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陳佩秋、傅申等關注流失海外的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

資訊 人民網 2020年07月21日 13:19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陳佩秋鑒定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

陳佩秋鑒定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

  國家文物局全國古代書畫鑒定小組原組長謝稚柳先生的夫人、上海市文史研究館館員、99歲高齡的陳佩秋先生與世長逝了。生前她和美國國立佛利爾美術館中國藝術部原主任、台灣著名文物專家傅申曾建言,希望國家關注一件流失海外的唐代法書珍品——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

  歷陽是唐代郡縣,位於安徽省馬鞍山市,因“縣南有歷水”而得名。天寶十二年(753),詩仙李白遊歷幽州之後來到歷陽,當時正值大雪紛飛,縣丞設宴招待李白,李白席間頻頻舉杯,讚賞歷陽山美、水美、酒美,可惜就是人不“美”,因沒有人陪他喝酒,於是席中賦詩《嘲王歷陽不肯飲酒》,詩曰:“地白風色寒,雪花大如手。 笑殺陶淵明,不飲杯中酒。浪撫一張琴,虛栽五株柳。空負頭上巾,吾于爾何有。”該詩被收錄于《全唐詩》第182卷中流傳至今。

  這件存放香港李白研究會的《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縱26.4厘米,橫67厘米,全帖共50字,包含了《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全詩,落款為“李白”。該帖書寫自然流暢,氣韻生動,用筆拙樸挺拔,筆力遒勁、灑脫,觀察文字的墨跡筆風可以看出,書寫用筆是唐代特有的有心硬筆(雞距筆);而所用紙張為唐宋時期出産于四川的麻紙,由於傳世經年,整體色澤發黃黑,紙面折痕看出紙質偏脆、纖維較細,作品整體紙色醇古、書風剛健、氣勢遒邁,流露出濃郁的豪放粗獷之氣。

  據日本學界資料顯示,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作于唐天寶十二年(公元753年),由大詩人李白贈送給與其有著密切交往的日本遣唐使並帶往日本收藏。該帖曾長期收藏于福岡縣太宰府市的築紫觀音寺,江戶時期歸入小倉藩藩主細川家族的私人收藏。明治維新後,日本實行“廢藩置縣”,舊藩主本人必須移居東京,細川家被迫陸續出售部分藏品,《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幾經輾轉,于上世紀中期被日本古筆收藏家明日香寧范購得,並藏于其在京都的書木文庫中。明日香寧范先生為了考證《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的真實性和歷史藝術價值,曾于上世紀80年代與中國文博界有關專家進行了多次深入交流。

  1986年4月,陳佩秋先生的丈夫謝稚柳先生當時時任國家文物局全國古代書畫鑒定小組組長,去日本考察曾見到此帖,給他留下深刻的印像,在其寄給陳佩秋的家書中提到:“驚見李白嘲王歷陽帖,筆力勁健,氣勢遒邁,書風符合唐代法書風格,為唐人墨跡,許李白真跡謂然,尤足珍也。”

  1987年11月,明日香寧范攜帶該帖來華,曾求教於時任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史樹青先生,史樹青組織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教授嚴紹璗、孫靜,北京圖書館(今中國國家圖書館)善本特藏部主任李致忠等多位專家學者對《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進行了研究和討論。史樹青先生認為:“此帖墨跡深沉,陳舊自然,筆力遒勁、灑脫,從墨跡筆法可以認定為唐代人筆跡無疑,具有當時文人自由型的筆鋒特徵。”嚴紹璗通過對書體、用紙的研究,認為“此卷紙質呈黃,纖維較細,然手感發硬,與敦煌寫經多種相倣,可證為唐人唐紙書跡,與故宮博物院所藏李白墨跡一起,作為李白研究方面的重要資料,可以確認其重要的文獻價值。”孫靜先生認為“此帖紙質亦甚似唐代麻紙,通過對該貼中涉及避諱問題進行了深入研究,認為從該貼中可以看到李白詩風之縱恣與處於三教並存、思想較為自由環境中之唐人,稱該貼為‘證史之一助也’。”李致忠通過對該帖用紙和字跡的觀察,認為“該帖用紙的纖維、厚度、光潔度、拉力等,與敦煌遺書中唐人寫經的用紙一致,認定為唐代麻紙;其字且神全氣古,頗具唐人筆意,似出自唐代文人之手,以其紙、墨、字格觀之,當是唐時遺物無疑,誠屬希世之珍。”由於長期以來在中國學者的認知中,存世的李白書法作品僅有故宮博物院所藏的《上陽臺帖》一件,此次對《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的論證讓參與的學者們感到十分振奮,大家一致認為該帖與故宮博物院所藏李白墨跡一起,作為李白研究方面的重要資料,可以確認其重要的文獻價值。

