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國內國際圖片視頻軍事人物科技娛樂經濟評論

哈醫大一院保安阻攔救護車?回應稱等警方劃分責任

央視網報來源:央視網 2018年06月13日 11:24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糾紛發生在哈醫大一院住院處門口

糾紛發生在哈醫大一院住院處門口

  央視網消息(記者 李文學)急於將重病妻子轉出醫院的趙洪軍,沒成想在院門口遇到了麻煩,“保安看到救護車,卻不給開大門”。而更讓他沒想到的是,妻子在他們爭執時死在了救護車內。

  近日,發生在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以下簡稱哈醫大一院)住院處的這一幕,在網上傳得沸沸颺颺。保安何以做出如此舉動?趙洪軍所説是否屬實?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

  死者家屬:保安不放行轉院救護車

  “哈醫大一院是省內數一數二的。”5月14日,黑龍江省訥河市老萊鎮的農民趙洪軍,領著44歲的妻子趙淑琴來此看病。趙淑琴以腰椎管狹窄被收治入院,術後出現格林巴列綜合徵,5月30日進入重症監護室。

  已經無力承擔醫藥費的趙洪軍,決定將妻子轉回訥河當地醫院。

  5月31日下午,趙洪軍看院內停著四輛救護車,就向其中一輛要了張名片,電話中跟車主談好價錢為3500元,然後辦理出院手續,等車到來。

  “等到晚上7點多救護車也沒來,再打過去就漲到了5500(元)。”趙洪軍嫌貴沒用這輛車,晚上10點多別人幫忙又找來一輛,“這輛車要價5700(元),因為時間太晚我就接受了,結果到了重症監護室他又説如果人死車上了,每公里還要另加10元錢”。

  趙洪軍算了一下,從醫院到訥河485公里,如果妻子死在車上費用得1萬多,“實在負擔不起了”。

  腿部殘疾的張雷是趙淑琴的表弟,之前在門診部也找過同樣的救護車,但對方表示只能接門診這的活兒,不能到住院處拉患者。他後來又在網上聯絡了一輛救護車,對方先讓他把患者運出哈醫大一院。

  6月1日早晨,趙洪軍托關係從訥河老萊鎮醫院以4000元的價格找來一輛救護車,並在親屬湊錢“換個醫院治治看”的建議下,想把妻子轉到同在市區的哈醫大二院。

  “車從救護車通道的電動伸縮門進院後,圍上好幾個人,警告我以後不許再來了。”守在救護車旁的張雷連著説好話,後來看守大門的保安過來,“説我們進院鳴笛,害得他被領導罵了。我倆吵吵起來後,他拿著杷螺絲刀還要揍我。”

  沒想到的是,11時許救護車接上患者來到伸縮門前,準備出去時,雙方的衝突升級。“車停了一分多鐘,這個保安還是不給開門。”張雷説,這時他就拿出手機開始錄,他的妻子從行人通道出去找保安交涉未果,趙洪軍下車跳出伸縮門交涉也未果,就把門強行推開了。

  “這個過程大概有10分鐘左右,後來他們又説賠完門才能走,前前後後耽誤了一個小時。”張雷説,“表姐就在這期間死在車內。”

  6月1日當天哈爾濱氣溫高達36攝氏度,趙洪軍將妻子屍體放入院門口旁邊的特警值班室,後在警方勸説下將其轉入殯儀館。

  隨車醫生:聽到保安喊“就不給你開”

  鄉村醫生張永利是趙洪軍的同學,也是他從老萊鎮衛生院找來的救護車。“當時説好是把人接回訥河,來了後趙洪軍又説送哈醫大二院。”

  將病人接出重症監護室,再送到救護車上,作為隨車醫生的張永利全程參與了。他説,當時病人病情已經很危重,但上車時還能呼吸,還有脈搏和心跳,馬上就給她吸上了氧氣。

  因為救護車司機歲數較大,又不熟悉哈爾濱市區路況,張永利又充當了司機。“沒看到院內有不讓鳴笛的提示,也沒想到保安會不給開門。”

  張永利説,當時保安就坐在門外面涼傘底下,看著已經停下的救護車沒開門,這時車內的張雷拿出手機開始錄。在後來雙方交涉過程中,張永利稱清楚地聽到了保安多次説“就不給你開”,聲音很大。

  “從救護車停在大門前,到大門被趙洪軍推開,這個過程大約10分鐘左右。”張永利説,在這之前沒看到雙方有肢體接觸。

  坐在車內的張永利一直關注著病人的病情。“我回過頭去看到病人好像不行了,趴下身,確認後,就趕緊下車告訴了患者家屬。”

  等車再次開動就是一個小時後的事了,“醫院那邊的人説把門整壞了,不讓走。”

  記者調查:院內有多輛非正規救護車

哈醫大一院住院處院內的非正規救護車

哈醫大一院住院處院內的非正規救護車

  記者從張雷提供的一段錄音中聽到,一個男子誤以為他是同行,對他説,“以後少來吧,我的車多,讓我掙點。(你)拉自己家人,拉一趟就拉一趟吧,以後別來就完了。”還有一個男子説,“你總來,我們吃啥去?”

