡,成為全民的偶像。

  /智慧的實干家/

  展覽之所以受到全社會的關注和熱捧,源於蘇東坡鮮活的立體形象。他首先是一個智慧的實干家,在因地制宜為民造福的過程中體現出了文學、藝術以外的創造性才華,頗為有趣。三十幾歲和五十幾歲兩度調任杭州,在疏浚西湖中除了人們熟知的蘇堤,在湖中用三個石塔劃分區域鼓勵百姓種菱角,既耕湖牧魚發展了農業生産,又保持了西湖的後續通暢。他肯定不會想到一千年後,作為西湖治理的伴生景觀,三潭印月一不小心還印入了人民幣。遇到瘟疫流行,他專門集中病人,尤其是貧困病人于自己搭建的安樂坊中進行集中救治,並對藥方使用和救治流程進行了規範,提高防治效率,讓人似乎看到方艙醫院的影子,成為醫院的雛形。在杭州兩度任期短短五年,卻澤披這座城市千年。作為江南最具知名度和美譽度的城市,離不開蘇軾的點石成金,他在杭州的手筆算得上是美麗鄉村建設的古典版,讓綠水青山帶來的綠色財富流淌千年。

  任徐州知州,面對黃河決口如此大的災情,他親自上一線指揮,甚至期間住在堤壩上不回家,帶領百姓奮戰。黃河水患治理好後還專門造了一座黃樓鎮水,落成之日在城樓上擺酒設宴犒勞百姓,全城萬人空巷前來祝賀,與民同樂、懂得調動群眾積極性的父母官和領導者形象呼之欲出。冬天裏老百姓燒柴困難,他根據徐州的地理條件和史料記載,派人四處勘探尋找,最終在一個叫白土鎮的孤山上找到了類似于煤炭的石炭礦,解決了百姓的燃料需求。

  被貶黃州期間,由於養不起和其它一些愚昧的原因,當地有將嬰兒殺死或遺棄的陋習,蘇軾得知後果斷採取措施成立救兒會,請當地慈善有威望的人當會長,自己&&捐款並向富人募捐購買布匹米糧等生活用品,安排專人到各村打聽貧苦的孕婦,給予一定報酬請她們哺育被救下來的嬰兒,還請寺廟裏的和尚朋友主管賬目,建立起一套救助體系,制止殺嬰陋習,挽救了不少嬰兒的生命,堪稱當時的福利院。

  從這些有趣的故事中,我們看見蘇軾不同於一般的古代知識分子,他們“學而優則仕”,一心謀求權力並力爭上遊。居廟堂之高,成為大部分人實現個人價值的終生追求,若不可得則退處江湖之遠。蘇軾不然,他真正做到了以百姓的苦為己苦,以百姓的樂為己樂。

  蘇東坡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史料豐富,從中我們還看出他在社會治理方面的天賦和能力,在氣象、地理、天文、醫藥、金融、經濟等自然科學領域才華過人,是一位學者型、專家型領導者。他的施政總是展示出長遠、卓越的眼光,命運不把他安放在權利中心而官任大半個中國,把這樣一位充滿創造精神的實踐家、實干家送到百姓身邊,恰恰能夠讓他急百姓之所急,想百姓之所想,與當地百姓一起調查研究,因地制宜制定有效的方案並屢屢取得成功,如果換個角度看,他一輩子的地方官經歷何嘗不是老百姓的福氣。

  /有趣的美食達人/

  蘇軾在任上為老百姓的所作所為實在是獨一無二,宋神宗稱其為“天下奇才”,林語堂評論他是“富有生機,元氣淋漓”可謂準確不過,他在地方管理中展示出來的智慧顯示了一顆有趣的靈魂。這有趣的靈魂,還特別表現在他對美食的嗜好上。早在家鄉眉州時,他就經常自己下廚熗煮長江魚,烹制魚羹,然後呼朋引伴來品嘗,朋友們無不稱美味。天下無人不知東坡肉,他為此還專門寫就了《燉肉歌》總結烹制豬肉的技巧。美食只不過是他的業餘愛好,他卻用業餘時間把自己造就成了一位美食達人,可謂政治家、文學家裏的另類,饕界裏的翹楚。剛到黃州時,看到長江繞郭好竹連山,他就知道此地肯定魚美筍香,後來利用當地便宜的豬肉和豐富的竹筍資源開發了竹筍燜豬肉。粳米只能為當地富人享用,他就用大豆和粗糙的小麥同煮創造了甜香的“二紅飯”,讓百姓也飽口福。居常州時為嘗鮮冒險品河豚肉而不顧其毒性,後來官徙惠州,日啖荔枝三百顆卻“更喜河豚烹腹”,有荔枝吃還唸唸不忘河豚,吃著碗裏看著鍋裏,“吃一看二眼觀三”,多麼典型的吃貨!在儋州,將人們不吃的牡蠣與酒並煮,做成了未始有的美食,開食生蠔的先河。還以山芋和蘆菔白米為原料做過“玉糝羹”,“山芋羹”,美其曰“香似龍涎”、“色香味奇絕”。