  1989年春,時任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主任委員啟功先生赴日本參加日本著名書法家上條信山書法展,其間明日香寧范邀請其對《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進行鑒定,啟功先生在深入研究後指出:“這件作品書法風格獨特,形神兩全,各個方面都體現唐代特點,時代特徵明顯,必是唐人妙墨,是否為李白親筆所書,不能否認,尚需進一步研究考證,單就從書法藝術看,不失為一件極精彩的唐人墨跡。”

  日本學者也曾付出許多努力。日本文化財保護審議會專門委員藤枝晃先生曾經專門撰文指出細川家族的一件祖傳藏品李白墨寶《嘲王歷陽》, 從紙的材質來看,應為出産于四川省的麻紙,多見於唐代,使用了唐代的鹿毛筆。從詩文中使用的“歷、風、花、杯、五、栽、何、有”等字的字形在宋代已不再使用。認為這件墨寶應當是李白相關研究中的一份重要文獻。

  然而,就在多位中國學者了解《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本體信息、收藏經歷,並擬對其歷史、藝術價值進一步深入研究的時候, 20世紀90年代,日本爆發了二戰以後最嚴重的經濟危機,許多大收藏家紛紛將藏品進行拋售,《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也被轉手,這一漂泊海外的唐代法書珍品,再次淡出了中國學者的視線。

  2017年,香港李白詩詞書法研究會的工作人員找到傅申和陳佩秋兩位先生,請求鑒定一件曾由日本收藏家收藏的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由於該帖近30年沒有出現,兩位先生本著謹慎的態度,對該帖進行了兩年多的鑒定和研究。陳佩秋先生經過研究認為“此帖筆法,明顯流露出唐初歐、褚及隋唐寫經的用筆取勢,此帖符合盛唐時代筆性特徵,為唐人墨跡是無疑的, 細觀此帖,有文人用筆不拘小節,天馬行空的感覺,筆意中隱隱有劍氣酒氣的流淌,與史書記載的李白為大唐劍仙、酒仙十分相符,當是李白真跡亦未不可。” 傅申則更進一步説明:“《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紙色醇古、書風剛健,非唐筆不能書,其為唐人墨跡無疑,故可定為李白!”。作為新一階段的研究成果,傅申歷經數年以85歲高齡編撰了《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考》一書,2018年已由故宮出版社出版。2020年中國文物出版社第一季整理出版《李白與他的時代》,將這幅作品更深入的做了研究。

  兩位老先生一致認為,《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作為一件與唐代詩仙李白相關聯的唐代法書珍品,是漫漫歷史長河中突破了時間和空間而遺留下來的倖存者,體現了盛唐時期獨有的文化藝術特色,是研究唐代歷史、文學、藝術的重要文物,傳達出李白狂放不羈的純真個性風采,也見證了隋唐以來,中日兩國民間文化交流的悠久歷史、中華傳統文化在日本長達千年的影響,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是當之無愧的國寶和全人類重要文化遺産。他們特別希望,在搶救流失海外中國文物成果輩出的今天,國家有關部門,能夠對《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的流傳情況進行深入的調查研究,將其納入國家流失海外珍貴文物調查的總體規劃,並在適當時間以適當形式推動該貼的回歸,勿要讓這樣一件國寶流失海外。

  文化興則國運昌。黨和國家歷來重視文物保護工作。新中國首任文物局長鄭振鐸先生在搶救流散香港文物的過程中曾經指出“凡是國寶,都要爭取!”當前,國家對流失海外中國文物的調查和搶救已經取得豐碩成果,流失已久的皿天全方罍、秦公墓地金飾、曾伯剋父青銅組器、圓明園馬首等一批國寶相繼回歸祖國,意大利、土耳其、美國等許多國家都主動將流失海外的中國文物返還給中國。在這樣的良好形勢下,如果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能夠回歸祖國,也必將是新時代文化強國建設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上世紀50年代,李白《上陽臺帖》入藏故宮博物院,半個多世紀以來一直被認為是詩仙李白存世的唯一一件墨跡。今天,如果《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能夠回歸祖國,對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提升全民族文化自信具有重要的意義。(武銘澤)

陳佩秋鑒定手跡

陳佩秋鑒定手跡

陳佩秋作品 霜葉竹禽

陳佩秋作品 霜葉竹禽

傅申鑒定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

傅申鑒定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

 

傅申作品 不忘初心

傅申作品 不忘初心

傅申作品 大字歌

傅申作品 大字歌

傅申鑒定李白手跡

傅申鑒定李白手跡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