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54歲為官,80歲登上藝術巔峰,文徵明的一生這樣“逆襲”

看展 上觀新聞 2020年06月18日 17:0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江南春詞意圖卷》(局部)上海博物館藏

《江南春詞意圖卷》(局部)上海博物館藏

近日,正于上海博物館舉行的“春風千里——江南文化藝術展”中有一幅重磅作品吸引了不少觀眾駐足,那就是明代畫家文徵明的《江南春詞意圖》。無獨有偶,劉海粟美術館不久前也展出了文徵明的《五瑞圖》。

今年是文徵明誕辰550週年。他筆下的山水瀟灑而不流於草率,他畫中的江南富庶繁華、風流蘊藉。

生而晚慧,屢考屢敗

文徵明與沈周、唐寅、仇英並稱為“吳門四家”,又與祝允明、唐寅、徐禎卿,並稱為“吳中四才子”。

才子文徵明是一個晚慧的人,史料上稱他七歲才能站立,八歲“語猶不甚了了”,而他的父親文林卻格外喜愛這個看似不太聰穎的孩子,常對人説:“此兒他日必有所成。”

文徵明一生經歷多次科考,卻屢考屢敗。他19歲應歲試,因為考卷上的字跡不佳,被考官置於三等,他由此發奮習書。直至54歲那年,文徵明才經朝中要員的舉薦當上了從九品的翰林院待詔,故後世又稱其為“文待詔”。

此時的文徵明在書畫領域已負有盛名。他20歲時,被沈周所畫的《長江萬里圖》深深觸動,拜其為師學畫。沈周起先認為繪畫不過是遣興的余事,多少會影響文徵明讀書科考的道路,後來才傾囊相授。

當上翰林院待詔僅僅3年後,57歲的文徵明辭官歸蘇,自此悠遊林下,終日寫詩作畫,直至終老。

文徵明與明代另一位大畫家唐寅生於同年,兩人在年輕時便已相識。文徵明溫和持重,唐寅放誕不羈,兩人卻交情甚篤。弘治十一年(1498年),兩人同試應天,唐寅高中解元,而文徵明落榜。其父文林致書告慰:“子畏(唐寅)之才宜發解,然其人輕浮,恐終無成。吾兒他日遠到,非所及也。”一年後,唐寅因科場舞弊案被牽連入獄,自此便鬱鬱不得志,流連于詩酒,頹然而自放。

唐寅病逝于文徵明任翰林院待詔的同一年歲末。在唐寅去世後的三十餘年裏,文徵明在詩文、書畫、鑒藏領域皆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雖然晚慧,卻敦厚溫和,心態超然,大器晚成,福壽年高。

文徵明《古木寒泉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文徵明《古木寒泉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果斷瀟灑,愈老愈妙

在沈周的影響與指導下,文徵明廣涉宋元諸家,尤其推崇趙孟頫、王蒙、吳鎮等人。其用筆沿著沈周開創的路子,既取法元人筆法,又將元人柔韌、松靈、毛澀、含蓄的長線條變化為以短筆勾斫為主、長線皴擦為輔的畫法。他的山水或精緻工整,被稱為“細文”;或粗疏放逸,被稱為“粗文”。

目前正在上海博物館展出的館藏《江南春詞意圖》就是典型的“細文”風格。此畫所繪的是湖水平波、春風和煦的江南景致。畫中山石皴筆精緻嚴謹,皴紋之上復加細密的苔點,又以小青綠法設色,明凈潤澤而層次豐厚。樹木枝節盤錯、穿插繁複、紋理感強烈,精緻的樓閣亭臺,細膩的點景人物又增添了生活情趣。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的《古木寒泉圖》則是典型的“粗文”風格。畫幅左側繪古柏蒼松,右側則有一道飛瀑奔流而下。圖中樹木盤曲曲折,山石渾厚方硬,筆法勾斫簡勁,線條蒼茫放縱,筆勢淩厲縱橫,如舞長槍大戟。

山水之外,文徵明亦好畫花卉。其齋名辛夷館、玉蘭堂、梅花書屋等皆以所植花木為名。而他的友人也多以名貴花木相贈,請其作書寫畫,鑒定題跋。劉海粟美術館所藏的《五瑞圖》以萱花、靈芝等花卉為重要元素,屬於山水與花木的結合。此圖中萱花的筆法、造型與沈周《椿萱並茂圖》中的萱花如出一轍,但相對於沈周凝練厚重、氣勢奔放的情態意味,文徵明更偏于清剛而瘦削,他將沈周樸茂渾厚的風格轉化為精緻典雅的意趣,顯示出鮮明的個人特色。

