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大學生村官創業富民難在哪?

 

CCTV.com  2011年01月06日 15:44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科技日報  

  當前,大學生“村官”創業富民已經成為一個熱門詞彙,越來越多的大學生“村官”創業典型涌現出來,把自己年輕活力奉獻給農村的建設和農民的致富上。各級政府也積極營造大學生“村官”立足農村創業、帶動農民致富的濃厚氛圍,激發大學生“村官”幹事創業活力、增強創業富民效果。

  如何幫助和扶持大學生“村官”創業?推動大學生“村官”創業常態化?近日,蘇州大學社會學院村官調研團再次趕赴蘇北連雲港灌雲、灌南、東海和贛榆4縣,深入開展大學生“村官”創業富民調研。蘇大師生共向大學生“村官”發放問卷407份,回收有效問卷406份,同時開展深度訪談,對大學生“村官”創業富民過程中面臨的困難、困惑提出了思索與建議。

  創業成為“村官”融入農村的有效途徑

  此次針對大學生“村官”的調查顯示,有40.1%的村官已經創業,28.2%未創業但有創業打算,31.7%的還未創業,創業已經成為大學生“村官”普遍接受的、能夠儘快融入農村的方式。有23.8%大學生“村官”表示自己的創業動機是為了自我實現,而為實現增加收入、富民惠民目的則分別為21.2%和18.3%。

  大學生“村官”的創業活動直接與農戶接觸,不僅拉近了與農戶的距離,加快融入村務工作,同時將惠民落到實處,充分利用了農村的閒散勞動力,改善了貧困戶的生活狀況,為減輕農村的經濟壓力發揮了一定的作用。訪談中很多大學生“村官”都表示,他們的創業活動與當地農民是互惠互利的關係。數據顯示,32.1%的村官願意選擇“大戶+基地+大學生‘村官’+貧困戶”的合作模式,直接惠利到當地貧困戶,起到了惠民的作用。經驗的豐富,體力的強大使得農民成為了大學生“村官”創業的最優合作者。贛榆縣的村官宋瑋瑋採用大棚種植蘑菇,與三戶農民共同合作,農忙時還會雇傭閒散的短工進行勞作。

  今年是江蘇省首批大學生“村官”面臨三年屆滿,對於走在創業道路上他們來説,其創業活動對自己的流向也有不同的反應。數據顯示,74.2%的大學生“村官”表示創業企業對其自身的流轉有重要影響。面對任職3年後的選擇,許多正在創業的“村官”心中都充滿了矛盾,矛盾集中於是否留任村官繼續創業。在創業成功的假設下,有69.2%的“村官”表示會在任期屆滿的時候選擇繼續留任帶領村民共同致富,這也顯示出大學生“村官”對於通過創業造福當地民眾的強烈願望。

  “村官”創業,資金、技術都是坎

  在針對大學生“村官”創業劣勢的調查中,“資金短缺,難以發展項目”和“實用技術缺乏,難以引進項目”被排在了前兩位,有43.8%的“村官”認為缺政府支持、缺資金是大學生村官創業的主要劣勢。

  由於大學畢業生剛剛踏入社會,缺乏創業必要的啟動資金,存在融資難、擔保難,而通過當地農信社貸款、政府創業基金支持等方式,他們籌得的資金也大多在5萬元以下。創業本金不足直接導致“村官”們不得不選擇投資規模較小的基礎農業項目,有時即便有很好的機會也只能選擇放棄。調查數據顯示,在目前大學生“村官”選擇實施的創業項目中,種植業與養殖業的比重佔到了73.6%。而“靠天吃飯”的基礎農業經常會遇到風霜雨雪、病蟲災害等侵擾,因此風險並不像“投入”那樣低。

  灌雲縣的2007級大學生“村官”陳錫發就深有感觸地向調研師生講述了自己的失敗經歷。2008年,他投入1萬元資金接手了本村的一個種植大棚。2009年初,由於當地雨量較大,大棚中的農作物受到了極大影響,最終顆粒無收,“第一筆創業資金就這樣打了水漂”。

  “雖説是創業富民,但實際上創業的開始我們是跟著當地的農民從頭學起。農民們有經驗和種植技術,不論是技術成本還是人力成本,我們都要比他們多得多。”灌雲縣2007級大學生“村官”陸葉説。調查顯示,406位大學生“村官”中,農學類畢業生僅有2.7%,而文史、理工、管理類畢業生綜合佔比達到了81.7%。絕大多數大學生“村官”在農業技術方面都是“零起點”,即使是農學專業的畢業生在實踐操作上也有所欠缺。不少村官因為缺乏相應的技術指導和培訓,在實際創業中走了彎路,花了冤枉錢,也浪費了不少時間。

  課題組指導老師、蘇州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馬德峰説,雖然地方政府部門都積極組織大學生參加各類創業培訓講座,但基本都是經驗介紹類的。“在我們的調查對象中,有56.2%的大學生‘村官’認為非常有必要接受相關培訓,但實際參加過‘創業模擬訓練’的僅有4.9%。”他認為,政府在“村官”創業過程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應當參與但不干預,從政策、項目、資金等多方面為“村官”搭建創業平臺;其次,高校也應扮演起大學生“村官”的“娘家人”、“後援團”角色,在工作培訓、解決技術難題等方面給予大學生村幹部支持。

  惠民見“端倪”,富民有“距離”

