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國博館藏《大觀園圖》:3米多寬畫卷,容下173位紅樓夢中人

看展 上觀新聞 2020年05月28日 16:54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大觀園圖》橫披,紙本設色,縱137厘米,橫362厘米,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大觀園圖》橫披,紙本設色,縱137厘米,橫362厘米,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作為正在國博展出的“隻立千古——《紅樓夢》文化展”亮點展品之一,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大觀園圖》橫披經由此展第一次進入了公眾視野,引發廣泛關注。

       該圖是目前發現尺幅最大、所繪人物最多的單幅《紅樓夢》題材繪畫作品,是難得的“紅樓珍寶”。

       日前,《中國國家博物館館刊》第四期出刊,其中刊載有“《紅樓夢》研究”專題,許軍傑所著的《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大觀園圖>考略》即為專題研究中的一篇。

《大觀園圖》橫披(局部)

《大觀園圖》橫披(局部)

       許軍傑考據指出,此幅《大觀園圖》橫披是1955年中國歷史博物館(中國國家博物館前身之一)于北京宣武門內大街範文齋書畫店購得。據説是北京解放初期得自德勝門小市,原為“打鼓”小販從收集到的附近某王府的廢紙中選出。“由以上信息,我們可以縷析清楚此畫作的流轉過程為:德勝門小市附近某王府原藏—小販從王府的廢紙中選出—北京宣武門內大街範文齋書畫店—中國歷史博物館。”

       該圖橫寬362厘米,縱高137厘米。畫作以《紅樓夢》第三十七回“秋爽齋偶結海棠社,蘅蕪苑夜擬菊花題”和第三十八回“林瀟湘魁奪菊花詩,薛蘅蕪諷和螃蟹咏”兩回內容為主,描繪了寶玉、黛玉、寶釵等人結社吟詩,賈母與眾人螃蟹盛宴,黛玉詩酒文會奪魁的場景,再穿插以湘雲醉臥芍藥裀、探岫紋綺四美釣遊魚、凸碧堂中秋賞月品笛等情節畫面,表現了清代貴族家庭精緻風雅的日常生活。

       全圖共繪人物173人,除賈寶玉是男性外,其餘皆為女子。這其中有白髮蒼蒼、面容和藹的賈母,有面容姣好、秀麗端莊的眾位閨秀小姐,還有或立或行、穿梭服侍的丫鬟侍婢等。

《大觀園圖》橫披(局部)

《大觀園圖》橫披(局部)

       “除了賈母、寶玉、湘雲有明顯特徵便於指認外,其餘人的面容、服飾基本完全一致。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能準確判斷出小姐和丫鬟兩個完全不同的群體形象。”許軍傑指出,其一,兩者的髮型是有嚴格區分的,這是身份等級所致。圖中小姐們的頭頂皆梳一較小的圓髻,飾以珠翠螺鈿,腦後則配有燕尾或垂發。而丫鬟們的髮型則為雙丫髻或只有一側的單髻,飾以大紅色頭巾和少量發飾。統一的一點則是前額都有垂發,即俗稱“劉海兒”。“在清中期以前,中國婦女在成人後是不留額發的,但在晚清時期,尤其在光緒以後,一般年輕婦女,除了將頭髮編梳成各式發髻外,都喜留一綹頭髮覆于額際,並修剪成各種樣式。這一特殊的髮型特徵為我們判斷作畫年代提供了重要依據。”

《大觀園圖》小姐、丫鬟的不同髮型前後面,上列為小姐,下列為丫鬟

《大觀園圖》小姐、丫鬟的不同髮型前後面,上列為小姐,下列為丫鬟

       “其二,小姐、丫鬟之間身份有別,繪者把丫頭這一群體處理成體型稍小的形象,能感受兩者之間明顯的差異。”許軍傑解釋,“這一手法在古代人物繪畫中亦比較常見,目的是為了突出描繪主體,使觀者能夠聚焦在他們身上。如唐代張萱的《唐後行從圖》描繪在前呼後擁、華蓋遮天中出行的武則天身材就異常高大,有別於隨侍。”

《大觀園圖》中賈寶玉的八次出現

《大觀園圖》中賈寶玉的八次出現

       而寶玉在這幅三米多的橫披中出現了不止一次。對寶玉出現的次數,前人有六次和七次兩種説法,許軍傑在對原畫作進行仔細辨認後,發現寶玉在原畫中共重復出現了八次之多。“寶玉在畫作中多次出現。他頭戴懸著絳絨簪纓的束髮嵌寶紫金冠,身著廣袖紫衫,外罩石青比甲,項上戴赤金盤螭瓔珞圈,圈上五色絲絳係著通靈寶玉。”許軍傑認為,畫家用他串聯起了畫面的各個情節部分,且每處角度不同,表情各異,一一仔細繪出,力求符合情境,因此他無疑是繪製中的核心人物。

       畫面右側的建築,最前景的蘅蕪院中,庭院外蕉葉舒展,拳石林立,雕花架上擺放著盆蘭。明間當中設一紫檀條案,背後則又有山水字畫折屏;左右梢間兩側幾架列書函卷冊,上置古琴、錦盒等物;室內青銅鼎、觚、汝窯瓷瓶等古玩點綴其間。在三間的四壁罩頂上皆挂著書法橫幅,飽含書卷氣息。寶玉與眾姊妹圍坐在案邊,正在觀看一伏案提筆、從容書寫的女子,這應是黛玉。

       畫面中,曲折縈紆的溪水自蘅蕪院流經牡丹亭、凹晶館、蓼風軒、秋爽齋等地,最終蜿蜒向畫面遠方,層層亭臺廊橋,一望無盡。許軍傑認為,此繪之溪水應為沁芳溪。正如周汝昌先生在《北京大觀園·引言》中評價:“大觀園全部的主脈與‘靈魂’是一條蜿若遊龍的‘沁芳溪’。亭、橋、泉、閘,皆以此二字為名,可為明證。一切景觀,依溪為境”,“大觀園的一切池、臺、館、泉、石、林、塘,皆以沁芳溪為大脈絡而盤旋佈置。”圖中的這曲溪水亦有異曲同工之功能,將兩岸建築、山石、樹木巧妙地聯絡在一起,使其形成一個有機的園林整體。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