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詩書畫印彼此融合——水墨漫畫中的“文化之巔”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6月28日 11:19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梁楷 李白行吟圖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梁楷 李白行吟圖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當我們觀賞一幅水墨漫畫時,運動的眼球會先讓目光掃過整個畫面,再把視點落在感興趣的地方,同時,視覺判斷就開始了——判斷畫上的內容、落款,印章是不是處在一種協調狀態。中國傳統水墨畫經過長時間的發展,融入了人文、哲學和書法等藝術,已經成為中國獨有的一種繪畫形式。

  與西方繪畫不同地方甚多,最明顯之處就是“留白”,水墨漫畫傳統上不加底色,留白比較多,而“疏、密、聚、散”稱為留白的佈局。在留白之處,以書法、詩詞、印章等來補白。書法,蒼勁有力、雄渾華滋,體現用筆功力;詩詞,往往代表主人的心聲,一句好詩能表現作者的內涵和學養,亦能起到綜合畫面構圖的作用。從印文中也可反映出作者心態及當時的環境,好的印文配以好的雕刻刀法,蓋在字畫上,使作品更添光彩。於是乎,“詩書畫印”構成一幅畫,其中彼此讓位、取捨、互補,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水墨畫+漫畫=水墨漫畫嗎

  就水墨漫畫而言,有人説水墨畫+漫畫=水墨漫畫,有人説不等於,具體孰對孰錯,不得而知,或許各有各的道理,它講究濃、淡、幹、濕、皴、擦、點、染,氣韻生動、骨法用筆和經營位置。與西畫相比,水墨畫更趨向於文化性和意向性,在表現技法上更傾向於平面性和裝飾性,這就使得其層次感和空間感的體現,對經營位置的依賴性更為重要。

  比如南宋時期的畫家梁楷,減筆畫的創始人,他受儒、道、釋三教思想影響,師法畫家賈師古,書畫不拘法度,其潑墨式作畫,無形勝有形,用筆極簡,盡顯個人風采。比如他的《李白行吟圖》,可數的幾道墨痕,就勾畫出李白的形象:方折的額頭、勁直的髮絲、微翹的鬍鬚、略仰的下頜及背在身後的雙手,詩仙豁達直率的個性一目了然。整幅畫,沒有哪一筆是多餘的,簡單至極卻異常生動。以現在的眼光看,無疑是經典水墨漫畫。

  再如明憲宗朱見深的《一團和氣圖》、明朝畫家李士達的《三駝圖》、明代書畫家徐渭的《驢背吟詩圖》、清初八大山人的《孔雀圖》、清末畫家任伯年的《鍾馗圖》等等。當代有名的書畫收藏家鄧拓在《燕山夜話》中也指出:揚州八怪羅兩峰的《鬼趣圖》、明末金陵八家龔半千的《財神圖》等作品亦屬於中國古代漫畫的範疇。這些諸多“寓意畫”或“諧趣畫”具有諷刺幽默意味的作品,雖然不以漫畫的名稱出現,卻具有漫畫的思維和靈魂,屬於極具代表性的中國水墨漫畫。

李士達 三駝圖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李士達 三駝圖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畫龍點睛 不宜劍拔弩張

  中國人講究含蓄低調,故此水墨漫畫在表達方式上,不宜劍拔弩張,要曲折迂迴,要有味道,耐人尋味,要有可延續的思考空間。把握分寸,假如諷刺力度不足,就無法構成社會批評;如果用力過猛,咄咄逼人,容易誇大矛盾,失去漫畫的幽默感。

  當然,題款文字要切合畫的內容,和畫不即不離,但又不能貼得太緊,變成畫的説明書,而要引導觀者思想到畫幅外面去。除了補白構圖外,可深化主題,起到畫龍點睛之效,令人有醍醐灌頂之感。比如齊白石,一生畫過多幅不倒翁,最早于1919年,以單一墨色畫側面,不倒翁戴官帽,畫法拙稚拘謹,到了後來變為通體遍黑,面部染赫,鼻梁與折扇留白,並在畫上題詩諷刺官場,“烏紗白扇儼然官,不倒原來泥半團。將汝忽然來打破,通身何處有心肝”,一幅畫加上一首妙趣橫生的詩,把腐吏的醜陋以玩笑的態度揭示出來。

  何為古詩新畫

  傳統藝術要不斷跟隨時代創新,不斷與現代人生活發生關聯,才能更好地傳承。豐子愷是集大成者,他筆下的漫畫充滿了濃濃的人文關懷,風格清新,帶給世人真誠的處世話語,並在傳統的筆墨基礎上進行創新。散文家俞平伯認為,豐子愷是用西洋畫筆調描繪中國詩境的第一人,“片片的落英,都含蓄著人間的情味。”

  看他的漫畫讓人不由得想起陸游那句詩“汝果欲學詩,功夫在詩外”(出自《示子遹》),豐子愷的成功不僅僅因為他是畫家,更因為他是品學極高的文人,尤其詩詞修養之高,近代罕見。他自己曾説:“余讀古人詩,常覺其中佳句,似為現代人生寫照,或竟為我代言。蓋詩言情,人情千古不變故為詩千古常新。此即所謂不朽之作也。余每遇不朽之句,諷咏之不足,輒譯之為畫。不問唐宋人句,概用現代表現。”這種古詩新畫、詩畫結合的方式使得其漫畫看似簡練,卻富有內涵,詩的情感與畫的意境做到了完美融合。

  對於金石篆刻,他也有心得,在其《藝術修養基礎》一書中,將藝術分為十二門類,金石就位列第三。書中説:“金石是在小小的圖章中雕刻文字,分厘毫發都要講究,在一切美術中是最精深的一種,其性質介乎書法與雕塑之間,亦可以説是雕塑的一種。”也曾説“書畫同源,而書實深于畫,金石又深于書”,他本人的書法以及篆刻作品,兼魏碑與章草之妙,天真有意趣,辨識度高,這為其水墨漫畫打上極富鮮明的個人特色。

  不只是文人士大夫的審美追求

  畫比龍、印點睛,印章在提升水墨漫畫藝術作品的質感美感方面,不是他物可以替代的,除了佈局、斂氣之外,還發揮一項重要作用——身份標識,漫畫家們意識到要在作品中留下區別於他人的獨特印記,就在其中印上自己的名字章,起到了很好的身份標識作用。廣州美術學院教授林豐俗告誡晚輩:“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畫家靠手藝掙錢,無可厚非,但要認真,印章蓋下去就是你的臉面,馬虎不得。不要忽悠人,更不能忽悠自己。”

  詩書畫印,已經漸漸融入了近當代畫家的創作中,並成為了他們的標誌。不斷求新求變,既是對傳統的繼承,又是一種開拓創新,其重點就在於文人精神上面的延續。“詩書畫印”的結合已成為無法拆分的一個新的專用詞語,一如“琴棋書畫”般,成為了一種文化符號,直指文人士大夫階層的生活及審美追求。書畫藝術評論家姜澄清先生在《文人、文化、文人畫》中稱其為中國“文化之巔”,對於水墨漫畫亦不例外,“詩書畫印”功不可沒。

  水墨漫畫雖是小品,畫好不易,除了筆墨緊追時代,融會畫理,勤學巧練,還要將學習力與感悟力結合在一起,在個人修養上下一番苦工夫,方可能做到有所突破、有所創新、有所成就。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