産婦還在坐月子 成都這家月子中心卻不聲不響關門了

來源:華西都市報  |  2020年05月31日 05:23
華西都市報 | 2020年05月31日 05:23
原標題:月子中心關門 産婦被逼走人
正在加載

月子中心“鐵將軍”把門。

易女士五月六日才簽的月子護理服務合同。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 宋瀟
  “逛月子嘉年華,贏超值女王大獎。”5月27日,成都錦月美慧月子護理中心大門緊閉,與門口的紅燈籠、紅標語營造出的喜慶氛圍有所不同,這家月子中心顯得格外冷清。
  從兩天前開始,住在這裡的多名産婦向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反映,她們已經斷了餐食、沒了月嫂服務,被“逼”得只有回家或者另謀別處。
  她們中,有的入住合同上簽的是28天,可只住了兩周就被迫走人;有的剛剛花了3萬元還沒入住,卻被告知月子中心已經關門,不能享受服務,押金也無法退。
  該店店長羅女士告訴記者,關於産婦們的後續處理問題,目前他們也沒辦法解決。

  剛簽完合同驚聞“要關門”

  易女士是一個新晉寶媽,5月6日,她與成都錦月健康諮詢有限責任公司簽訂了一份月子護理服務合同,雙方約定,易女士于6月28日至7月26日入住成都錦月美慧月子護理中心,為期28天,入住房型為“陽光房”休養客房,總服務費用25000元,押金5000元。
  但簽完合同後,易女士從該中心一些工作人員處得知,“月子中心可能要關門了。”5月24日,該月子中心樓下,一些員工找店方討要説法,在這期間,月子中心內仍然有不少産婦正在坐月子。
  記者看到,在某點評網站上,對於該月子中心的服務評價不一,不少産婦表示護士都比較負責,價格和服務體驗還行,而差評則主要圍繞餐食不符標準、設施老舊等問題。網站上,已經有評論稱拿不到自己押金,“老闆跑路”的事情。

  有産婦正坐月子被逼離開

  易女士告訴記者,她屬於簽了合同還未入住的産婦,而該中心有的産婦坐月子期間,突然遭遇斷餐食、停服務等問題,“我們現在有一個維權群,群裏有的産婦剛剛做完剖腹産手術,還不能下地走路,但月子中心卻突然關門了。”
  5月26日,該月子中心開始大門緊閉,所有工作人員撤離。至於關門的具體原因,有産婦家屬告訴記者,疑似該公司資金出了問題,“這家公司的大股東在外面到處欠款,現在是押金不退,剛交的服務費,也找不到人來處理。”
  産婦家屬們稱,他們與該公司簽訂的合同多數服務期都是28天,費用在25000—30000元不等,“有的屬於剛交錢還沒入住,有的是正在坐月子被逼著離開。”家屬們很憤慨,“本身花錢買的就是服務,而且坐月子心理也很脆弱,現在卻出現這種事情。”

  留下的爛攤子誰來處理?

  事發後,其中一名産婦家屬楊先生告訴記者,成都錦月美慧月子護理中心所在的社區街道辦工作人員曾到場進行協調,但並未解決好産婦們的退費、服務未到期等問題。
  5月27日上午,記者來到該月子中心。只見大門緊閉,門內還保留著一些嬰幼兒用品,包括奶粉、推車以及被褥等等。
  隨後,記者撥通了該中心所在社區協管員張某的聯絡方式,張某婉拒了採訪。
  據了解,該月子中心是成都錦月健康諮詢有限責任公司旗下一大主推健康服務項目,面積2000平方米,號稱以醫學科學為標準,專注于産前、産後母嬰健康管理的高端護理專業機構,月子中心有包括店長、銷售、客服、護士、保潔等員工在內的專業工作人員。
  天眼查信息顯示,成都錦月健康諮詢有限責任公司目前的法定代表人為姚芳,註冊地址為成都市高新區錦城大道1518號。姚芳曾在多個公司擔任股東,而她曾擔任經理的成都奇嘉盛世中醫院有限公司,最近卻因拖欠物業公司租金、物業管理費和推廣費200余萬元,被要求立即搬離。

  店長回應“我們也是受害者”

  5月27日下午,記者聯絡上成都錦月美慧月子護理中心店長羅女士。她説,目前錦月健康諮詢有限責任公司還拖欠著員工工資未妥善解決,“他們的一個小股東給我們結了一部分工資,20萬元左右。”
  羅女士稱,員工們因為薪資問題找到上級公司討要説法,最終在多方協商下,由小股東墊資先解決了一部分,但對於産婦們的合同以及費用等問題,她也不知道怎麼辦。
  “我們也找不到大老闆啊!”羅女士告訴記者,她在月子中心主要負責運營管理,目前,包括她在內的20多名員工已經從該公司離職,而其他的後續處理問題,暫時還未找到解決辦法。

編輯:王玉西 責任編輯:
點擊收起全文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頂部
最新推薦
精彩圖集
正在閱讀:産婦還在坐月子 成都這家月子中心卻不聲不響關門了
掃一掃 分享到微信
手機看
掃一掃 手機繼續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