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試論當代魏碑創作路徑拓展與審美境界塑造

資訊 美術報 2020年05月09日 14:37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龍門二十品之比丘尼慈香、慧政造像記 民國初拓本

龍門二十品之比丘尼慈香、慧政造像記 民國初拓本

  當代是一個多元巨變的時代,如何看待文化傳統和魏碑創作路徑的審美拓展?如何去實踐當代魏碑創作的審美與風格塑造?當代魏碑創作如何體現出時代的審美境界?筆者從文化訴求與當代魏碑文化審美拓展、當代魏碑創作觀念與取法路徑拓展、當代魏碑審美路徑拓展與審美價值取向三個方面論述。

  【文化訴求與當代魏碑文化審美拓展】

  一個時代的文化審美觀念,來自那個社會的意識形態,一個書家的審美是與那個時代相合拍的。魏碑經典與中國文化相表裏,具有豐厚的文化藝術意味,深蘊著中國文化內涵和中國哲學精神並成為最凝練、最典型的物化形態。魏碑的“內質”飽含著中國的傳統文化、深刻的哲學之理和熾熱的生命情愫;而其“外質”即表現形式,則屬線性的藝術範疇。

  任何一種書體,一件作品是個人思想意識、審美觀念的創造,但是其審美趨向必須匯入到那個社會大的潮流中,否則,沒有任何價值。當代魏碑創作應以紮實的傳統功底和較深學養,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有所創新,並體現出一種具有時代審美意識和藝術追求的書法精神。當代魏碑創作境界的塑造,應對書法的人文精神有著深刻的認識,必須站在維護書法尊嚴的立場,守住它的文化根脈和傳統根脈,遵循審美規律。從審美風格角度來看,隨著當代魏碑創作的深入,我們對魏碑藝術審美有了理性而全面的認知,魏碑的審美風範具有中和雅正基礎上的陽剛與陰柔並存的豐富內涵。隨著歷史的演進,隨著社會形態的變易以及由此帶來的文化變遷,當代魏碑創作必然地要適應時代的要求,隨著時代的轉換而轉換。

  從藝術精神角度來看,當代魏碑創作發展需要的是藝術勇氣與藝術熱情,對當代書法思想和人文精神進行梳理,有助於我們進一步認識和把握書法發展的規律及其內質,有助於當代魏碑創作。當下,書壇所存在著文化的迷失和審美深度的缺失,用書法構建當代書法的人文精神,把書法的文化理念轉換為書法的創作理念,以悠久的歷史積澱作為藝術底蘊,雄厚的經典傳統作為取法對象,表現出歷史內涵更為深厚和久遠。也只有這樣,才能賦予當代魏碑創作以新的人文精神。

北魏 魏梁州刺史元演墓誌 65×59cm

北魏 魏梁州刺史元演墓誌 65×59cm

  【創作觀念與取法路徑拓展】

  經典作品取法的多樣化

  當代魏碑創作對經典作品取法的多樣化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點。全面把握魏碑創作的歷史演繹規律,有助於對傳統經典技法體系和風格范型有了深層次的理解與把握。書法史的不斷重寫就是在不斷地調整經典的名單。

  魏碑經典與非經典並非是凝定不變的。《中嶽嵩高靈廟碑》是北魏最早的碑。淵源所及,直接影響其後的如龍門二十品一類的北碑書風。《張猛龍碑》是承繼龍門書風的經典之作,清人楊守敬《學書邇言》評:“整煉方折,碑陰則流宕奇特。”又《評碑記》評:“書法瀟灑古淡,奇正相生,六代所以高出唐人者以此。”康有為將此碑列為“精品上”,並在《廣藝舟雙楫》評價:“結構精絕,變化無端。”

  經典從來都是一個不斷更新的過程,一些作品被認同為經典,自然就會有一些本來的經典被排除到經典之外。在正常的情況下,這個更新過程比較緩慢,給人的感覺似乎是恒久不變的,然而一旦經歷文化巨變的時刻,這種更新就會是突變的,這時候給人的印象又像是沒有經典或排斥經典。所以,去經典化本身就是書法經典化過程的應有之義,是該過程的一個方面。所以,決不能因為某個時代否定經典或消解和顛覆了一些經典,就説這個時代沒有經典。消解和顛覆的是原有的經典,而在這種消解和顛覆之中,一些新的經典被遴選出來了。

