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網|視頻|網站地圖
客服設為首頁
登錄

中國網絡電視臺 > 經濟 > 經濟臺滾動新聞

[經濟半小時]跨國並購 第一集——國家之門(20111001)

發佈時間:2011年10月01日 23:16 | 進入復興論壇 | 來源:CCTV-經濟半小時 | 手機看新聞


評分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頂 踩
channelId 1 1

    第一集--國家之門

    2011年2月11日,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要求中國華為撤回對美國三葉公司的資産收購。這已經是華為第三次被美國擋在門外。

    在此之前,2005年,“中海油”並購美國尤尼科;2009年,“中國西色國際”收購美國金礦等,都有相似的經歷。

    多起跨國並購為何被擋在大門之外?

    通向美國財政部的臺階,只有16級,但這段路,對於不少來美國投資的外國企業,卻並不好走。沃林帶我們走進了一間角落裏的大會議室。沃林走進的這扇門,可以説是一道國家之門,門後這個看似普通的大會議室,決定著外國企業在美國並購的成敗。這裡就是財政部&&的機構——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開會的地方。

    沃林 美國財政部副部長

    沃林:蓋特納財長或我有時候坐在這,如果有代表團來,會坐在中間。

    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是一個跨部門機構,1988年,為了應對外國企業,主要是日本企業在美國的大範圍收購,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應運而生,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對海外投資進行審查。

    委員會由財政部&&,成員包括:國務院、商務部、國防部、國土安全部、司法部、能源部、以及白宮辦事機構。通常參加會議的有12位內閣成員和總統顧問。也就是在這裡,中國華為三次遭遇滑鐵盧。

    沃林:我們只關注投資項目中,是否有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因素,對其他問題我們不關注。

    美國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的夏偉主任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有時會表現出對中國投資的偏見,部分原因是兩國的政治體系很不相同, 仍然存在很多的猜疑。

    沃頓商學院的邁耶教授則認為:但中國在美國確實有特別的障礙。

    對跨國並購案例進行審查,並不是美國一家的專利,當中國五礦對澳大利亞礦産企業進行收購,財政部長韋恩.斯旺曾懷疑,這會對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而歐盟委員會負責工業事務的副主席安東尼奧•塔亞尼甚至説,今後會對中國的並購進行政治干預,有評論説,這是在效倣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

    達斯是《華爾街日報》並購組的記者。在華為並購三葉公司期間,她和她的同事曾先後發表:“華盛頓為什麼怕華為?”、“華為收購失利,究竟錯在哪?”等多篇報道 ,對華為的失利進行分析。

    在達斯和她的同事眼裏,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收購遭遇了美國大多數媒體的抵制。

    這種來自媒體的抵制,很多企業都不陌生。早在10年前,中遠集團來到洛杉磯長灘市,準備收購一個廢棄的軍用碼頭。長灘擁有全美最大的集裝箱港口,若能成功實現對這個碼頭的收購,將會是中遠邁向全球化發展的重要一步。

    魏家福 中國遠洋集團董事長

    魏家福:中遠要想走出去,到全球運作,首先你必須過了美國這一關,這就是我的戰略。如果美國這一關你過不了,你還敢走到全世界?

    然而收購計劃剛剛開始,輿論的抵制就接踵而至,就在這份“華盛頓時報”上,美國專家理查德.費希爾將中遠評價為“中國解放軍的橋頭堡”。

    魏家福:就這個時報登了文章説中遠是軍隊的,中遠走私AK47,中遠是共産黨的間諜,這些負面的報道一大堆。

    在此之後,其它美國媒體也跟著向中遠發出了質疑。

    《洛杉磯時報》的記者霍華德説: 我還記得,《洛杉磯時報》在舊金山的辦事處,一個主編給我打了電話,他們又跑到辦公室敲門,他們所聽到的就是,中遠是中國的海軍。

    在美國媒體狂轟濫炸的同時,一份由加州議員“考克斯”提供給美國眾議院的,長達300多頁的報告,把中遠的並購幾乎推向了絕望的邊緣。最終,中遠只好放棄了收購。

    魏家福:走進美國你要想成功實現你的投資意圖,第一要過媒體關,第二要過國會關。

    不僅僅是魏家福, 當煙臺萬華集團,準備在匈牙利收購資金連斷裂的化學公司,當地媒體同樣是一片反對。

    對於很多進行跨國並購的企業和投資者,在目標國可能出現的輿論抵制、國家審查、甚至國會的參與,就像一道道大門,陌生又神秘,無形而強大。

    在美國財政部的網站上,可以看到歷年被審批的並購交易數據。 從1988年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成立至今, 大多數受到審查的兼併與收購交易,都來自北美,歐洲和中東等地.

