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視頻資訊看展插畫專題公開課

“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亮相北京畫院美術館

展訊 央視網 2015年09月07日 13:18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9月6日,齊白石藝術系列展“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在北京畫院美術館開幕,此次展覽匯聚了中國美術館、遼寧省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廣州藝術博物院、榮寶齋、朵雲軒、上海龍美術館以及北京畫院等多家單位收藏的齊白石草蟲精品200余幅。為觀眾欣賞、研究齊白石的花卉草蟲提供了一次絕佳的機會。

建館十年,從齊白石的“草間偷活”到“可惜無聲”

2005年,北京畫院美術館成立,並以“草間偷活——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作為開幕首展。此後的十年時間,陸續以齊白石的人物、山水、梅蘭竹菊、水族、花卉、書法、蔬果、篆刻、手札為主題進行陳列展出。2015年,北京畫院開啟新一輪的齊白石藝術系列專題,面向全國徵集作品,力圖使齊白石的藝術最全面、最系統、最完整地呈現給觀眾。新一輪專題展的首次展出仍然選擇齊白石的草蟲畫,並以1942年齊白石創作的一套草蟲作品《可惜無聲》作為展覽題目。

齊白石的草蟲畫風格獨特:他筆下的工筆草蟲栩栩如生,形態的逼真無以復加,實不輸于真實世界的草蟲;他的寫意草蟲雖寥寥數筆,仍生動傳神。最為可貴的是,他將大寫意的花卉和工細的草蟲完美結合,不僅將中國畫工筆與寫意兩種表現形式發揮到極致,而且符合他對於中國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雅俗共賞的美學追求,不僅普通百姓喜愛,也為專業人士所欣賞。工筆草蟲在畫中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動靜結合,看似無聲,卻仿佛可聽見蟲鳴。在這些微小平凡的草蟲中飽含了老人深沉的同情與愛憐,每每觀之,往往令人動容。齊白石的草蟲既來自於兒時的記憶,更來自於細緻入微的觀察,這是決定他的草蟲與眾不同的內在因素。

在展廳的一層,我們回顧了“北京畫院藏齊白石作品系列展”的十年曆程,每個主題分別挑選一件代表作品進行展出。觀眾從中即可領略齊白石筆簡意深的山水、剛柔並濟的花鳥、幽默諷世的人物、蒼勁老辣的書法、渾厚粗獷的印風、發自肺腑的詩文,又能總覽北京畫院美術館十年期間的策展思路與學術成果。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迄今為止,齊白石草蟲精品最大規模的集結。

本次展覽跳出了北京畫院藏品的範疇,放眼全國,與八家重要的齊白石作品收藏單位聯手,打造出生機盎然、形神具現的 “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這也是迄今為止,齊白石草蟲作品首次最大規模的在京集結。展品之豐富多樣性、系統學術性以及驚艷觀賞性都是空前的。目前所知齊白石現存最早的草蟲作品也在展覽中展出,這件作于1906年的《花卉蟋蟀圖》團扇是齊白石為其師母,即胡沁園夫人創作的,收藏于遼寧省博物館。畫面中紅花綠葉、草地蟋蟀在平尺間精心佈置,海棠以沒骨畫法暈染,蟋蟀以小寫意筆法勾勒,展現出齊白石早期草蟲的形態面貌。收藏于中國美術館的《草蟲冊頁》則體現了“衰年變法”後齊白石的草蟲特徵,即以工筆畫蟲,用粗筆大寫意與勾點結合的小寫意繪花草,俗稱“工蟲花卉”。

此次展覽,北京畫院與諸多重量級藝術機構聯手,打造出齊白石草蟲世界的百態千姿,同時也更為完整地呈現出齊白石草蟲畫的發展脈絡,使觀者能夠全面地認識齊白石草蟲畫的藝術魅力與價值。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卻亦此處無聲勝有聲