  經典與非經典的彼此否定,並非是一種消解,而是在尋求聯絡中,生長到對方中去,由此出現了一種新的成立,新的價值,審美的維度由此得以延展。經典的形成是一個包含了極多複雜因素的過程。在經典形成的過程中,書法變化本身就承擔了確立經典審美標準和規範的功能,折射出社會文化的演變。從書法史的發展看,書法審美觀念的改變必定會帶來對傳統經典的解構。經典總是在某種特定的書法觀念之中産生的,以不同的書法觀念去看待作品,會選擇不同的經典,而同樣是經典,在不同的書法觀念中也會有不同的意義。因而每一種書法觀念總是在解構和顛覆原有經典的情形下去建構新的經典。與解構的過程同時的是一個建構的過程,或者説解構與建構本來就是同一進程的兩個方面。

  魏楷與唐楷筆法的相互融合

  當代魏碑的創作,在筆墨上非單純的唐楷法度,也非單一的魏碑楷法;而是錘煉諸家于一爐,生發出既有唐楷形式元素,又兼具魏碑的筆墨語言相融匯的自我風貌的新探索。其特徵體現在幾個方面:一是點畫的多變性、隨機性、結字敧側變化、自然生動。二是章法上錯落有致,四週留白,整體佈局顯得格外有聚合感。沒有傳統楷書的整齊劃一,有界格而無界邊,界格線長短伸縮任其自然變化,自然地與筆墨分出新的層次,豐富了筆墨的意境和語言。三是筆墨生動,表現在對魏碑線質的靈活表達、自由運用。四是結字有大小、參差、伸縮變化,字與字的關聯追求自然鬆動的狀態。五是創作中一任自然。字在格內或正或斜、或中或側、或正或變,透露出整體中有變化,變化中有統一;讓靈動的筆墨契合靜穆的丰神,又有豐富的感情色彩,既師法古人又力求拓展古人筆墨語言,開拓新的筆墨境界。

  “楷魏行書化”的嘗試

  當代書法正在發生著根本的變化。時代背景的歷史轉換,書法藝術的內在發展與審美取向的不斷轉變等種種內外因素的整合的方向發生了重大改變,當代魏碑創作又迎來了新的發展契機。當代魏碑創作中,一些書家進行“楷魏行書化”的嘗試。“所謂‘楷魏行書化’不是幾分楷書加幾分魏碑再加幾分行書,也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楷書、魏碑、行書簡單雜糅,而是幾者巧妙的融會,變古則今,自出機杼。其特點在於它以楷書結構用筆為主體,參以魏碑筆法與結構趨勢,間以行書的連帶呼應,加上音樂感極強的運筆與節奏,創作而出的新書體。這種書體靜中寓動,正而不板,活而不滑,將魏碑之雄放與唐楷之端嚴、行書之流動有機結合,通篇看去,氣勢與優雅並存,宏闊與嚴謹互參,從而形成一種前所未有的獨特書風,也由此展示了這個時代的創新精神。”

張猛龍碑(局部) 明拓本

張猛龍碑(局部) 明拓本

  【當代魏碑創作風格拓展與審美價值取向】

  當代魏碑創作審美價值取向

  在當代文化的審美影響之下,當代魏碑創作在審美品格上,尋求“金石氣”與書卷氣的融會,所追求的藝術境界多以古樸深厚為基調,輔以率真的寫意性、抒情性及筆法變化的豐富性、生動性;注重線條、墨色的豐富變化和結字的騰挪避就,注重點畫的縱橫結合,注重情感和性靈的流露。在虛處,字本身的結構,字與字之間,以至整幅布白正可謂“疏處可使走馬,密處不可通風”,充滿了以疏為風神,以密為志氣的特點;在實處,體現嫻熟的筆墨功夫,虛處融進了書者的各種素養,如人品、學識、氣質、閱歷及審美等。

  當代魏碑創作對形式感的追求逐漸成為一個關注點。當代魏碑書家對形式感的提煉及強化,選擇了融合的創作方式,力求通過統一規律下的多種表現手法,來達到一種既不違背傳統審美標準,同時又富有時代、個性氣息的風格面貌。這種努力主要體現在對點畫和結字的塑造中,對筆勢方圓的把握,對部首穿插挪移的運用,對筆畫變形處理,都顯示出對不同形式感的追求和探索。

  魏碑書法創作作為一種書法歷史現象,是一個時期書法創作規範、思維方式、價值觀念等的反映。魏碑創作受歷史、習俗、生活方式、行為規範、思維方式、價值觀念等影響,在對傳統的深入挖掘和繼承的基礎上融入些許現代元素和個人情性的作品。不論是甲骨金銘、秦漢楚簡、敦煌遺書,還是秦磚漢瓦、魏碑墓誌,通過書法自身的不斷揚棄來獲得發展,以其雄強的、充滿活力和嶄新的姿態塑造出代表著時代特色的魏碑風格。

