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危機與變革——後疫情時代藝術博物館公共教育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5月21日 17:3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湖南長沙:“致敬達芬奇”光影藝術展對外開放

湖南長沙:“致敬達芬奇”光影藝術展對外開放

  196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面向全民的博物館建議,全球性的親近博物館文化,促成了博物館向所有社會階層敞開。自此該領域呈現兩種現象:一是在20世紀70年代由“新博物館學”理論帶來的博物館的價值觀轉變;二是20世紀80、90年代博物館營銷思維導致的博物館形象轉型。

  全球在一系列社會教育理念因素作用下,加之美國博物館聯盟(AAM)幾份強有力的報告,都傳遞了以教育為圓心發展博物館事業的核心價值。2014年發佈《構建教育的未來:博物館與學習生態系統》白皮書,更提出了博物館與學校合作開創教育的嶄新未來的議題。博物館逐漸從“展品呈現”,以“物”為核心的策展方式,轉向以“人”為本的融合參與。政、學兩界普遍達成一種共識,博物館在提供高質量的文化供給同時,有義務讓資源更多地為全社會共享;博物館創新的核心在於讓觀眾擁有愉快的參與式學習體驗。

  然而,一場疫情,迫使全球博物館中斷場館開放,整個行業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難和不確定性。藝術博物館的概念是否會在疫情浪潮中發生改變?未來藝術博物館的面貌究竟為何?超長時間的閉館,公共衛生隔離政策和金融市場動蕩引發的捐贈基金、募款未卜等財政問題,讓藝術博物館這一公共文化機構,在困境下重新思考未來的發展。

  為了應對博物館因閉館而遭受的損失,北美藝術博物館館長協會(Association of Art Museum Directors,簡稱AAMD)近期批准了一系列決議,確保協會在今後兩年內不會懲罰博物館動用慈善基金或捐贈來支付運營方面的費用。全球,尤其是西方博物館主要通過限制經費和支出來緩解博物館所面臨的生存危機。而我國藝術博物館的公教事業,近年隨著教育功能地位逐步提升,總體呈現向上發展的態勢。同樣在遭受疫情的重創下,由於受國家文化政策和公共財政的扶持,更多開始思考公共服務效能的提升,以及兼濟天下的社會責任與擔當等問題。

  從世界範圍來看,雖然展覽取消,一些畫廊、小型博物館的永久性關閉和博物館大幅度的裁員造成了不可彌補的經濟損失和遺憾,但是無論上述哪一種政策主導下的藝術博物館,在此次疫情期間,卻都以藝術促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姿態展開自救和承擔使命,成為最早覺醒的社會公知機構之一。一些北美博物館機構的管理者認為,眼下的危機或許提供了透明地審視機構的融資方式、捐贈基金的用途和限制的機會。在經費嚴重短缺的當下和未來,如何平衡收藏、研究、展示與教育之間的關係,如何消弭場館領導層與員工之間的隔閡。譬如,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發起線上公教項目,確保員工在家也能工作。這向其他博物館傳遞了有力的員工保障信息,同樣也讓更多的博物館從中看到線上教育的價值。

  從2月下旬開始,全球博物館的專業人士採取迅速和充滿創意的行動,加緊在線服務的開展,甚至在虛擬現實中提供雲展覽和雲參觀服務。在社交媒體的幫助下,世界各國的博物館在閉館同時紛紛開放了線上瀏覽業務並分享公共資源,在線文博資源的集約化促使“雲看展”成為公眾宅家方便準確的在線交流和觀展體驗。

2020年3月,聯合策展人黃燕在閉館期間為觀眾直播導覽 龍巍/攝

2020年3月,聯合策展人黃燕在閉館期間為觀眾直播導覽 龍巍/攝

  隨著復工複學的開啟,回顧此前幾個月的博物館公共服務新形式,不難發現藝術博物館的公教策略呈現以下一些轉型特徵:

  新科技促進智慧型博物館

  在非常時期擔起展示藝術品重任的,首推谷歌在2011年推出的虛擬參觀免費在線服務項目“藝術與文化”。這個目前世界上最成熟的在線項目在全球擁有超過4500家知名博物館及藝術機構入駐。不僅如此,項目還利用人工智慧技術,在移動端推出了新應用“藝術轉移”(Art Transfer),允許用戶把任何照片轉化為藝術家的創作風格。此外,各大博物館自身也紛紛推出免費圖像資源供下載。對於普通藝術愛好者和學生來説,這是一個利用新技術了解藝術史的好機會。