  大學生“村官”創業從選定項目、實施項目到收回成本普遍需要2—3年的時間,雖然在個別地區取得階段性成果,涌現出一些先進典型,但是總體態勢仍然處於艱難探索的初級階段。根據調查顯示,81.1%的大學生“村官”創業年盈利少於5萬元,盈利額超過20萬元的僅有1.9%。

  大學生“村官”的年盈利中又有多少用於致富地方村民呢?根據這次調查統計,有49.8%的大學生“村官”將創業盈利的10%用於富民;31.4%的大學生投入的富民資金可以佔到盈利額的10%—29%;能實現50%以上的盈利用於富民的僅佔6.8%。

  造成這樣的結果原因是多方面的,並非是大學生“村官”主觀上不願意富民,而是受創業初期資金流轉問題、選擇項目效益不高等因素影響,達不到富民的效果。“我們投資了7個大棚,一個大棚雇一個男性勞動力,也能提供一些零散的崗位,”東海縣桃林鎮的大學生“村官”王蘭舟坦言,他們現在提供的這些崗位遠遠談不上“富民”。不僅是王蘭舟,76%的大學生“村官”都認為自己創業富民的貢獻一般或較小。

  馬德峰副教授認為,創業從某種程度上講首先解決的是大學生村官“有事幹”、“幹得好”的問題,其次,富民作為創業的目的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目前大學生‘村官’創業實現的更多是惠民,惠民是實現富民的積累過程。”根據連雲港市委組織部的一份數據表明,全市已有304名村官創業,459個就業單位參與創業,帶動4000人共同創業,“大學生‘村官’大膽創新,&&創業,激發了基層創業熱情”。

  統計數據顯示,“勞動所得”、“入股分紅”、“場地使用費用”排在了創業富民形式的前三位。“我們認為目前創業富民的形式還比較單一,創業帶動示範、組織合作經營、招商引資等都可以作為富民的形式。”李風嘯同學説。

  創業富民亟待産業升級

  有過一次失敗經歷的陳錫發沒有就此放棄,他選擇了高效農業作為自己第二次的創業項目。他與灌雲縣的其他6名村官合作建立了高效農業種植園,種植“紫蘇”。他與韓國、日本等企業簽訂産品供應協議,不僅獲得了日韓企業給予的技術支持,自己的産品還直接銷往海外,獲得了可觀的盈利。

  雖然大多數大學生“村官”經營的創業項目是基礎農業,但是有51.7%的人認可高效生態農業可以成為創業富民的項目。“農民們對於新誕生的高效農業種植園的生産方式並不敢輕易嘗試,只有先看到有實際收效才敢改變”。東海縣桃林鎮的村官葛永傑等人投資了7個高效農業蔬菜大棚,成立了大學生“村官”創業園。起初村民們都持觀望狀態,隔三差五的到創業園看一看。等到第一茬生産期結束後,附近的農戶們看到了收益,紛紛加入了種植行列。

  馬德峰副教授認為,生産科技含量不高的勞動密集型産業,短期內有利於實現農村剩餘勞動力適當就業,但從長遠看,不利於大學生村官社區創業的産業多元化發展。他建議,大學生“村官”可以在創業之初,就將勞動密集型産業與高科技産業相結合,也可以利用當地的産業優勢和環境特點,對現有的創業項目進行適當的調整升級,以達到利益最大化,實現大學生村官社區創業富民目的。

  大學生“村官”還有本職的村務工作,無法像農民一樣長時間的在大棚勞動,必須雇人幫忙,在基礎農業的市場競爭中佔不到優勢,甚至風險比一般農民創業要高。參與調研的李風嘯同學對數據分析結果進一步解釋和建議:“以高效生態農業作為創業項目,就對環境與技術有了更高的要求,大學生‘村官’必須選擇契合當地産業鏈的項目,同時謀求技術指導,切忌急於求成。”

  ■ 相關新聞

  畢業于浙江萬里學院的項玉君,是浙江臨海市的一位大學生村官,她同時也是“喜洋洋果蔬專業合作社”的理事長。她與其他5位大學生村官一同經營的合作社,收購當地的蜜橘後進行加工、包裝,然後進行品牌推廣並利用網絡銷售出去。不到半年,合作社銷售柑橘1580噸,銷售額達到620萬元,股東分紅達到12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稚氣尚未褪盡的大學生村官,不僅通過創業贏得了財富,還贏得了村民的尊重。他們很快融入自己原本陌生的農村,同時也與村民建立起感情。他們通過創業,帶動了當地農民增收致富。

  畢業于浙江大學城市學院的王瑛,2007年應聘到長興縣虹星橋鎮港口村擔任大學生村官。到村第二年,她針對村裏流轉的300多畝土地,動起了發展現代農業的腦筋,&&與村班子成員一起承包了50畝土地,併發動15戶農戶一起種植大棚蔬菜。為消除農戶顧慮,她赴杭州、上海等地與大型蔬菜加工企業洽談,簽訂了全年銷售訂單合同,還引進了技術支持。由於不愁銷路,更多的農戶加入他們的蔬菜合作社,村民由此多了一條增收的門路。

  為幫助大學生村官解決創業路上的難題,浙江各地紛紛出臺多項政策,對其在工商註冊、稅收、信貸、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等方面給予支持。

責編:李艷菲

1/1

  相關鏈結:

相關熱詞搜索:

打印本頁 轉發 收藏 關閉 網民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