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再現與表意的博弈——淺議意象風景繪畫的語言表達

資訊 中國藝術報 2020年06月23日 12:04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旅水·鱗隱洞明NO.7(紙本設色)  陳慕菊

旅水·鱗隱洞明NO.7(紙本設色) 陳慕菊

  相比于再現性風景繪畫的可感性和共通性繪畫語言的視覺呈現,很多當代的風景繪畫創作者走向了精神性的探索——追求風景繪畫語言的純粹性和個人化,畫家不一定追求什麼宏大的題材,也不一定對畫面進行某些新奇怪異的造型改造,而是以散淡的筆法對具體景物進行了轉換。這種別具趣味的繪畫解放了傳統風景繪畫的視覺思維,客觀上激活了對景寫生的多維認知——語言表達的多樣性造就了對景寫生和心中造景意義的多樣性,風景寫生在獲得創作性意義的同時,也使解讀作品深層品質和創作者個人審美氣質成為了可能。

  現代和當代文明的各種文藝思潮使傳統的再現式風景寫生技法體系不再滿足於畫家的當代精神訴求,他們希望拓寬個體的思維限度,拓展傳統對景寫生的審美空間,畢竟,面對當代問題,傳統意義上的風景寫生的認知結構將不能再發揮其全部效用。

  意象風景繪畫的演化軌跡是人類關於視覺和知覺“再現”的夢想過程,相對於再現性寫實風景繪畫,意象風景繪畫可以看作是畫家情感心理訴求在畫面上的凝固呈現,是由外到內的一種心理反映,由對具有“鏡像”時效的實景的轉化而成為畫家的情感表達語言。從某種程度上來看,意象風景的創作過程就屬於這樣一種探尋可能存在的“本真”行為。其實,承載意象風景的物象形態無異於日常景象,但當我們專注于其作為情感載體的存在時,套用中國傳統繪畫中的説法則是“寫景” ,一個“寫”字,形象生動地凸顯出了風景寫生過程中的某種特有意境。

2014 NO.4(布面油彩)  何天泉

2014 NO.4(布面油彩) 何天泉

  在保持對景象“可辨性”這種風景寫生的功能基礎上,更深入地研究和理解作為一種繪畫創作門類的藝術語言,在當下現實和文化語境中出現的新的可能性。從“再現”風景到“可辨”風景的轉變,體現了人們從對客觀的摹寫到專注于內心的反映,體現了作為個體的創作者對自然物象認識能力的提升。對待自然之景,每個人都可以有著獨立的態度,這種從“景”至“境” ,使得風景畫具備了同其他繪畫題材同樣的獨立性。意象風景中的筆意或形象反映了風景寫生繪畫中純粹的記錄性功能的逐漸降低,或者説是單純的再現性技巧和形象不再是首要的因素,實景提供的是一種參照物,一種可抒寫個人情感的可感載體。儘管意象風景中仍存在某些再現的成分,但當其所強調的作為具體的“物”的隱退和抽象的“我”的顯現,而使得其與再現性風景或寫實性風景存在別有意味的區別。

  描繪出真實可感的畫面質感需要具備一定的技巧,這種技巧性包括對物象表面可感性因素的觀察和直接塑造,同時,還包括通過這種客觀可靠的表象傳達給畫者的情緒變化,對這種個人情緒化的描繪是意象繪畫最基本的因素,這需要創作者具備一定的經驗和對畫面的把控能力。客觀物象本身或許是沒有情緒感覺的,對景物的情緒化感受來自於創作者對它的描繪,來源於畫家潛意識中的情緒。從某種方面説,我們消費了風景本身恒定的能量,同時,通過畫家個人的經驗或感受賦予風景以情緒或意境。意境風景畫家總是在“再現”與“非再現”“寫實”與“抽象”之間尋找某種專屬的平衡或契合點:既要尊重客觀的質感,又要傾入個人的審美。所謂的意境,也許來源於一種難於言狀的個人感知,意象風景繪畫的意義在於畫面向我們展示了風景某些真實的秘密:個體藝術家對具體的客觀物象作出的個人選擇的真實性和可能性。同時,意象風景的出現顯示出了它的合理性,這種合理性源於對作為個體的畫家的個人存在感的確立。

