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國內國際經濟軍事生活文娛教育圖片評論

歐洲頭條丨口罩“真香”了,可他們曾以科學之名,不戴口罩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2020年10月18日 06:05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特朗普,應該是全球最著名的口罩頑固派。

還記得4月3日這一天,美國疾控中心(CDC)在口罩政策上急轉彎——從不建議戴口罩到敦促民眾佩戴口罩。但特朗普當天表示,他本人不想戴,“(戴口罩)不適合我”。

這一天美國新冠確診總數27萬。

5月21日,特朗普在視察福特汽車工廠時説,“我會在後臺戴口罩,但我不想讓媒體看到我戴口罩。”

這一天美國新冠確診總數157萬。

7月12日,是特朗普第一次被拍到在公共場合戴口罩。

這一天美國新冠確診總數已達329萬。

7月份,BBC在一篇文章中發出靈魂叩問:為什麼全世界對口罩的態度都變了呢?

△BBC網站文章《為什麼全世界對口罩的態度都變了呢?》

其實在特朗普戴上口罩的1天前,英國首相鮑裏斯·約翰遜也第一次在公共場合戴上了口罩。當連他們都戴上口罩的時候,我們知道事情變了。

鮑裏斯也算是口罩上的頑固派,他是在自己新冠痊癒出院的整三個月之後,才戴上口罩的。

但是鮑裏斯不戴口罩的理由與特朗普又不一樣。戴不戴口罩之於特朗普,是一個政治立場。就像10月5日他新冠治愈亮相時,脫掉口罩的那個動作,就像是一個政治宣言,舉世譁然。

△《大西洋月刊》評論文章的標題就是《特朗普摘掉了口罩》

而鮑裏斯和英國政府並未把口罩如此赤裸地政治化。他們一直堅稱,英國的一切防疫政策都基於科學。

我們梳理了3月以來的英國官方關於口罩的説法,確實如此。

以科學之名,不戴口罩

4月3日,英格蘭副首席醫療官喬納森·范塔姆(Jonathan Van-Tam)教授稱:“沒有證據證明公眾普遍佩戴口罩能很好地遏制疫情蔓延。”

△英格蘭副首席醫療官喬納森·范塔姆在4月3日的疫情發佈會上不建議廣泛佩戴口罩

4月16日,英格蘭首席醫學官克裏斯·惠蒂(Chris Whitty)教授説,口罩的效用“證據不充分,在某些情況下有些證據顯示了很有限的效果。”

4月17日,運輸部長格蘭特·沙普斯(Grant Shapps)説,科學顧問告訴政府,口罩等遮蓋物的有效性證據仍然“非常複雜”。

4月24日,衛生部長馬特·漢考克(Matt Hancock)説:“隨著越來越多的信息正在收集,科學在不斷發展,我們始終牢記科學,然後作出決定,但到今天為止,政府立場在口罩上的沒有改變。”即仍不建議戴口罩。

5月5日,政府首席科學顧問帕特裏克·瓦朗斯爵士(Patrick Vallance)説:“口罩的情況是……數據證據並不簡單。” 口罩阻止疫情擴散的證據是“微不足道的,但肯定的”。

也是在這一天,英國的新冠死亡人數攀升至歐洲第一,成了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如果説特朗普把口罩問題政治化,是一種容易辨識的手法,那麼英國的路子則是乍一看,還真説不出問題出在哪。科學家都多次説了缺乏證據。科學指導抗疫,難道會錯?

科學沒有錯,但科學需要時間。

科學證據來了,但晚了些

6月,德國和丹麥四位教授聯合發佈研究報告,認為戴口罩對於減少新冠病毒病例有重大作用。

△2020年6月發佈研究報告《口罩可觀地降低了德國的新冠數:基於合成控制法的研究》

該研究發現,自從耶拿(德國中部城市)2020年4月6日開始強制佩戴口罩後,新增感染數幾乎降到了零。在實施強制口罩令20天后,累計確診患者數比對照組降低25%。口罩的作用對於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的作用更大,比對照組降低了一半。

