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時代——下筆就造型

——談水墨人物畫的一點學習體會

資訊 中國藝術報 2020年05月25日 17:4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新疆人物(中國畫) 黃胄

新疆人物(中國畫) 黃胄

  ■田黎明(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藝術研究院國畫院院長)

  中國文化雄渾高遠、寧靜淡泊的博大境界,呈現的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萬千氣象,中國文化的藝術境界和豐厚的語言與萬物齊一,與自然共同生長。水墨人物畫作為中國文化的一方載體,無不內涵著深厚的人文體驗。從人物造型的文化方位,到筆墨的人文傳承與創造都在自然中生發著時代的生命力量。

  “下筆就造型”是吳作人在上世紀50年代提出的,吳先生創造性地用傳統書法筆意,為時代立象造型;蔣兆和在上世紀50年代中國畫寫生教學中提出“一筆為定” ,在傳承基礎上,立定筆墨為時代造型。盧沉在上世紀80年代教學中提出“下筆就是藝術處理”“下筆就創造” ,立足傳統,開拓創新。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美院學生都接受過幾代先生們造型理念的教誨,隨著時間推移,我們這代人在學畫中對“下筆就造型”漸漸有一些體會和感知。“下筆就造型”是老一輩先生關於中國畫自律性文脈的繼承和關於傳統、生活、創造即臨摹、寫生、創作教學過程的珍貴體悟;是關於中國畫的重要思維特徵,是筆墨與時代的傳承,也成為我們長期實踐和一輩子感知的學術課題,其中涵義在不同時期也賦予著新的體驗和創造。

  “下筆就造型”是在具象造型基礎上思考意象的方式,如何相融意象與具象,對當時水墨人物畫探索是全新課題。“下筆就造型”是與當下對物象形態的意象提升,它的表現方式是時代與心性的契合,它的文化意味與“文以載道”和而不同相融合;與“一筆為定”的教學主張相連;“下筆就造型”拓展了“一筆成形”的傳統繪畫理念,是借古開今。“下筆就造型”向生活要筆墨,又與“應物象形”“象外之象”相呼應;它是對生發藝術語言提出的要求,如“遷想妙得”“我之為我,自有我在”和“既雕既琢,復歸於樸”的探索語言境界相融;“下筆就造型”是關於筆墨審美理念的傳承與發展,向著“天地有大美”的樸素情懷而貯存,它要求筆墨與時代相一致,要求“外師造化,中得心源” ,是關於學養、作畫與做人的統一,如知行合一的踐行。

  《吳作人藝術回顧》一書記載了他上世紀60年代自己的創作體會。他説:“我們在練習書法時,一筆下去就要畫出一個形象,儘管它是抽象的,不是現實的形象,但它是一筆出現了一個形象,恐怕練過書法的人都有這种經驗。我們如果掌握了書法的規律,把它運用在繪畫上來再現自然之物的形象面貌,這就繼承了中國傳統的筆墨,又豐富了中國畫的造型。比如我畫的大興安嶺,其中的路,完全用的是中國草書。 ”我們看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許多經典作品的筆墨表現都印證了吳先生講到的“中國書法的每一筆都是在鍛鍊下筆就造型,這也是中國畫下筆造型的一個前提” 。

  這時期造型與筆墨呈現了“下筆就造型”的探索性,而筆法、墨韻方式又連接著傳統書法繪畫的許多理念。像“一筆成形”就是傳統花卉或人物畫中的重要表現方法。該畫法從學理看是心與象合的表達過程,傳統寫意花卉中的蘭草、墨竹在一筆中既達到了形態傳神,也內涵著筆中意象,即形外之意,而意的生發又與理想有關。在傳統人物畫中,以宋代人物畫的意筆人物而言,多呈現的是一筆中既有書寫形式,也有人物意象形態,每一筆既融入物象結構意象,又與主體精神和審美指向共存,是一種整體觀念産生的筆墨表達方式。“一筆成形”的意象特徵是寫意精神:寫,借物喻志;意,與懷抱相合。它呈現了中國傳統文化強調天地人和的理念、盡心知性的思維表述,又借助由技進道的思維特點,使“一筆成形”與書法筆意相合相照。元代趙孟頫説,“石如飛白,木如籀,寫竹還應八法通,若也有人能會此,須知書畫本來同” 。這裡的“八法”是永字八法用筆,出處均來自意象。王菊生在《中國繪畫學概論》中説,唐張懷瓘稱書法為“無形之相” ,書法的點畫結構形式可喚起我們對現實事物及形體動態的聯想,簡直是“以字作畫” 。這裡可以看到“一筆成形”的書與畫聯絡,其思維和呈現方式更趨於人與自然和諧,進而達到人對自我完善的一種追求。

