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賬號登錄

科技賦能,助文創之路越走越寬

副標題:

來源:科技日報 | 2022-11-18 11:46:07
科技日報 | 2022-11-18 11:46:07
原標題:科技賦能,助文創之路越走越寬
正在加載

  科技作為手段,可以形塑文化産品的具體形態與風貌。科技對文創賦能所帶來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不止體現在文化領域中,還體現在基於文創IP進行的一二三産業的融合中。

  ——向勇 北京大學文化産業研究院院長

  11月上旬,CIIE中國國際數字文創展在國家會展中心(上海)亮相。本次CIIE中國國際數字文創展匯集了眾多數字文創與數字藏品項目。展會上還發佈了《這就是中國》中國文化國際傳播數字共創計劃,旨在將中華文明與故事以全新的數字IP形態呈現給海內外受眾。

  近年來,文創産業與科技同頻共振、互相驅動,釋放出巨大的文化、經濟與社會價值。

  科技支持,讓文創的想象力落地

  曾經,文創産品大多是實體化、實物型的産品。隨著科技與文創産業的深度融合,文創産品也借助數字技術拓寬了邊界,擁有了越來越多的表達形式。

  “新文創的本質是以文化版權為核心,串聯中國傳統優秀文化與當代生活,整合數字技術與文化生産。”北京大學文化産業研究院院長向勇説,“新文創的概念提出至今,已經有了很多成果,多家公司都在深化與傳統文化機構的合作。”

  今年6月,在國家文化公園建設辦公室、國家文物局的指導下,騰訊聯合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五洲傳播中心等專業機構及社會團體共同推出“數字長城”項目。據騰訊“數字長城”項目負責人介紹,該項目首次通過多種遊戲技術,實現文化遺産毫米級高精度、沉浸交互式的數字還原。通過“雲遊長城”小程序,用戶通過手機就能立即“穿越”到喜峰口西潘家口段長城,在線“爬長城”和“修長城”。“遊戲技術團隊通過掃描重建技術、PCG程序化生成技術、遊戲引擎及自研的雲遊戲技術,高精度還原長城現狀,讓用戶在手機上也能欣賞3A級的視覺和互動效果。”“數字長城”項目負責人説。

  博物館産品的數字化與線上博物館也是“文創+科技”典型融合。“這種形式將古代優秀文化創造性繼承下來,讓我們能夠零距離、360度地觀看文物,感受它的‘靈韻’。”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翁昌壽説。

  在數字技術的支持下,敦煌藏經洞的故事也將在數字世界裏重生。“數字藏經洞”項目將以毫米級精度1:1還原物理空間中的藏經洞,再現當年萬卷藏書的景象;同時也會以藏經洞重點文物為載體,通過構建故事化、可視化的數字互動場景,再現文物背後的歷史故事。

  此外,文創與科技的融合還為文創産品帶來更豐富的表現形式。例如中國國家博物館推出的互動解謎遊戲書《博樂·元宵行樂》,借助App與實體書籍、道具的配合,通過沉浸式的桌面遊戲,讓國寶級館藏文物《明憲宗元宵行樂圖》背後的明朝歷史活了起來。

  “近年來,沉浸式桌遊受到年輕群體的喜愛,我們也希望能夠更多地貼近青年群體。”國博(北京)文化産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朱曉雲説,“《明憲宗元宵行樂圖》是館藏中非常重要的繪畫作品,畫面內容非常豐富,而且憲宗所處的正是明朝中期最為跌宕起伏的一段時期,《元宵行樂》解謎書就是將這幅以元宵節為主題的畫作為引子,讓讀者在遊戲的過程中,了解大量明史知識。為了達到最佳用戶體驗,我們在與專業的解謎書團隊合作的同時聘請了多位明史專家為顧問。”

  “正是因為文創與科技的融合,我們才在體驗文化過程中獲得了新奇感、新鮮感和沉浸感,實現了創造性發展。”翁昌壽説。

  科技融合,引領文創消費新業態

  “數字技術的發展,催生了文創産業從供給到消費的一種協同模式。從生産端看,科技賦能下的文創産品依託大數據與平臺,實現群體性生産、交互性生産與智慧化生産。”向勇説,“從消費端看,數字技術讓消費端多元化,出現了線下消費、線上消費,以及線下線上融合消費三種情況。”

