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節目官網-CCTV-13 焦點訪談

《焦點訪談》 20181206 這醫院 有連環套

來源:央視網2018年12月06日 20:12

努力加載中,請稍後...
努力加載中,請稍後...
相關稿件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不久前,有一些患者向《焦點訪談》反映,她們在一家醫院看病時,醫生告訴她們得做檢查,可在檢查時醫生又説,光這麼查不行,還要怎麼怎麼查,反正是從少查到多,從淺查到深。甚至查著查著,就誘導你要做個手術,而且是做完一項又被要求做另一項,價格嘛,你在手術臺上的時候,他説漲就漲,還要求給了錢才能繼續做。查個身體怎麼就變成了手術連環套呢?

不久前,有觀眾向《焦點訪談》反映在醫院看病時遇到了一些很鬧心的事情。記者在這家醫院進行了調查。小雨今年25歲,記者看到她時,她剛剛從這家醫院看病出來。十多天前,她因為小便時有些不舒服,走進這家醫院想檢查一下,沒想到這下陷入無休無止的治療。

小雨説:“啥也沒幹光檢查就花了兩千,完了又説做宮腔鏡,我説不想做,他就一直説到你做為止。”

據了解,宮腔鏡是一項微創性婦科診療技術,是一種纖維光源內窺鏡,用於子宮腔內檢查和治療。它有著嚴格的適應症和禁忌症,可能存在子宮穿孔、空氣栓塞等多種並發癥。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産醫院婦科微創中心是一個專業的微創診治部門,在這裡記者了解到,今年1到10月,他們中心近12萬例門診中,進行宮腔鏡檢查的人數只有8000多,只有不到百分之七的患者進行了宮腔鏡檢查。那麼小雨的醫生建議小雨做宮腔鏡的原因是什麼呢?

當問醫生為什麼要建議小雨做宮腔鏡時,長春和美婦科醫院醫生武昭輝説,忘了為什麼讓她做宮腔鏡檢查。

一個宮腔鏡的手術費用是580元,可小雨要付出的不僅是這個數。小雨説,做宮腔鏡之前醫生告訴她,她體內還有一個贅生物需要去除,價格是1800元到2800元。在醫院滾動的大屏幕上記者看到,這個贅生物手術的價格是2680元,可是等到小雨在手術臺上進行宮腔鏡探查時,醫生告訴她這個手術價格是4800元。記者找到當時給小雨治療的醫生武昭輝了解情況。

武昭輝説:“小雨今天也問我了,是不是你當時説從1800元到2800元。我説從1800元到5800元不等,因為你一個是贅生物數量多,另外一個做便宜的,做完了之後會形成斑痕,所以做4800元的。”

醫生在手術臺上告訴她只能做4800元的,別的都不能選,而這個時候小雨已經無力抗拒了。

小雨説:“到手術臺上就給你綁上了,好多人,而且特別疼,我就沒有辦法了。跟我説四千八百多的必須得做了,不做怎麼怎麼樣。那個時候特別無助,相當於給你綁在了手術臺上,不做也得做,然後就麻藥上了,就做了。”

做了這項切除術,等到手術做完,她還處於迷迷糊糊的狀態時,她又接受了一個照射治療。

小雨説她不知道,錢是朋友交的,朋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就這樣,從走進醫院查個小毛病開始,僅僅過去了幾個小時,將近1萬元已經花出去了,這其中大部分是在手術的過程中要求支付的。對於這樣的收費和手術模式,醫院的流程到底是什麼樣的呢?

記者:“手術前説好的價格,不管交還是沒交,到手術室裏有變化會怎麼處理?”

長春和美醫院院長康玉敏:“沒有這種可能。”

記者:“在手術以前就應該完成這些?”

康玉敏:“進手術室以後基本繳費都已經完成了。”

記者:“手術費四千八怎麼交的?”

小雨:“是我在手術臺上,他問我讓你朋友交,還是你交,那個時候我還清醒著,我就説讓我朋友把手機拿來我交。”

記者:“你沒有覺得不對勁嗎?為什麼要在手術臺上轉賬?”

小雨:“那個時候已經沒有辦法,特別難受,一系列檢查之後身心俱疲,已經受不了了。”

患者小雨的宮腔鏡報告,檢查時間清楚地標明是11月13號15點44分,而她手機裏的微信支付截屏交易記錄顯示,當天下午15點52分,也就是在宮腔鏡檢查後8分鐘,她通過掃二維碼支付了另外一項手術的費用4860元。小雨的遭遇並非個案,在互聯網上可以看到不少患者對這家醫院的類似投訴。這家醫院先推薦、説服患者做個宮腔鏡580元,等患者在做宮腔鏡探查術時,有的醫生會提出其他手術的要求。另一位17歲的女孩小陳就是這樣。她在這家醫院做完了宮腔鏡檢查後,醫生要求她再做一項手術,她當時堅決不同意。

醫生沒有理會小陳不做手術的意願,而是走出去找到小陳的母親。

小陳的母親説:“孩子子宮必須得貼個膜,説挺重,得疼得要命。這麼一説我就害怕了,給簽字了。”