  正是這樣的文脈傳承,我們看到吳作人在講到“下筆就造型”的理念是老一輩藝術家心靈的呈現,所想與所做達到了一致。吳先生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畫的一系列與駱駝有關的創作,是在西部體驗生活真情實感的寫照,他寫道:“戈壁灘上的駱駝能夠負重致遠,不畏艱苦,跟牦牛那樣雄渾與猛衝不同,它是一步一個腳印地往前走” ,又“駱駝是另一種力的表現,它任重道遠、負重耐勞、堅忍不拔,體現著剛毅的意志” 。 《任重道遠》造型中每一筆既有駱駝形態,又賦予筆墨含著堅韌剛毅和任重耐勞的意象。“下筆就造型”在吳先生畫中沿著“一筆成形”意象充滿了創造與生機,筆墨的時代感發和筆墨方法正是在心傳之中,又回到被感動的生活情景來領悟“下筆就造型”的奧妙。吳先生把書法一筆意象轉化為現實生活體驗的造型語言,賦予了筆墨時代生命。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以此産生的許多經典作品與生活、創作和教學都息息相關,使“下筆就造型”的人文體驗生生不息。

  方增先的經典作品《説紅書》 《粒粒皆辛苦》等,內含著“一筆成形”和“一筆為定”的理念,創造了以沒骨造型與線造型融合的現代人物畫表現方法。方先生在上世紀60年所著《怎樣畫水墨人物》影響了幾代人。上世紀70年代,我學習中國畫從這本書開始臨摹和學習,方先生將傳統沒骨花卉方法從理念到實踐,創造性轉換為現實人物寫意方法,開拓出新中國水墨人物畫新畫法、新理念。方先生在書中示範了寫意人物畫臉、畫手、畫腳和衣服的基本畫法,一筆畫下來就指向結構,並以筆筆見結構來造型。這裡書法筆意延伸和花卉筆法的轉型與意象思維的轉型,都在時代語境體驗中創造性地生發出現代人物形象造型與筆墨的時代感,其用筆、筆法、墨法的語言與造型結構成為一體,成為具有時代審美的藝術風格。單國強在評明代花鳥畫家陳淳時講到“陳淳追求平淡天真的意境,其所畫的形象略去了一切細節,取其大形,寥寥幾筆寫出物象神態,水墨猶如潑出。大塊面點染,濃淡交融,卻極有質感,筆墨韻味俱足” ,方先生水墨人物畫在一筆中含有濃淡,下筆有質感、有意象、有氣韻,于“下筆就造型”中也貯存著“一筆為定” ,“一筆成形”的內力既解決了素描造型對水墨人物結構的要求,又保持著寫意文化持有的精微品質和水墨氣韻與意象的內在精神,筆墨創造性的轉換在述説著一代人的審美觀。

  這一時期人物畫“下筆就造型”的理念,在實踐中中西融合,並通過教學來學習和掌握其造型基礎,同時“下筆就造型”又緊緊相連傳統線描藝術,蔣兆和談到“如北宋李公麟所創造的白描,不僅具有高度的表現能力和藝術的完整,而且起到了穩定國畫造型基礎的作用,為後世的典範” 。張仃談葉淺予人物畫,講到在新中國成立初期葉先生給他的回信上説:“我想多學學傳統,試試宋畫的方法,畫現代人物。 ”兩位先生都講到要認真學習宋畫,後來我們漸漸體會到宋代許多人物畫都把握了“一筆成形”與“九朽一罷”的表現方式。我們看李公麟的《五馬圖》 ,以極簡的概括,將客觀形象與主體心性形象融為一體,創造了中國傳統人物畫的白描高峰。細觀摹,李公麟畫人物、畫馬造像都在精準感覺之中,這種精準內涵著“學問思辨”的厚積薄發,尤其是對意與象的關係、深入理解和體驗,都向著“言不盡意,得意忘象”的理念來感知精準的方位,可以説達到了豁然貫通的“一筆為定”與“一筆成形”的人文境界。正如蔣兆和講的“一筆為定”是無數次的“起稿立意”過程之結果,這其中為體驗悟道,結果是在“應物象形”中以骨法用筆和書寫之意來呈現。今天學習和品讀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人物畫,在人物造型筆墨中,老一輩藝術家自覺地在“一筆為定”“下筆就造型”的理念實踐中以傳統出新,中西融合,以中為體,為時代立意、立象、立格。

  黃胄的《洪荒風雪》以書寫的線條,多筆重疊其“一筆為定”的畫法;蔣兆和的《給爺爺讀報》以楷草之間的筆意,線借助光與結構的精確融合,以“一筆為定”的方法造像;葉淺予的《夏荷裝》以書入畫,流暢舒展的筆法在起承轉合中筆下生意;盧沉的《機車大夫》以書寫的線條,轉換為具有凝重鋼鐵意味的線造型;姚有多的《新隊長》 ,“下筆就造型” ,筆筆都在人物形象結構中;劉文西的《祖孫四代》以厚重的楷隸式筆法指向若高山般的人物,人物造型“一筆為定” ,筆中有意象,筆法是象徵;楊之光《浴日圖》的沒骨畫法,柔中見剛,下筆肯定,意象溫厚;王盛烈的《八女投江》 ,每一筆都定格在剛毅若磐石的感覺裏;林風眠的《軋鋼》則將書寫之線轉化為直線,帶著構成式的人物造型……還有許多老一輩先生的好作品無不透著真誠敦厚的情感,畫著他們心中的理想和理想中的勞動者,他們創造的藝術形象和一切語境是溫暖的、飽滿的、厚重的。先輩的創作與寫生,以和而不同地探索“下筆就造型”的人文體驗,呈現了一代中國畫的藝術創造語境,使我們後學感受到傳統與時代相融是一座取之不盡的藝術寶庫。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