△論文發現佩戴口罩效果在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組最為明顯

報告並作推論,如果口罩令越早實行,效果會越好,尤其在人口密度高的大城市。

類似的研究結果正在涌現。10月份,加拿大西蒙弗雷澤大學的研究小組也發現,當安大略省在夏天使用口罩後,每週新感染數量減少了三分之一。

180度的口罩政策大轉彎

於是7月底8月初,英國政府在口罩政策上180度大轉彎,一改“口罩無用論”,開始要求在一些場合強制佩戴口罩,但後來又在具體實施場所上出現反反復復,政令不一的情況,這時候距疫情在英國蔓延已經過去了半年。英國有影響力的政治雜誌《政客之家》發表文章稱,“鮑裏斯·約翰遜的口罩政策180度大轉彎是一個教科書級的反面典型。”

△英國政治雜誌《政客之家》文章

英國皇家學會也在6月底發佈的報告中反思,英國抗疫過度依賴循證醫學(遵循證據的醫學)了。就算不建議戴口罩是為了保障醫護人員供應,其決策過程也是非常不透明的,矛盾的各種信息讓民眾無所適從。

△英國皇家學會報告《公眾佩戴口罩等遮蓋物:行為學知識、效果及公眾信息的傳達》反思口罩政策

香港大學的流行病學家Benjamin Cowling説,中國的方法是“我們不能説口罩無效,我們推測口罩有一定的效果,因為我們就是這麼給醫護人員保護的”,所以哪怕在確切證據到來前,也應該推廣使用口罩。因為當沒有任何單一的手段能讓我們對新冠病毒免疫,那麼每個能起到有限作用的方法就應該一點點累加起來。

這就好比一艘船在航行中漏了水,水手們想的絕對不是用最優方案修船,而是手邊有什麼就先堆上什麼把洞堵上,然後再想辦法。

英國政府一直強調在“醫學”上沒有足夠證據證明口罩有用,這是僅限于在單一科學領域內尋求最優解答。抗疫這件事,裏面一層是醫學問題,外面一層則是運籌學問題、經濟學問題、心理學問題、組織行為學問題,是交叉了許多學科的複雜問題。當醫學還無法解答口罩問題的時候,政府面對的就是一個在時間壓力下決策的問題。英國政府等待證據以追求精確決策,導致決策延遲,這就産生了巨大的機會成本。而這次的機會成本,就是抗疫的時間窗口和人命。

他們把所有的籌碼都放在了醫學一門科學上,卻忽視了其他科學正得出相反的結論——戴口罩的機會成本比不戴口罩要低,戴口罩的成本是口罩,不戴口罩的成本可能是生命。

這是一筆算糊塗了的賬。

最近,耶魯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公眾每多戴一個布質口罩對減緩病毒傳播的影響,其效益保守估計在3000~6000美元之間。”

早戴口罩,經濟應也能早日重啟。

科學是場馬拉松。科學家不是煉金術士,當面對一個新問題,你不能指望科學家能立刻給出答案。

科學是需要時間的,抗疫卻要跟時間賽跑。

我們不是批駁英國政府“基於科學證據”的這種精神,相反,我們尊重這種精神。只是,當某一門科學無法解決問題的時候,我們需要想想別的科學來幫助優化決策。

“基於證據”的科學研究可能在短期內無法與“應急狠招”抗衡,但一旦它有所突破,它的精準度和性價比,必然遠遠超越“應急狠招”。

但等待最優解的到來絕不是躺平任虐,而是要用盡一切辦法,摸著石頭過河,為科學爭取時間。

《“口罩”這場2020年的大型 “真香”,是時候回頭梳理下了(上):那時的歧視,還欠我們一句道歉》


監製丨姜秋鏑

總台記者丨王璇 陳明磊 余鵬 江華 李春元


新聞首頁
分享到:
  • 新聞
  • 軍事
  • 財經農業
  • 社會法治
  • 生活健康
掃一掃
掃一掃,用手機繼續閱讀!
央視網新聞移動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iPhone
央視新聞移動看!
CBox移動客戶端
下載到桌面,觀看更方便!
新聞圖集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