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立足於當下的家園意識——新世紀“水墨進行時”的20年

資訊 中國文化報 2020年08月24日 17:44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近日,廣東美術館策劃舉辦“水墨進行時:2000—2019”展覽,對新世紀以來中國當代水墨創作進行了一次學術梳理。本版特刊發展覽策展人、批評家魯虹撰寫的文章,以期進一步深入探討在當代藝術發展的大格局中,水墨藝術的發展與當代演繹的多種可能性,以及如何保持自身文化的連續性、獨特性,實現與西方當代藝術真正平等的對話等問題。

 山水譜(互動裝置)  李邦耀

山水譜(互動裝置) 李邦耀

       今年6月中旬,恰逢我寫完《中國當代藝術史:2000-2019》一書並交稿給上海書畫出版社之時,突然接到了廣東美術館館長王紹強打來的電話,即希望我能近期策劃一個展覽。深知在疫情期間有如此之舉實屬不易,於是,我便按書中有關中國新水墨的章節稍做調整後遞交了策展報告。令人沒想到的是,廣東美術館方面不僅很快批復這一報告,還迅速組建能力很強的工作班子推進了展覽工作。其實,做該展的想法始於前年我在為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策劃“中國新水墨作品展:1978-2018”之時,因為那個展覽的時間跨度太長,所以沒可能對新世紀以來中國的新水墨給予更加充分的呈現,而舉辦此展既能彌補當初遺憾,也能進一步推動必要的、深度的學術梳理,並引發國內外學術界、收藏界對中國新水墨有更深入的關注和了解。

       傳統不是守出來的

       相信所有熟悉改革開放以來藝術發展歷程的人都知道,所謂“新水墨”的概念乃是相對於“中國畫”提出的。與後者主要在傳統文人畫框架或徐悲鴻寫實框架中進行變革不同,其在有效借鑒西方現當代藝術的同時,已經大跨度超越了“中國畫”固有的觀念、圖像與表現體系,並在不斷蛻變的過程中建立了全新的地平線。站在今天的立場上看,“新水墨”在上個世紀80年代的出格做法似乎有些割裂傳統、數典忘祖的味道,但還原到具體的時空中,我們並不難發現:大多數從事相關探索的藝術家當時對西方現當代藝術的借鑒,乃是為了突破呆板、僵化、陳陳相因的水墨表現規範,以便尋找到與時代審美追求相吻合的創作突破口。可以説,他們一方面在西方現當代藝術的批判吸收、改造重建和促使其中國化上做了大量工作,另一方面利用現當代意識重新發掘了傳統藝術中暗含的現當代因子,結果也體現了一種立足於當下的家園意識,而這對促進古老畫種的現當代轉型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正因如此,“新水墨”作為一種全新的藝術傳統,已逐漸被人們接受,進而成為了歷史的一部分。其過程足以表明:傳統並不是守成出來的,而是創造出來的——這就好像寫實水墨從産生到被接受一樣。

       參與國際對話的重要文化資源

       20多年來,我一直關注著“新水墨”的發展,既出版了相關專著或一些文章,也策劃了一系列展覽。在此過程中,經常有人會問我,如今的國際藝術界,無論是在辦展方面,還是在討論藝術問題方面,顯然都不太注重畫種與媒介的區別,為什麼在中國當下的文化情境中,人們要反反復復討論水墨問題,並圍繞其舉辦各種各樣的展覽或出版各類畫冊和書籍呢?對此,我想回答的是:水墨在中國已經有二千多年發展的歷史了,與油畫、版畫、水彩等相比,其並不純粹是一個畫種的概念,既是一種身份的象徵,也是在全球化背景下,我們參與國際對話的重要文化資源。如果在當代藝術發展的大格局中,沒有水墨的參與,無疑將是我們文化生態上的巨大災難。而此次展覽的舉辦恰恰是為了促使相關藝術家在今後的創作中,更加主動、嚴肅地面對傳統文化;更加積極地介入當下,進而尋找到將過去或現在轉換為藝術作品的有效表現方式。

       縱觀世界當代藝術的格局,我堅持認為,在西方藝術思潮居於主導地位的當下,在世界當代藝術有同質化發展趨向的情況下,我們的新水墨藝術家倘若不與傳統文化或當下現實建立必要的聯絡,進至完全照搬西方的藝術觀念與風格,不光很難保持自身文化的連續性、獨特性與自尊原則,也很難與西方當代藝術展開真正平等的對話。因此,對於一切具有使命感的新水墨藝術家來説,如何用自己獨特的語言方式來建構我們的主體、身份與藝術史是至關重要的。也由於相關努力尚在不斷追求的過程之中,故本展的命名,除重在強調新水墨的動態因素外,亦對其寄予了更大的期望。

       自覺關注人的生存狀態

       需要説明的是,根據新世紀以來新水墨的具體發展狀況,本展共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對新老傳統的借鑒”,其中,老傳統特指1911年以前就存在的古老文化傳統;新傳統則特指民國已有的傳統與1921年中國共産黨成立以來所形成的“紅色傳統”。毫無疑問,在後者之中,1949年以降的時間段顯然佔有更加重要的地位。而在此部分中推出的一系列作品則從不同方面體現出了相關藝術家的努力。第二部分是“另類水墨”,實際上,此一部分的參與者有來自兩方面的藝術家,一方面是個別雖然還在使用水墨媒介,但在創作觀念與手法上與傳統中國畫距離拉得特別開的藝術家,另一方面也邀請了一些儘管是用非水墨媒介,如油畫、裝置、影像等進行創作,但對傳統水墨有著明顯借鑒的藝術家。相信此一部分的設立對於加強中國當代藝術與新水墨的互動關係會産生積極健康的作用。第三部分是“對現實的積極介入”,通過展出的作品,人們會明顯感受到,由於許多新水墨藝術家在對現實的介入中能夠自覺地關注人的生存狀態,於是使他們在成功尋找到了適合自己表現的藝術主題與觀念時,也很好轉換出了具有個人特點的圖像與表現手法,其成功之處非常值得我們認真總結。但願此次展覽的舉辦不僅有益於理論家們深入研究相關藝術規律,而且能夠與藝術家們進行平等的學術對話。

       另外,關於挑選參展作品的具體標準,大致是按以下幾點去做的:一是作品是否提出了當代文化中最敏感、最核心的問題;二是作品所提出的問題是否從中國的歷史與社會情境中提煉出來的,而不是對西方作品的簡單轉換與摹倣;三是作品是不是用中國化的視覺經驗——如中國符號和圖像等來進行表達,以突出本土身份;四是作品的表達是不是很智慧;五是作品在語言上有沒有創造性。當然,有關這些問題的標準需要放在具體的文化情境中,用比較與分析的方法結合具體作品來談。

       時代的發展為新水墨藝術發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更提出了全新的挑戰。參加本次展覽的藝術家們用自己的作品表明了他們的藝術敏感、歷史責任感與藝術才華。衷心地祝願他們在今後的日子裏取得更大更高的藝術成就。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