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2020“藝考變法”, 臨時應對還是順勢挺進?

資訊 中國文化報 2020年05月15日 17:28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黃卓 繪

黃卓 繪

       往年5月,美術藝考早已結束,而今年此時,它仍然在被藝考生、家長和社會熱議,為何?

       受疫情影響,30所獨立設置本科藝術院校及18所參照獨立設置本科藝術招生的院校校考方案紛紛作了調整,尤其是九大美院,相較以往,可謂變化太大!

       那麼,究竟今年的美術藝考改變“大”在哪些方面?這些變化會對考生、高校甚至整個教育行業帶來怎樣的影響?機遇還是挑戰,我們該如何見招拆招地深入思考,積極應對?記者帶著這些問題,展開了調查採訪。

       取消校考、線上考試、擴招……藝考應時而變

       3月12日,教育部正式部署2020年藝術招生考試工作,公告中表示,原則上2020年高考前不組織現場校考;盡可能減少校考專業範圍;部分專業建議通過提交作品、網上視頻面試等非現場方式進行初選,在高考後再組織現場校考。依據該公告內容,九所美院經過科學研究論證後,于4月陸續發佈了新的招考方案。

       記者梳理髮現,今年九所美院的校考大致調整為以下4種:

       一是部分專業取消校考,直接按高考文化課成績錄取。九大美院基本對以美術學、藝術學理論、建築學等偏理論類的專業都進行了這樣的調整,涉及招生計劃702人,佔美院招生計劃的8.6%;

       二是統考成績作為初選依據,校考在高考後舉行。九大美院中有7所美院採用了這種方式,專業多為造型類與設計類,涉及招生計劃4430人,佔美院招生計劃的54.3%;

       三是學校對相關專業組織初選,採用遠程考試、提交視頻、郵寄作品等方式考核,初選通過後再進行校考。九大美院中有3所美院採用了這種方式,其中,中央美院的專業是實驗藝術、書法學、藝術與設計管理(上海校區),中國美院是中國畫一、書法與篆刻專業,西安美術學院則是書法學,共涉及招生計劃279人,佔美院招生計劃的3.4%。

       四是無需初選,高考後直接進行校考。九大美院中僅四川美術學院、湖北美術學院這兩所高校採用了這種方式,只要考生省統考合格,就能在高考後參加校考。涉及招生計劃2749人,佔美院招生計劃的33.7%。

       在這些變化之中,最引入注目的新事物無疑是線上提交作品、視頻面試等非現場考核方式的提出。不少受訪師生對這種新形式錶示擔憂,線上操作會複雜化嗎?如果有人弄虛作假怎麼辦?對此,教育部和校方通過嚴把身份核實關、考試細節關和結果復查關這三關來保障考試過程的公平、公正。中國美術學院副院長沈浩表示,線上考試很考驗學生的誠信度,而誠信問題也是當下社會尤其是考學中備受關注的,比如,中國美院不僅在考試前後設置了很多不同的舉措來保障公平,更會加大入學後的復查力度,盡可能地杜絕違紀行為。剛參加完央美和北電線上初選考試的遼寧考生曹小琪(化名)告訴記者,“具體操作起來還是很方便的,只要自己準備手機支架就行,錄製過程和要求學校在簡章中寫得也很明確。”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各大美院還進行了擴招。同去年的數據相比來看,今年廣美擴招31%、央美擴招18%、川美擴招7.5%、西美擴招4.7%,九大美院2020年招生總人數同比去年增加了635人,中央美院還新開設了藝術與設計管理(中法合作)專業。

2019年在國美校園的藝考生

2019年在國美校園的藝考生

       改革一直在路上

       對於這些變化,有些考生表示理解,“我覺得疫情當下這種調整方案還是很合理的,可以減少現場藝考大規模的人員流動,而且考試形式很新穎,符合時代的發展。”曹小琪説。但是也有不少人表示對於相關調整“一下子不太能接受”,並對招考政策的合理性提出質疑。而質疑集中在:以統考成績劃定校考初選線是否合理?