  那些流傳下來的美食製作名篇諸如《菜羹賦》《食豬肉詩》《豆粥》《老饞賦》等等,是他對美食傾情的充分表達,以致於今天人們編撰美食叢書,雖然菜品未必與他有淵源,還是取名《東坡美食》以示菜譜之優。

  美食當然離不開美酒,黃州時他主持釀造過“蜜酒”,嶺南時成功釀造“萬家春”,還有什麼桂花酒、竹葉酒、松花酒,雖然並不都成功,也是樂此不疲。食與酒分不開,酒又與詩不可分,他在文學上的巨大成就,誰説不是這自釀的清酒勾兌坎坷經歷而出的呢?今天他的家鄉以東坡命名的酒業公司還正暢銷著主打産品“蘇軾酒”。如果生活在今天的商業時代,我想他一定能輕輕鬆鬆打造一個食品集團,塑造一介地方美食品牌帶動地方經濟發展,文化搭臺經濟唱戲,他二者皆擅。

  當然,他吃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饕餮盛宴,而是解決工資微薄帶來的現實生存需要,也是排遣心中失意,苦中作樂的方式,還是在動亂年代和生産力低下背景下幫助百姓的飽腹之計,最後才是對於味蕾的滿足。只是口舌之欲中吃出了來之安之的豁達,才是蘇軾獨有的樣子。蘇軾的與眾不同來自骨子裏,除了美食和社會管理,他還研究煉丹養生、研究蓋房搭屋、研究造紙制墨,只不過巨大的文學、書法成就掩蓋了他接地氣、會生活的一面。從“老夫聊發少年狂”到“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縱觀他的一生只能説命運一直在跟蘇東坡開玩笑,二十多歲剛要入仕就碰上母親去世不得不回籍奔喪;英宗早在繼位之前就仰慕他,怎奈在位太短來不及重用他;神宗愛他的才卻受到各方鉗制不得用。哲宗年幼不諳世事無法在黨爭中保護他。一走上歷史舞臺,他的命運似乎已經被註定,翰林院學士、兵部、禮部尚書不是他的終歸,各地卑職才是他的宿命。幾乎一生都處在被貶輾轉中,在烏煙瘴氣的朝堂上,抱負於他就是一場白日夢。

  /全能型人才/

  蘇軾祖上曾是小康之家,在他小的時候,他爺爺經常攜酒一樽與人席地而坐談笑風生飲酒高歌,饑荒時也將幾萬石糧食開倉賑糧。他的父親思想獨立個性強烈,也許正是童年時的耳濡目染和基因遺傳,培養了他豁達大度的性格,“秉性難改的樂天派,悲天憫人的道德家”像是與生俱來。他曾自嘲生在天蝎宮下,本來就是要飽經憂患的。所以“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據記載宋代被貶海南是僅次於極刑的懲罰,因為以當時的條件飄洋過海凶多吉少,況且島上潮濕多瘴,不利生存。不管是哪,他都以視死如歸的精神在板車的吱呀聲中上路。

  雖然“身如不係之舟”,但在“萬頃波中得自由”,他在豐富的貶謫經歷中開悟,他不像一般中國知識分子識盡愁滋味後的歸去來兮。他的灑脫上接莊子、陶淵明,又有別於他們,他是以出世的態度入世,對於不公和磨難報以莞爾一笑,用對世路的曠達取代失意的哀愁,從這一點不得不説他還是幸運的。不在帝國中心那麼就在廣闊的大地上建功立業,活脫脫把自己歷練成一個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全能型人才,顯示出充沛的創造力和生命力。“人間不可無一,難能有二”,他的傳奇經歷仿佛為有宋沉悶殘酷的千年史點綴上詼諧的一筆。正是基於他的有趣靈魂和人格魅力,無論是書生碩儒,文藝大咖,還是目不識丁的村姑野老,無不崇敬他膜拜他掛念他。1101年,66歲的蘇軾在常州仙逝,滿城上下咨嘆出涕,“士民惜哲人之萎,朝野嗟一鑒之逝”。遙想當年黃州、惠州、儋州,每一次離任都是千人萬人送別;歐陽修每逢收到他新寫的文章能歡樂終日,神宗皇帝每次舉箸不食時必定是在看蘇軾的文章。從王公到百姓,誰説他不是全民的偶像呢?

  可以説人人心中都有個蘇東坡,蘇東坡的豪氣、骨氣、勇氣、正氣已經融入我們的民族血液,就像這些氣質在他身上與生俱來。正如展覽主題所言,風流是他留給後人的印象。灑脫,把艱苦的日子過成詩和遠方,在歷史車輪滾滾洪流中,在熙熙攘攘的利來利往中,在負重前行的生存掙扎中,駐足回望這位高士風範,是否給今天的後人一些啟示呢?(劉昌玉)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