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宋徽宗書畫特色鑒定及行情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7月27日 17:15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趙佶 祥龍石圖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趙佶 祥龍石圖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趙佶(1082-1135),號宣和主人,宋朝第八位皇帝,宋神宗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哲宗病逝無子,太后向氏立端王趙佶為帝,次年改年號“建中靖國”。1100-1125年在位,任用蔡京、童貫主持國政,變亂新法,窮奢極欲,濫增捐稅,崇奉道教,修建皇家宮苑,導致政治腐敗,民不聊生,引發農民起義,宣和七年金兵南下,年底傳位欽宗,自稱太上皇。靖康二年(1127),被金兵所俘被擄北上,受盡淩辱,後死於五國城(今黑龍江依蘭),年54歲。

  宋徽宗在位時,不僅廣收古物,網羅畫師,擴充翰林書畫院,還編輯《宣和畫譜》《宣和書譜》《宣和博古圖》,在書畫創作上,趙佶更是力倡花鳥寫真,他獨創的“瘦金書”,成為書法史上獨樹一幟的一種書體。毫無疑問,宋徽宗的政治生涯是失敗的,一位藝術家當了皇帝,是百姓和國家的悲哀。但是宋徽宗身為一個書畫家皇帝,他對宋代院體畫的發展,無疑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創造了中國繪畫史上的宣和時代。

  宋徽宗的繪畫,繼承了宋初以來宮廷畫家奉行的“黃筌富貴”程式,又吸納了北宋中期趙昌、崔白創立的水墨新風,他尤其強調寫生,在用心體會物象形理之外,更注重花鳥的生機與精神,所以他的畫既工整氣派,又不失靈氣。宋徽宗的繪畫主要有兩種風格,一類是賦色工筆花鳥,另一類是水墨類的。《畫鑒》雲:“徽宗性嗜畫,做花鳥、山石、人物,入妙品,做墨花、墨石,間有入神品者,歷代帝王畫者,至徽宗可謂盡意。”

  宋徽宗的工筆花鳥畫有三大特點。首先是刻畫精細入微,形態逼真,相傳他用生漆點睛,所畫禽鳥栩栩如生,格外傳神,這是技法上的。其二,宋徽宗的花鳥畫,都每每有一種難得的瞬間感,這是他與別人的不同之處。第三,宋徽宗的花鳥畫富有詩意文氣,這是他擅長詩賦的長處,宋徽宗的畫很多都配有大段的詩題,這是一般的院體畫家所不具備的。如《五色鸚鵡圖》(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藏),《芙蓉錦雞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瑞鶴圖》(遼寧省博物館藏),《臘梅山禽圖》(台北故宮藏)等。

  在繪畫上,宋徽宗強調“形神並舉”的藝術主張,對後世影響很大。北宋繪畫理論中已有“氣韻為高”的説法,但在趙佶時代,嚴格要求形神並舉,這一點在他的禦畫或禦題畫中都有體現。如《枇杷山鳥團扇》,畫了一隻回頭的山雀,還有一隻飛舞的墨蝴蝶,可謂構思巧妙,形神俱佳。《五色鸚鵡圖》,畫了一隻重彩的五色鸚鵡立於杏花枝頭,五色鸚鵡色彩艷麗,刻畫非常精細,但寫真之餘又非常神奇地抓取了五色鸚鵡立於枝頭的瞬間神態,觀之有呼之欲出之感。

  除了花鳥畫外,趙佶還擅畫山水和奇石。他畫的《溪山秋色圖》(台北故宮藏),表現了江南水鄉漁夫捕魚的景象,給人一種與世無爭的意象。而《雪江歸棹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則是一幅雪景畫長卷,平遠空曠,寒氣襲人。宋徽宗酷愛收藏奇石,他也愛畫奇石,他畫的奇石是他的一絕,前無古人,如《祥龍石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以水墨來寫真太湖石,把石頭玲瓏剔透,“皺、透、漏、瘦”的質感完美地表現出來。

  宋徽宗的人物畫,也非常精彩。他畫的《聽琴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和《文會圖》(台北故宮藏),具有自畫像色彩,把自己的現實生活和精神嚮往都展露無遺。特別是《文會圖》,描繪了北宋時期文人雅士品茗雅集的場景,案上的果盤、酒樽等器皿非常繁複,另畫茶床,石幾上還有古琴,這是模倣唐代閻立本《十八學士寫真圖》的一幅畫,但是主人似乎改成了宋徽宗自己。而《摹張萱虢國夫人遊春圖》,則展現了趙佶臨摹古畫的能力。趙佶的人物畫數量極少,所以尤顯珍貴。

