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鍵可退出全屏瀏覽
二維碼

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

已瀏覽到本圖集最後一頁

非洲人掀起“美白風” 冒毀容風險也要變白

再看一遍 下一個圖集
  當地時間2018年7月3日,南非約翰尼斯堡,一名顧客在美容沙龍做皮膚美白的美容。
  皮膚美白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很盛行,包括南亞和中東,但醫學專家稱在監管鬆懈或被輕視的非洲——這種日益擴大的現象充滿了健康風險。文化監管機構認為,這是殖民主義遺留下來的有毒遺産。非洲正在經歷一場大規模的皮膚“漂白”,尤其受青少年和年輕人歡迎。2016年,加納政府對一種在很多美容産品中使用的化學成分對苯二酚實施禁令,但很多美容品牌仍在宣傳其産品的美白效果,大多數護膚品牌開始宣傳不含氫醌或恢復自然膚色的産品。富人傾向於選擇價格高一些的産品,這些産品添加的化學成分往往在標準劑量下是可用的,而一些比較貧窮的女性則選擇購買一些廉價的美白産品,可能對身體危害很大,而這些産品卻在不顧官方禁令的情況下公然銷售。肯尼亞已經禁止了含有大量氫醌和汞的皮膚美白産品,並敦促人們拒絕關於美的殖民觀念。 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18年7月3日,南非約翰尼斯堡,一名美容沙龍的員工為顧客做美白和按摩。
  皮膚美白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很盛行,包括南亞和中東,但醫學專家稱在監管鬆懈或被輕視的非洲——這種日益擴大的現象充滿了健康風險。文化監管機構認為,這是殖民主義遺留下來的有毒遺産。非洲正在經歷一場大規模的皮膚“漂白”,尤其受青少年和年輕人歡迎。2016年,加納政府對一種在很多美容産品中使用的化學成分對苯二酚實施禁令,但很多美容品牌仍在宣傳其産品的美白效果,大多數護膚品牌開始宣傳不含氫醌或恢復自然膚色的産品。富人傾向於選擇價格高一些的産品,這些産品添加的化學成分往往在標準劑量下是可用的,而一些比較貧窮的女性則選擇購買一些廉價的美白産品,可能對身體危害很大,而這些産品卻在不顧官方禁令的情況下公然銷售。肯尼亞已經禁止了含有大量氫醌和汞的皮膚美白産品,並敦促人們拒絕關於美的殖民觀念。 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18年7月3日,南非約翰尼斯堡,Sheila Dhulab首次在美容沙龍做皮膚美白護理。
  皮膚美白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很盛行,包括南亞和中東,但醫學專家稱在監管鬆懈或被輕視的非洲——這種日益擴大的現象充滿了健康風險。文化監管機構認為,這是殖民主義遺留下來的有毒遺産。非洲正在經歷一場大規模的皮膚“漂白”,尤其受青少年和年輕人歡迎。2016年,加納政府對一種在很多美容産品中使用的化學成分對苯二酚實施禁令,但很多美容品牌仍在宣傳其産品的美白效果,大多數護膚品牌開始宣傳不含氫醌或恢復自然膚色的産品。富人傾向於選擇價格高一些的産品,這些産品添加的化學成分往往在標準劑量下是可用的,而一些比較貧窮的女性則選擇購買一些廉價的美白産品,可能對身體危害很大,而這些産品卻在不顧官方禁令的情況下公然銷售。肯尼亞已經禁止了含有大量氫醌和汞的皮膚美白産品,並敦促人們拒絕關於美的殖民觀念。 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18年7月3日,南非約翰尼斯堡,一名店主整理他的美容産品大多用於美白。
