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曜變天目,宋代建盞裏最華麗的個性

資訊 中國藝術報 2020年07月16日 17:46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收藏于東京靜嘉堂文庫美術館、大阪藤田美術館和京都大德寺龍光院的3件曜變盞(從左至右)

收藏于東京靜嘉堂文庫美術館、大阪藤田美術館和京都大德寺龍光院的3件曜變盞(從左至右)

  宋代,茶文化空前興盛。從貴族到百姓,社會各階層掀起一股“飲茶”和“鬥茶”的風氣,連帶出的是與之相關的文化藝術繁榮。從宋徽宗趙佶的《文會圖》裏,我們可以看到貴族階層在庭院裏茶宴會飲的情形乃至於對各色茶器的細緻描繪,而建盞就是其中的重要角色。

  宋人飲茶講究“點茶” ,他們將團茶擊碎,研磨成粉末,再篩出最細緻的倒入建盞,加以開水沖泡,緊接著用茶筅在盞中擊拂,打出泡沫,泡沫越細,口感就越順滑,茶湯的色澤也就越白。這種白色茶湯因在黑釉茶盞裏顯得歷歷分明,相互襯托;建盞就這樣成為鬥茶的利器。根據陶榖《清異錄》中記載: “閩中造盞,花紋類鷓鴣斑,點試茶家珍之。 ”這就點到油滴盞中鷓鴣斑在茶器中的價值。而對茶道研究頗深的宋徽宗曾在專著《大觀茶論》裏留下自己評判建盞的標準: “盞色貴青黑,玉毫條達者為上,取其燠發茶採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寬。底深則茶宜立而易於取乳,寬則運筅旋徹不礙擊拂。 ”顯然在宋徽宗眼裏,兔毫盞是上等品。但南宋的《方輿勝覽》對建盞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和評價: “兔毫盞,出鷗寧之水吉……然毫色異者,土人謂之‘毫變盞’ ,其價甚高,且艱得之。 ”這裡的“毫變”較為符合“曜變”的特徵。

  在日本,曜變盞被認為是盞中極品,根據日本16世紀的《君臺觀左右賬記》裏記載:“曜變斑建盞乃無上神品,值萬匹絹;油滴斑建盞是第二重寶,值五千匹絹;兔毫盞值三千匹絹。 ”並稱它們為“曜變天目” 。因此那些“毫色異者”的盞多藏于日本,在日本國寶級陶瓷文物裏就包括3件曜變盞,它們目前分別收藏在東京靜嘉堂文庫美術館、大阪藤田美術館和京都大德寺龍光院,這3件也是世間僅存的宋代曜變盞。

  人們用“入窯一色,出窯萬彩”來形容燒制建盞中存在諸多不確定性。在宋代,燒制建盞廣泛使用龍窯,這種隧道形窯爐依山坡傾斜而建,與地平面約呈20至30度角,分窯頭、窯床、窯尾三部分,窯頭用來預熱,是整窯火力最強部分,火力隨著坡度逐漸引導上行。由於龍窯內部空間很大,各處的溫度和火候都有差別,因此不同窯段燒出的盞紋路各不相同,諸如油滴、兔毫或是曜變等珍貴品種,皆可出自一窯,全憑運氣。但要燒制出一件外觀完好、斑紋美麗的建盞極困難。宋人燒制建盞,燒數十萬才得一二件兔毫盞;燒百萬才得一二件油滴盞;曜變盞則需燒幾千萬件才能偶然得到,難度極大。因此,這3件曜變天目才會受到日本如此珍視。

  曜變盞的美在於釉面可見圓形斑點邊緣環繞著藍色主調的七彩光暈,隨著觀賞角度改變,這七彩光暈就如同宇宙中的星辰之光一般深邃幽玄,攝人心魄。形成這些斑紋都靠釉料中的鐵元素,它是讓建盞色澤萬千的所在。在建盞的胎和釉料裏,鐵的含量都很高,鐵胎可以幫助釉色形成美麗的斑紋,但也因為收縮率高,在一千多度的高溫下燒制極易變形。因此燒制前施釉要厚,釉水在高溫中會向下流動,出斑紋結晶,隨機性很強,就像日本的3件曜變天目盞一樣,看起來類似卻各具特色。

  藏于東京靜嘉堂文庫美術館的那件也叫“稻葉天目” ,屬於該美術館的頭號藏品。這件盞為束口型,深腹、圈足矮小。施釉不及底足,有釉淚,説明燒制溫度較高,整體風格端莊沉穩。稻葉天目之罕見在於它釉面上帶有的藍色光輝,這種光會隨著周圍光線角度的不同變幻不定,因此日本人也稱其為“碗中宇宙” 。大阪藤田美術館藏的曜變天目同樣為束口盞,口沿扣銀,器施黑釉。它的胎骨顏色較深沉,其表面質地較粗,陳腐的時間較長。器物內壁曜變斑點呈細小密布狀,外壁釉面上也隱約可見如夜間星空的斑點,令人目眩。在這三者裏最“高冷”的是京都大德寺龍光院藏的曜變天目,因其樸素含蓄,加上極少公開展出,知名度不及前二者。這只曜變盞內壁釉色初看似油滴,再仔細觀察這些釉斑就會發現隨著光線的改變,出現了黑斑點套紫藍色光環的現象。在2019年3月至6月間,當這3件曜變天目分別在日本3座博物館同期對外公開展出時,在收藏圈引起不小轟動,各地人們慕名趕來日本,只為一睹“曜變神話”的風采。

  從樸素的黑釉到華美的曜變,建盞在近千年的時光裏展示出自然和工藝的融合,將謙遜又強大的格調耀眼地向世界展示,更以當時“天下無貴賤通用之”的氣魄被各階層所喜愛。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