心理專家認為,實際上醫院醫生利用的就是患者求醫時的特殊狀況。

中國心理學會法律心理學專家委員會委員劉遠説:“我認為在宮腔鏡做開始和之前,這是兩個階段,之前用得寸進尺這種效應,一步一步讓患者越來越多做檢查和處置。但是一旦宮腔鏡上了以後,我個人認為就不太一樣了。除了心理以外,物理的控制是非常現實的,這種情況不光是這些患者,換了任何人,在那個位置上恐怕也要做後續治療,聽之任之了。”

這家醫院醫生利用的是患者和家屬對病情的擔心和對醫院的信任,可是這醫院的資質實際上也有水分。在這家醫院的網站上聲稱是自己二級專科醫院,實際上採訪中院長承認連一級醫院都不是。

11月14日,長春當地一家媒體就曾經報道過另一位患者劉女士在和美醫院的經歷,也是這個套路。和之前那位小雨患者一樣,醫生不僅建議她做宮腔鏡探查,並且在此基礎上做了兩個小手術。在手術之後,她在沒有完全清醒的情況下被要求交錢,支付了7000多元的手術費用。因為劉女士隨身並沒有帶多少錢,刷了好幾張卡才支付成功。

記者:“這五張卡都是護士幫你輸的密碼?”

劉女士:“嗯。”

記者:“簽字了嗎?”

劉女士:“簽了,簽得很模糊,只有一個簽全了,是他把著我手簽的。”

這幾張刷卡憑條就是劉女士剛剛手術後因為麻醉未醒,而歪歪斜斜簽下的名字,有幾張她連名字都沒有簽全。

長春和美醫院院長康玉敏:“可能醫生講解病程過程中患者沒有聽清楚,或者醫生沒有給患者解釋明白。”

記者:“你們對醫生有沒有做處理?”

康玉敏:“有,這個醫生已經辭職不幹了,因為跟患者溝通沒有到位。”

僅僅是個別醫生溝通沒有到位嗎?記者了解到,給節目中這三位患者進行治療的是不同的醫生,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都給患者做出了做宮腔鏡的診斷。記者把小雨和劉女士的B超報告提供給解放軍總醫院、北京協和醫院的幾位婦産專家。從報告上看,他們是不是真的需要做宮腔鏡呢?

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醫學中心婦産科主任孟元光説:“我覺得可以觀察,還沒有做宮腔鏡的指徵,主治醫生做這個判斷,一般來説都有診治的規範,有一定的經驗,會做出合理的判斷,這種做法可能治療有點過度了;另外一個就是治療的適應症把握不準,治療過程中術前的評估沒做到位。”

北京協和醫院婦産科副教授陳蔚琳説:“盆腔積液不是做宮腔鏡的指徵,這是無指徵操作,就是説沒有必要,過度治療、過度檢查。”

讓根本不需要做檢查的患者做宮腔鏡探查術,這些原本只是想看個門診的患者一步步做了更多的治療和手術。劉女士的經歷被媒體曝光之後,長春市衛計委介入調查。

長春市衛計委醫政處工作人員康凱説:“在手術臺上告知患者繳費是不允許的,診療行為發生之前要有一個詳盡的告知,取得了患者同意之後再進行相關診療行為。我們對他進行了批評約談,而且也在大會上通報了,其他的違法違規行為監督部門正在進一步調查了解。”

近幾年,一些醫院術中加項、術中加價的現象也多次被媒體曝光。為了避免此類現象發生,就在今年十月,國務院剛發佈了新的《醫療糾紛預防和處理條例》,加強了預防手段。其中第四十七條規定,醫生或醫療機構未按規定告知患者病情、醫療措施、醫療風險、替代醫療方案,由縣級衛生主管部門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還要暫停執業活動,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也就是説,行政執法已經有了明確的依據和辦法。11月中旬,當地媒體曝光劉女士的遭遇之後,長春市衛計委成立聯合調查組進行調查。

長春市衛計委衛生監督所中醫與計劃生育監督科科長張銘仁表示,還沒有跟當事人聯絡,現在在走醫院調查程序,醫生把筆錄取完之後下一步進行調查。

幾位患者的經歷值得同情,更值得深思。且不説這些手術究竟是否必須要做,是不是屬於過度治療,作為醫療機構事先不按規定明確告知,等患者上了手術臺動彈不得的時候再加項目加價錢,就有脅迫消費、強制消費、欺詐消費的嫌疑。如果面對患者,騙你沒商量,嚇你沒商量,那這樣的醫院真是病得不輕了。

 

channelId 1 1 2 b37a173578924dbd875524cf7af263d1
  • 視頻簡介
  • 欄目介紹

來源:央視網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6日 20:12

視頻簡介:本期節目主要內容: 不久前,有患者反映,他們在長春一家醫院看病時,醫生告知他們做檢查,最後卻做了一項又一項的手術,費用也是越來越多。很簡單的檢查身體,卻陷入“連環套”。據了解,很多檢查都是無指徵操作,過度治療、過度檢查,給患者身心帶來巨大影響。(《焦點訪談》 20181206 這醫院 有連環套)

熱門推薦 換一組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