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軍事題材美術:描繪時代的精神圖譜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8月13日 12:0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井士劍 郭健濂 飛奪瀘定橋(局部) 300×800cm 油畫 2016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井士劍 郭健濂 飛奪瀘定橋(局部) 300×800cm 油畫 2016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劉紅(《解放軍美術書法》雜誌執行主編)

  一、時代的精神圖譜

  1927年南昌起義,不僅誕生了我人民軍隊,還為美術創作提供了不竭的素材。這一歷史事件,莫樸、黎冰鴻、蔡景楷、羅田喜等都有經典作品傳世。新中國成立後第一次以連環畫的方式錶現南昌起義的是董辰生的組畫《八一起義》,其文字説明稿還曾得到周恩來的親筆修改,它不僅是周總理參與締造人民軍隊的重要歷史證物,而且也是周總理結緣軍隊美術的珍貴文獻資料。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新中國美術大多集中在歌頌新生活、讚美建設者的主題上,軍隊美術積極配合黨的文藝政策,遵循以現實主義為主導的創作方向,筆墨彰顯于社會生活方方面面的精彩寫照。

  軍事題材美術其核心價值是體現國家意志,詮釋理想信念、英雄情懷和民族精神,弘揚民族正氣,形成強大的精神號召力。1957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三十週年紀念美術展覽會”是解放以來歷史畫創作的大展示,而且延續至今已經是第14屆,不斷激發著軍旅美術家的創作熱情與軍隊美術創作機制的發展完善。從藝術觀念到繪畫語言以及創作技法,一屆有一屆的特點與新創,但不變的是家國情懷。羅工柳的《地道戰》、艾中信的《紅軍過雪山》、董希文的《紅軍不怕遠征難》、高虹的《決戰前夕》、何孔德的《祖國來信》、彭彬的《走向勝利》、莫樸的《南昌起義》、王盛烈的《八女投江》、古元的《劉志丹和赤衛軍》、關夫生的《紅軍過草地》、王朝聞的《劉胡蘭》、潘鶴的《艱苦歲月》、程允賢和郭選昌的《鄧小平》、邵增虎的《任弼時》、秦大虎的《難忘的征途》等,這些歷經歲月檢驗的紅色經典,既凝聚了美術家的家國情懷,也蘊蓄著民族精神的深沉內涵,成為一個時代的圖像標誌,深深鐫刻在民族記憶和時光長廊中,並綻放出繽紛的色彩和耀眼的光芒。

李翔 南海·南海 230×300cm 中國畫 2013年

李翔 南海·南海 230×300cm 中國畫 2013年

  二、多元化的藝術格局

  20世紀六七十年代,這一時期的創作中,軍隊美術的政治主題十分突出,赤膽忠誠的愛國情懷、堅毅頑強的奮鬥意志、精益求精的鑽研品格、敢闖敢試的革新追求、愛崗敬業的摯誠奉獻等,自始至終充盈瀰漫于軍隊美術的每個畫面。

  當時流傳很廣的四張單幅宣傳畫,除了《金訓華》是由陳逸飛執筆外,《生命不息 衝鋒不止》(何孔德)、《胸懷朝陽何所懼、敢將青春獻人民》(劉柏榮)、《提高警惕、保衛祖國》(關琦銘)這三幅作品均出自軍隊畫家之手。董辰生的彩色連環畫《黃繼光》、劉柏榮的國畫《堅持不懈》、李惠的《躍馬擒敵》等作品,被印成單頁畫也廣為傳播。當年被人民美術出版社等各大美術出版社印刷發行超過百萬的單頁畫還有許寶中與李澤浩的《戰友》,刻畫了1920年毛澤東與楊開慧共同戰鬥的身影,畫面中,楊開慧手夾《湘江評論》,端莊秀美,毛澤東沉著堅毅。鉛灰色雲層,寓示了大時代激蕩的風雲,作品以濃雲帆影及湘江橘子洲為背景,突出前景人物,把雄渾的史詩氣質和浪漫主義的情懷完美地結合起來,把兩人的戰友情依戀情表現得淋漓盡致。

  此外,何孔德的《古田會議》、潘嘉峻的《我是“海燕”》、陳逸飛的《黃河頌》、沈嘉蔚的《我為偉大祖國站崗》、陳逸飛與魏景山的《佔領總統府》、蔡景楷和錢志林、王徵驊的《南昌起義》等在創作手法、風格形態乃至主題選擇上都出現了新的面貌,成為新中國美術史上重要的藝術標誌。 