  以碑化帖:當代魏碑創作之實踐

  魏碑創作路徑的拓展,對於碑帖的繼承與取法來説,合之雙美,離之兩傷。清末民初的碑學書家,追求筆畫外觀的“拙”,沈曾植在表現厚拙的同時運用大量的方尖之筆和翻鋒折筆,這是將碑與帖結合成為可能的關鍵。當我們全面考察當代魏碑創作時,發現當代書家在書法創作中碑帖互補,形成了整合的創新理念,從而形成了經典碑帖和“民間書法”並重的取法範圍。當代魏碑的創作實踐是以碑帖融匯為追求,既具金石味又有書卷氣,體現出包容性和多樣性。當代書家的創作思想在這個多元化的語境中得到解放,從碑帖“熔鑄一爐”這一詞語中透露出當代書家對書法資源的取法態度,開放性的書法資源取法成為當代大多數書家的取向。

  以碑化帖的創作探索的意義,在於將北碑之雄強,植入創作的實踐之中。當代書家作了可貴的探索與嘗試:一是通過汲取碑的內擫筆法來突破帖的局限,增加帖書的樸厚感。二是通過汲取帖的外拓筆法來突破碑的局限,化解碑書的呆板滯重,增加碑書的靈動感。在用筆、造型上對碑帖兩方面的資源進行融會,在取法上,不僅重視“二王”,也同樣重視唐、宋、元、明;在觀念上,不僅注重傳統的回歸,在繼承的同時更注重創造;在風格上,儘管求晉韻、追唐風,同時追求氣勢和情性的表現。

  風格塑造:對歷代魏碑經典重新審視與開掘

  風格是書法藝術的最高境界,創變是書法藝術的核心。自我風格的形成,在深刻挖掘、把握優秀傳統的過程中,融入歷史的、社會的、時代的諸多元素,再通過個體性格、氣質、學養、審美、情感的介入從而借助於書法藝術技巧物化為具有獨創性的藝術形式。當下一些寫帖的作者偏重於表現“二王”書法的典雅、瀟灑、流利,而對王羲之書法的骨力、勁勢、雄強感表現不足,一味追求現代表現形式,追求表層視覺效果,由此引發的刻意性、浮淺性、雷同性等時弊尚未得到有效的改觀。當代魏碑創作對歷代魏碑經典重新審視與開掘,是在繼承經典傳統的基礎上,取法多元,實踐創新,展現個性風格。風格塑造與書家所處的時代息息相關,體現出時代精神和審美需求。

  當代魏碑創作追求雄強、博大、厚重、蒼茫的審美理想。北碑風骨是當代書家魏碑書法風格審美的核心取向。因此,當代魏碑創作堅守的是北碑筆墨精神,從經典作品中積累素材,豐厚藝術底蘊,感受生活,把個人的書法創作與時代發展結合起來,用以古為基、古今互用的時代眼光來審視傳統、深入經典,追求技巧的精湛與意味的雋永,建立起碑帖融合開拓自我個性書風的思路,以一種嶄新姿態凸顯自己的審美追求。

  當代是一個在審美取向多元的時代,已經遠遠超出了傳統意義上的帖學和碑學。藝術與文化是相輔相成的一種互動關係。書法作為一種藝術,既反映著文化,又為文化所動。從當代魏碑創作及其審美來看,在審美理想的追求上,追求“大巧如拙”、“大美不飾”的境界,以情統篇,以意生趣,以氣作魂,以勢解力,痛快淋漓而沉厚蒼莽,體現出高曠的美學境界與深刻的民族傳統文化的感悟力。

  當代魏碑創作觀念與取法路徑拓展,在於融會貫通,獨闢蹊徑。當代魏碑創作審美境界的塑造,需要植根于文人和民間這兩大藝術系統,直追漢碑的雄奇古崛與天然之趣,在魏碑的體勢骨脈中雜糅圓渾遒勁。因此,對魏碑經典的傳承是為了尋求古典的神韻與當代書法審美的相融與溝通。

  當代魏碑創作風格拓展與審美價值取向,是一種文化精神和自我品性的藝術超越。當代書家在挖掘傳統資源的同時,挖掘漢魏六朝碑刻書法審美價值,不斷注入新的藝術元素,尋繹著符合時代審美的形式語言,豐富了當代魏碑創作藝術的內涵,弘揚了時代的主流審美理想和價值觀念。(楊天才)

書畫首頁
分享到:
掃一掃
央視影音客戶端
央視影音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新聞客戶端
央視新聞客戶端
掃一掃
央視財經客戶端
央視財經客戶端
掃一掃
熊貓頻道客戶端
熊貓頻道客戶端
央視畫廊更多
1 1 1