    2006年, 美國前總統小布什曾經在國會遭遇了一場政治風暴。 “迪拜港口世界”接管美國六家港口經營權通過了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的審查後,遭到了國會的強烈反對。主要理由是,阿聯酋反恐不利,最後,“迪拜港口世界”被迫放棄交易。

    尤西姆 沃頓商學院教授

    尤西姆:在我看來,迪拜港的案例,正處於美國特別歷史時期,因為人們對它不了解,使事件被扭曲化。

    這種扭曲同樣發生在22年前日本企業對美國企業的並購中,當時,崛起的日本經濟對西方來説是一個新興的挑戰者。1989年10月出版的美國《新聞週刊》封面上,自由女神像被穿上了日本的和服。

    財部誠一 日本著名財經評論員

    財部誠一:像Hollywood對於美國來説就是一個十分特殊、重要的存在,那Newsweek當時會發出這樣的穿著和服的自由女神封面,也是對日本的一種諷刺或者説是批判。

    朝日安井 朝日新聞經濟部主編

    朝日安井:盛田指出來就是説,比如澳大利亞人的默多克把美國的電視臺買了,似乎美國人也沒甚麼反應,這個太怪了吧。澳洲人可以為甚麼日本人不可以。

    羅伯特.湯姆森 華爾街日報總編

    羅伯特.湯姆森:那個時候,事實被誇大了,新聞素養都不高,對事實的報道是一種誤導。

    自由女神像是美國哥倫比亞影視公司的標誌,這個封面,是美國人對索尼收購哥倫比亞表達的強烈不滿。除了被美國人視作美國文化象徵的哥倫比亞電影公司,日本企業同時還在購買紐約的洛克菲勒中心,一時間,“日本買下美國”的消息鋪天蓋地。

    羅伯特.湯姆森:因為美國當時確實有一些迷惑和恐慌,而報紙也利用了這樣的心理。

    赫納 哈佛商學院教授

    赫納:你將一條大魚放在水族箱裏,小魚都被嚇跑了,他們擔心被吃掉。

    大衛.費根 科文頓律師事務所律師

    大衛.費根: 在某種程度上,這反映了,人們對工作和經濟的擔憂

    美國對日本的擔憂,是擔心日本成為美國的挑戰者。對許多人來説,日本崛起的背後,似乎有著某種危險,一個具有競爭性和陌生的經濟、企業和文化體系,將會超越美國。

    這樣的抵制讓索尼的掌門人陷入了意想不到的困境。當《新聞週刊》讓自由女神穿上了和服,盛田昭夫是如何化解這種困境的呢? 為了平息美國人的情緒,索尼先是作出保證,電影公司將完全作為一個美國公司運作。

    立石泰則 日本財經作家作家

    立石泰則:當時大賀先生本著讓本土化經營的這種想法在當地雇傭了兩個人,就交給了他倆管理,Sony的風格又是交給你了就100%交給你。

    與此同時,盛田昭夫還找到了一隻專業的管理團隊,進行危機公關。 在一艘巨大的輪船甲板上,這支團隊為盛田昭夫安排了一次盛大的私人午餐,邀請了斯皮爾伯格、達斯汀•霍夫曼、和朱麗婭•羅伯茨等好萊塢導演和明星。

    郡山史郎 索尼公司戰略本部前部長

    郡山史郎: 盛田他曾經在美國住過一段時間,這樣積累了一些人脈.結識了許多朋友,

    盛田昭夫用這種開放的態度,悄悄的改變著人們對日本企業的敵意和抵制。

    同樣是面對媒體的質疑,來自中遠集團的魏家福則選擇了單刀赴會,這位當過船長、戰過海盜的中國企業家直接來到了質疑中遠身份的《華盛頓時報》。

    大衛.桑德斯是《華盛頓時報》新聞部的主管。10年前,他就在這裡,採訪了魏家福。

    大衛.桑德斯:這裡是“華盛頓時報”接待重要採訪對象的綠屋。魏船長就坐在這,戴著麥克風,採訪全程都有錄音.