齊白石往往把生活中的平常物入畫,卻給每一位觀眾不同的聯想。《可惜無聲》冊頁是上海龍美術館的重要藏品,冊頁中的草蟲情趣盎然,筆墨清雅,工整細緻而有天真之態。白石老人對此冊鍾愛有加,題名為《可惜無聲》,意指畫中草蟲躍然紙上,其形態逼真無以復加,實不輸于真實世界的草蟲,只可惜無聲。為了彌補白石老人心中這一份“可惜”,展覽還原了自然界中的風吹、雨落、鳥語、蟲鳴之音,並以齊白石的視角為引導,令觀眾體會白石老人如何觀察草蟲,如何進入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的內心清涼。

 如何理解齊白石草蟲世界的這一份靈動,我們在展覽空間營造出春、夏、秋、冬的季節環境,並有蝶影翩然起舞,蜜蜂縈繞其間。在不同的季節版塊,分別配有白石老人的畫與詩。夏季蟬鳴,他題“薄翼無須盡力飛,居身何必與雲齊”;黃葉飄落,他寫“秋風吹得晚涼生,扁豆籬邊蟋蟀鳴”,自然世界的宏觀與微觀,全自筆下涌動而出。齊白石早年居於湖南湘潭,“五齣五歸”遊歷之後,最終定居北京。而他的草蟲也由早期的工致精細轉向工寫兼具以至寫意更足。為了區分這些草蟲在不同時期的創作特點,展覽復原了齊白石在杏子塢的湖南老家,以及青磚朱門的北京小院,使觀眾理清了齊白石草蟲的發展線索,也更能融入齊白石的生活與創作環境。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可惜無聲——齊白石筆下的草蟲世界之二

以草蟲之精微,現宇宙之廣大

“致廣大而盡精微”源自《中庸》之“修身”,原意為善問好學,致力於達到廣博深厚的境界,盡心於深入到精緻詳細的微觀之處。此句也成為徐悲鴻當年在美院教學時倡導的理念,以體現藝術的真意。相映成趣,英國詩人布萊克有詩云:“一花一世界,一樹一菩提”, 佛家亦語“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即心若無物,那一花一草皆是天堂,參透這些,整個世界便空如花草。萬物渺小或龐大,宏觀或微觀,都將是一個宇宙。

這種參透世事的哲學境界在齊白石的草蟲藝術中恰恰有所體現,並飽含了中國藝術的寄情之味。他畫“草間偷活”,來表達自己身處亂世的人生感悟;他畫“油燈飛蛾”,來表達對弱小生命的深深愛憐。可以説,齊白石的草蟲正是用“一花、一草、一蟲”在描繪他心中的世界,甚至在其中融入自己的人生感悟。

 展覽展出了三十余種草蟲,蝴蝶、蟋蟀、知了、螳螂……它們無不充滿著生機與活力,不憂鬱悲哀,不柔弱頹廢,健康、樂觀、自足。它們或跳躍、或爬行、或飛翔、或歡鳴,每一個都是鮮活的生命,每一個又都寄寓了白石老人的感悟與深情。觀眾立足於這些草蟲作品前,不免情緒共鳴,引發聯想,感齊老之所感,悟齊老之所悟。正如白石老人在《紅葉》詩中寫道:“窗前容易又秋聲,小院墻根蟋蟀鳴。稚子隔窗問爺道,今朝紅葉昨朝青。”引口語入詩,極樸素,又極有味。寫出了自然的生命流動亦有光陰流失、人生易老之嘆。但這感嘆並不悲哀。秋風起了,秋蟲叫了,楓葉紅了,生命流動著,詩十分平淡,但充滿內在衝動。描繪了聲音,境界卻寂靜悠遠。齊白石的草蟲畫洋溢著對自然界小生靈的關愛,詩性畫意,無不體現出老人博愛與睿智。

  • 資訊
  • 看展
  • 插畫
  • 設計
  • 視頻
  • 專題
掃一掃
掃一掃,用手機繼續閱讀!
央視網新聞移動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iPhone
央視新聞移動看!
CBox移動客戶端
下載到桌面,觀看更方便!
書畫圖集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