       這種質疑情緒在近日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公佈2020年設計學類、美術學類專業初審統考分數線後,似乎達到了高峰。據公佈的分數線,大部分省份初選合格考生的統考成績排名都在全省排名前5%以內,個別省份更是到了前3%。一位專業從事藝考教育十幾年的教師表示,“這個分數線可以説是非常、非常高了。”這麼高的初選分數線會讓很多原本一心準備校考而未在統考上花費較多心思的考生失去競爭資格。在中藝橋南街8號畫室教學主管李建明看來,統考與校考的選拔標準不太一樣,校考特別是九大美院的校考,更強調造型能力和創意能力,並且對美感有要求。不同的考生面對不同的考試會採用不同策略,而統考在方案出來前已經結束,所以這樣的調整讓很多考生措手不及。

       事實上,關注近兩年美術藝考政策便能發現,取消校考、盡可能多地採用統考成績進行招生並非此次疫情下的突發決定。記者去年就這一重要改革進行採訪調研時,高校和考生普遍持積極態度。此外,之前在教育部組織的藝術類院校的問答之中,部分院校已經表態願意用統考成績作為校考的重要考量,所以今年這一方面的變化其實並不算“大”,可謂仍在趨勢之中。“藝術類考試中選用省級統考作為初選依據,是國家對藝術類考試政策調整的方向之一,這次的疫情加快了這類改革的速度。”沈浩説。

       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專家組成員陳志文表示,從近年來招生考試改革的大背景看,政策調整的一個方向,就是把特殊類型招生的“籠子”扎得更牢、更密、要求更高,出發點都是保證公平。藝考是其中之一,恰恰也是影響面最大、涉及考生數量最多的。專業測試上,能不考儘量不考,校考“瘦身”,儘量利用省統考成績等這些改革措施在疫情發生前就已經作出了大幅調整,疫情時期臨時調整政策只是為了安全,繼續遵循這個思路加碼而已。因此,縮小校考專業範圍並不只是單純為了抗擊疫情而採取的被迫之舉,而是藝術類專業招生考試發展的大勢所趨。

       而越來越重視文化課成績和學生的綜合素養,更是幾年前就被九大美院共同認可的事實,“美術生文化課差”這個誤解早已被解除。近年來各大美院最終錄取生源不斷上漲的文化課分數也證實了這一點。正如陳志文所説,“從藝術專業人才培養的角度來講,只有當學生有厚實的文化素養和綜合素質,才能走得更遠。”

       化危為機促改革

       針對今年特殊的藝考政策,不少專家表示,非常時期的非常之策,不僅是應急之舉,更是改革之需。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教育專家熊丙奇表示,此次疫情改變了今年藝術類高考的形式,雖然有諸多不利因素,但如果因勢利導、精準施策,藝考的改革創新或將迎來重大契機。同時,他也提出,作為招考院校,不應“一刀切”取消藝術加試,而是要逐個專業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力求用最科學、最有效的方法選拔人才。對此,沈浩也認為,無論藝考如何變化,獨立建制專業的美院還是會堅持校考,“因為美院的專業性比較強,藝術專業本身也需要有很強的個性和創造力。並且,藝術就是要百花齊放的,否則就不符合藝術自身發展的規律了。希望各位考生可以篤志前行,堅持自己的理想,這在追求藝術的道路上很重要。”

       有關專家表示,藝術類專業學生必鬚根植于中國歷史和現實的土壤中,接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滋養,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正確的歷史觀,同時也必須具備一定的專業能力和藝術素養。基於此,專家們判斷,先行通過考查考生的文化素養和專業能力進行初篩,然後進行專業考試,或將成為藝考改革的一個趨勢。

       同時,這次以藝考校考在線視頻測試為契機,也是在線上教育十分“火爆”的背景下,值得期待的深化招生改革的途徑,體現出藝考改革的某種趨勢。其實,線上提交視頻資料或遠程初試的方法在國外學校招生中已比較通行,美國教育考試服務中心這些年也一直在做網絡考試,尤其是對於偏遠國家與地區、不宜設置考場的地區,他們早就推出了網絡考試的方式。與我們目前做法類似,一個系統考試,一個系統是視頻監控,自動提交全部視頻資料。就國內而言,運用科技手段助力藝考也不是首次嘗試。2018年南昌大學就與即構科技合作建設“南大藝考”在線平臺,完成了四大專業六大方向的校考。

       從美院招考方式的變革上,亦能看出國家對於人才培養的需求和目標,此次線上考試也鮮明呈現出這一特點。今年中央美院藝術與設計管理專業的線上考題,就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在線課堂成為學校教學的重要方法”這一選題背景之下,要求學生編寫製作一個命題PPT,並模擬在線課堂,考生作為主講人,對PPT內容進行講授。顯而易見,科技的日新月異正不斷更新著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藝考也引入了新場景。

       當然,我們在做好藝術類“雲端”校考改革積極探索的同時,未來還需要在各方面的探索中不斷總結經驗凝練成果,才能制定出更符合現實社會發展的校考細則標準,更好地為藝考生提供服務。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