  意象風景繪畫作為“寫境”的意圖的呈現形式,不再完全受限于“造型基礎”或“再現技巧”等技術性問題的制約,意象風景繪畫畫家可以從形態學或其它認知入手,將內心之“境”轉化為具體可感的形式。此外,意象風景還不僅僅指具體的呈現物“景” ,還包含了畫家的情緒中的虛“境” 。這個“境”來源於畫家在作畫過程中不由自主地把個人內心的思緒加入到所寫之“景”中。風景繪畫除了要尊重並體現客觀之景外,還需要那些可調動的情感、情緒,這些由技巧和情緒所凝固的畫面,正是畫面之外活力的所在,這種活力源於固化了的畫面所呈現的現場感——一種與當時內心活動和意境相吻合的反映。畫面將喚起觀眾對彼時場景的想象,畫家自身潛在的審美情趣和內心活動被激發直至凝固成形。

  每種風格的繪畫都有著屬於自己的表達語言,換句話説,對作品的評判應遵循作者個人的審美和視角,無論你採用或秉持哪種類型的關於繪畫的概念,都與作品是否能達到某種高度沒有必然的聯絡。相對於純粹抽象性的繪畫和寫實性風景繪畫,意象風景繪畫避免了常規直接可讀性的缺失,又避免了寫實性風景繪畫中過於直白表達而帶給觀眾的審美疲勞,這種具備中國畫中的寫意意味的表達方式,使得風景繪畫過程中作為繪畫主體的個人語言性和呈現的作品可讀性得到較為充分的發揮。意象風景繪畫在創作上更傾向於自由,也更加地向著個體私密性空間流變,它的自由並不是天馬行空的無所拘束,更不是無章可循,它的自由性體現在畫家以樸素的繪畫方式去觸摸客觀物象中那份獨特的品質和闡釋自我理解中的世界本源,是一種漸漸滲透出來的意境。

  我們相信,“看”是一個視力正常的人與生俱來的能力,將“看”置於觀看的概念範疇中來説,也許是對的,但如果從視覺藝術或創作的觀察角度來談,“看”的能力概念也許就顯得有點苛刻了,作為視覺形象最後形成的先決條件,“看”還包含著“篩選”的能力或功能——從各式繁亂的客觀物象之中,優先挑選出符合個人表達和意圖的元素。

  從生理學意義的“看”到心理學意義的“看” ,揭示出了作為一門學問的“看”的專業性:它屬於個人感知能力而非先驗的概念,強調主體能動性的發現。同時,這種提法也為傳統觀念中關於“看”無須研究和探討的觀點提出了新的質疑:“看-觀察-表現”構成了視覺藝術,尤其是架上繪畫過程中從生理活動到心理活動,直到最後呈現為可感性形象的基本路徑,這也是在一些平常無奇的題材中讀出意境並引起觀眾情感共鳴的前提。簡單的“看”卻給從事繪畫的創作者提出了不簡單的思考:將所見及所思相應的轉換成為準確的繪畫語言,強調話語方式和塑造表現上的準確性。意象風景繪畫的觀看方式更注重於觀察發現——既對平常無奇的景象進行轉述的可能性發現,也對繪畫歷史中各種繪畫門類進行橫向研究,發掘意象風景繪畫形成的合理性。

  意象風景繪畫總是強調繪畫中的意境或情境,而不是被動地去再現,即便其有某些客觀再現的因素,其目的也不僅僅是被動地再現客觀本身,更多的是強調一種對特定情境的態度與表達流露。意象風景繪畫注重繪畫構成元素的個性化書寫方式,而不是簡單地在畫面上複製客觀的物象,意象風景繪畫所表現的是色彩的屬性表情、光影的情緒性特徵,這是被抽象化的結構和被主觀處理的客觀物象,或許偏離了真實的景象,但這些被書寫繪畫化了的形象元素,卻越具有更加典型化和個人符號化意義。同時,意象風景繪畫更多地彰顯了畫家某一方面的意圖,這些作品偏重於繪畫過程的獨特性和作品中的唯我性,強調景象自身的意義延伸,狀物以表意,畫家以樸素直接的繪畫方式和抽象性的思維表達使意象風景繪畫建立起自己的繪畫語言方式。這種既能以常規的繪畫性技巧呈現那些“眼見”的具體之物,又能傳達出創作者“心性”的自我語言的繪畫形式,也許就是意象風景繪畫帶給我們關於風景繪畫的別樣啟示。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