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丹柿小院的小客廳——老捨得藝術小天地

資訊 中國藝術報 2020年06月16日 17:50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老舍題字黃永玉木刻版畫《白石大師》 老舍紀念館藏

老舍題字黃永玉木刻版畫《白石大師》 老舍紀念館藏

  老舍故居“丹柿小院” ,是位於北京市東城區燈市口西街豐富衚同19號的一所普通小四合院。在這裡,老舍先生度過了他的晚年時光。創作與公務之暇,他植花種草、養貓觀魚,悠閒地把玩收藏的書畫、折扇與各種小玩意兒。每逢深秋,院中那兩棵他親手種下的柿樹枝頭就挂滿了通透紅潤的柿子,煞是可愛,“丹柿小院”正是由此得名。

  今天的“丹柿小院” ,已作為老舍紀念館對公眾免費開放。不大的四合院,北房三間,西邊兩間打通,是老舍家的客廳,東側一間是老舍夫人的畫室兼臥室,北房西側的耳房則是老舍自己的臥室和書房,都還保持著當年主人在此居住時的樣貌。東西廂房則改成了展廳,為觀眾講述老舍先生的愛國情懷、人生經歷與光輝成就。曾有遊人在留言本上寫道:先生之風,山高水長;站在這所小院中,仿佛還能觸摸到當年的歷史。

  是的,這裡曾經屬於一位文雅和善、彬彬有禮、熱愛生活的主人。

  這所小院本身的裝修並不多麼出色,室內陳設也並不怎麼富麗堂皇——因為搬進來倉促,屋內潮濕,客廳的西墻面甚至曾經出現大片的洇水,看著花糊糊的。但這裡的傢具陳設,都是按主人要求選用,充分體現了他的喜好與情趣。尤其是客廳,簡直是一個擁有微型畫展的藝術小天地。

  這間客廳在常規的沙發、茶几之外,還放著硬木鑲嵌大理石的圓桌面,條案和幾組多寶閣。桌面上花瓶各種鮮花不斷,果盤時令鮮果常新。多寶閣內存放著他精心挑選的小瓷瓶、擺件,條案則用來放些大件。客廳一角,還放著一根挑畫用的叉桿。這正是為那面曾洇過水的西墻準備的——老舍先生曾把它風趣地稱之為“天然的山水畫兒” ,後來更是把這面墻當成了一面流動的畫墻。

  在這裡最多能並列挂四幅畫,但老舍先生一般只從自己的收藏裏挑揀一兩幅挂上。而他熱愛國畫,收藏頗豐,所以訪客上門時,看到的畫常有不同。這時老舍就從自己陳設簡單的小書房走出來,欣然為客人沏上茶水,坐在沙發上談天。若談得興起,總要再拿出幾幅得意的書畫收藏,用叉桿挑起挂在西墻,輪換給客人欣賞,再一一講解,這是哪位名家手筆,畫技如何如何,等於讓人看了一個小型的流動畫展,還自帶講解——老舍非常好客,喜愛交友,更喜歡與朋友們同樂,家裏的柿子熟了,菊花開了,都要分送親友,邀人觀賞。書畫鑒賞之樂,當然也是很值得分享的。曹禺、汪曾祺、臧克家、茹志鵑等,都對老舍家的小畫展印象深刻。據説在這面墻挂得時間較長的,是老舍十分心愛、專門邀請齊白石創作的《蛙聲十里出山泉》等四幅屏。

  老舍自己並不會畫畫,但是對畫有著非常獨到且專業的見解,還喜歡收藏書畫。他的夫人胡絜青師從齊白石和于非闇,後來成為國家一級美術師,作品曾作為國禮贈送給外國領導人。幾個孩子耳濡目染,也都會畫上幾筆。在畫界他有很多朋友,北方的有徐悲鴻、齊白石、溥雪齋、陳半丁、李可染、葉淺予等,南方的有傅抱石、黃賓虹、林風眠、豐子愷、關山月、關良等。新中國成立後,一段時間內不少國畫家生活窘迫,為了振興民族藝術,也為了幫這些畫家解決生活上的困難,老舍不但年節時託人給畫家們送溫暖,時常關心他們的生活,更推動了北京中國畫學研究會的成立,為國畫家們提供了創作方向和銷售途徑。

  在這個客廳裏也發生過許多故事。裱畫師劉金濤通過徐悲鴻介紹認識老舍後,老舍常把新得到的書畫交給他裝裱。劉金濤時常出入老舍家客廳,倆人結下了深厚的友誼,老舍也給劉金濤寫過不少條幅。某次劉金濤得到黃永玉的一幅木刻版畫齊白石像,老舍欣然為之題字“一代風流老畫師”並落款。之後劉金濤又將這幅題字木刻版畫交還黃永玉收藏,黃永玉看到上面的老舍題字,十分感慨,又在畫上題字一段,將此畫送給了老舍夫人。黃永玉的這段題字中講了另一個故事:老舍先生曾在畫店買到一幅齊白石畫的玉蘭花,發現畫軸簽條上有作家吳祖光的名字,於是在遇到剛從北大荒回到北京的吳祖光後,邀請他來到丹柿小院,並將這幅畫物歸原主。吳祖光問老舍先生,花了多少錢?老舍先生説,“不用問。對不起的是沒能全部給你買回來。 ”黃永玉先生最後感嘆:人生美麗處即在此也。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