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藝博會,“抗疫時代”的頑強綻放

資訊 中國文化報 2020年08月24日 17:42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往年的廣州國際藝術博覽會上人氣很旺

往年的廣州國際藝術博覽會上人氣很旺

       藝博會作為藝術行業發展的助推器,在反映當代世界藝術面貌的同時,也在推動著藝術生態的良性發展。藝博會是一級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藝術學術推廣的重要助力。隨著疫情的突如其來,國內外很多藝術博覽會的既定計劃都被打破,被迫停辦或者延期,不僅對藝術博覽會的發展産生了深遠影響,也對畫廊的發展産生了很大的影響。

       日前,作為“北京當代”2020博覽會首先亮相的單元,“金湯”藝術展在北京舉辦。8月21日,第八屆濟南藝術品博覽會在濟南舜耕國際會展中心舉辦。因疫情而在國內停擺了近半年之久的各大藝術博覽會也因此拉開了序幕。據了解,北京國際藝術博覽會、藝術上海國際博覽會、廣州藝術博覽會、深圳國際藝術博覽會等國內的知名博覽會都在緊鑼密鼓的籌備當中。在疫情的陰影籠罩下,藝博會的發展受到了哪些影響?各大藝博會又將如何應對?

       一級市場受衝擊不小

       這疫情,對於藝博會的影響有多大?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國內幾乎所有的藝博會都停辦或者延期了。香港巴塞爾從線下轉移到了線上,往年在4月至6月舉辦的藝術北京、藝術廈門、藝覽北京、藝術成都等內地的重要藝博會,今年也遲遲不見蹤影。

       據北京國際藝術博覽會的藝術總監吳正田介紹,受疫情影響,北京國際藝術博覽會的開幕時間一再推遲,至今依然沒有確定,此外,可以預見,藝博會規模將會縮小。“由於國外正在疫情期間,此次的博覽會將會以國內的畫廊為主,目前已經確定有50多家國內的畫廊參展。這是一個特殊的時期,因為國內外很多藝術博覽會的推遲和取消,對畫廊的經營和運轉産生了很大影響,尤其是依賴藝博會的畫廊,因此我們將會給予畫廊等藝術機構50%的優惠,以抱團取暖,共同度過這次危機。”吳正田説。

       “今年的疫情,對藝術博覽會的舉辦造成非常大的困難。上半年幾乎所有的博覽會都被迫取消,下半年舉辦的訊息目前也尚不明晰。”“一帶一路”藝術上海國際博覽會總策展人顧之驊直言,“我們也遇到很大的挑戰,去年的101家參展畫廊中,海外展商的佔比達40%,而今年絕大部分都無法參展。因此,我們及時做出調整,著眼于國內的畫廊,同時增進與藝術機構間的合作,整合雙方的優勢資源,通過博覽會為畫廊拓展銷售渠道、創造良好契機,讓藝術上海成為藝術品觀賞和交易的常態的平臺。”

       在廣州藝術博覽會藝術總監彭文斌看來,這次疫情,已經對全國的畫廊和藝博會進行了一次全面的“洗牌”,也再一次體現出“優勝劣汰”的市場法則。他表示:“當前,不少畫廊並沒有走出傳統的業態,且是懷著急功近利的心理進行經營,這種不規範的經營方式是不可能走長遠的。藝博會的停辦或延期,對畫廊業而言是極大的考驗,一旦缺乏了博覽會平臺的支撐,畫廊便只能自謀出路。抗風險能力低的畫廊往往在第一輪洗牌時就會被淘汰,而最終能在市場立足的,都是高質且具備資本實力的畫廊。如果畫廊沒有專業的藝術經紀體系、沒有學術兼市場綜合的藝術經理人、沒有直言不諱的藝術評論家群體,畫廊生態則很難實現可持續健康發展。”

       體系化建構的契機

       北京當代·藝術展是由策展人鮑棟創立的博覽會品牌。今年的博覽會定名為“‘北京當代’2020”。該博覽會以“藝述”“價值”“未來”“活力”“眾望”五個單元為基本框架。今年,受疫情影響,全球各大博覽會都遭遇到了重大挑戰,北京當代藝術展也不例外,為了應對這一挑戰,北京當代藝術展及時調整了藝博會的舉辦形式,將原有的五大單元打散,並將在夏秋之際通過線上線下結合的形式,在多個藝術地標陸續舉辦。

       其中,藝述單元“金湯”藝術展在北京三里屯CHAO藝術中心亮相,這裡也是北京時尚、娛樂、夜生活等最為活躍的區域之一。鮑棟介紹,之所以選擇CHAO藝術中心作為展覽場地,一方面是出於檔期的考慮,以往策劃的主題展覽因場地所限,往往僅有3至4天的展出時間,這次希望拉長展期,併為其爭取更多的受眾;同時也希望將藝術與生活嫁接,讓藝術展覽成為更多人的生活方式。

       據了解,今年的第25屆秋季廣州藝博會將於12月3日至6日舉行。據彭文斌介紹,藝博會的籌備已進入到下半階段,較之以往,藝博會的招展模式也在進一步升級,由原來的僅“賣展位”轉變為“賣藝術成交解決方案”,從原來的平臺提供型服務轉變精準營銷型服務,聚焦廣州藝博會24年的經驗、資源,專業定向包裝經紀優秀藝術家,期望能從更專業、更長遠、更國際的角度推動藝博會的創新發展。“目前,招展工作已完成接近90%,目前確定的參展藝術機構和藝術家工作室已經有300多家,參展商不乏藝術名家與知名畫廊,其中既包含有以往合作過的老牌參展藝術機構,也有年輕新面孔的加入。經典名家與新銳力量的加持,本土與國際的相互融合,相信能為藝術行業的繁榮及城市美學的提升帶來全新的力量。”彭文斌説。