  改革開放為軍隊美術發展掀開了嶄新篇章。1979年軍事博物館美術創作室的正式恢復、解放軍藝術學院美術系的創建以及各大軍種、軍區創作室的設置,都為新時期全軍美術的專業化發展鋪平了道路。與此同時,伴隨著全國美術界思想大解放的洪流,有關軍事題材美術創作如何擺脫概念化和模式化,如何回到藝術語言的本體,如何將“革命的政治內容和藝術形式相統一”等問題,也獲得新的解答。李寶林、周順凱的《大會師》、何孔德的《寧岡會師》、雷坦的《飛奪瀘定橋》,任夢璋、張洪讚、李樹基、廣廷渤的《攻克錦州》,王遵義、高少飛、劉吉成的《攻克濟南》,劉志昌的《孟良崮戰鬥》,魏楚予、陳堅、趙光濤、陳其的《淮海大戰》,還有范迪寬的《英雄陣地上甘嶺》,崔開璽的《長征路上的賀龍與任弼時》等作品既秉承了現實主義美術一貫強調的深入生活的藝術主張,同時也開始擺脫既有創作模式的桎梏,藝術家的個體感受被激發,由此獲得直抵人心的力量,這也是現實主義創作越過藩籬的開端。

  20世紀90年代以後,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軍事題材創作的表現形式和媒材也越來越多樣。由較為單一的現實主義的表現模式,向創作手法、形式風格與題材內容的多元化拓展,呈現出具有探索性和創新性的藝術新象。張道興的《兒子》、孔紫的《高粱青青》、李翔的《壯士行》、苗再新的《雪狼突擊隊》、袁武的《抗聯組畫·生存》、何曉雲的《嫩綠輕紅》;駱根興的《西部年代》、陳堅的《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九時·南京》、白展望的《壹玖肆玖》、孫浩的《飛行好天氣》、秦文清的《海軍陸戰隊》、邵亞川的《巡堤》、尚丁的《途中》、邢俊勤的《第二小分隊》、陳樹東的《開墾》;隋自更的版畫《廝殺》、程兆星的版畫《史冊一·二章》、王樹山的雕塑《西柏坡》等作品以充滿個人風格和飽滿情感的藝術語言,完成了對藝術形式的突破,展現了軍事題材美術創作的時代特色。

  黨的十八大以來,無論是新觀念的表達還是形式意味的探索,軍隊美術創作都堅持從不同的角度和層面探索戰爭與和平、人民與國家、個人意志與家國情懷等命題,把對藝術本體的探索成功地融入創作中,散發著鮮明的時代氣息。

  軍隊美術發展旺盛的創作活力背後,是在機制、政策、平臺、人才培養等方面的一系列創新舉措。“全軍美術高級造型研究班”“全軍高級色彩研究班”“全軍美術素描高級研究班”等一些不同類型的創作培訓班解決了創作中的實際問題,提高了軍隊美術創作水平。軍隊美術連續兩屆(第九、第十屆全國美展)在全國美展中獲得獎牌總數第一,第十一屆、十二屆全國美展也取得驕人的成績,而就在去年開展的第十三屆全國美展中,軍隊作者也展現出不凡的實力。

  此外,創作促進理論的發展。今年剛編撰完成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美術史》,重點研究了1927年至2017年軍隊美術的發展,梳理了包括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抗日戰爭時期、解放戰爭時期、新中國成立至“文革”前、“文化大革命”時期和改革開放時期及新時代以來不同歷史階段黨和軍隊的文藝方針政策的變遷及軍隊美術取得的成就,彌補了解放軍美術創作有成績沒有史的遺憾。

孫立新 高原守護神—郭毅力 300×800cm 油畫 2017年

孫立新 高原守護神—郭毅力 300×800cm 油畫 2017年

  三、軍事美術的時代特徵

  軍事題材美術創作最大的特點是堅持現實主義創作原則。它不僅在題材內容上關注生活、觀照現實,更是從思想上具有審視社會現實的深度,並以獨特的文化擔當在為新中國的核心價值觀塑形諸方面發揮了培根築魂的巨大作用。

  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和謳歌民族英雄是軍事題材美術創作的常見主題,也構成其精神骨架和風格底色。從“國家重大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到“不忘初心 繼續前進——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100週年大型美術創作工程”等近年來舉辦的多項活動中,軍事題材美術創作以特有的審美風格和表現手法弘揚民族精神與時代精神,許多佳作令人印象深刻。如陳樹東和李翔的《百萬雄師過大江》、陳鈺銘的《九一八事變》、袁武的《東北抗聯》、邵亞川的《四渡赤水出奇兵》、邢俊勤、羅田喜、王吉松的《澳門回歸》、孫向陽的《呂梁巾幗》、孫立新、白展望、竇紅的《平津戰役·會師金湯橋》、孫浩和楊克山、崔開璽的《平型關大捷》、秦文清的《挺進大別山·過黃泛區》、張慶濤的《湘江·1934》等以現實主義方法和精神把握歷史,在更高的維度呈現民族與國家的歷史脈絡、精神氣節,也讓重大歷史題材作品有了更加動人的家國情懷、更加豐滿的精神內涵。