    魏家福:他的副總編輯帶著7名(資深記者人員),然後這個地方是他的副總編,這是我,當一坐下來以後,結果這個副總編就一個錄音機,一個record,在我面前一放,就告訴從現在起,每一句話都可能出現在報紙上,

    緊接著,《華盛頓時報》的副總編輯,拿出了那份讓中遠揪心的《考克斯報告》。

    大衛.桑德斯: 我們問了他很刁鑽的問題,然而他並沒有憤怒離席

    魏家福: 我説May i ask you a question?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Sure,請問,(考克斯)先生去中國幾次?他説I don’kown。I kown,沒去,一次沒去過。

    美國媒體,風格開放且犀利,來到《華盛頓時報》,是魏家福接受考驗的第一站。

    魏家福:他看著我問我,你為什麼敢到這來?他説別的元首來都是豆大的汗珠往下滾,我説我怕什麼?我就是來告訴美國人什麼是中遠?

    結束採訪之後,魏家福懸著的心卻沒有能夠放下,2001年6月1日的整個夜晚,他都在不安中度過。

    魏家福:早上我4點多鐘我就睡不著了,等到6點鐘,天剛剛蒙亮,我把門打開一看,門上挂了報紙,挂,就這個報紙。

    魏家福馬上一口氣將整篇文章讀完。

    魏家福:沒有曲解,真是我採訪時候講的原話。

    在這份《華盛頓時報》上,中遠的故事被放在了醒目的頭版頭條,文章的標題是:“中遠,我們的目的只是盈利。”

    魏家福:同樣一個版面,有兩個總統,你看克林頓、小布什,一個和小布什同時競選總統的議員(馬肯),這四個大頭象當中把我擺到最高的位置,頭版頭條的最上端,可見美國人對我還是很尊重的,對一個中國公司很尊重,

    “華盛頓時報”對中遠態度的轉變,讓事情發生了轉折。因為從1982年成立開始,這家報紙就被外界視為美國政府的護衛艦,甚至是中央情報局和五角大樓的政治風向標。

    魏家福:他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東西是真實的,他相信自己的耳朵聽到東西是真實的,他相信自己的判斷力綜合以後這個人是可信的,所以你就要走出去,走出去,中國企業要沿著這條思路,敢於面對媒體去講真實的故事。

    大衛.桑德斯: 他給我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回答的全部問題都讓我們滿意。

    2001年7月,還是在洛杉磯的長灘,中遠終於擁有了進出美國的最大門戶。通過與美國最大的裝卸公司SSA的艱苦談判,由中遠控股的合資公司,終於組建。

    中遠洛杉磯公司總裁金總: 現在我們在中遠遠河號的駕駛臺,從這個窗口,可以看到外面裝了很多集裝箱,這個船的總箱量,是4200個teu(標準箱),我們最近剛要下線的船,艙位量已經達到了1萬3千個teu。 當時我們在挂靠的時候,這個碼頭是120英畝,那麼發展到今天,我們現在的碼頭容量,已經增加到256英畝。

    薩穆迪奧 長灘港纜繩工人

    這位81歲的美國老人是長灘港的纜繩工人,他仍然在中遠的碼頭工作⋯⋯

    薩穆迪奧: 中國有很多船隻進來。對我們來説是好事,(現場)中遠給我們帶來了很多工作,我們感到很高興。

    學會如何與西方的媒體打交道,讓中遠消除了媒體的誤解,而各種不安與傳言,也已經在不斷地融合中慢慢散去。

    合資公司ssa的調度主管 德里克:從來沒聽有人説過對中遠的擔憂,從來沒有擔心過,在我工作的7年半中,從來沒有。

    企業在跨國並購過程中,不僅僅要學會和媒體打交道,更重要的是要通過政府的審查。當年的索尼並購哥倫比亞影視公司時,盛田昭夫找到了一位重要的人物。

    這位人物就是當時已經卸任美國國務卿的基辛格。他在確保索尼並購成功,減少政府反對過程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郡山史郎:基辛格博士是當時認識的。像這樣子去擴展人脈圈子,後來證明在國外做生意時還是十分必要的,比如之後發生這些事件之後就很有效果。

    借助基辛格在美國政界的廣泛影響力,盛田昭夫消除了美國人對日本企業的偏見,最終,索尼如願以償地收購了哥倫比亞影視公司。如今,20多年過去了,盛田昭夫的經驗還能夠複製嗎?

