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總書記來過我們家 小巷街坊千家好

新聞頻道 來源:央視網 2019年02月08日 20:40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北京的南鑼鼓巷是很多遊客必去的遊覽地,這裡有保存比較完整的北京歷史風貌,很多衚同都很有特色。但遊客可能並不知道,長年住在這裡的人們,生活有時卻並不那麼方便,這裡的住房條件、街巷環境也都亟待改善。2014年的正月,習近平總書記走進南鑼鼓巷的雨兒衚同,和衚同裏的老街坊們聊家常、談希望。5年過去了,老街坊們現在過得怎麼樣了?南鑼鼓巷發生了哪些變化呢?

  夏雲阜是北京帽兒衚同29號院的居民,今年66歲。不到1歲的時候,母親抱著他從阜新來到北京,在北京的衚同里長大。

  夏雲阜説,看到院裏這些電表,就知道這個院兒裏住了多少戶人家。我們這個院兒,以前是一個兩進的四合院兒,地震的時候搭了很多防震棚,到後來因為家裏頭人口眾多,孩子也大了住房就成問題,各家各戶都把自己的廚房擴充到外圍,所以説現在這個院兒,已經不是過去那種四合院了,成了地道戰的一種形式了,曲裏拐彎的,推個自行車馱東西也是很不方便。

  關世岳是北京雨兒衚同29號院居民,今年73歲了。2014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走進了他家,了解大雜院的生活居住情況。他告訴記者:“這照片5年了,2014年2月25日來的,當時習主席就坐在這兒。”

  關世岳從1989年插隊回到北京,就住在這裡。他説,自己家的小廚房兼洗澡的地方大約只有4平米,旁邊是他們插隊回來以後自己建的小屋,擺上床、櫃子,再加上冰箱、電腦,就沒啥地兒了,湊合了20多年。

  習近平沿著彎曲狹窄的通道,先後走進29號、30號大雜院,到王雲鳳、關世岳、吳愛霞、莊寶等4戶居民家裏察看,噓寒問暖。

  關世岳説:“總書記説你是插隊的,他也是插隊的。後來習主席自己就説了,説我們來的目的,就是來改善你們的居住環境,比現在面積大一點,通風見光,設施齊全,就首先得騰退一批人。説你們是怎麼打算的?我説我們歲數大了,繼續留著,習主席説可以理解,故土難離。”

  2014年,北京市東城區啟動南鑼鼓巷地區保護復興工作,以帽兒、雨兒、蓑衣、福祥四條衚同為試點,在保持原有居住功能不變的情況下,進行疏解、修繕、整治。

  張黎是北京市東城區交道口街道工委副書記、辦事處主任,他介紹,城市更新工作是當前的一個重點工作。首先政府公佈政策,老百姓通過統一的政策算好自家的賬,自己來決定是不是騰退。通過這種方式,騰退了401戶居民,騰出了662間房屋。

  2019年春節前,“故土難離”的關世岳,自願申請騰退大雜院住房,準備喬遷新居。他説:“反正我們就是考慮,自己想通了自己能夠合適,咱就走。現在新的樓房面積大,設施齊全,還是方便多了,(政府)還能補貼一部分錢。”

  北京雨兒衚同29號院居民遲克申説,她們最開始走的,大樓房一住美著呢。

  2016年,198戶大雜院居民搬入城北城錦苑小區。

  莊寶是北京雨兒衚同30號院土生土長的居民,1957年生人,在雨兒衚同生活將近60年。2016年自願申請騰退搬至新居。他請記者參觀他的新家:“進來看看,往裏走,這是大廳,裏面廚房,這邊是主臥。我覺得比我原先那個雨兒衚同,那肯定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是吧。”

  莊寶告訴記者,習主席2014年來他們家的時候,他不知所措,總書記跟他握手,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進的屋:“你看這個照片,這個是當時習主席從我們家出來,走了可能兩三步,她就説,主席,能不能跟我們照張相?習主席很欣然地回來。這時候他們就搶位置,這是我,這是我愛人,這是我兒子,地方特別窄,總共這幾個人,分了好幾層。雖然是珍貴的回憶,但還是有點遺憾,我這個沒有露出全臉來。”

  北京市東城區交道口街道辦事處主任張黎説:“雨兒衚同30號院,這個院子是以前清值年旗的花房,這個院子我們在進行了申請式騰退之後,把居民外遷,騰出了公共空間,拆除了以前原有的違法建設。我們的基本想法首先是,恢復古都傳統的歷史風貌。空間更疏朗了,才有條件解決下一步,我們留住居民生活改善。我們的一個努力目標是,下廚不出戶,如廁不出院,洗浴在家中,儲物有空間,晾曬有設施,院內有綠化。”

  2014年以來,北京市東城區持續對南鑼鼓巷地區進行綜合治理,鼓勵商家和居民參與社區管理,共享共治。

  司麗梅是北京帽兒衚同小巷管家,街道共享共治積極分子,今年64歲,她告訴記者,她和愛人都是社區的志願者,她愛人是治安志願者,她是小巷管家。她每天出去巡邏,制止遊客亂扔垃圾,把亂停的自行車就位等等。她説:“我們這個社區有個口號:愛滿福祥。我們是鄰里之間和睦,環境衛生也提高了,人的思想也往上長,挺好的,我覺得這是我們大家庭的福祥。”

  徐岩是北京南鑼鼓巷商會會長,他告訴記者:“南鑼商家有一個週三行動,是每週三的時候,這些老闆自願地給這條街洗澡。您看我們墻縫都掃,沒有口香糖沒有煙頭。我們希望大家看到的南鑼,是能夠體現中國文化、體現中國自信的一條街,我們要比世界上所有的商業街都乾淨。”

  徐岩説,隨著這條街越來越火,老闆的心態就變了:正餐不如快餐,快餐不如小吃,小吃不如賣假飲料的,所以這條街就沒法看了,光賣串兒的就有80來家,街上全都是油,居民意見很大。後來,政府開始試點,比如工商執照審查的第一道關,就給了南鑼鼓巷商會,使他們成為全國第一個承接政府職能、參與社會治理的商會。他們自己改自己,而且從根本上改,一共關停了22家無證無照的店,還要求齊門售貨,一照一店。

  徐岩介紹,南鑼鼓巷的小吃店不少,但真正是老北京風味的寥寥無幾,交不起房租。他們採取特殊的補貼辦法,把老北京風味店入住的成本大大降低。

  姚燕是姚記炒肝傳承人,她説:“無論什麼時候,我都特別愛走南鑼這條路,我也時刻夢想著,我將來能有機會在南鑼開一個店,今天這個夢想終於實現了,把老百姓的小吃帶到南鑼。”

  時隔一年半,莊寶回到曾經生活60年的雨兒衚同30號院,走訪老街坊。他看到了巨大的變化,有點不認識這裡了。

  司麗梅招呼老街坊們過來,大家在習近平主席當初照相的地方,再一起合個影。她説:“春節了,我們老街坊在一塊聚聚,祝我們的衚同越來越好。”

  2018年9月,黨中央、國務院正式批復《北京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北京將加快建設成為國際一流的和諧宜居之都。

編輯:邢斯馨 責任編輯:王敬東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