  軍事題材美術創作一直是喚起民眾、鼓舞鬥志、提振精神的重要藝術武器。從“抗洪救災”“抗擊非典”“馳援汶川”,再到今年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主題,不論是對軍隊發展建設的描繪還是對將士精神面貌的讚頌,不論是對宏大場面的再現還是對細小事物的刻畫,藝術家們都充分運用各自的藝術積澱,以風格化、個性化的藝術語言,揭示了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從危險時刻的最美逆行,到讓歲月靜好的負重前行,這支軍隊從來都是人民最放心的衛國干城。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為官兵服務”的創作導向,是軍事美術作品鮮活的源泉。軍隊美術家到邊防、到海島、到基層官兵中去寫生和體驗生活,豐富了軍隊美術家的創作素材,“忠誠”“勝戰”“血性”不再是概念化。李翔的《南海·南海》把傳統筆墨技法與西方造型方式相結合,通過人物面部表情的豐富刻畫,突出濃烈的時代特質;孫浩的《逐夢海天的強軍先鋒——張超》,整體畫面因直線條的大量應用而顯得十分硬朗,紅色的天空營造出霞光滿天的視覺效果;駱根興的《東風第一枝——火箭軍某導彈旅》在畫面環境中安排了大面積的石頭和大山,突出核導彈的力量感;秦文清和王睿的《英雄壯歌——海軍372潛艇》不管是表現形式還是色彩搭配,都呈現出不同於以往視覺經驗的畫面;孫立新的《高原守護神——郭毅力》虛實相間的筆觸,在具象寫實中帶有一定的表現意味;羅田喜的《三棲尖兵——劉珪》中,簡潔的筆觸定格了英雄訓練生活中的精彩畫面,體現出軍人的英姿颯爽。

  此外,竇鴻的《雪中餐》、夏荷生的《凝固的軍魂》、許向群的《起航》、陳林的《鋼與火》、周武發的《海洋深處的早餐》、周長春的《和平使命·藍色交響曲》、李連志的《陽光灑滿大地·奔跑》、張愷桐的《夢》、鐘澤暢的《洗塵》、張馳的《勇燃》、張姝的《驕陽》、阮梅和韓博的《眾志成城》、周福林的《海軍陸戰隊系列》等作品通過對鐵血陽剛的軍人形象塑造,揭示這些鋼鐵之師所深蘊的富有血性的民族精神,從而展示強軍路上現代軍人“敢打必贏”的品質,賦予“練為戰”“戰必勝”更為深層的意義。

  藝術語言更加豐富,樣式更加新穎,在“當代性”轉化中更加從容自如。迷彩系列是邢俊勤試圖以現代主義方式去改變傳統主題創作的新嘗試。《紅磚墻》《第二小分隊》等迷彩符號的確立僅僅是一個細微的點,而其背後承載的是藝術家廣博的人文情懷與渴望和平的心聲;陳樹東的油畫《入城式》粗放的筆觸、鮮明的肌理、濃重的色彩以及概括性的表現性風格,構建了一種新的語言表現手法;李如的《雷聲遠去》以一種隱喻和象徵的語言來表現歷史題材作品;王樹山的雕塑《轉場》融入浪漫、寫意乃至超現實的創作理念和手法;章紅兵將自己對“當下”現實的一種冷靜的觀察與反思化為獨具特色的個人表現形式,《高原巡邏兵》積點成面,再輔以線條、色彩的交錯,畫面簡約,樸實,雅致。

  另外,在創作中融匯不同觀念和表現形式,以多媒體、裝置、綜合媒介等方式賦予軍事美術作品獨立而獨特的藝術視角和藝術表達,大大拓展了軍事美術的內涵與外延,體現了軍隊美術的開放與包容,也是新時期軍事美術最大的轉變,突出了軍事美術的當代性。

  “莫把丹青等閒看,無聲詩裏頌韆鞦”,站在“八一”軍旗下,回溯軍隊美術發展的綠色長河,無論是驚濤駭浪還是靜水深流,一幅幅有溫度、有深度、有力度的作品,釋放出更多的藝術能量,伴隨高昂的時代節拍,用軍人的榮光與夢想描繪新時代的精神圖譜。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