    .拉森,美國前副國務卿,他和基辛格一樣,樂於幫助外國投資者,但是和基辛格不同的是,這是他現在的職業,離任副國務卿後,他成了這家律師事務所的高級合夥人。這天早晨,拉森剛剛啟動了一個有關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的新案件,這是即將送交海外投資委員會的申請報告。

    拉森:這大概有幾百頁,12個表格. 有些問題是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經常會問到的。

    在拉森的眾多客戶中,中國客戶有2、3家,其中,就包括2005年並購“尤尼科”遭遇失敗的中海油。

    拉森:當收購尤尼柯遇到困難,在國會和媒體看來,這就變得有爭議了。

    遭遇失敗後,中海油曾公開總結自己失敗的教訓。2010年,當中海油準備再次在美國進行並購,他們選擇了艾倫.拉森的律師事務所, 負責項目的政府公關和遊説。

    拉森:我不想深入這個細節,我可以説,我去了很多趟國會,也去了很多趟白宮。

    2011年2月,在並購尤尼柯失敗6年之後,中海油購入了美國“切薩皮克”公司“油氣項目”三分之一的權益,邁出了進入美國的第一步。

    約見國會議員或政府官員,是拉森工作的重心,為了方便,他將事務所的辦公地址選在了賓夕法尼亞大道。

    拉森:非常的方便,那邊是國會,那邊是……

    在通往白宮、國會和眾多政府部門的賓夕法尼亞大道上,紅綠燈特別密集,每隔一二百米就會有一個路口。

    拉森:我們經常遇到的是黃燈……最具挑戰性的 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案子 是黃燈案子。就像我今天早晨剛剛啟動的這個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的新案件。它雖然不涉及中國投資者,但確實 亞洲的賣家。我們現在處於研究黃燈的階段。

    在華盛頓,除了賓夕法尼亞大道,這條K街也同樣大名鼎鼎。這裡雲集著大量的律師事務所及公關遊説公司。有人説,不了解k街,就不了解美國的政治,也有人説,k街是華盛頓的華爾街。

    米歇爾. 戴維斯 博然思維高級合夥人

    米歇爾. 戴維斯:這裡是華盛頓市中心,樓下就是k街。從那邊的白宮一直到這條路盡頭的國會。這裡是中心街道,很多諮詢公司,商業公司都在這裡有辦公室,幫助美國和世界理解華盛頓的一舉一動。

    米歇爾. 戴維斯是這家公關公司的合夥人,她曾經的工作是美國前財長保爾森的助理,而這裡的員工,都有一定的來頭。

    米歇爾. 戴維斯:你進入我們公司,就會發現墻上挂有所有員工的照片。我們有共和黨背景,民主黨背景,有以前在白宮或財政部工作過的政府官員。

    同在k街上,另一家公關公司的傑米.穆勒,正在為外國企業,製作如何應對政府和國會的戰略藍圖。

    如何將企業的故事有效地講出來,是最重要的一步⋯⋯

    賓夕法尼亞大道和K街上的遊説集團已經成為一支不可忽視的政治力量。各大遊説集團的高手憑藉各種人脈,改變了美國的許多內外政策。

    赫納:如何正確地建立透明度和信任,你能夠在收購公司所在國找到幫手幫助你進行收購並表示這是一件對該國有好處的事情。

    楊名皓 奧美集團全球執行長

    楊名皓:公共關係可以總結為一個詞,即“影響”。如果這種影響能夠幫助你從政府獲得想要的東西,那麼就是積極的影響,或者是抵禦襲擊的影響,或者是創造信任的影響。

    伴隨著美國獨立日的到來,美國2011年以來的失業率也在不斷下降,就在獨立日前夕,奧巴馬發佈了一個講話,表示美國歡迎來自海外的投資,這意味著,美國的普通百姓,將有更多就業的機會。

    沃林 美國財政部副部長

    沃林:美國政府的政策是,非常歡迎來自全球各地的境外資本來美國投資的,這是美國經濟很重要的一部分,當然,這其中包括來自中國的投資。

    羅伯特•霍馬茨 美國副國務卿

    霍馬茨:奧巴馬總統説“美國歡迎外來投資。我們覺得外來投資可以增加美國的工作崗位。 我們想要與中國開展更為主動的對話,以避免美國歡迎外來投資的熱忱受到誤解。

    這樣的信息在前副國務卿拉森看來,則是一個可能改變嚴格審查制度的信號。

    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世界各地,一道道國家之門。

[經濟半小時]跨國並購 第一集——國家之門(20111001) 本節目主要內容:通向美國財政部的臺階只有十六級,但這段路對於不少來外國投資的企業並不好走。多次的跨國並購都被擋在大門之外。本期節目為您分析跨國並購的艱辛路程。
channelId 1 1 2 c8625309f0884b54017bc284aa622dd7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