  6月5日,記者在哈醫大一院看到了趙洪軍提到的那種車,門診部一輛,住院處兩輛,多是金盃麵包車,車況很差,都沒有警燈和警報器,只在車上貼著“急救”或“某某醫院”的字樣,發放的小卡片上都標明是“救護車”。

  在調查過程中,記者遇見一位女士在諮詢哈醫大一院正規救護車司機時被告知,“去找住院處那邊停著的金盃救護車就行,他們車多,有個人養了30輛。”

  一位保安正在與一男子交談趙洪軍那天的遭遇,稱病人家屬當時已經報警,警方正在處理此事。涉事保安偶爾過來轉轉,要隨時接受警方調查。

  6月6日,記者在哈醫大一院保衛部見到了涉事保安劉鑫。回答完保衛部長李志國“被打了還沒還手”的問題,剛要回答記者的提問,劉鑫就按李志國的要求退了出去。

  劉鑫所在的保安崗在大門外,與伸縮門距離八九米遠。記者從張雷提供的視頻看到,救護車鳴著警笛停在門前時,劉鑫坐在門外保安崗的涼傘下,拿著手機隔著大門往救護車這邊錄。

  趙洪軍和幾位親屬下車來到門前交涉,劉鑫舉著手機走到門前,趙洪軍翻過伸縮門再次交涉未果後,強行推開了伸縮門,雙方糾纏起來。

  醫院回應:等警方調查後區分責任

  哈醫大一院保衛部部長李志國介紹説,涉事保安劉鑫是哈爾濱市經保保安服務有限公司的,醫院對保安只有監管責任,負責日常管理的是保衛部副部長遲鳳鳴和保安公司中隊長韓亮。

  對於涉事保安的評價,三個人基本一致。李志國認為,劉鑫“年輕,沒啥經驗,傻乎乎的”。韓亮也説,30歲出頭的劉鑫,“賊老實,賊老實”。遲鳳鳴則認為劉鑫是“罵他都還不了嘴的那種”。

  但就是這樣一位領導嘴裏“老實”的保安,卻身陷“阻攔救護車出門”的輿論漩渦。

  對此,李志國解釋説,趙洪軍叫來的救護車鳴笛進了院,容易驚擾到病人或家屬,劉鑫為此進去交涉時雙方發生了衝突。救護車出來時,車上的人拿著手機在錄,保安看到後也拿出手機錄。車上的人下來就把保安打了。

  “這幫人好像是有備而來,沒到門口就對著手機説保安不讓往外拉人。”韓亮説,後來這幫家屬下來開始廝打保安,“這個期間你説門怎麼開?”

  不管是李志國,還是韓亮,都説是病人家屬先下車打人,導致保安不能開門,“時間也就一兩分鐘左右”。遲鳳鳴算了一下,“車出來,到門口,跟保安簡單對話,跳出去,打保安,前後都不到兩分鐘。”

  保安劉鑫的傷情到底如何?陪同劉鑫驗傷並將驗傷單送到派出所的韓亮稱記不清了,只是“左胳膊被拐杖打腫了”。

  而之所以還沒追究張雷的打人責任,李志國説,主要是因為對方“家裏死了人”。

  對於趙洪軍所説的院內的那種金盃救護車,李志國説,它們中有一部分挂靠在別的醫院,不叫黑救護車,但肯定不是正規的,“這個跟我們醫院沒有關係,我們也界定不了,只要來就得讓進。”

  李志國也坦陳,這些救護車確實有市場,因為正規的車輛緊張,遠的地方也不一定能去。

  “經我們調查,是家屬放棄治療,不屬於醫療糾紛,是治安案件。”李志國説,“公安機關怎麼定,我們就怎麼接受。有我們責任,我們就承擔責任。”

實時熱點
  • 央視新聞
  • 央視財經
  • 央視軍事
  • 社會與法
  • 央視農業
掃一掃
掃一掃,用手機繼續閱讀!
央視網新聞移動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iPhone
央視新聞移動看!
CBox移動客戶端
下載到桌面,觀看更方便!
新聞圖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