       今年是特殊的一年,由於疫情的波及,藝術行業的不穩定因素較之以往會更多。藝博會又該如何保證自身的品質呢?彭文斌表示,“我們會通過不停地升級服務體系、升級服務版本、升級藝術學術與市場交易的有效結合方案來推動廣州藝博會與本土藝術生態的良性發展。”鮑棟則表示,疫情所造成的局勢,尤其是“逆全球化”的甚囂塵上的確挑戰了現有的博覽會結構,但反之也促使組織者和公眾依賴於新技術,互聯網帶來的全球化。“對於中國來説,反而是建構自己價值體系、文化體系的一個契機。作為一直堅守本土路線的北京當代·藝術展並不想簡單複製全球通用的範本,也有信心走出一條自己的道路。”

       線上+線下 塑形藝術新業態

       疫情之下,當實體空間無法實現展覽等聚攏人氣的功能時,互聯網的優勢凸顯出來。因此,幾乎所有的藝術機構都選擇通過互聯網拓展自己的覆蓋範圍,藝博會也是如此。香港巴塞爾今年就首次取消現場展示,並於3月18日至25日推出線上藝博會。據香港巴塞爾線上藝博會結束後的數據顯示,線上藝博會的觀展人次突破25萬,輕鬆超越了往年線下觀展的記錄。雖然銷售額不一定盡如人意,但也為畫廊提供了一次展示和銷售的機會。

       內地的藝博會也注重十分線上展示和交易。以廣州藝博會為例,在前期,廣州藝博會將通過“互聯網+”的組合模式,為藝術機構和藝術家的發展提供更豐富、更多元、更先進的推廣渠道,構築起全面的宣傳體系。借助於互聯網媒體矩陣的有力搭建,在後期,隨著疫情態勢的逐步穩定,廣州藝博會也在開展著各式的線下學術展。如“疫後·藝啟”廣州藝博會2020藝術巡迴展(廣東)、匯悅臺高端藝術沙龍等,從學術研究和商業探索的雙重視角出發,進一步提升藝術家的學術影響力與國際知名度。通過“線上+線下”的運營方式,深度構建收藏聯盟體系,推動廣州藝博會的升級創新與藝術行業的發展。

       據相關媒體報道,包括藝術北京、北京當代、藝覽北京、影像上海、藝術成都、藝術廈門、南京揚子當代藝博會等,其中有一半的藝博會平臺機構也表示將在未來考慮發展線上藝博會或線上交易的想法。

       實際上,有很多藝博會早已經開始擁抱互聯網。以藝術上海國際博覽會為例,顧之驊介紹,藝術上海從去年品牌落地時便已經開始構建聯動的模式,去年展前便已發佈線上平臺,今年更進行了優化和升級。“在線上部分,我們克服了技術上的難題,加快了進度,提前接入了支付系統,為畫廊創造更多線上成交的契機。”藝術上海還開創了“4+365”線上線下聯動的模式,“‘4’是實體博覽會的4天時間,也代表著4大功能,而‘365’就是我們著力打造的藝界新業態——365天不打烊的線上博覽會,以及365天不間斷的線下活動。未來,藝術上海也將致力於為大家帶來線上、線下更多更好的藝術服務和用戶體驗而不斷前進。”顧之驊説。

       “線上藝博會”的迅速崛起與火熱,讓人們看到了互聯網所具備的便捷性、穩定性、融合性與開放性,看到了“互聯網+”的力量。線上觀展模式不僅打破了年齡、地域、身份的限制,也滿足了藝術愛好者的多重需求,更為藝術家提供了多樣化的宣傳渠道。它打破藝博會原有固定模式的同時,也為藝術行業帶來更多的發展可能性。但是在所有的藝術博覽會從業者看來,線下藝博會是不會也不能被取代的。彭文斌表示:“線上藝博會雖然有著不可替代的便捷性,但其終究是虛擬現象。線下藝博會的藝術氛圍、空間體驗、圈層互動等是線上藝博會無法取代的。對於城市生活美學的普及、大眾審美能力的提升及國際文化藝術的交流,線下藝博會能起到更有力的推動作用。同時藝術品作為高額消費商品,原作與圖片的感覺偏差對交易行為會有一定的影響。”

       策展人、美術館運營機構創辦人、獨角獸藝博會發起人梁克剛也表示:“藝術市場屬於一個特殊行業。對於藝術品而言,它首先有身臨其境、親身體驗的需要,大量的藝術作品並不能簡單地通過網絡圖片或視頻就能達到欣賞體驗的效果。藝博會並不是簡單的交易平臺,它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是社交。好的藝博會並不僅局限在銷售,它還為整個藝術圈中的藝術家、經紀人、藏家、藝術機構搭建起一個重要的社交平臺。其社交功能並不是線上或發郵件就可以代替的。”

       顧之驊則表示:“藝術品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它無法完全依賴線上展示,仍然需要線下的實際體驗。因此,必須將線上和線下進行結合。線上平臺和線下博覽會相互依存、互為補充,這將成為一個全新的、具有更大空間的藝術新業態。”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