  皮膚美白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很盛行,包括南亞和中東,但醫學專家稱在監管鬆懈或被輕視的非洲——這種日益擴大的現象充滿了健康風險。文化監管機構認為,這是殖民主義遺留下來的有毒遺産。非洲正在經歷一場大規模的皮膚“漂白”,尤其受青少年和年輕人歡迎。2016年,加納政府對一種在很多美容産品中使用的化學成分對苯二酚實施禁令,但很多美容品牌仍在宣傳其産品的美白效果,大多數護膚品牌開始宣傳不含氫醌或恢復自然膚色的産品。富人傾向於選擇價格高一些的産品,這些産品添加的化學成分往往在標準劑量下是可用的,而一些比較貧窮的女性則選擇購買一些廉價的美白産品,可能對身體危害很大,而這些産品卻在不顧官方禁令的情況下公然銷售。肯尼亞已經禁止了含有大量氫醌和汞的皮膚美白産品,並敦促人們拒絕關於美的殖民觀念。 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18年7月3日,加納阿克拉,一家出售亮膚産品的商店。
  皮膚美白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很盛行,包括南亞和中東,但醫學專家稱在監管鬆懈或被輕視的非洲——這種日益擴大的現象充滿了健康風險。文化監管機構認為,這是殖民主義遺留下來的有毒遺産。非洲正在經歷一場大規模的皮膚“漂白”,尤其受青少年和年輕人歡迎。2016年,加納政府對一種在很多美容産品中使用的化學成分對苯二酚實施禁令,但很多美容品牌仍在宣傳其産品的美白效果,大多數護膚品牌開始宣傳不含氫醌或恢復自然膚色的産品。富人傾向於選擇價格高一些的産品,這些産品添加的化學成分往往在標準劑量下是可用的,而一些比較貧窮的女性則選擇購買一些廉價的美白産品,可能對身體危害很大,而這些産品卻在不顧官方禁令的情況下公然銷售。肯尼亞已經禁止了含有大量氫醌和汞的皮膚美白産品,並敦促人們拒絕關於美的殖民觀念。 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18年6月27日,多哥洛美,一名店主在她的店裏涂美白霜。
  皮膚美白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很盛行,包括南亞和中東,但醫學專家稱在監管鬆懈或被輕視的非洲——這種日益擴大的現象充滿了健康風險。文化監管機構認為,這是殖民主義遺留下來的有毒遺産。非洲正在經歷一場大規模的皮膚“漂白”,尤其受青少年和年輕人歡迎。2016年,加納政府對一種在很多美容産品中使用的化學成分對苯二酚實施禁令,但很多美容品牌仍在宣傳其産品的美白效果,大多數護膚品牌開始宣傳不含氫醌或恢復自然膚色的産品。富人傾向於選擇價格高一些的産品,這些産品添加的化學成分往往在標準劑量下是可用的,而一些比較貧窮的女性則選擇購買一些廉價的美白産品,可能對身體危害很大,而這些産品卻在不顧官方禁令的情況下公然銷售。肯尼亞已經禁止了含有大量氫醌和汞的皮膚美白産品,並敦促人們拒絕關於美的殖民觀念。 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18年7月2日,加納阿克拉,專門研究各種皮膚病的Rabito診所的醫生和創始人Edmund Delle展示了因長期應用含氫醌的皮膚美白産品而患外源性褐黃病的女性的圖片。
  皮膚美白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很盛行,包括南亞和中東,但醫學專家稱在監管鬆懈或被輕視的非洲——這種日益擴大的現象充滿了健康風險。文化監管機構認為,這是殖民主義遺留下來的有毒遺産。非洲正在經歷一場大規模的皮膚“漂白”,尤其受青少年和年輕人歡迎。2016年,加納政府對一種在很多美容産品中使用的化學成分對苯二酚實施禁令,但很多美容品牌仍在宣傳其産品的美白效果,大多數護膚品牌開始宣傳不含氫醌或恢復自然膚色的産品。富人傾向於選擇價格高一些的産品,這些産品添加的化學成分往往在標準劑量下是可用的,而一些比較貧窮的女性則選擇購買一些廉價的美白産品,可能對身體危害很大,而這些産品卻在不顧官方禁令的情況下公然銷售。肯尼亞已經禁止了含有大量氫醌和汞的皮膚美白産品,並敦促人們拒絕關於美的殖民觀念。 視覺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