  曾經的博物館文創的特點是場景化消費,人們在參觀後産生消費衝動。隨著線上消費的引入,越來越多的博物館擁有了線上店舖。朱曉雲説,“線上消費的習慣引發了博物館文創消費的變化,讓我們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的消費群體,這些消費群體可能不一定來到了博物館,但他們會在線上購買一些帶有文化元素的商品。我們也在嘗試將線上和線下進行貫通的營銷模式。”朱曉雲告訴記者,目前國博文創正在試運行一款DIY文創小程序,消費者可以自選圖案、文字等,定制個性化服裝、手袋、文具、杯子等産品。在線上下單,可以選擇線上配送或在國博文創商店直接取貨。

  數字藏品是科技與藝術的聯姻,是文創産品中一種新興的消費品。

  “目前,很多數字文創産品更關注企業用戶(B端)市場,通過B端服務個人用戶(C端),而數字藏品則直接服務C端。”西藏數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森華説。

  翁昌壽告訴記者,文創産品如何更好地滿足用戶的需求是關鍵。産品的設計者需要為消費者提供更個性、更豐富的文化體驗方式,保證消費者對文創産品的新鮮感,打破簡單的IP組合與創意複製。

  “現在文創産品的競爭日益激烈。要吸引消費者,需要文創産品有足夠豐富的文化內涵、創意化設計和可靠的質量。當然,作為博物館,我們一方面希望通過文創産品將我們傳統文化中蘊含的美帶入千家萬戶的生活,另一方面也希望無論通過何種渠道進行購買,消費者都能夠透過文創産品對我們的歷史、文化産生興趣和嚮往,並最終被這份嚮往牽引,有一天來到國家博物館,從而形成一個文創消費與文化傳播的閉環。”朱曉雲説。

  科技引領,助推文創高質量發展

  2021年8月,《關於進一步推動文化文物單位文化創意産品開發的若干措施》指出,提升文化創意産品開發科技應用水平。堅持創新驅動,鼓勵開發數字文化創意産品。今年6月,《關於推進實施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的意見》提出了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的遠景目標、重點任務和保障措施。對於文創産業而言,文化與科技的融合是産業自身發展的邏輯升級。科技賦能文創並非一時熱點,而是需要久久為功,以此使科技成為文創産業高質量發展的內生動力。

  “在科技與文創的融合過程中,科技是手段,本質是文化鑄魂。我們需要對時代先進文化中的核心價值理念、故事原型進行充分開發,保證文化産品中文化內涵的深度與品味。科技作為手段,可以形塑文化産品的具體形態與風貌。科技對文創賦能所帶來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不止體現在文化領域中,還體現在基於文創IP進行的一二三産業的融合中。”向勇説。

  文創産品和科技的融合將會繼續深入,並隨著科技的發展變化出不同的形態。騰訊新文創高級研究員告訴記者,“全球都開始關注元宇宙話題的背後,其實是數字文創産業與前沿科技融合的新趨勢。而AI、VR、AR等新興技術的發展和突破,也將為我們帶來更多具有更強沉浸式、互動性和更大信息含量的文創産品,讓優秀的文化以更低的門檻走進群眾生活當中。”

  向勇告訴記者,未來科技引領文創高質量發展中,還需加大跨學科人才的培育,促進文化科技融合型企業的發展。“科技是一種偏冷的理性思維、量化思維,上下游分工明確;而文創是一種熱思維、軟思考,有溫度和情懷,有時從創意到生産傳播的環節相對模糊。所以我們需要有更多懂這兩種語言的人才。”向勇説,“同時,希望我們能涌現出更多在管理邏輯、産品邏輯與人才邏輯上真正實現文化與科技融合的企業,引領國際。”

編輯:阮崢 責任編輯:馮思謠
點擊收起全文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
熱點推薦
正在閱讀:科技賦能,助文創之路越走越寬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手機看
掃一掃 手機繼續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