與眾不同的是,文徵明不但在人生經歷上大器晚成,在繪畫創作上更是至老而神明不衰。他的幾件傳世名作如《倣趙伯骕後赤壁賦圖》《古木寒泉圖》《真賞齋圖》皆作于80歲左右。畫法上不僅無絲毫頹懈,且相較早年用筆的清秀細潤,甚至略帶拘謹稚嫩,此時的線條更見壯健老辣、果斷瀟灑。而設色細膩精到,層次豐厚,可知曾經反復渲染,這對於一位耄耋老翁而言,顯然是極耗精力與時間的。健壯老辣的筆墨與細膩精緻的設色使得其晚年的繪畫呈現出一種精緻而不失于拘謹,瀟灑而不流於草率的格調,可謂愈老愈妙。

引領書齋園林式山水

文徵明的繪畫雖取法元人,但在意境和主題上卻開了別調。元畫蕭散,意境清冷蕭瑟,而文徵明則善於營造富麗典雅、精緻細膩並帶有寫實意味的意境。人們今日説起明代江南的繁華富庶,首先想到的可能便是文徵明畫中的江南,尤其是他筆下書齋園林式的山水畫。

明代蘇州富庶繁華,達官貴人、文人雅士多喜造園居住,文徵明常以他們的齋名、園林作為主題創作繪畫贈送友人。蘇州名園拙政園是明代御史王獻臣所造,文徵明為他創作了《拙政園圖》;留園(即東園)是太仆寺少卿徐泰時的園林,文徵明為他創作了《東園圖》。此外,他還為華夏畫過《真賞齋圖》,為沈天民畫過《滸溪草堂圖》等不少齋名圖、園林圖。

與一般山水畫不同的是,文徵明筆下書齋園林式的山水畫往往舍去峰巒疊嶂、溪瀑流泉,而聚焦于近景的林木、假山、湖石、池塘,其間置一書齋,齋中繪一二文士坐立其間,或煮茶品茗,或談詩論畫。這是文徵明為他的友人所作的寫照,道出了他與朋友們的情誼,那些文士悠閒安逸的生活狀態,也從側面彰顯了當時江南的富庶繁華和風流蘊藉。自其而後,這一主題的山水便廣泛地出現在吳門畫派的畫家筆下,文徵明於此有引領風尚之功。

從另一角度而言,這些齋名圖、園林圖反映了文徵明的交遊廣泛,其中既有如唐寅、祝允明這樣的書畫家友人;也有在朝中為官的朋友如王獻臣、徐泰時;還有江南地區的其他藏家,如華夏、華雲。與收藏家朋友的交往對文徵明意義重大。因為明代中期江南私人收藏之風鼎盛,大量宋元名跡流落於民間市肆。文徵明不但精於書畫創作,更精於鑒定、考證,在書畫鑒藏領域有執牛耳者般的特殊地位。因此,周邊藏家往往會請他對藏品作鑒定、題跋,而他也借助這種方式拓寬了看書觀畫的渠道與眼界,滋養了自己的畫筆與眼力。

董其昌的“偶像”

明代中葉,文徵明接過了沈周所開創的吳門畫派大旗,並將之發揚光大。他的子侄門生眾多,被譽為“後七子”領袖的王世貞在少年時便與文徵明有著書畫鑒藏上的交遊往來。他們以文徵明為中心,逐漸構築起一個龐大的文化網絡,吳門畫派自此達到鼎盛,逐漸取代了之前的浙派與明代宮廷繪畫,影響擴大至全國。

然而,文徵明去世後,吳門畫派于兩三代之間,便急劇衰落。同為蘇州人的范允臨深刻地指出吳門畫派衰落的重要原因:“吾吳畫手悉不知師古,唯知有一衡山先生,以為畫儘是矣。”這一方面説明大部分吳門畫家在文徵明去世後,存在眼界狹隘、師法單一、筆墨平板的問題;而另一方面,也説明文徵明在吳門畫家心目中的地位幾若神明,乃至於他們天真地認為“畫儘是矣”。

此時,董其昌提出了影響深遠的文人畫理論與南北宗論。儘管以董其昌為首的松江派有取代已經式微的吳門畫派之勢,但他對文徵明敬畏有加,他梳理了自唐王維開創的文人畫譜係,並將文徵明列為殿軍。他曾對比自己與文徵明的繪畫成就稱:“文之精工具體,吾所不如,至於古稚秀潤,更進一籌矣。”這一對比透露出,董其昌的內心將文徵明作為自己所要超越的目標。

放眼整個明代畫史,沈周、文徵明、董其昌為當之無愧的領袖式人物。三人的共同之處在於:他們不但是大書畫家,于書畫創作上成就很高,又都收藏宏富並精於鑒定。

此三子中,文徵明正是承上啟下的關鍵人物。他90年的人生幾乎貫穿了整個明代中葉,年輕時得以師從沈周、李應禎、吳寬等明代早期重要的書畫家;中晚年時又致力於書畫創作與收藏鑒定,並培養了諸多弟子門生,使吳門畫派發揚光大。

在他去世後,雖然吳門畫派逐漸衰落,但依然間接影響了董其昌與松江派。董其昌也承接起文徵明的領袖衣缽,成為明代最後一位集創作與鑒藏于一身的巨擘。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