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中央美院“彼時/此時”本科畢業展上線

直面未來,展現思考與責任

看展 中國藝術報 2020年06月19日 16:15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彼時/此時”2020中央美院畢業季本科生畢業作品展海報

“彼時/此時”2020中央美院畢業季本科生畢業作品展海報

  以互聯網科技連接藝術的在線展覽幾乎成為2020年所有藝術展的關鍵詞,當虛擬化的中央美院校園和中央美院美術館出現在2020中央美院畢業季的鏡頭裏時,央美迎來了畢業季的核心大戲。6月15日,“彼時/此時:本科生畢業作品展”于傍晚6 : 15分在線上啟幕。受到疫情的持續影響,2020中央美院畢業季全部搬至線上虛擬展廳,從5月20日開始,研究生畢業生首先提交答卷,他們的創作吸引了來自1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400多萬次線上參觀。本科生畢業作品展則由來自中央美院11個院係的846位本科畢業生的創作構成,他們在5個中央美院美術館虛擬展廳裏展示近20000件作品,打造出中央美院史上最大規模的本科生畢業展。

  在開幕直播之前,視頻影像不斷展示著畢業生們的作品、創作想法和校園生活片段,來自各院係的本科、碩士、博士畢業生在“時光軸”上介紹自己、發表感悟。他們都為成為這特別的一屆畢業生感到榮幸,表示這段畢業經歷很難得、讓人印象深刻;為了讓線上展覽看起來更加完善,許多老師和同學都做出了各種努力。線上畢業展不僅是全新的嘗試,在家完成創作,在線上展示學習成果更是一段特殊的經歷,將終生難忘。此外,見證居家創作全過程的學生家長們也在視頻中亮相,向學校表達謝意,他們希望線上畢業展的形式在將來能夠延續下去,同時祝願孩子們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未來。

  相比在實體美術館裏舉辦畢業展,線上展覽優勢多多。除了展示成型的作品外,創作過程中的想法、手稿、資料均得以在線上用超鏈結的方式展示。“網絡上的美術館比真實的還要‘大’ ,每個同學的展線都特別‘長’ 。 ”在開幕直播中,中央美院黨委書記高洪幽默地説。

  今年,在疫情影響下,全球環境的特殊也改變藝術創作與交流的方式,除了單純地將展示“搬至線上”外,藝術創作也在信息與科技的敦促下向多元形式轉變。特別是作為實用性學科的設計,在疫情下更是直面全球變化,展示出對未來發展的思考和責任。城市設計學院王子禾的《草木·呼吸》就是基於疫情大背景下的思考。在疫情初發時期,由於口罩極度稀缺使得不法分子用廢棄口罩進行二次銷售,造成了極大的安全隱患。因此他設計在口罩內加上一層涂有變色油墨同時被草藥浸泡過的熔噴布,溫度的變化會使口罩上的圖案逐漸凸顯出來,這些草藥具有一定抗菌性,也杜絕二次銷售的問題。就像設計學院創新工程主任程書馨所説:“疫情給同學們創造了新的機會。在疫情影響下,我們把創新思維和設計工程裏的‘大健康’環節做了融合,引導大家思考該如何形成健康的生活方式。這樣的環境也催生出不一樣的創作,有可能是家庭防災用具,也可能是線上同學聚會平臺,還有基於健康話題的一些設計。 ”

  疫情的蔓延也觸發了建築學院的觀照,再次直面全球氣候變化。畢業生盧柏沄表示這次疫情讓自己意識到人和自然、動物應該是共生的關係,因此他在畢業設計《月亮灣核心區規劃設計研究》中體現出了一種平等、共生和低姿態的設計態度。“這是觀鳥塔的設計,外部覆有植物以達到隱蔽的效果;這是觀鳥廊道,它的設計與鳥塔類似。還有這個竹筏浮橋,是利用場地原有的廢棄竹筏重新加工的,對場地有劃分的作用。 ”從線上展廳看,他的設計圖紙清晰明確,一目了然。而他的同學張紫琪也認為,線上展覽的方式反而對圖紙的展示效果更友好,它比實體展覽可以呈現更多的細節,參觀者不僅可以閱讀更多圖紙,作者也能把設計成果融入到展覽這個大的“虛擬儲存空間”裏。

  造型學院更多面對的是“作品新形態”的問題。原本都是“手工業者”的他們在疫情、科技的倒逼下,被迫做出了改變。就像中央美院副院長蘇新平所説:“春節前,中央美院的畢業生們只背了一個小包回家,為的是初一過後馬上回到學校進行畢業創作最後的衝刺,可他們哪想到,這一離開竟是從此告別了中央美院校園生活。 ”這恐怕正是造型學院多數學生的真實寫照。畢業生的工具、材料幾乎全在學校,特別是對於版畫係的同學來説,面對脫離工作室的機械設備,該如何從事銅版、石版等版種創作,是他們要應對的局面。好在版畫係授課一直注重在創作思路和方法中結合社會需求,因此學生們善於擇取自己的長處優勢來創作。范書媚的《翌日》系列創作原本是銅版畫,但疫情的打亂讓她有了新的思考。由於她正好對i Pad熟悉,加上平時學過數碼版畫課程,決定用數碼版畫完成系列創作,最終效果也得到導師的認可。她坦言這種改變:“對自己的影響不是很大,即便是傳統的木版、銅版、石版,也可以結合新的科技,在網上傳播也可以讓流量更多。 ”

  雕塑係創作也遇到空前的難度。儘管缺少工具加上在家作雕塑會“被媽媽詬病” ,大部分同學還是堅持完成實體作品。他們將目光聚焦在身邊的現成品上,能借則借,能買則買。張佳沁的《關聯生長》就是對生活常見物的觀察和改造。媽媽在窗戶護欄上綁的洗衣液花盆、小區裏用涼棚搭建的涼蓆、路邊的墩子、五花八門的防護用具都給他新的感受。相比之下,中國畫學院受到的影響雖然沒有過於強烈,但特殊的創作環境也影響了作品的呈現。畢業生坦言,疫情在家,讓時間慢下來了。在家創作不同於在學校畫室等公共空間裏頻繁接觸外界所帶來的影響,在家會更關注自身生活和情緒,創作也變成私人化的事情。這更像是一個離開老師、離開同學和自己交流的過程。比如張皙晨的系列創作《矢量》以瑣碎無章的片段來表達自己記憶點滴的關聯,描繪人們生活的各種瞬間。

  此外,線上展覽還引發了諸如未來的藝術是否需要材料空間的討論,和疫情下藝術世界的傳播環境將面臨怎樣的機遇等眾多思考。中央美院美術館館長張子康表示:“往年在實體空間展覽,由於空間有限,加上學生多,作品不可能全部展出,線上展覽給了大家充分的空間。在網上觀看其實也保留了傳統的看展方式,點進去看自己深度的解讀認識,既拓展了實體空間,也拓展了觀眾對美術館的認知。這讓同學們開始思考如何在‘新空間’拓展想法來加深作品深度,他們都做得很棒。 ”

  疫情給藝術世界的傳播環境帶來變化,是機遇也是未知數。今年,中央美院首次授予獲獎學生“中央美院優秀畢業作品獎牌” ,分為金、銀、銅和主題創作獎獎牌,是學校給特殊時期優秀畢業生最高的獎賞。2020年中央美院畢業展將成為中央美院畢業學子的新坐標。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