  疫情期間,我國博物館的各種解決方案也層出不窮。2月20日由國家文物局指導,抖音聯合中國國家博物館、敦煌研究院等九家博物館開展“在家雲遊博物館”直播活動。各館派出強大講解員陣容,同時邀請跨界嘉賓參與,直播講解本館重要線上展覽。此外,北京、河北、吉林、浙江、江西等省(市),以及蘇州市都建立了博物館大數據雲平臺,公眾可以用手機直接欣賞展覽和藏品。各地博物館利用動漫、遊戲、VR、AR等新形式、新技術,不斷更新豐富網絡文化資源,提供全息影像欣賞、虛擬觸摸、沉浸式體驗服務。伴隨著“雲”端博物館的火熱,加之各大自媒體隨時隨地跟進報道引發了觀眾的參與興趣,數字與文創的結合也被越來越多的關注。敦煌研究院推出的“雲遊敦煌”小程序,上線僅10天,總訪問量即突破500萬。

  同時,為了應對復工後的博物館人潮,從環境、健康、安全三個維度開展全方位科技防疫保障服務,成為提升博物館公共服務能力的抓手。在多重合力下,COVID-19病毒有意或無意地加速了全球博物館數字化的進程,改變了博物館的形態和服務內容。綜合來看,目前國內外藝術博物館吸引觀眾的在線方式主要有四種:1.利用社交媒體,如推特、臉書、微信公眾號、小程序、微博或Instagram來吸引觀眾,並引導他們參與展覽和教育的項目,以獲得最大的點擊量;2.採取在線直播的方式來和觀眾進行互動;3採用虛擬參觀的方式實現在線瀏覽;4.一些財力雄厚的博物館利用虛擬現實技術,讓觀眾得到更高階的體驗和專業化指導。

  多學科融合的新教育形式

  後疫情時代的藝術博物館,在傳統空間場域的束縛中脫離,展覽的空間拓展到更大範圍的社區和其他場域。博物館NMC報告提出,未來技術可供博物館調整戰略技術、規劃指導,新技術將引領教育場域的邊界擴闊,致使教育的形式和內容發生變革。藝術博物館憑藉天然的視覺優勢,在這場變革中扮演了獨一無二的角色。技術引領的藝術博物館教育通過集約化將跨學科資源整合成各具特點的、擁有文化和教育價值的項目,將促使博物館轉變成一個為所有人服務的創新型藝術中心。重返藝術博物館的人們如何通過科技與博物館“保持連接”?如何吸引更多公眾參與博物館發展中來,構建“超級鏈結”的博物館教育網絡形態?都成為後疫情時代最鮮活的課程資源。

  在停課不停學階段,藝術博物館通過開發面向校園的教育項目、講座、展覽等活動為學校提供雲服務,開展面向學生的對話和學習。而學校則依託博物館資源了解資訊、欣賞展品、開展雙向遠程教育或其他探究性活動。正是由於特殊情況下博物館自身的開放創新:開放的資源、開放的服務、開放的心態,促成了博物館教育逐步向多學科、跨學科整合。移動科技發展下的數字學習,對於博物館教育課程而言不僅是教學的支持,更是未來的發展趨勢。

  以大都會博物館為例,自閉館起,博物館同時推出“用15幅作品來紀念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150週年”活動。從特展選擇的作品分佈來看,涵蓋建築、攝影、繪畫、裝飾、雕塑、服裝、裝置、圖像、展覽編排、影像檔案等各種藝術媒介和跨領域的經典作品,在崇尚多元價值觀的同時,促使學習者使用移動端工具開展便捷的學習過程,通過在線課程和數據分析幫助學習者建構知識。博物館希望以獨特的跨文化、超學科、泛領域的天然優勢,以跨文化比較的觀點,通過整合環境將學習建立在日常生活中。通過展覽、活動和與藝術聯絡的新方式,藝術博物館教育課程在教學內容方面趨向於多學科內容的融合、在教學模式的選擇方面趨向於培養學習者的創意思維以及創新能力、在教學支持方面趨向於使用移動科技等三個發展趨勢。(毛毅靜)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