趙佶 枇杷山鳥團扇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趙佶 枇杷山鳥團扇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趙佶的書法,早期學唐代的薛稷、褚遂良,後又學宋代的黃庭堅,將薛稷的瘦,褚遂良的秀,黃庭堅的勁,三者完美結合於一體,最終形成點畫細瘦如筋、舒展飄逸、挺拔有力且不失婀娜的“瘦金書”,瘦金有“瘦筋”的意思。趙佶的瘦金書,早在20多歲就已經成型成體了,他的《楷書千字文》是23歲所書,寫給奸臣童貫的,瘦硬挺拔,一筆不茍。40多歲寫的大字《秾芳詩帖》,結體瀟灑,有蘭竹之韻,筆致勁健,堪稱趙佶大字第一。

  宋徽宗的瘦金書,深得薛稷之瘦硬,特別是將褚遂良楷書的遒媚飄逸和空靈飛動更加強化了。他的瘦金書早晚期也有很大的區別。早年的瘦金書,偏于細瘦,骨多肉少,如《楷書千字文》。而晚期的瘦金書,肉多骨少,更顯豐腴俊秀,如《秾芳詩帖》。宋徽宗的瘦金書書法真跡存世的不多,有《楷書千字文》(上海博物館藏),《秾芳詩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閏中秋月詩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夏日詩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牡丹詩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等。

  歷代對瘦金書多有讚語。元代趙孟頫讚雲:“天骨遒美,逸趣藹然。”明代陶宗儀《書史會要》評價徽宗書法:“氣勢勁逸,意度天成,非可以陳跡求也。”明末陳邦彥在《秾芳詩帖》尾跋中讚其“此卷以畫法作書,脫去筆墨畦徑,行間如幽蘭叢竹,泠泠如風雨聲,真神品也。”以畫法作書,這是很準確的概括。清代王文治讚雲:“不徒素練畫秋鷹,筆態衝融似永興。善諫工書俱第一,宣和天子太多能。”

  宋徽宗的草書也非常出眾,但作品非常少,只有區區兩件。他的草書屬於狂草,有懷素狂草連綿之勢,但點畫更俊美一些。他40歲寫的《草書千字文》(遼寧省博物館藏),寫在一張長11.7米的宮廷特製描金雲龍紙上,寫得點畫流利,筆勢飛動,洋洋灑灑,一瀉千里,在歷代名家的草書《千字文》中也算得上是名品。他寫的《掠水燕翎詩紈扇》(上海博物館藏)也是一件草書,彌足珍貴,“天下一人”的草押,與正文融為一體,天衣無縫。

  宋徽宗由於名氣太大,其書畫歷代多有偽造。而且由於存在禦制、禦畫、御書、禦題之分,所以鑒定起來非常困難,歷來專家對其傳世書畫真偽也多有分歧。宋徽宗非常愛題畫,所以流傳下來的一些禦題畫,並不是他的親筆畫。筆者以為,落款寫有“禦制禦畫並書”,並伴有草書花押“天下一人”的,同時有題畫詩的,更大程度是宋徽宗的親筆,如有名的《祥龍石圖》《瑞鶴圖》《五色鸚鵡圖》等。因為大段的題畫詩及書法,絕非他人所能偽。也正因為此,趙佶開啟了元明文人畫“詩、書、畫”結合的先河。

  近年國內外拍場上偶有宋徽宗書畫上拍,個別還拍出了不菲的高價。在2009年北京保利春拍上,《寫生珍禽圖》以6171.2萬元成交。對於這件《寫生珍禽圖》,當時的眾多專家也有迥然不同的看法。最早送拍到中貿聖佳時,給徐邦達過眼,徐邦達一看卻説,這東西是《石渠寶笈》著錄也不行,是贗品。幾年後又送到中國嘉德,徐邦達又改口説是宋徽宗20歲當皇帝前的早期畫作。而謝稚柳則認為是40歲後所作,可見專家的看法都很難一致。當然近年拍場上也不乏一些無聊的市場炒作,如某號稱宋徽宗《臨唐懷素聖母帖》以1.2億港元成交,明顯是不靠譜的偽作。

  目前,全球各大博物館藏宋徽宗書畫作品存世僅有19幅,這其中還包括少量宮廷畫師的代筆,可見其作品數量實屬鳳毛麟角。所以,輕談什麼發現宋徽宗的真跡,明顯是不嚴肅、輕率、不靠譜的市場行為。筆者以為,宋徽宗的書畫,無論是花鳥畫還是瘦金書,都具有非常鮮明的個人特徵,特別是在詩書畫三者結合方面,就更難倣冒。對於珍稀的宋畫而言,還是應該抱著謹慎的態度,更遑論什麼趙佶書畫真跡了。(牟建平)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