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陳半丁與《和平統一》

資訊 中國藝術報 2020年08月20日 17:0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和平統一(紙本設色) 陳半丁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和平統一(紙本設色) 陳半丁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陳半丁是20世紀傑出的傳統派畫家,以花鳥畫見長,兼擅人物和山水,是在傳統中國畫領域書畫兼精的名畫家。

  《和平統一》是陳半丁以荷花為題材創作的具有明顯主題意義的花鳥畫。陳半丁以潑墨大寫意繪荷葉,以雙鉤寫花瓣,再以赭色和淡紅點染花蕊,製造了一種水墨淋漓、欣欣向榮的氛圍。在荷花之外,作者再點綴以五彩斑斕的浮萍,且有蘆葦襯景,使畫面變得豐滿而充滿活力。因“荷”與“和”諧音、“萍”與“平”諧音,故陳半丁以此來寓意“和平統一” 。他在畫上題識曰:“和平統一,一九五四歲在甲午長春寫于閒清居,半丁老人年七十有九” ,鈐朱文橢圓印“強其骨” 、朱文方印“半丁老人”和白文方印“山陰陳年章”“富貴何如草頭露” 。“閒清居”是陳半丁在京城米糧庫四號院居家的一處畫室,是其66歲即1941年時,因得書額“閒清居”三字而以此命名畫室,並刻“閒清居”印記之。在畫幅裱邊右側,陳半丁以紅紙書題簽曰:“毛主席壽,陳半丁敬祝。 ”據此可知,此畫是專為毛主席祝壽而作。在這一年,陳半丁為文字改革的事專門寫信給毛主席,毛主席及時回信,希望他多提意見,並對其關心文字改革的熱情深感敬佩。在此語境下,陳半丁創作鴻篇巨制的荷花,既有對毛澤東的祝壽之意,又寄託了國事初定,希冀國家和平統一的美好期許。

  值得一提的是,陳半丁創作此巨幅荷花之時,新中國剛成立不久,國家飽經戰火的洗禮,急需生息休養、國泰民安。因而,“和平”也就成為包括陳半丁在內的所有中國人的願望,也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所以在創作此畫之後的第三年即1956年,陳半丁還先後繪製了以“和平”為主題的《和平多壽》和《慶祝和平》兩畫。前者繪壽桃、菊花、茶壺與葡萄,並有題識曰:“和平多壽,一九五六年歲次丙申深秋寫于首都百花深處,半丁老人八十有一” ;後者繪壽桃、荔枝、枇杷、茶壺、瓶花(荷花) ,並有題識曰:“慶祝和平,一九五六年歲次丙申中秋,半丁老人八十有一。 ”

  1959年,陳半丁創作了同主題的《和平共處》和《欣欣向榮》 。前者所繪荷花、柳樹、菊花、山石、蘆葦等出現在同一畫面,而以荷花為主體,彩荷與墨荷並存。各種花卉樹木和諧共生,清新亮麗、陽光燦爛,一派繁盛景象。作者題識曰:“和平共處,己亥長夏會後寫此,半丁老人八十有四” ,時年陳半丁擔任中尼(尼泊爾)友好協會理事,擔當著友好使者的角色,故此畫的創作或有呼籲之意;後者所繪芭蕉、玉蘭、翠竹、蘭草和山石等,枝繁葉茂、繁花似錦,畫面用淡設色,並無艷俗之感,作者題識曰:“欣欣向榮,己亥伏日雨後新涼深夜作此,半丁老人年八十有四” ,畫面雖然不是大紅大紫,但卻將萬木蔥榮的景象傳遞到讀者眼前。

  1960年,陳半丁還以荷花為主題創作了巨幅畫作《都邑華夏》 ,所繪彩荷、墨荷與巨石並列畫中,氣勢磅薄,並有題識曰:“都邑華夏,一九六零年庚子新秋寫于百花深處之南二樹草堂,半丁老人年八十有五。 ” 1961年,陳半丁再以荷花為主題創作了《和平萬年》 ,所繪一隻花瓶中插著幾簇荷花,一盤壽桃放置其側。因荷花寓意和平,而壽桃有長壽之意,寓意萬年,故陳半丁題識將此畫名之曰“和平萬年” 。即便是不以“和平”為主題的畫作,陳半丁在此時所繪製的荷花題材作品,已打上強烈的時代烙印,如在1960年所作的《浩蕩荷風》 ,所繪池塘中盛開的荷花,玉柄裊風、婀娜多姿,作者題詩曰:“昨宵八大入夢,督我把筆畫荷。浩蕩煙波一片,庶乎錦繡山河” ,將荷塘清趣昇華到“錦繡山河”的高度。

  以上諸畫,都是以中國傳統文化中具有吉祥寓意的花卉和蔬果入畫,可謂別具懷抱,其寓意亦與《和平統一》有異曲同工之處。暮年的陳半丁,此時仍壯心不已,以如椽之筆繪製祝福華夏、祈願和平的花卉力作,表達對新生政權的摯愛以及良好祝願。這是其時以陳半丁為代表的一批傳統畫家順應時代潮流的必然選擇。在其飽含激情與生命意志的筆墨中,亦折射出一個特殊年代的縮影,是別樣的紅色主題美術。

  耐人尋味的是,以1949年為界,在此之前陳半丁創作的荷花及其他蔬果、花卉、樹木等題材的花鳥畫,大多表現出文人的筆情墨趣,且畫幅多為立軸,構圖疏朗,如作于1923年的《荷花小鳥》 ,便是描繪折枝荷花從畫幅右上側斜出,花萼在空中飄曳,一隻小雀棲息在莖葉上,翹首望著另一側爬行在荷桿上的螳螂。畫面純以水墨,有大量留白,給人空靈之感。作者題識曰:“鳥語花香都是指頭禪中一流道味。癸亥歲暮倣新羅寫法,陳年” 。 “新羅”即清代“揚州畫派”的代表畫家華喦。雖説是倣華喦,但實則已完全是自家筆法。無論從構圖、造型、意境還是題識,都是濃郁的傳統文人意趣。陳半丁在這一時期所創作的其他花鳥畫也大抵如此。而在1949年之後,在強大的時代潮流面前,無論畫風如何獨特,也無論題材如何傳統,個人喜好與非凡才華必須順應時代發展的需求,否則便會被時代所拋棄。陳半丁及其《和平統一》所顯示的畫意的巨大變革,便可印證此點。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